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发难(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发难(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朝贡大典前的那几天,殷血歌带来的八百悬空寺僧众全部被派了出去。

    佛门在仙界的地位特殊,他们有着不弱于道门的强悍实力,他们在仙庭同样拥有庞大的权势,他们的佛祖足以和最强大的道祖对抗。尤其是佛门睚眦必报、一旦招惹就亿万年死缠不放的作风,更是让佛门成为了仙界大小势力不敢轻易招惹的对象。

    而佛门弟一条灵舌能口灿莲花,最是能说会道,他们精通各种佛门神通,最擅长揣测他人心理。

    所以在仙界,很多大势力都供奉了一批佛门高僧,他们在这些大势力的地位,就等同于鸿蒙本陆末法时代封建王朝时期的‘绍兴师爷’。

    天下佛门是一家,这句话,可不是虚妄。供养一批佛门高僧,很多时候会带来巨大的便利。

    所以殷血歌将八百僧众洒了出去,还给了他们巨额的活动经费。短短几天内,巨量的消息就源源不断的传了回来。从圊云州令傅三峰最喜欢喝的酒,最喜欢的仙果,最喜欢的衣服料,到圊云州武库还存有多少仙器法宝,丹药库房还有多少丹药,各种信息一应俱全。

    其自然也少不了崇元的为人行事的做派,他的出身来历,他在华宗的身份地位,以及岩延之和他的关系等等。甚至就连崇元有点惧内,偷偷的在外面养了三个女仙,却不敢让自家仙侣知道的事情,这些悬空寺的和尚也都挖了出来。

    对于悬空寺众多高僧大德出色的情报活动能力,殷血歌只能是叹为观止,钦佩不已。

    如此,几日时间一晃过去,圊云州八百仙府朝贡的正日到了。

    一大早的,长龙一样的朝贡队伍就络绎不绝的向圊云州的各处库房飞去。圊云州所有的大型库房全部敞开,无数的仙官仙吏紧张有序的忙碌着。灵石,仙石,天仙石;灵丹,仙丹,二转以上的仙丹;灵草,仙草,万年火候以上的仙草。

    所有朝贡的物品都分门别类的送入对应的库房,而每一支朝贡的队伍在运送物资的时候,都免不得向那些看守库房、清点贡品的仙官仙吏上下其手,偷偷的给他们塞过去一个又一个乾坤袋,一个又一个的乾坤仙戒。

    姑且不提这些乾坤袋、乾坤仙戒内装了多少东西,单说这些仙官仙吏今天每个人都会收到八百个乾坤袋或者乾坤仙戒,单纯这些储物的法宝和仙器,那就是一笔巨额的财富。

    看守库房的仙官仙吏们一个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一个个两袖里金光闪闪,周身喜气洋洋的热情招呼着那些朝贡的队伍,就好似路边的乞丐突然捡到了一块大金砖,笑得浑身皮肉都在哆嗦。

    殷血歌等八百府令,则是分别带着两位随从,在圊云州礼宾司派出的仙官带领下,按照仙府的排名,亦步亦趋的顺着圊云州州府门前的大道,在两侧仪仗队的簇拥下,缓缓的走进圊云州府衙。

    玄天府在八百仙府排名靠后,大概是倒数第五十的排名。毕竟玄天府地处偏远,物产也不丰富,修士星球的数量也较少,修士们的平均实力也比较低,在圊云州治下,玄天府的实力是偏弱的。

    所以殷血歌几乎拍在了八百府令组成的大队最末尾的位置。他看着前方四人一排长长的队伍,手上一尺二寸长的白玉玉芴有气无力的朝天举着,不断的打量着路边的风景。

    圊云州的州府规模极大,一共由两个部分组成。

    州府的前方是前后三进的大殿,左右也分为三重跨院。第一进大殿用来举行各种庆典,比如说今天的朝贡大殿,八百府令觐见傅三峰,就在这一座大殿举行。

    第二进大殿用来处理公事,平日里傅三峰处理圊云州的大小事务,就在这里。

    第三进大殿是傅三峰接见下属官吏的地方,或者有身份重要的客人登门,也会在这里接待。

    这三进大殿都是按照仙庭礼宾司制定的严苛礼法建造,一砖一瓦、一梁一柱都循着严苛的尺寸和式样,圊云州的这三重大殿的模样,和仙界无数州府的大殿完全就是一个模里倒出来的。

