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袭击(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八章 袭击(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继续恳请大家投下可爱的保底月票!

    今天会争取一万五千到一万千字更新的!

    圊云州是玄天府的上一级仙府,治下和玄天府规模相当甚至更大的仙府达八百之众。

    茫茫星空,三百十颗直径超过百亿里的修士星球循着一个奇妙的轨迹,围绕着一块硕大无朋的大陆转动。这块大陆大体成圆形,四周的所有修士星球加在一起,也不过是他百分之一大小,由此可见这块大陆的巨大。

    除开那些巨大的星球,在这块大陆周边,还飘浮着一些小巧的仙山。这些仙山不过千八百里方圆,上面有山有水,风景秀美,灵气充沛,而且修建了大量的宫殿楼阁。

    这些仙山一共有八百座,每一座仙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矗立着一座高大的牌坊,上面的匾额上用仙界蝌蚪仙书写了‘玄天府’、‘玄策府’、‘玄机府’等字样。

    圊云州治下有八百仙府,这里就有八百座仙山飘浮在陆块的上空。

    在最边缘的一座仙山上,一座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突然喷出一道夺目的金色烟霞,滚滚祥云向着四周扩散开,站在直径百里的仙阵四周的数十名仙吏急忙鞠躬行礼。

    就听得低沉的鼓号声响起,三万仙兵仙将骑着蛟龙、天马一类坐骑从仙阵冲出,迅速在四周展开了阵势。随后香烟滚滚瑞气升腾,一对一对的童男童女手持香炉、宫灯等仪仗,一步步的从仙阵走了出来。

    这些童男童女足足有三千百人之众,一个个生得粉嫩粉搓犹如银娃娃一般。他们脚下都踏着一块儿小小的白云,他们每一步走出,身形都向前飘行数百丈远,恰恰能跟上那些蛟龙和天马的速度。

    在这些童男童女身后,数千身材高大的黄巾力士身穿重甲,举着各色旗帜、长幡、云盖等物大步走出。其很多黄巾力士的身边都跟着一头驯服的狰狞妖兽,或者猛虎,或者长蛇,或者蛟龙,或者猛犸巨兽,这些妖兽一个个磨牙吐气,眸里寒光四射,看上去煞是吓人。

    黄巾力士之后,伴随着低沉的诵经声,八百悬空寺的僧人穿着华美的僧袍袈裟,放出道道佛光照亮了半边天空,缓步从仙阵走了出来。

    在悬空寺的僧众后面,是来自琼雪崖八百女修,她们一个个生得面容秀美、却又冷若冰霜让人难以亲近。领队的洛雪华顾盼之间双眸神光犹如刀锋,让人望而生畏。尤其她周身弥漫着一层无形的寒气罡劲,更让她凭空多了几份威势。

    再后面就是来自玄天府众多仙门、家族的天仙高手,他们身穿各色华服,一个个趾高气扬的踏着云团或者骑着各色仙禽坐骑飘然而出。这些天仙都是七品、八品、品的道行,数量足足有上万之众。

    在这些天仙之后,又是数万黄巾力士。这些黄巾力士腰间扎着红色的腰带,光着上半身,呼喝声犹如雷鸣一般,两两一对的扛着巨大的担缓步走出。这些担上堆积如山的,尽是各种宝珠、美玉、精金、玳瑁等物,而且尽是凡间见不到的珍稀之物,比如说那些宝珠,体积最小的也有箩筐大小。

    除开这些奢华富贵之物,黄巾力士们扛出来的,更多是各种修炼资源。

    比如说各种提炼精纯的珍稀金属矿物,各种罕见的灵药灵草,极品的仙石等等。尤其是那些巴掌大小,按照制式规格打磨得工工整整的极品仙石,起码在百亿块以上。这些极品仙石绝大部分都装在了专门的储物法宝内,只有一小部分摆放了出来,让那些黄巾力士扛着前进。

