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章 结怨(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二十章 结怨(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鼓号声犹如雷鸣般响起,对面那一支朝贡队伍,数十万仙兵仙将冲杀了出来,迅速的排列成了仙庭标准的战阵。一片一片仙云铺开,每一片仙云上都站着一万名仙兵仙将,高空有蛟龙、大鹏等战禽飞舞,滔天煞气直冲云霄。

    被血鹦鹉一泡尿烧得面目全非的仙官嘶声惨号着,他身后的数十名仙女神色惊慌的围了上来,迅速掏出了仙丹让他服下,然后用各种灵液为他洗去了脸上的毒液,又将一种清香扑鼻的粘稠玉膏在他脸上厚厚的涂了一层。

    一看着那些仙女拿出来的各种灵丹、灵液和玉膏,不由得微微一晒:“好阔气,不过是些许皮肉之伤,就动用了万年玉芝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受了多重的伤呢。”

    万年玉芝膏,用起码万年火候,已经化为人形渡过天劫的玉芝为主药,糅合种灵玉提取的精华,用百种灵药的药汁逐渐调和,以仙火、仙炉温养千年才能练成。是一种极其珍贵的,对金仙而言都有大作用的极品伤药。

    这种玉膏效力极强,就算是一个仙人浑身血肉都被毁掉,只要在骨骼上抹上一层薄薄的万年玉芝膏,都能迅速的血肉重生。这是可以救命的仙药,那仙官的确是大手笔,居然在脸上厚厚的涂了半寸厚的一层。

    殷血歌则是轻轻拍手,他麾下随行的十几万仙兵仙将也冲了出去,同样在天空排成了阵势。

    虽然人数只是对方的三成左右,但是殷血歌麾下的仙兵仙将,实力最弱的也有元神境以上的修为,而对方的仙兵还混杂了大量的元婴修士。从修为上来说,殷血歌这边就占了绝对的优势。

    再看看双方的甲胄和兵器,双方的甲胄和兵器都是仙庭制式的样式,但是对方的兵器和铠甲,绝大部分都是下品法宝或者品法宝。而殷血歌麾下的士兵,最差的铠甲和兵器都是极品的灵器,只要是度过了三灾三劫的仙兵,他们身上披挂的都清一色是仙器级的好装备。

    至于那些仙将么,他们地仙修为就穿戴着天仙器,而那些领军的天仙境的仙将,他们身上的仙器要么都是高阶的天仙器,要么直接就穿上了下品的金仙器。

    总之殷血歌麾下的仙兵仙将一列阵,那真的叫做一个祥光万丈照耀虚空,偌大的一个阵盘就好像一轮小太阳,各色灵器、仙器的光亮融汇在一起,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很显然,第一至尊送给殷血歌的这些来自仙庭战部的直辖仙军,比起对方的那些地方部队,实在是强出了太多太多。这根本就是朝廷禁军和地方保安队的差距,两者之间没得比啊。

    伴随着低沉的呼啸声,殷血歌麾下的数千黄巾力士也纷纷将身形膨胀到数米高下。他们周身喷涌着烟云和香风,拎着各色沉重的仙器往仙军阵势前一站,他们身上的凛凛气息顿时将对方阵营的上万名黄巾力士彻底的压制了下去。

    黄巾力士非人、飞仙、非鬼、非怪,乃是大能仙人用各种手段点化而成的精灵一般的存在。他们之间有着极强的相互感应力,两侧的黄巾力士一照面,顿时就分出了上下高低。

    对方的黄巾力士,最强的不过是八品左右。而殷血歌这厢里的黄巾力士,最弱的都是十品。黄巾力士的势力划分很简单,他们品阶提升一品,**力量就增强一倍,所以十品的黄巾力士,完全可以像成年人殴打婴孩一样,将对方的黄巾力士打得满地找牙。

    更欺负人的是,殷血歌身边充当玄天府行军司马的秀秀一声令下,这些来自央仙域仙庭战部的仙兵仙将一声呐喊,直接祭起了十八架巨型的天罗地网。金灿灿的罗网上无数紫色的仙箓闪烁,天罗地网一出,方圆十万里内的天地灵气骤然一滞,然后全部被这十八架罗网吸得干干净净。

