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酒楼邂逅(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二十一章 酒楼邂逅(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继续求票咯!!!

    “监察司的那群人,可都是阴魂不散的混蛋啊。”

    嘴里噙着一颗用来提神醒脑、抵御心魔的墨竹丹当糖果吧唧着,换上了一套便装的殷血歌,正带着人慢的在圊云城的大街上欣赏街景。一边走,他还一边嘀咕着崇元的来历,以及仙庭监察司的难缠。

    那些监察司的监察使,一个个最擅长挖人**,窥人机密,吹歪风,打小报告,是仙庭所有在职仙人最头痛的人物。尤其他们对下层仙府的行政有监督和执法权,被监察司的仙人盯上了,那可是**烦。

    背后主导了一切,让殷血歌的朝贡队伍在路上遇袭的崇元,正好是圊云州监察司的正司令。这个身份让殷血歌感到很头痛,除非他狠下心让金一他们干脆的刺杀了对方,否则就得忍受对方无穷无尽的小手段。

    作为监察司的正印官,崇元几乎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圊云州的地盘上为所欲为,而殷血歌想要对他做任何的应对手段,很可能都会招来监察司的疯狂报复。在权限上,这是完全不对等的一场战争。

    “岩延之是被那些神人干掉的,他干嘛记恨上我了?”

    一边走,殷血歌一边低声的抱怨着,哪怕是圊云城的景色煞是独特,也引不起他太大的兴致。

    圊云城作为圊云州的州府所在,城池的规划及其的严格。最外一层是数量巨大的凡人居所,他们是圊云城最主要的劳动力,城外面积广袤的农田、药圃、山林、渔场等,都是依靠这些凡人在经营。

    自外而内的第二层,居住的是大大小小的修士家族,无论是淬体境的小修士还是不离境的大修士,他们都只能居住在这一层。当然,按照他们实力的强弱不等,他们居住的地段也有好有坏。

    再向内一层,这里居住的就是拥有地仙高手的修仙家族和仙门的驻地。这里已经算是圊云城的精华地段,整个圊云州八百仙府治下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天材地宝,都能在这里找到。

    随后一层就是拥有天仙高手的仙门和家族的驻地,这里已经是圊云城的内城所在。

    而圊云城最核心的城区,就包括了真正的府衙和大小驿馆,以及那些金仙大能以及高级仙官的居所。殷血歌如今正在闲逛的,也正是这一个核心城区。

    这里的街道宽达千米,平坦的街面可以当镜使用。大街上往来的行人最弱都是地仙的修为,寻常修士是根本没有这个底气出现在这里的。他们骑乘各种稀奇古怪的坐骑,甚至有人将体长超过百米的万年龟妖当做坐骑拉上了大街,想来这也是这里的街道如此宽的原因。

    ‘咚咚’声,一头体长二十几米的黑虎驮着一对儿青年男女嘻嘻哈哈从殷血歌身边狂奔而过,在他们身后紧跟着数十名实力从元神境到三劫境不等的仆役。

    是的,这些元神境、三劫境的修士,他们身穿轻衫小帽,分明都是那两个青年男女的仆役。在圊云城,没有修成地仙正果,那就绝对属于最底层的存在,能够为那些仙族豪门充当仆役,已经是不错的选择。

    路边有一座高大气派的酒楼蔚然矗立,殷血歌很没形象的蹲在了人家酒楼的屋檐下,眯着眼看着面前车马人龙,无数的地仙、天仙趾高气扬的来来往往。幽泉和盻珞两个小丫头也紧贴着他的身体蹲在他一旁,同样好奇的看着面前往来的人流。

    酒楼门口那几个有着神游境修为的小二已经向这边看了好几眼,看他们的样很想把殷血歌三个从自家的门面前赶走。但是金一、金二两尊金仙,带着几个实力达到了天仙八品、品的仙将一字儿排开站在殷血歌身后,他们身上隐隐散发出的仙威,让几个小二浑身直哆嗦,根本不敢靠近这里。

    “鸟爷,你说,这是不是欺人太甚呢?”殷血歌将一颗墨竹丹丢给了血鹦鹉,后者很灵巧的伸长了脖,将墨竹丹一口吞了下去:“你看,崇元在路上要设计我,这事情,那赵天德居然都知道了风声,也就是说崇元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他背后算计堂堂府令,居然就肆无忌惮的放出风去了。”

    血鹦鹉几根长长的尾羽在殷血歌的肩膀上扫了扫,他眯着小眼睛,很恶毒的咕哝道:“难不成,赵天德是崇元的私生?不然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姓赵的怎么会知道的?”