    这也是仙庭朝贡的潜规则,必须将各色贡品都摆出一些样品放在外面,以显示仙庭的富足和威严。

    偌大一个玄天府,治下有修士星球过十万,三百十年才向圊云州朝贡一次,可想而知需要的朝贡之物是一笔多么巨大的惊天财富。那百亿块极品仙石,不过是玄天府这次缴纳的朝贡之物当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罢了。

    在这些黄巾力士走出之后,又是十万名容貌秀丽的女修穿着清一色的淡水色宫裙走了出来。她们和那些扛着巨大的小山一般担的黄巾力士不同,她们只是双手捧着各色美玉制成的玉盘,上面摆放着一些体积小巧但是格外珍贵的贡品。

    比如说百万年石钟乳酝酿出的几滴地脉灵髓,比如说百万年的天蜈脑袋里滋养出的一颗蜈珠,又比如三百万年火候的桃树精体内孕化的一块桃心木精,还比如矗立了亿万年之久的一座仙山山腹孕育而出的一块儿‘戊土道胎’。

    这些宝贝珍稀,罕见,体积小巧,但是对修仙之人有巨大的作用。

    尤其是那块戊土道胎,就算是对巅峰金仙突破到大罗境界都有很大的作用。这十万名女修手上捧着的各色贡品,换算成极品仙石的话,足够用仙石将一名金仙活活压死。

    随着这些女修走出来的,是一千二百名顶盔束甲,修为达到天仙境界的亲兵卫队。他们簇拥着一座用两条天龙拖拽的飞辇,慢慢的从仙阵走了出来。

    飞辇,殷血歌穿着玄天府令的官府,腰间挂着玉牌仙印,手上捧着上朝的玉芴,犹如木雕泥胎一样端坐在飞辇上,愁眉苦脸的看着外面浩浩荡荡的队伍。

    在飞辇的后面,又是三千百名牛高马大的黄巾力士,再后面是十万名仙兵仙将紧随其后。在这些殿后的仙兵仙将后面,还有数量众多的来自玄天府各仙宗和大家族的修士,他们是特意随着玄天府的进贡队伍,来向圊云州的州令大人‘乐输’的。

    所谓‘乐输’,这是比较雅的说法。换句话说,就是这些仙宗和家族的修士,他们借着玄天府大张旗鼓来朝贡的机会,也顺便来圊云州拉拉关系,送点土特产。更直白的话就是,这些仙宗和家族,他们是在玄天府正式的朝贡份额之外,给圊云州的大小官吏送上一笔丰厚的‘献金’。

    这些仙宗和家族的修士们,他们‘乐输’的各种‘土特产’,其有一大半直接来自于玄天府的府库。但是玄天府是不可能堂而皇之的给上层仙府的官员们送礼的,这是仙庭严令禁止的行为。

    但是仙庭只能管住玄天府不给上级官员送礼,你管不住玄天府治下的那些仙人和修士‘乐输’啊?

    所以玄天府的土特产就换了一个方式,堂而皇之的送进了圊云州大小仙官仙吏的库房,而玄天府的府令大人,自然也就在圊云州的上官们心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未来有升官动迁的机会,自然就不会有人在里面捣乱了。而这三百十年一次的朝贡,玄天府自然也能获得极上等的评价。

    “真黑暗,真腐烂,真虚伪,真假道学。”血鹦鹉趴在殷血歌的官帽顶上,不屑的看着云辇外浩浩荡荡的朝贡队伍:“在幽冥界,上面的鬼帝魔尊想要什么东西,直接伸手向下面的小城主讨要,谁敢不给,直接灭门。仙庭居然还搞什么‘乐输’!”

