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喷你一脸(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九章 喷你一脸(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殷血歌的脸色阴沉,一股恼火直冲脑门。

    这分明是有人针对他做下的手脚,眼前这魔龙双眸浑浊无神,分明是被人抹杀了灵智,用奇药刺激得凶性大发只知道杀戮。在他的朝贡队伍经过的时候,有人控制这魔龙袭击自己的云辇,摆明了是要给自己一个好看。

    魔龙喷出的毒焰带着刺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殷血歌看着那毒焰,只能无奈的身形一转,带着幽泉和盻珞避开了毒焰的锋芒。这头魔龙虽然失去了灵智,但是他的实力丝毫没有折损,反而因为凶残本性发作的关系,杀伤力变得更加巨大。

    从纯粹的实力上来说,殷血歌可以对抗下阶乃至阶的地仙,但是这头魔龙可是相当于高阶天仙的实力,殷血歌如果和他硬碰硬,只是给自己找难看。

    漆黑的魔焰擦着殷血歌的身体喷了过去,毒焰冲上高空,然后爆炸开来,变成无数拳头大小的火球向着下方坠落。魔龙的身体扭动,一边喷吐浓烟毒焰,一边挥动爪向殷血歌一巴掌拍下。

    玄天府的仙兵仙将终于反应过来,一道仙光冲天而起,化为一片光幕将整个队伍包裹起来。点点黑色的火球坠落在仙光上不断发出沉闷的爆炸声,黑色的火焰被仙光不断吞噬,发出‘嗤嗤’巨响。

    八尊黄巾力士大吼一声,他们双手挥动,八张天庭特制的天罗地网带起大片金光喷出,牢牢地扣在了魔龙的身上。天罗地网上无数雷霆组成的仙剧烈的跳动着,电光轰击着魔龙的身体,让魔龙剧烈的扭动着,不断发出高亢的惨嚎声。

    “孽障,死来。”一名品巅峰实力的仙将怒啸一声,他骑乘一头蛟龙腾云而来,手一杆亮银枪带起一道寒光狠狠刺进了魔龙的眉心。一声闷响,魔龙的脑袋炸成了粉碎,随后一股可怕的气息在魔龙的体内喷薄而出。

    殷血歌的眉头一挑,他厉声喝道:“这厮要自爆龙丹,速速退开。”

    大喝声,殷血歌掏出了厚厚的一叠天仙符就准备砸向魔龙的尸体。但是另外几尊玄天府仙将已经冲了过来,他们挥动长刀大剑三两下劈开了魔龙的身体,将一颗水缸大小的龙丹挖了出来。

    几个仙将联手,连续打了几道仙印上去,又掏了三张仙符贴在了龙丹上。已经开始急骤膨胀的龙丹终于停止了变化,体积也缓缓的压缩回去。

    殷血歌骤然松了一口气,他正要开口说话,漆黑如墨的龙丹内一道金光闪过,那龙丹里面居然藏了一道仙符。而这张仙符猛烈的爆炸开,将龙丹表面的封印仙符和仙印炸得粉碎。刚刚平息下来的龙丹骤然膨胀到水缸大小,眼看着这颗魔龙丹就要爆开。

    龙丹几乎储藏了一头魔龙七成的龙元,一头相当于高阶天仙的魔龙,他的龙丹爆炸,方圆千里内的一切都会被彻底夷平。殷血歌的朝贡队伍,还有下方那数百万人口的城池,这一切都得随之化为灰烬。

    殷血歌怒啸:“好狠的手段。”

    手上灵符逐一亮起,殷血歌正要用仙符将这龙丹封印下来,血鹦鹉突然张开嘴,黑红二色魔光喷出,望着龙丹上一扫,正要爆开的龙丹突然一滞,血鹦鹉张开嘴就将那龙丹吞了下去。

    一声闷响,血鹦鹉的肚皮略微膨胀了一下,他的嘴里喷出一股淡淡的黑烟,然后打了个心满意足的饱嗝:“欸,可算是吃饱了一顿,嗯,不出意外,三个月内,鸟爷铁定是地仙的修为了。”

    殷血歌的嘴角剧烈的抽搐了一下,这家伙吞掉了一颗高阶天仙级的魔龙丹,居然只能让他提升到地仙的修为?其他多余的庞大龙元都去了哪里?这家伙的肚皮是无底洞不成?