    而三重大殿后面,有一片方圆数百里的园林,里面密布着无数精巧的宫殿楼阁,那里就是傅三峰日常起居的后宅所在,他修炼的洞府也在那一片园林。

    这方圆数百里的园林,下方却是圊云大陆数千条巨型灵脉汇聚而成的一处极品仙灵地穴。越过前方高耸的大殿屋脊望过去,可以看到一片明晃晃的白玉色仙灵之气直冲天空。那里没有半点儿普通天地灵气的存在,空气萦荡的都是浓郁至极而且精纯无比的仙灵之气。

    这园林规模不大,但是要论起修炼的环境,整个圊云州八百仙府,再找不出比他更好的洞天福地了。

    “州令大人着众府令大人觐见。”一个生得面容清秀,穿戴得整整齐齐的仙官站在第一重大殿阶白玉阶的顶部,双眼微微看着天空,鼓足了气朗声大喝。

    八百府令循着礼宾司的仙官千叮嘱万嘱咐的礼节,同时抱着一尺二寸长的玉芴向着玉阶恭声应了一声‘喏’。然后两侧的仪仗队原地停下,转身向着玉阶两侧缓步退却,而八百府令则是分别带着两位随行的仙吏,步伐整齐的踏上玉阶,缓步走进大殿。

    金一金二穿着绯红色的仙吏袍服,面无表情的紧跟在穿紫袍的殷血歌身后。

    大殿坐北朝南,东西宽有三里,南北深有一里,偌大的大殿完全依靠两排十二根巨大的太乙精金铸成的柱支撑。十二条生了独角的螭龙盘绕在柱上,正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缓步走进来的府令们。

    大殿内光线明亮,数百颗人头大小的明珠镶嵌在装饰华丽的天花板上,无数缕白色的仙气从明珠内缓缓飘出,整个大殿都是仙气缠绕,更有一股馥郁的清香扑面而来,加上侍立在大殿的数百名美丽仙女和俊俏仙童,端的是一副仙人朝廷应有的威严和气派。

    大殿最北端的一幅沧海红日图的巨幅屏风下,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身穿紫袍,腰间系着玉带,悬挂着玉印的年男。这男周身放出无数道若有若无的金色毫光,明灿灿的一团仙光裹住了他的身体,在那一片明净的仙光,有无数烟云随生随灭。

    殷血歌向那年男望了一眼,这就是三品巅峰金仙,圊云州的州令傅三峰了。

    八百府令抱着玉芴,同时向傅三峰欠身行了一礼:“下官等,参见州令大人。”

    傅三峰不紧不慢的抬了一下手,笑吟吟满脸春风的说道:“罢了,这些年,大家也都辛苦。圊云州能够太平安稳,都是大家的功劳。来,都就座吧。”

    大殿内一片金色仙霞闪过,八百张四四方方的交椅出现在大殿。所有人都络绎落座,然后同时抱拳向傅三峰朗声高呼‘多谢州令大人赐座’。

    殷血歌只觉得心里一阵腻味,都说仙人逍遥,都说仙人无拘无束,都说仙人超脱红尘不染一丝尘埃,但是这仙庭的仙官们,却都框在了这条条款款的严苛礼节,他们觉得有意思么?