    正在腹诽赵天德和崇元之间的关系,数百名仙兵已经骑着一水儿银白色的龙马呼啸而来,簇拥着七八个生得英气勃勃的青年来到了酒楼前。

    殷血歌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这座酒楼,看到酒楼正门匾额上一块散发出淡淡金辉的金字招牌——‘妙香楼’。此时正有一丝一缕奇异的,宛如百花融汇在一起的馥郁酒香从酒楼内传来,引得人食指大动、馋涎欲滴,恨不得抓起酒碗狠狠的痛饮三百杯。

    几个衣衫华丽的青年在酒楼前跳下坐骑,一个眉目间缠绕着一丝阴鹫气息的青年淡然道:“闻这味道,我定下的几坛千年百花香已经温好了。今日我们兄弟几个,不醉不归。”

    其他几个青年纷纷点头应是,言辞之间亲热又透着几分小心,显然刚开始说话的那青年身份比他们高出了许多。一行人谈笑着向酒楼正门行去,十几个负责迎宾的小二已经殷勤的迎了上来。

    殷血歌看着这些青年,而其一个看上去年龄最小的,大概也就是十七八岁的青年猛一回头,目光突然在殷血歌身边的幽泉和盻珞脸上扫过,他的身体顿时微微一颤,突然嬉笑了起来:“几位哥哥,想不到今天我们今天在这里,还真见到仙女了。”

    几个青年同时向殷血歌这边望了过来,他们一见到幽泉和盻珞,身体也同时一僵。

    幽泉依旧是万年不变的那张冰山面孔,深邃而神秘的眼睛内秋波流转,精致得没有丝毫瑕疵的小脸蛋在她冷肃的气息承托下,就好像万年冰山封着的一座儿白玉美人,透着一股诡异的诱惑力。

    而盻珞呢,修炼了鬼道大罗道藏,她的气息飘忽莫测,绝美的小脸蛋好似隐藏在一层层的云雾后面,越是想要看清楚就越是看不真切。气息出尘的她和幽泉给人的感觉不同,她就好像重重云霭一朵幽谷兰花,逼着人去不断的吹散云雾,一览她的真面目。

    两个小丫头这几年修为有了长进,身量也都长开了不少,正是豆蔻少女最有诱惑力的年龄。配上她们绝色的容貌,以及她们迥异于寻常女修的气质,她们给人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也就是殷血歌自己年龄也不大,而且和两女常年呆在一起,才没有察觉她们对异性的强烈吸引力。但是这几个青年都出身圊云州真正的仙族豪门,手上经历过的美女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他们自然一眼就鉴别出了幽泉和盻珞这一对儿绝色少女的殊异之处。

    她们不仅仅生得美丽,而且她们的资质禀赋绝对是顶级的存在。

    最先发现两女的青年快步走了过来,他也不看身穿便服的殷血歌一眼,径直伸手去拉幽泉的小手:“这位姑娘,你怎么生得就这么让人心痛呢?随哥哥走吧,这妙香楼的百花香可是绝世妙品,寻常人根本品尝不到的,今天是你的造化到了。”

    幽泉眸里一抹深邃的寒光闪过,她举起右手,轻轻的一掌按在了青年的小腹上。

    宛如长河溃堤,一声波涛爆鸣的巨响惊天动地。青年身上三枚巴掌大小的玉质仙符同时亮起了强烈的光芒,在他身上编织成了一重厚厚的符仙甲。幽泉掌心一道水光喷出,至阴至柔的玄冥阴雷在青年的身上炸开,直接将重重叠叠三十重的符仙甲炸开了二十七层。