    只不过,血鹦鹉这次真的是立下了大功。殷血歌赞赏的抚摸了一把血鹦鹉的羽毛,然后掏出了一颗‘三转血精丹’丢给了血鹦鹉,让他服了下去。血鹦鹉再次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欣欣然的闭上了眼睛蹲在殷血歌的肩膀上养神。

    这三转血精丹是实实在在的仙丹,而且是要高阶的天仙才能炼制出的大补精血本源的仙丹。寻常十八颗血精丹熔炼,才能得到一颗二转血精丹,再来十八颗二转血精丹同炉炼制,还要融入巨龙体内精血,才能得到一颗三转血精丹。

    就算是巅峰天仙被人放干了全部的精血,一颗三转血精丹都能让他补满精血,变得生龙活虎。由此可见这三转血精丹的药力有多强,血鹦鹉哪里有不满足的道理?

    一道道流云急速的向这边飞来,下方城池的城主和一众大小仙官仙吏诚惶诚恐的迎了上来,眼眶通红的城主哆哆嗦嗦的跪在了云头上,向着殷血歌连连磕头。

    “府令大人,府令大人,是下官无能,是下官失察,才让那些胆大妄为的贼惊了您的大驾。下官,下官……”这城主抬起头来,眼眶里两行热泪滚滚流下,他飞快的从袖里掏出了一枚乾坤仙戒,小心翼翼的捧在了手上:“些许小意思,给府令大人压惊!”

    悬空寺的一众僧众,一飘然走了出来,她袖一挥,不动声色的将那乾坤仙戒卷入了袖里。她目光清冷的看着那城主,淡然道:“无能,你果然够无能的;失察么,倒是未必。这事情是你倒霉,被卷了进来,先自己想想看,最近你有没有得罪什么大人物吧。”

    吓得颠三倒四神智混乱的城主瞳孔神光骤然一凝,他抬头看着一,小心翼翼的问道:“还请大师指点?”

    一点了点头,淡然道:“琢磨一下,你手下这些人当,谁能瞒着你,布下这么一个局。那栋宅院是谁的?最近是否过户给人别人?是谁买下的?是谁出的面?圊云州的城池,各种防御禁制齐全,一头魔龙不可能不惊动人的送入城来,除开你,谁能开启城防?”

    城主的眸里一缕凶光闪过,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向自己身后的两个副手望了过去。两个副手的脸色骤然一变,明显变得很不自然,身体下意识的扭动了几下。

    殷血歌冷哼了一声,厉声喝道:“一大师,将那两个混蛋替我拿下!”

    一边大喝下令,殷血歌一边在心里暗自赞叹,这一果然厉害,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分解得清清楚楚。而且她的话说得很在理,这城主只是倒霉,被卷进了这件事情,实际上这城主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胆,在自家的地盘上设下这样的陷阱算计堂堂一府正印令官?

    城主身后的两个副官同时化身仙光直冲高空,他们都是地仙七八品的修为,遁光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冲出了十几里外。

    一不动声色的看着急速遁逃的两道仙光,轻飘飘的开口道:“逃,继续逃,你们满门老小还要不要?”

    两条遁光骤然停了下来,两个身穿红色官袍的副官哆哆嗦嗦的悬浮在半空,他们逃又不敢逃,想要凑回来却又不敢凑回来,两人的脸孔扭曲,眸里尽是恐惧和绝望。

    殷血歌笑得很灿烂,他缓缓点头道:“谁让你们布下的这局,乖乖说出来,我还能保住……”

    话音未落,依旧是城内一座宅院内一道红光冲出,那是一颗拳头大小通体红色密布着无数银色蝌蚪的仙雷。这颗仙雷命了其一个副官,一声巨响后,一团直径数里的雷火炸开,将那一片虚空照得沸沸扬扬好似煮开的粥锅一般,尽是无数大大小小的雷浆泡在那里翻滚。

    “殛涾仙雷!”已经赶到殷血歌身边,小心护住他的几尊仙将同时轻呼了一声:“这是天仙突破到金仙境时才有的殛涾雷劫收取的雷火,制成的仙雷啊。”

    殷血歌的心骤然一沉,殛涾仙雷是巅峰天仙突破到金仙境时,收集的雷火之力炼成的仙雷。那是不是代表,这些算计他的人当,起码有一个金仙级的人物?