    对面的仙兵仙将顿时傻眼了,天罗地网这种仙器,是仙庭所有的仙军都必备的攻敌致胜的宝物。

    但是圊云州治下的八百仙府下辖的仙军,他们拥有的天罗地网最多不过三五架而已,品阶也最多就是下品的天仙器的水准。当然了,这种动辄就要数万仙兵仙将才能催动的大型战争用天仙器,威力比起普通的天仙器要强悍了许多,足以威胁巅峰天仙级的存在。

    可是殷血歌这一支仙军太不讲理,区区十几万人马,居然祭出了十八架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按照天罗地网这种大型战争用仙器的特性,这十八架天罗地网足以困死若干金仙了。

    对面那面孔被烧得稀烂,脸上涂着厚厚一层玉膏,正咬牙切齿指着殷血歌的仙官呆住了。他身边一群义愤填膺的仙官仙吏也傻眼了,那些追随他前来圊云州‘乐输’的大小仙门和家族的修士、仙人更是呆住了。

    这没法打,金仙器级的天罗地网,就算是圊云州的州府下辖的仙军也不过区区架而已。殷血歌麾下的仙军,在装备上比圊云州的直辖仙军还要阔气足足三倍,这一旦动手,对方的那数十万仙兵仙将就是被肆意屠杀的下场。

    “前方,可是玄天府令当面?”脸上涂了厚厚一层玉膏,正在重新滋生皮肉,面门上酥痒难耐的仙官终于开口了:“本官乃玄沭府令赵天德是也,方才,只是误会。”

    “误会?”殷血歌皮笑肉不笑的笑了几声:“哈哈哈,当然是误会。要不是误会,赵老兄你刚才打碎了那尸傀仙,外泄的毒气早就将这一城老小全部干掉,这罪孽是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赵天德沉沉的咳嗽了一声,他抱着玉芴,向殷血歌欠身行了一礼:“是本官唐突了,还请殷府令见谅。本官只是听见这里有争斗厮杀的声音,这才好奇赶了过来,并非有意冒犯。”

    “不知者无罪啊。”殷血歌不冷不热的笑了几声:“只不过,赵府令刚才一击,误杀我麾下儿郎数千人,这抚恤金你看看该怎么办呢?”

    殷血歌一开口,幽泉和盻珞全都眯着眼笑了起来。一更是笑得无比欢快,她手指上的佛珠飞快的转着,用最快的速度将玄沭府的情况向殷血歌说了一遍——悬空寺的僧人云游四方,要说哪个宗门对圊云州的各个仙府的情况最熟悉的,肯定是悬空寺的这些和尚了。

    玄沭府肥,极肥,肥得流油。玄沭府内有圊云州境内仅有的十二座天仙石灵脉之一,每年出产的天仙石,占了圊云州总产量的一成以上。仅此一条,就让玄沭府拥有了近乎无穷的财力。

    要知道,平常所谓的仙石,更确切的名字是地仙石,那是地仙用来修炼的仙石。

    而到了天仙、金仙等高阶仙人,他们对仙石灵气的浓度、总量和纯净度要求更高。天仙能够使用的就被称之为天仙石,金仙能够使用的就被称之为金仙石。

    这些更高品级的仙石,只有在仙灵之气极其浓郁,而且没有普通灵气干扰的环境才能滋养出来。所以每一块天仙石、金仙石对比地仙石,都要昂贵得多。一块下品天仙石,起码能换取两百块极品地仙石。至于说金仙石么,那仅仅是在金仙以及巅峰天仙之间少量流通,下位仙人根本别想见到。

    玄沭府的那一条天仙石灵脉,每年出产的天仙石达到了惊人的两亿块上下,这就相当于最少四百亿块极品仙石。这些仙石成以上要缴纳给圊云州收为共用,但是剩下的那一成,也足以让玄沭府上上下下养得白白胖胖肥硕无比。