    但是高官厚禄的享受着,数以万计的修士星球掌握着,无数修士、仙人的性命都在他们一念之间。这就是权势啊,仙人也不能免俗。什么仙人,无非是活得长了点,力量大了点的凡人罢了。

    傅三峰笑吟吟的,四平八稳的说了一番热情洋溢、喜气盈盈但是没有任何实际内容的废话。众多府令当,就有几个傅三峰的心腹急忙出言附和,将圊云州夸得花团锦簇,就好像圊云州能够繁荣昌盛,民们能够安居乐业,都是傅三峰兢兢业业的功劳。

    一番和气融融的谈笑之后,傅三峰顿时变得严肃了许多,他双手微微一按,所有府令全部都闭上了嘴,再也不发出半点儿声音。傅三峰双眸一转,向着下方坐着的八百府令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只不过,这些年,我们圊云州也不是风平浪静,总归是出了点不好的事情。”

    轻轻叹息了一声,傅三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冷声道:“本官,也被上官接连发公训斥,尤其是那几月时间,本官一日三惊,上官的公犹如雪片一般,本官真正是连死的心思都有了。”

    所有府令一个个耷拉着脸皮,面沉如水的坐在那儿,一个个犹如木雕泥胎的神像一样。

    殷血歌的心微微一动,看来是那个话茬儿来了。傅三峰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么一番话,估计就是针对自己来的。但是傅三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难不成他要帮着崇元对付自己不成?

    再次叹息了一声,傅三峰沉声道:“玄天府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我傅三峰履职圊云州数万年来,虽然下辖各仙府,都被神人侵扰过。但是仙府仙军全军覆没,仙府治所被神人侵入,整个仙府几乎沦丧,这种事情,还真正是头一次。”

    殷血歌知道,这话是在逼自己出头了。傅三峰都已经说出这种话来了,他这个玄天府令是不可能再坐下去的。他当即站起身来,向前几步走到了大殿正,然后向傅三峰行了一礼:“州令大人,玄天府被神人侵入不假,但是邀天之幸,神人大神国最终覆灭,玄天府重归仙庭……”

    傅三峰打断了殷血歌的话,他双眸金光一闪,一股无形的压力向殷血歌碾压了过来。

    殷血歌浑身衣衫骤然向后飘飞起来,就好像有一道狂风突然扑面而来,他的衣袂飞舞,发出‘猎猎’声响。殷血歌稳稳的站在原地,任凭傅三峰施为,身体却纹丝不动。

    眸里闪过一抹惊愕,傅三峰释放出的仙威威压,几乎堪比阶地仙全力施为。殷血歌只是一个‘小小的’元神境修士,他怎么可能抵挡住如此强大的仙威?

    冷哼了一声,傅三峰收起仙威,淡然说道:“玄天府重归仙庭,这立下功劳的,乃仙庭仙战部至尊仙君。就本官所知,至尊仙君道行高深莫测,法力如海如渊,以虚空神锚从央仙域直抵玄天府,这才犁庭扫穴,一举将那神人余孽诛灭。”

    双眸金光大盛,傅三峰冷声喝道:“收回玄天府,这都是至尊仙君的功劳。殷府令,敢问你何德何能,居然窃据高位?你区区元神境的修士,无异于一介蝼蚁,你焉能胜任府令一职?”

    挺起胸膛,看着傅三峰,殷血歌淡然道:“玄天大陆混元无极囚神大阵,是我攻破。若是无我,至尊仙君再强大晚辈,哪怕他是至尊仙尊,他也无法用虚空神锚赶往玄天大陆。”

    傅三峰的脸色骤然一变,其他那些装神像的府令也都吓得脸色一白。他们同时看向了殷血歌——这小好大的胆,他的言语居然敢对堂堂仙君不敬?

    那可是至尊仙君,按照他们千方百计打听来的消息,这位至尊仙君后台强硬,乃是一位极恐怖大能的关门小弟。至尊仙君在仙庭的人脉更是雄厚,加入仙庭战部短短几年,就独领一军,气焰甚至盖过了在仙庭仙战部经营了数个纪元的那些老人。

    如此大人物,动动小指头就能将圊云州上上下下所有仙官仙吏全部碾成肉泥,殷血歌一截元神修士,居然敢在言辞挑衅至尊仙君的威严?