    殷血歌迅速的向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几个面容普通的仙吏望了过去。金一、金二、金三、金四,第一至尊留给他的十八尊金仙,他这次带出来了四个人。只不过殷血歌明确的告诉他们,除非自己碰到了生死危机,否则不许他们随意出手,所以他们四人刚才并没有任何动作。

    见到他们,殷血歌心又放了下来。不管幕后主使人是什么背景,圊云州令也不过是三品金仙而已,修为不过和金一他们平齐,殷血歌不信在圊云州他还会碰到危险。

    殛涾仙雷逐渐消散,两个逃窜的副官自然是被炸得尸骨无存。

    数百名仙兵仙将已经怒声呵斥着向那殛涾仙雷飞出的宅院冲杀了下去,但是他们刚刚冲到离地百多米的空,那座宅院已经无声无息的彻底风化。就好像瞬息间度过了千万年一样,那座宅院就在众人面前硬生生的枯朽、朽坏,最终变成了一地儿残砖碎瓦。

    一名周身黑气升腾,双眸血光闪烁的仙人站在残破不堪的院落里,他身上缠绕着密密麻麻的数百根拇指粗细的黑色锁链,左手反握着一柄血光缠绕的三亭大刀。

    望着冲杀下去的仙兵仙将,这仙人身体一抖,身上密密麻麻的数百条黑色锁链宛如无数触手翻卷而起,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着仙兵仙将们射了过去。

    这些仙兵仙将纷纷举起了左手,他们左手腕上扣着的护盾放出厚重的祥光挡在了前方。

    但是黑色的锁链犹如利剑,带着刺耳的啸声穿透了护盾放出的祥光,穿透了这些仙兵仙将的铠甲,同样穿透了他们的身体。淡金色的鲜血飞溅,数百名仙兵仙将被串在了黑色的锁链上,他们发出痛苦的**声,那些黑色锁链疯狂的蠕动飞舞着,宛如吸血的水蛭,正不断的抽取他们体内的精血。

    “该死的,救人。”殷血歌气得眼珠都泛红了,他向着身边的几尊天仙品的仙将怒喝了一声。

    几尊仙将也是气得‘嗷嗷’大吼,听到殷血歌的怒吼声,他们丢下胯下坐骑,径直腾云驾雾向那仙人冲杀了过去。隔着数百米元,这些仙将整齐划一的左手一挥,数十道仙雷已经凌空劈了下去。

    周身黑气缠绕的仙人面无表情的抬头看向了当头落下的仙光,他周身黑气大盛,化为一片黑色的云霭向着各色仙雷迎了上来。仙雷在黑雾炸开,炸得黑色的云霭支离破碎。仙雷的余势未消,带着刺目的光芒狠狠的劈在了那个仙人的身上。

    数百根黑色的锁链被劈得稀烂,那仙人的身体也被炸开了好几条深可及骨的伤口,甚至他的胸腹部位都被炸开,露出了里面黑漆漆一片的内脏。这仙人痛苦的**着,他双手紧握三亭大刀,脚下一片黑气冲出,托着他向天空的几尊仙将迎了上来。

    “是尸傀仙。”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殷血歌身边,她皱着眉头冷声道:“将仙人杀死,将他仙魂打碎后封印在仙体内,然后以秘法埋葬在死气浓郁的藏尸地,炼制最少一万八千年,就能成就尸傀仙。”

    “有什么用?”殷血歌好奇的看着一。

    “最好的杀手。”一厌恶的看着那挥动大刀和几个仙将打成一团的尸傀仙:“不知道害怕,不知道疼痛,死战不退,身躯坚如金刚,更兼力大无穷,极其难对付。而且他们体内蕴藏剧毒,被他们的血液碰触到就会有**烦。”

    几尊仙将都是天仙品的修为,他们围困着尸傀仙一通乱打,直打得尸傀仙身上血肉横飞。大量黑漆漆的污血烂肉坠落地面,一滴黑血就能将方圆数丈的地面腐蚀出一个大窟窿。

    黑气从那些血肉不断的渗出来,迅速向着四周扩散开。

    殷血歌厉声喝道:“控制毒气,不能祸害了城内的平民。”

    悬空寺的八百和尚急忙出手,他们远远的放出一道道佛光和那黑气斗在一起,黑气和佛光一碰就发出刺耳的‘嗤嗤’声,然后慢慢的燃烧起来,逐渐放出宛如彩虹的光芒。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阵鼓号喧天,一支浩浩荡荡足足有百万人上下的队伍急速飞来。一名身穿紫色仙袍,双手将玉芴抱在胸前的仙官长须飘舞走在队伍的最前方,隔着远远的慢条斯理的笑道:“这里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热闹啊?”