    青年立足不稳,浑身不断**出夺目的仙符碎片,宛如绣球一样被抛了起来,然后直接划破了千米远,一头扎进了大街对面的一座专门出售各种仙器的商铺。

    ‘叮呤当啷’一阵乱响,过了好一会儿,那青年才气喘吁吁的从街对面的店铺冲了出来,他跳着脚厉声喝道:“来人啊,将那个小贱人给我生擒活捉,少爷我非要将她摆布成三百个小模样不可。”

    殷血歌眸里血光一闪,他正要让身后的仙将出手,那个眉目有着一丝阴鹫之气的青年已经摆了摆手,制止了那些仙兵仙将的冲动。他缓步走到了殷血歌面前,向殷血歌拱了拱手。

    “这位仙友,在下傅青峰有礼了。”带着一丝惊艳的惊讶,傅青峰看了看依旧面色冷清的幽泉,再看看眯着眼正在偷笑的盻珞,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知仙友在此,是等人还是有其他贵干?今日有缘,在下定了几坛百花香也正好送到,可否邀请仙友一同欢饮?”

    血鹦鹉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喳喳怪笑着:“哟,把我们当小母鸡了?这还没过大年呢,拜年也太早了。”

    傅青峰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望了血鹦鹉一眼,冷然道:“傅某人的父亲,乃当今圊云州令傅三峰,在这圊云城,我傅青峰还是有几分薄面的。难不成,请一顿酒这点小事,仙友也要驳了在下的面?”

    殷血歌呆了呆,然后突然宛如春花绽放般笑了起来,他一跃而起,很是热情的一把抓住了傅青峰的手:“哎呀呀,原来是州令公当前,难怪今早上一大群喜鹊在我窗前大树上乱叫呢,感情是出门碰到贵人了?哈哈哈,在下金不换,还是生平第一次来圊云城哩。”

    用力的握着傅青峰的手,殷血歌指着金一他们四个笑道:“他们是金一、金二、金三、金四,是我们老金家的四个总管。哎呀,这次我们老金家跟着府令大人来圊云城乐输,正愁结识不到贵人呢。”

    听到殷血歌的这番胡说八道,傅青峰以及他的几个朋友全都当真了。

    什么老金家?这话听着就乡巴佬气息十足。还有什么金一、金二、金三、金四的名头,这分明就是乡巴佬小家族给自家仆役取的名号。再看看金一他们四个普普通通的面容,灰扑扑不起眼的粗麻布长袍,这老金家也太抠门了,自家的总管都舍不得给他们一身丝绸袍么?

    傅青峰顿时昂起了头,笑得无比的灿烂。

    刚刚被幽泉一巴掌拍飞的青年大步跑了过来,他指着傅青峰得意洋洋的炫耀道:“贵人?要说贵人,整个圊云城除开州令大人,就是我们大哥最尊贵了。金小,你要结识贵人,还不赶紧巴结着?”

    殷血歌挺起胸膛,掏出一个乾坤袋狠狠的抖了抖,然后指着妙香楼的招牌笑道:“没的说,这一顿,俺金不换请了。傅公,还有几位公,这酒香太勾人了,咱们赶紧进去?”

    傅青峰和几个青年对视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他们一个个背着手,趾高气扬的迈着四方步,在殷血歌和几个小二的殷勤伺候下,摆出一副大爷的做派走进了妙香楼,来到了后面院里,专门为他们这几个公哥预备下的精舍坐定。

    殷血歌一边逢迎几个公哥,一边向幽泉、盻珞传音:“别吭声,别说话,想要揍人,也得等我把这群家伙的家底给掏空了才成。哎,赶紧给我想主意,怎么从这几个公哥身上,坑崇元、张天德一把呢?”

