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通牒警告(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二十二章 通牒警告(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今天这章不错啊,二二二!!!

    嘿嘿,很二的一章求票!

    ***

    百花香是千年仙酒,用上千种灵果,数百种仙花,萃取其精髓酿造成酒,又在灵脉灵穴窖藏千年而成。酒味固然香甜醇厚,但是酒劲更是厚重得好似一座大山,就算是天仙也喝不了多少就会醉倒。

    酒劲上涌,又完全没把殷血歌这个乡巴佬当做一回事,傅青峰和他身边的几个公哥,骂骂咧咧的将傅青峰最近最大的担忧给说了出来。

    傅青峰的父亲傅三峰,膝下只有傅青峰一个独。

    傅三峰出身央仙域一强盛的仙宗太皓宗,傅家在太皓宗内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傅三峰也是在傅家的支持下,动用了太皓宗的资源,当年才顺利的以巅峰天仙的实力出任圊云州州令一职。

    如今傅三峰已经是金仙三品的实力,按照他的修行进度,大概还有数千年时间,傅三峰就能突破到金仙四品。而一旦他顺利突破,他势必要返回太皓宗任职,为太皓宗镇守一方,或者在央仙庭谋求一个更高的职司。

    按照仙庭和各大仙门之间的潜规则,傅三峰一旦离职而去,圊云州的州令一职,有成的可能将由傅三峰的嗣继任。也就是说,傅青峰本来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圊云州令。

    虽然傅青峰如今只是八品天仙的修为,但是他父亲当年接掌州令一职的时候,不也仅仅是巅峰天仙?傅三峰想要突破到四品金仙,那还有好几千年的时间,足够傅青峰的修为再做突破。

    但是现在。傅三峰多了一个儿,一个还有几天就要满月的幼。

    让傅青峰愤怒的就是,如果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个庸碌之才,他也就不用操心什么了。但是他的弟弟傅秀峰,居然是满资质的仙灵根。比傅青峰的资质强出了一大截。

    更让他嫉妒欲狂的就是,傅青峰是傅三峰天仙二品时诞下的孩儿,一出生傅青峰体内就仙灵之气充溢,虽然灵根仅仅是五等五分的仙灵跟,但是先天就拥有了不弱于一品地仙的仙灵之体,修炼百年顺利成就地仙正果。

    可是傅秀峰是傅三峰在金仙三品时诞下的孩儿。金仙三品的傅三峰作为圊云州令。他掌握的资源可比天仙二品时的自己庞大了千万倍。所以傅秀峰还在娘胎里,他的母亲崇秀儿就服用了无数的天地灵珍,万年的石钟乳、万年的朱果、数万年的蟠桃、三转转的仙丹,就好像填鸭一样填了下去。

    结果就是,傅秀峰一出生,他就拥有不弱于品天仙的仙灵之体。而且满资质的仙灵跟,更注定他的修炼速度起码是傅青峰的十倍以上。按照傅秀峰的正常修炼速度,他大概只要数百年就能追上傅青峰,千多年后,他的修为就能将傅青峰远远的甩开。

    甚至等傅三峰离职返回央仙域的时候,傅秀峰有可能突破金仙屏障跻身金仙行列!

    到了那时候,不问可知。仙庭就算要从傅三峰的嗣挑选一人继承圊云州令的职司,那也只可能是傅秀峰,而不可能是傅青峰!

    毕竟他们虽然有同一个父亲,但是他们的母亲孕育他们的时候,他们父亲的实力和身份都是天渊之别。傅青峰拥有的,是一个天仙二品的父亲,那时候他只是仙界一平民百姓;而傅秀峰拥有的,是一个金仙三品的父亲,是堂堂仙界正五品的州令。

    说着说着,被酒精烧得眼珠通红的傅青峰一巴掌拍在酒案上。一道寒潮从他掌心喷出,偌大的酒案‘呼’的一下就变成了一块儿玄冰,然后冰块碎裂开,化为无数冰晶飘散。

    酒案上的冷盘、酒盏、酒坛等酒器,也都全部变成了冰片。精舍内的温度直线下降。就连精舍外的小湖泊,都被冻上了厚厚一层冰。

    “崇秀儿那贱人。”傅青峰厉声喝道:“众人都知晓,天仙以上的修为,都极难受孕。她嫁给我父亲为妾不过区区三年,居然就有了身孕,这简直就是……”