    “哎?尸傀仙?”那仙官惊讶的叫了一声,他手上玉芴一抖,一道金色明霞从玉芴上喷薄而出,隔着百多里地狠狠的撞在了那尸傀仙身上。就好似一块大石头砸在了一个鸡蛋上,那尸傀仙的身体轰然炸开,无数毒血、碎肉带着滚滚毒气向着四周疯狂扩散。

    “该死的,你故意添乱么?”殷血歌气得怒吼起来。

    那仙官举起袖遮住了半张面孔,不阴不阳的怪叫了一声:“哎呀,是本官的错,是本官失手了。想不到这尸傀仙的体内,居然有如此浓烈的毒气。哎呀呀,这是谁炼制的歹毒物事?怎么如斯厉害?”

    正蹲在殷血歌肩膀上养神的血鹦鹉突然睁开眼睛,他张开嘴,黑红二色魔光喷出,稳稳的罩在了那一团急速扩散的毒气上,然后张嘴一吸,巨量的毒气被他一口吸进了肚皮里。

    下一瞬间,毒气在血鹦鹉的肚里打了个转儿,就被血鹦鹉重新喷了出来。

    血鹦鹉尖声尖气的教导:“哎呀呀,是鸟爷的错,是鸟爷失手了。想不到这毒气居然如此歹毒,鸟爷都承受不住这道毒气啊。哎呀呀,这是谁炼制的歹毒物事?鸟爷差点腹泻了。”

    被血鹦鹉吞下去的毒气,只是黑色的粘稠毒气,但是被血鹦鹉吐出来的毒气,那已经不是毒气,而是一条亮晶晶宛如黑色水晶雕成的毒线。长达数十里的黑色毒线宛如一柄飞剑,带着刺耳的啸声向那仙光当面刺了过去,在空气带起了一道刺鼻的腥臭味道。

    那仙官怒视血鹦鹉,他大袖一挥,一团青红二色交织的仙火喷出,化为一面火盾挡在了面前。

    他冷声笑道:“区区毒气,有什么可怕的?想要让本官难看,也不看看有没有这个底气!”

    殷血歌眯起了眼睛,这仙官的身家很丰厚么,那青红二色交织的仙火,分明是仙界天地灵火排行榜上,可以排进前三千位的‘两仪太玄天火’。这种仙火性质稳定,纯净无比,最擅长对付各种毒焰毒瘴,是一切毒虫毒兽最大的克星。

    “有备而来么?”殷血歌眯着眼,看着那个和自己身上的袍服制式完全一样的仙官。

    血鹦鹉喷出的毒线狠狠的撞在了两仪太玄天火凝成的火盾上,就听得‘嗤嗤’声不绝于耳,长长的毒线不断的在火盾上被烧成一缕青烟飘散。

    那仙官得意的连连冷笑,但是他刚刚笑了几声,毒线几点淡红色的液体突然喷出,就听得‘嗤嗤’声大作,他的火盾居然被那几点不起眼的淡红色液体打穿,这些液汁直接喷到了他的脸上。

    就好像一碗冷水被倒进了沸腾的油锅,伴随着刺耳的‘嗤啦’声,仙官的面皮上突然冒出了无数的水泡,这些水泡急速的溃烂,仙官本来端端正正的一张仙人面孔,眨眼间就变得和恶鬼一般。

    “你的尿?”殷血歌有点惊悚的看着血鹦鹉。

    “从嘴里,顺手喷了几滴。”血鹦鹉很有点赧然的看着殷血歌:“我们是魔物嘛,就别太讲究了,喷他一脸尿水,这也是可以做到的。”

    盻珞和幽泉同时捂住了小嘴,下意识的倒退了几步远离了这个嘴里**的血鹦鹉。(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