    神念传音只是一动念的事情,殷血歌得到这些信息,紧跟着自己刚才的话就笑了起来:“好吧,也不多,我麾下二郎被赵府令误杀三千人,您拿出三千万天仙石来,这事情也就算了。”

    赵天德厚厚玉膏下的脸孔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双手紧握玉芴,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在殷血歌的军阵上空释放出道道强光的十八架天罗地网,然后他突然放声大笑。

    “好,好,好,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来人啊,取三千万天仙石,补偿给殷府令。”

    不多时,一名玄沭府的仙吏驾云飞了过来,将一枚乾坤仙戒递给了殷血歌。

    殷血歌抓过仙戒,从取出了一块天仙石,就看到这巴掌大小打磨得四四方方的天仙石通体呈青色,晶莹剔透光亮可爱,近乎透明的仙石内隐隐有无数团莲花状云烟若隐若现,里面蕴藏的仙灵之气精纯而澎湃,甚至给人一种危险感。

    的确是危险感,地仙或者是普通修士,根本不可能承受天仙石内仙灵之气的灌输。除非是巅峰地仙,否则其他地仙和修士一旦将这天仙石内的仙灵之气抽入体内,最轻最轻也是浑身经络被撑爆,最终爆体而亡的下场。

    将这块天仙石在手掂量了一下,殷血歌很大方的一挥手,顿时整整一千万块天仙石宛如雨点一样飞出,很是均衡的给了随行的所有仙人、修士一人分发了数十块。而那些实力强大的天仙级的仙官和仙将,殷血歌则是格外给他们多添了一份。

    殷血歌朗声喝道:“诸位,还不向赵府令致谢?虽然他莽撞了一点,害死了我们三千骨肉兄弟,但是起码他赔偿了这么多的天仙石,大家也算是都发了一笔不是?赶紧谢过赵府令,然后我们继续赶路。”

    殷血歌带来的这些仙人、修士闻声顿时嘻嘻哈哈的,同时向着远处的赵天德唱了一个肥喏,整齐划一的大声叫道:“多谢赵府令厚赐。”

    赵天德的身体微微一晃,他慢慢的举起袖,将自己脸上厚厚的万年玉芝膏抹得干干净净,露出了一张完美无瑕光洁明净犹如白玉的面颊来。他笑着向殷血歌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得罪,得罪,失礼,失礼。”

    殷血歌笑着向赵天德拱了拱手,淡然道:“无妨,无妨,事情已经过去了。”

    两人隔着百里虚空,远远的相互望了一眼,然后赵天德一声不吭的挥了挥手,他麾下仙军当即偃旗息鼓,乖乖的回到了队伍。他的朝贡队伍也不奏乐,也不喝道,就这么乖乖的一言不发的腾云驾雾,向着圊云州的方向走去。

    “这么能忍。”殷血歌幽幽叹了一口气:“你们说,他是幕后主使呢,还是真的来看热闹的?”

    血鹦鹉的两个小眼睛内凶光闪烁,他扭动着越发肥硕的身躯,咬牙切齿的咕哝道:“管他是幕后主使还是来看热闹的,反正都该死。弄死他,一了百了。这小,现在肯定满脑都是鬼主意要报复鸟爷我。”

    轻轻的冷哼了一声,殷血歌看了看下面被刚才的一场大战打碎了一个角落的城池,向着幽泉看了一眼。

    幽泉从袖里掏出了一个乾坤袋,将那乾坤袋丢给了依旧跪在一旁不敢出声的城主。幽泉语声清冽的柔声说道:“城主大人,这事情是我们连累了你,这些东西,拿去修补城池吧。”

    那城主呆了呆,然后诚惶诚恐的向殷血歌连连磕头。对这城主而言,刚才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一场滔天大祸,但是他居然轻轻松松的就从这件事情里面脱开身去,甚至还得到了一笔仙石作为重修城池的费用,这简直是他做梦都没能想到的好事。

    仙庭的那些上官,他们何曾这么容易说话?