    殷血歌吧嗒了一下嘴,暗自掐着手指头盘算起来。

    普通人类受孕极易,但是修士想要生儿育女就比较麻烦了。一般而言修炼成元婴之后,寻常修士夫妇都要数十年才有可能受孕成功。修成元神后,浑身精元稳固,周身精气化为法力,修士想要受孕,估计要努力百年才有可能。

    至于说地仙么,没有千年的苦功,而且没有资质合适的炉鼎,想要诞下后代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天仙就不用提了,天仙二品的傅三峰有妻妾数百人,膝下也只有傅青峰一个独,就可见天仙想要生孩是多么的困难。

    到了金仙境界,仙界的金仙数量真心不少,尤其是央仙域那些洞天福地内的金仙更是数量庞大。但是偌大一个仙界,大概每隔万年,才能听说有金仙大能孕育后代的喜讯。

    所以傅三峰三品金仙,居然娶了崇秀儿后不过三年就有了孩儿,这傅青峰还真够倒霉的。

    一名身穿大红长衫,眉目间带着几丝脂粉气息的青年用力的拍着手,厉声呵斥着:“没眼力劲儿,赶紧换上新酒案。你们这些女人,一个个丑陋愚钝,少爷我迟早把你们都给卖了出去。”

    这红衫青年名为赵桐,他的家族在圊云州也有极大的势力,这妙香楼就是他家的产业。

    听到赵桐的呵斥声,那些吓得蜷缩在一起的侍女急匆匆的忙碌起来,她们将地上的冰屑清扫干净,然后摆下了新的酒案,各色下酒的冷盘和果流水一样送了上来。更有两个精通水系仙术的侍女站在冻结的湖水边,施展仙术化去了湖冰,精舍四周的美景又恢复如初。

    忙碌好了这一切,赵桐才笑吟吟的冲着傅青峰笑道:“大哥。还得说上次我探听来的消息。崇元的几个手下在我妙香楼喝多了,不是当着侍女吹牛说,是崇元重金从央仙域拍下了一对儿孕龙丹给州令大人和那贱人服下了,这才让那贱人有了身孕么?”

    傅青峰眉目间的阴鹫之色越盛,他轻轻的拍着手。冷声笑道:“孕龙丹啊,好大的手笔,央仙域那边都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孕龙丹,就算是大罗金仙服下,都有三成把握孕育嗣的孕龙丹哪。那崇元,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财力?”

    殷血歌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能够让大罗金仙都有三成概率诞下嗣的灵丹?

    虽然绝大部分金仙和大罗金仙,他们沉醉于追求无上天道。但是也有极大数量的金仙和大罗,他们更醉心于仙庭内的争权夺势,对这样的仙人而言,繁衍后代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所以可想而知,两颗孕龙丹的价值有多大。一旦这样的灵丹在央仙域那种天仙不如狗、金仙满地走的地方出现。会被拍卖出什么样的天价。崇元能够拍下两颗孕龙丹,他的身家可真够惊人的。

    “还不是他麾下的那几条老狗。”一个名之为张晟的公哥冷声笑道:“咱们圊云州的天仙石灵脉,可是有好几条被他的心腹抓在手上的。要说整个圊云州谁的家当最厚实,那老狗可得算一个。”

    殷血歌轻轻的拍了拍酒案,他装出一副憨头憨脑的模样,直愣愣的看着傅青峰笑问道:“敢问,那崇元和崇秀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傅青峰张了张嘴,很想对着殷血歌破口大骂一通。但是他看了一眼坐在殷血歌身边的幽泉和盻珞,傅青峰又压下了心头的火气。他向赵桐看了一眼,冷声道:“赵桐啊,那崇秀儿,到底是崇元什么人哪?”