    “大胆!”傅三峰骤然发作,他狠狠的一拍座椅的扶手,站起身来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简直是无法无天,你焉敢出言侮辱至尊仙君?来人啊,将这厮……”

    不等傅三峰下令,殷血歌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我成为玄天府令,是至尊仙君保荐的。”

    傅三峰当即闭上了嘴,他的手指微微一颤,然后迅速的放了下来。他阴沉着脸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才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这件事体,本官却是不知的。郡守大人将履职公传下来的时候,却没提起这件事情。”

    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迅速转化成了灿烂犹如春风扑面的笑脸,傅三峰很是和蔼的看着殷血歌笑道:“殷府令,却不知道为何是至尊仙君亲自保荐你哪?”

    大殿的众多府令同时目光炯炯的看向了殷血歌——难不成,这小居然还和仙庭的某位仙君搭上了关系?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或许,也可能,他们应该和这位年轻的府令搭上些交情?

    殷血歌不屑的看着傅三峰,他毫不掩饰他目光的不屑,而傅三峰也清楚的看到了殷血歌对他的不屑甚至是某种鄙夷。傅三峰的脸色微微一沉,但是他又迅速的笑了起来:“殷府令,至尊仙君,为何保荐你哪?”

    殷血歌冷哼了一声,他傲然昂起头,冷声笑道:“当然是我立下的功劳。我诛杀神帅十余人,神将数百,神人官兵数以万计,背叛仙庭投靠神人的仙人修士何止百万?我又破开混元无极囚神大阵,帮助仙君大人收复玄天府,剿灭神人神国,难道我不该做这个府令么?”

    傅三峰等一众人听得是瞠目结舌,几乎有人要出言呵斥殷血歌了。

    诛杀神帅十余人?神将数百?神人官兵数万?仙人、修士百万?

    你当你是谁?区区一个元神境的修士,一个地仙……不,不需要一个地仙,区区一个低阶的散仙,一道仙雷就能将百多个殷血歌炸成粉碎,你居然敢夸这样的口?

    傅三峰阴沉着脸,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殷血歌。这些战功,傅三峰是不相信的。如果说殷血歌误闯误撞的破坏了混元无极囚神大阵,帮助至尊仙君收服玄天大陆,这倒是有几分可能。

    但是要说其他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十几个神帅?你开玩笑么?神帅的实力堪比天仙,你一个元神境的小蝼蚁,就算是一尊神帅站在那里让你劈砍,你都不可能杀死对方。

    或许,上面的郡守大人所说的话是真的?

    那位至尊仙君行事荒唐无稽,最喜女色,或许这个殷血歌就是用某些下作的手段,讨了对方的欢心而已?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下面的那些人做的某些算计,也就可以任凭他们来使用了?

    一名生了一张方方正正的淡紫色面孔,端的是端庄肃穆有凛凛铁面青天风范的从侍立在一旁的仙官当走了出来,他冷冷的看了殷血歌一眼,淡然道:“州令大人,此满口胡言,简直是荒唐至极。区区一元神修士,居然妄谈击杀神帅?”

    冷哼了一声,这名仙官拍了拍手。

    从大殿内侍立的众多仙兵仙将,一尊身披银色甲胄,周身气息宛如烈焰升腾的仙将大步走了出来。他恭敬的向那仙官抱拳行了一礼:“司令大人。”

    殷血歌眉头一挑,紫色国字脸,看上去正义凛然的模样,这不正是情报崇元的面相么?

    就听得崇元冷哼了一声,随意的指了指殷血歌:“本官也不和你狡辩,殷血歌,你若是能击败这位校尉,我们就算你的功劳有几分是真的。若是你不敢,不能,那么,休怪我监察司当场扒了你的官服,治你一个大罪过。”

    殷血歌眉头一挑,向那仙将望了一眼——大概是地仙三品的修为?

    冷笑一声,殷血歌认真的点了点头,应诺了一声:“为何不敢?为何不能?崇元大人,你可敢添点彩头么?”(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