    数百名被那尸傀仙打伤的仙兵仙将已经被救了回来,他们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伤,损失了一些精血而已。服用了治伤的灵丹仙药,伤势已经无碍。殷血歌又给他们重重的打赏了一笔天仙石,换来了这些仙兵仙将由衷的死命报效的誓言。

    庞大的朝贡队伍继续向圊云州的方向行去。

    领队的驿丞这一次越发的恭谨,殷血歌麾下的仙兵仙将乍一看去和圊云州的仙军没什么两样,但是人家的家底一亮出来,那真的会吓死人。这些驿丞做的都是迎来送往的事情,他们的眼力劲极高,一眼就看出殷血歌绝对是在仙庭有大靠山大后台的人物。

    这种大人物,他们平日里巴结都还巴结不上,哪里还敢在他面前放肆?

    接下来的路程走的是平平安安,除开殷血歌和他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没人注意到金一已经消失不见。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向前行进了半个月的时间,前方一座方圆数千万里的巨型湖泊边,一座儿规模惊人的城池赫然在望。圊云州的州府到了,眼前这座城池名曰圊云城,正是圊云州的州城所在。

    远远近近的,可以看到有数十支规模巨大的队伍正在向圊云城前进。殷血歌的视力极佳,隔着数百里地,他已经看清了那些队伍一面面大旗上的标志。这些队伍,同样是来自于圊云州治下的各处仙府,大家都是来给圊云州朝贡纳税,顺便参加圊云州令爱的满月酒宴而来。

    圊云城的上空,被人施展**力聚集了大片的祥云。金色的阳光洒在祥云上,反射出了瑰丽夺目的七彩光虹,那些云烟变幻,犹如云龙飞舞,看上去美丽到了极点。

    圊云城的数十个城门上,都有仙官仙吏站在云头上迎接各方队伍,随着众人到来的先后秩序,一支又一支的朝贡队伍被迎进了圊云城,安排在了城内专门的驿馆住了下来。

    圊云城的规模极大,方圆有数万里之巨,八百支人数从数十万到百万不等的朝贡队伍,轻轻松松的就被安置了下来。而且各个驿馆内的空间还很是巨大,几乎就和凡俗的一座城池没什么两样。

    有专门的仙吏和仆役招呼前来朝贡的仙府队伍,一阵忙碌之后,玄天府的所有人都安顿了下来。还有七天才是正经的朝贡大典,到时候又是一顿繁缛节的仪式。

    殷血歌洗刷了一下身上的风尘,更换了一套便服之后,刚刚从盻珞的手上接过一碗香茶,一抹人影突然从他身边冒了出来,被他派出去跟踪赵天德的金一回来了。

    “赵天德并非主谋。”金一淡然道:“此人气量狭小,爱看人出丑,从别人嘴里听说有人要对付主上,所以他特意叫人引路来看主上的热闹。唯独他没想到,主上会反将了他一军。”

    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香茶,殷血歌眯起了眼睛:“哦?他有说怎么报复我们么?”

    平白无故的被殷血歌仗着军势敲诈了三千万天仙石,就算赵天德这些年来爆发了一笔,这笔损失依旧会让他肉痛。殷血歌可不信,这家伙会这么轻松的放过这件事情。

    “有说。”金一淡然道:“他已经派人花费重金去买通那些散修魔仙,要他们去玄天府的地盘上捣乱。”

    买通散修魔仙去捣乱?殷血歌晒然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小腹丹田的位置。你们要来,那就来吧,正好一锅端了,血海之还能多添几个鬼将。

    紧接着,金一又说道:“赵天德在他心腹面前破口大骂一个叫做‘崇元’的人,听他的话说,这些事情都是崇元一手安排下来的。玄天府上任府令岩延之,是崇元的师侄。岩延之战死,主上凭空冒出接替了他的职司,这让崇元大为不满。”

    “崇元?”殷血歌沉默了一阵,从袖里掏出了圊云州一应大小仙府衙门所有官员的名册来。

    他很快就找到了崇元的名字:

    崇元,华宗门人,金仙一品修为,任职——圊云州监察司正司令。(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