    “女儿!”赵桐麻利的说道:“崇秀儿是崇元刚刚突破到天仙境时,一时走火入魔,泄露了精元而生的女儿。那贱货也不知道跑去哪里,学了一身狐媚的功夫,十年前才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圊云州。结果就勾搭上了州令老爷。”

    “下手可真够快的。”殷血歌扳着手指计算到:“十年前认识州令老爷,三年前就嫁给了州令老爷,然后现在就生下了孩。哎,这一步步的计算,可真够准的。”

    傅青峰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他双手紧紧的按在酒案上,阴沉着脸就是不开口。

    殷血歌点点头,他沉声道:“感情是这样?有几位领地上有天仙石灵脉的府令大人,为崇元提供了大量的财富,让他拍下了一对儿孕龙丹。嘿,好吧,这来龙去脉,我算是知道了。”

    站起身来,殷血歌向傅青峰笑道:“敢问一句,这崇元大人就算有几位府令大人支持,他想要拍下那孕龙丹,也是不容易的吧?毕竟圊云州这里,科也不算是什么繁华的州府。”

    傅青峰下意识的接口道:“我一直怀疑,这厮私下里动了府库里的公款,奈何我无权查证罢了。”

    ‘妙啊’,殷血歌打了个响指,然后向金一使了个眼色。

    金一冷哼一声,他轻轻的一跺脚,一股密集而强劲的仙力震荡四散扩开,当即将后院内的一应人等全部震得昏迷过去。金二则是走了过去,一手一个,直接将傅青峰他们光芒黯淡的仙魂从体内掏了出来。

    血鹦鹉张开嘴,血魂珠从他嘴里冒出,一丝丝血光照耀在傅青峰他们完全失去了反抗力的仙魂上,轻轻松松的将他们仙魂内这一段的记忆抹得干干净净。

    “走。”殷血歌轻哼了一声,然后带着一行人就离开了妙香楼。一路上妙香楼内的小二、堂倌和侍女纷纷昏迷不醒,同样被抹掉了这一段的记忆。就连坐在一旁的偏厅内休息的,跟着傅青峰他们一行人随行护卫的仙兵仙将,也都被同样处理。

    殷血歌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妙香楼,径直返回了玄天府朝贡大军驻扎的驿馆。

    一名玄天府的仙官已经焦急的站在殷血歌入驻的府邸前等候了,见到殷血歌带人回来了,他急忙匆匆的迎了上来,焦急的说道:“府令大人。有玄凩府的府令敖埅大人来访,已经坐了好久了。”

    玄凩府的府令?殷血歌诧异的看着那仙官,他和玄凩府的府令不熟啊?甚至他之前根本不知道圊云州还有一个玄凩府,毕竟他担任府令才几年?很多公都是盻珞和幽泉为他打理的,他对圊云州下辖的八百仙府。根本连名字就只记下了一小半儿。

    干咳了一声,殷血歌身体一晃,一道仙光从脚下一直蔓延到了头顶,他换上了一整套府令的正式官服,摆出了一副府令应有的威严模样,摇摇摆摆的走进了待客的大厅。

    一名生得红脸膛。身材高大魁梧,但是脸上一根胡须都没有的大汉穿着府令官袍,正坐在大厅内慢条斯理的品茶。他头顶一条红光冲起来有三尺多高,红光内隐隐有一条蛟龙若隐若现,周身散发出的仙威内隐隐藏着一丝洪荒野性的兽性气息。

    殷血歌的瞳孔一凝,这位玄凩府的府令可不是人类修士。分明是一条蛟龙得道成仙。

    以蛟龙妖仙的身份,能够在圊云州获取一府府令的职司,这位府令大人的后台靠山肯定极硬,说不得就和殷血歌一样,身后也杵着一个类似于血曌仙朝一样的妖仙大势力。

    听到殷血歌的脚步声,玄凩府令敖埅放下手上茶杯,站起身来倨傲无比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

    一道强劲异常的仙识绕着殷血歌一扫。敖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他笑得口水四溅,进而干脆抱着肚皮坐回了椅上浑身抽搐着还在大笑:“哈哈哈,原来是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元神境巅峰的修为?这他-妈-的也能当府令?”