    重重的啐了一口,血鹦鹉讥嘲道:“做了婊-,就得脱裤。还非要修一座牌坊给遮挡一下,哎,你们仙人啊,就是一群伪君。”

    殷血歌正襟危坐了好一阵,他觉得腰杆生痛,听了血鹦鹉的抱怨,他干脆将玉芴往身边一丢,歪歪斜斜的靠在了宝座上,用力的捶了捶腰杆。

    “我也说了,这些朝贡的物品,用一百个乾坤仙戒也装下了,我们三五个人用传送仙阵赶来圊云州,把东西交上去就算了事。”殷血歌很惆怅的看着外面的朝贡队伍:“但是,这关系着仙庭的威严,必须要宣示出仙庭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盛况,必须得闹这么大的场面啊。”

    说实话,当那几个精通仙庭各色礼仪的仙官,向殷血歌解释了朝贡队伍最起码的组成后,殷血歌觉得心痛。别的不说,这数十万规模的朝贡队伍,吃喝拉撒都是一大笔开销,更不要说从玄天府直接传送到圊云州,这传送仙阵的花费就是一笔天数字的仙石。

    只不过,仙庭家大业大,这点消耗自然不放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帝仙尊的心上。仙庭制定了严格的礼仪规格,下面的这些仙府,自然就得按照这规格来办事,不然辱没了仙庭的威严,这可是一条重罪。

    前方加一片仙光荡漾,数百头硕大的仙鹤驮着一众仙官仙吏向这边迎了过来。

    一名身穿红色仙袍的仙官远远的就向这边大声喝道:“下官圊云州驿馆驿丞参见玄天府令大人,还请大人队伍,随下官前往州府所在,万万不可乱了步骤。”

    一道道仙光向着天空冲起,青色的仙光在虚空相互交错,在茫茫星空组成了一条宽达百里的通衢大道。这条大道从殷血歌等人传送出来的仙山一直延伸向了前方那巨大无朋的大陆,这条大道长达数千万里,一路上每隔百里,路边就矗立着一对儿手持香炉的童男童女。

    高空几头金灿灿的凤凰慢的飞过,凤凰的爪下抓着巨大的花篮,有仙女飞翔在花篮边,不断的将馨香扑鼻的仙花从高空抛撒下来。金色、玉色、紫色,五彩斑斓的仙花一碰到那青色仙光组成的大道,就立刻化为一缕香烟飘散,顿时虚空尽是清香弥漫。

    “起!”殷血歌有气无力的喝了一声。

    站在云辇外的一尊仙官已经纵起一道仙光向那驿丞迎了上去,他向驿丞拱手行了一礼,驿丞笑呵呵的还了一礼,随后两人宛如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紧握对方双手,很是热情的寒暄了几句不冷不热没什么营养的废话。

    就是这一握手的功夫,一枚乾坤仙戒已经顺理成章的塞进了那驿丞的袖里。

    驿丞笑得越发的灿烂了,他和身边的数百仙官仙吏同时大喝一声,数百头仙鹤腾空而起,顺着那条青色的大道就向着圊云州的仙府所在急速飞去。

    玄天府的朝贡队伍也是随着一声令下,紧随着那些驿丞向圊云州飞去。

    站在青色仙光凝成的大道两边,每隔百里就是一对儿手持香炉迎客的童男童女。玄天府的仙吏们已经有了准备,队伍每经过一对儿童男童女,都会有一个精巧的乾坤袋悄无声息的落进他们手上的香炉。

    于是这些童男童女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了起来。

    盻珞站在殷血歌身边,好奇的透过云辇的窗看着外面的动静。看到玄天府的仙吏们的小动作,盻珞不由得展颜一笑:“嘻嘻,如果是盻珞派人迎客,每隔三步就站上一对儿人,这岂不是能讨到好多的好东西?”

    那些乾坤袋里的东西不多,但是也不少,大致上就是足够一个金丹境修士顺利修炼到神游境巅峰所需的全部丹药、灵石,以及一套儿下品法宝级的装备。如果真的按照盻珞的说法,这长达数千万里的大道两边,每隔三步都排上一对儿童男童女,这花费可真不小。

    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盻珞的脑袋,殷血歌长叹道:“盻珞,如果以后让你掌管仙庭礼宾司的事情,下面的各层仙府肯定会被你把最后一点骨髓都给压榨出来。吃相不能太难看啊,这百里一对儿童男童女,已经是一笔大开销了。”

    幽泉则是从窗里探出头去,向着后方那座小巧的仙山望了一眼,然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难怪他们要将每一个仙府的传送仙阵都单独的开辟在一座仙山上,感情是还能这么捞好处。”