    幽泉皱起了眉头,很是有点苦恼的琢磨起来。

    盻珞也是很苦恼的嘟着小嘴,算计人、陷害人,这种事情她以前没做过啊。要她用木矛给傅青峰他们捅一个对穿,这是她在仙绝大陆就精通的本领。但是勾心斗角的陷害人,这不是她的特长呀。

    只有血鹦鹉兴奋得浑身红毛都竖了起来,他眼珠叽里咕噜的转着,无数恶毒的坏水‘汩汩’的全冒了出来。

    妙香楼的后院里,一个十几亩大小的水潭边,一座完全用竹搭建而成的二层小楼内,一张长长的酒案摆在那里,两侧随意的摆放了十几张矮凳。

    几个面容清秀的侍女正忙碌着用精巧的炭炉加温酒坛,冉冉白气从酒坛不断喷出,馥郁的百花香气就这么扩散了开,殷血歌在酒楼门口闻到的酒香,就是从这些酒坛里喷出来的。这千年的百花香不愧是妙香楼独一份的好酒,从大门口到这后院起码有两里多地,亏了这酒香怎么飘出去的。

    酒案上已经摆放了一百零八个凉碟,里面尽是一些高阶妖兽妖禽身上取下来的最精华的部位调制成的凉菜,或者是一些诸如千年朱果、三千年黄杏、五千年蟠桃之类的珍稀灵果。

    殷血歌一行人在酒案边坐定,傅青峰等人摆出了一副世家公的模样,强忍着目光不去看幽泉和盻珞,而是开口套殷血歌的口风——他是从哪里来,家族的老祖修为有多强,幽泉和盻珞是他什么人等等。

    自幼从殷族稚殿摸爬滚打出来的殷血歌,自然是一开口就是鬼话连篇。在他嘴里,他是跟随家族长辈来圊云州见世面的小人物,他出身玄策府下辖的某个小星球,家族修为最强的老祖有天仙三品的实力。而幽泉和盻珞么,在他嘴里都变成了他的堂妹!

    金幽泉和金盻珞,殷血歌还特意的沾了点酒水,将这两个名字在酒案上写了一遍。

    傅青峰等人听得直咧嘴,多美丽的两个名字,幽泉和盻珞,但是配上这个‘金’姓,就好像一朵深谷幽兰突然配上了一个金灿灿的大花盆,怎么看都那么的俗气呢?

    “原来,金兄是两位小姐的堂兄。”傅青峰对殷血歌的态度就越发的恭谨了。

    他不时的用眼角余光偷看幽泉和盻珞,这两个小丫头,一个冷冰冰的冰山美人,一个活泼飘忽的青春少女,这怎么看都让人心痒痒的。他迅速的用两女和自己府邸上的众多美女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一比的话,自家府邸内的美女根本就没法看了。

    所以,傅青峰对殷血歌的态度是越发的和蔼可亲,甚至带着一丝恭敬了。

    “可不是么,幽泉和盻珞,她们也年纪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能嫁人了。”殷血歌端起酒碗灌了一大碗醇厚异常的百花香,大咧咧的说道:“老祖说了,咱老金家的女儿,要嫁就得嫁出百倍的利润来。”

    傅青峰轻轻的一拍酒案,放声笑道:“可不是这个道理么?这么好的两位佳人,怎能随便嫁出去?”

    傅青峰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百倍的利润?哎哟,如果嫁给他傅青峰的话,他可以给老金家一千倍、一万倍的利润啊。傅青峰身边的几个同伴则是悻悻然的相互看了一眼,被自家大哥看的女人,可就没他们的份儿了。

    自从殷血歌说了他这次来圊云州,是有意为两位堂妹挑选夫婿的事情后,傅青峰对殷血歌就更加的亲热,更加的亲密了。他甚至坐在了殷血歌身边,端起大碗就和殷血歌连干了十八碗。

    一通‘掏心窝底’的热情话后,殷血歌带着几分酒意,好似无意的问道:“傅公,你看上去,好似不怎么开心吗,难不成碰上什么麻烦事了?”

    “麻烦事?”傅青峰狠狠的拍了一下酒案,他冷声道:“我能有什么麻烦事?无非是崇元那个奸贼,还有崇秀儿那个贱人,以及她生下来的那个贱种。除此之外,我还能有什么麻烦事?”

    不等殷血歌开口,傅青峰的几个朋友,已经七嘴八舌的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