    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僵,他深吸了一口气,周身突然有一层血炎升腾而起。

    金一、金二、金三、金四悄无声息的闪身进了大厅,分别站在了大厅的四个墙角下。他们的动作轻灵,半点儿法力波动都没有发出,敖埅甚至还没发现大厅内多了四个人。

    “敖埅大人?”殷血歌上前了两步,冷声喝道:“大人的名字。还是刚刚才从下属嘴里得知您尊姓大名呢。您,有什么好笑的?”

    敖埅笑了好一阵,笑得面孔都憋紫了,这才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来,向着殷血歌狠狠的指了指:“笑什么?我只是好笑。你这样的小崽是怎么当上府令的?莫非你老娘,跟西平洲的洲镇有一腿?或者是清灵郡的郡守是你的干爹?”

    听了敖埅的话,殷血歌顿时勃然大怒。

    敖埅的话直接侮辱到了殷凰舞,这让殷血歌如何忍得?

    张口喷出血歌剑,殷血歌握紧剑柄,动用全身的力量,狠狠的向着自己的右胸刺了下去。‘当啷’一声,血歌剑堪堪刺破了右胸的皮肤,就被弹得飞了起来。殷血歌呆了呆,然后他沉默了一阵,沉声道:“打穿我右胸。”

    金一窜了过来,他伸出手指,狠狠的一指头刺向了殷血歌的胸口。

    ‘噗嗤’一声,一道无可抵御的恐怖力量打穿了殷血歌的胸口,在他右胸留下了一个对穿的伤口。

    透明的伤口一点鲜血都没流出,殷血歌就这么带着透光的伤口,看着目瞪口呆的敖埅厉声喝道:“来人啊,布下天罗地网大阵,擒拿冒充府令,刺杀本官的妖人。”

    一声令下,殷血歌居住的府邸上空突然风起云涌,数万仙兵仙将大声呐喊着,将十八架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给撑了起来。这些仙庭用来征战四方、讨伐异己的天罗地网一出,四周天地灵气顿时被吞得干干净净,虚空骤然凝滞,站在大厅的敖埅身体突然僵硬在了原地。

    “我乃玄凩府府令敖埅,我乃……”

    敖埅放声怒吼,但是殷血歌只是挥了挥手,冷淡的说道:“拿下。”

    十几名天仙巅峰境的仙将一拥而上,长枪大戟带起道道仙光向着敖埅砸了下去。

    敖埅怒吼一声,一柄金光灿灿的大斧从他头顶喷出,带起一团锋利的寒光就要和那些仙将硬拼。但是天空十八架天罗地网放出一重重罗网状光纹,重重叠叠的落在了敖埅的身上,敖埅周身仙力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金色大斧刚刚飞起,就被一张罗网一兜,眨眼间不知去向。

    十几柄长枪大戟带着巨大的力量轰在了敖埅几乎毫无防范的身上,就听得一声惨嚎金血四溅,敖埅的一条手臂直接被一根方天画戟斩了下来,身上被硬生生贯穿了十几个透明的伤口。

    “黄口小儿,你敢黑我?”敖埅愤怒得破口大骂,浑身鲜血如注不断喷出。

    大厅外传来刀剑出鞘声,敖埅带来的一千名护卫大声呐喊着想要闯进大厅,就听得殷血歌挥了挥手,大喝了一声‘全部杀了’。

    高空数万仙兵仙将同时发动,飞剑犹如雨点一样落下,天罗地网迅速禁锢了玄凩府众多仙兵仙将的仙力,将他们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飞剑落下,这些仙兵仙将惨嚎一声,全部被斩杀当场,一道儿真灵飘飘荡荡的,全部飞上了高空不知去向。

    敖埅惊骇的看着殷血歌,他咬牙道:“你真敢下手?”

    殷血歌冷笑着看着敖埅,冷声喝道:“为什么不敢?”

    敖埅沉默了一阵,这才点了点头:“好,好,好这个亏,我吃了。我可以赔礼道歉,实在是我嘴臭!但是我带来了崇元大人的原话,不想在圊云州继续丢丑,就乖乖的辞去玄天府令的职司。”

    敖埅傲然看着殷血歌,倨傲的说道:“这是崇元大人的原话,他是你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