    殷血歌拍拍幽泉的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幽泉,这可不是捞好处,这是为了宣扬我们仙庭的赫赫天威。让那些地面上的黎民百姓都见识一下,看看我们仙庭到底是有多么风光。”

    数十万人组成的朝贡队伍绵延两百多里,带起一道道仙光横贯虚空。

    顺着青色大道的指引,殷血歌他们的朝贡队伍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才来到了圊云州所在的大陆腹心地带。随后在那驿丞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朝贡队伍向着州府所在,不紧不慢的飞了过去。

    队伍在离地不到千米的高度向前飞行,一路上可见无数巨大的城池,以及无数的村庄。朝贡队伍经过那些城池村庄时,地面上无数的平民百姓纷纷跪地叩拜,而那些修士和仙人也纷纷退避一旁,恭谨的向这边或者跪拜下去或者稽首行礼。

    甚至一些天仙级别的散修,他们也都是恭恭敬敬的远远的向朝贡队伍行礼,有些天仙原本在室内闭关修炼的,感受到朝贡队伍的经过,他们也特意的飞身而出迎住朝贡队伍行礼不迭。

    殷血歌不由得暗自点头,这就是仙庭的威严所在了。

    对凡人们而言,他们是仙人,他们是长生不老的神仙。对那些修士和仙人而言,他们高高在上,代表了整个仙界最正统、最强大的权威。

    他突然想起了第一至尊在鸿蒙本陆时说的那些话。

    ‘一个正统的身份’,果然,仙庭在仙界才是正统,一个正统的身份是如此的重要。

    再联想血海那些天仙、地仙和散仙转化成的鬼将,更是能显示出殷血歌如今拥有的正统身份,拥有的权势带来的好处。如果是殷血歌自己,他想要得到这么多的鬼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他是玄天府令,他只要一声令下,天牢的众多死囚就任他为所欲为。而他麾下的十几万修士星球,拥有的一切人力和物力都任凭他调用,这就是拥有正统身份带来的巨大好处。

    “或许,老爹说得那些话,还有点道理。”将血鹦鹉从头顶抓了下来,一边用手指关节将他的脑袋砸得‘碰碰’作响,殷血歌一边自言自语着。

    就在这时候,朝贡队伍正从一座巨大的城池上空飞过,城内的城主已经带着大小官员摆出了香案远远迎接行礼。但是一道惊天动地的魔气突然从一座宅邸冲出,一声巨响,那占地千余亩的巨大宅邸整个被炸飞,原地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洞,一道黑色的魔气直冲了上来。

    浓烈的魔气直接冲击在了殷血歌的云辇上,云辇剧烈的震荡着,放出一道道仙光抵挡魔气的侵蚀。

    还不等殷血歌身边的众多仙兵仙将和黄巾力士反应过来,一头通体漆黑,双眸血红的魔龙怒吼着冲出了那个地洞,拖拽着身上数十条手臂粗细的金色锁链,带着大片魔光黑炎一头撞向了殷血歌的云辇。

    这头魔龙的气息极其惊人,起码也是高阶天仙级的实力。殷血歌的云辇上各种防护禁制被这魔龙一头撞得粉碎,紧接着云辇本体也被那魔龙一头撞碎。

    殷血歌长啸一声,一把搂住了盻珞和幽泉冲天飞起。

    那魔龙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向着殷血歌拉车的两条飞龙吞了下去。

    ‘咔擦’一声,两声哀鸣,可怜玄天府蓄养的两条专门用来拉车的飞龙,就被那魔龙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圊云州的朝贡队伍,有多少个纪元没有出过纰漏了?

    尤其是这座城池的城主和一众官员,更是吓得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在他们的地盘上出现了这种事情,他们的后台靠山就算势力再大,也保不住他们的官职甚至是性命了。

    而那魔龙吞掉了两条飞龙后,通红的双眸骤然瞪向了殷血歌,张开嘴就是一道黑漆漆的毒焰喷吐而出。(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