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债主(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六章 债主(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时光匆匆,一年时间悄然过去。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琼雪崖一脉在洛雪华的带领下,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在玄天府直辖的巧云星立下了山门。这是一颗比两仪星大上百倍的巨型修士星球,更兼灵脉众多,天地灵气极其浓郁,甚至一些洞天福地内有品质不错的仙灵之气滋生。

    修士是无法利用仙灵之气的,只会被撑爆经络和丹田。

    但是对仙人而言,仙灵之气比仙石更加重要。普通的仙石蕴藏了不少的杂质,想要抽取其的仙灵之气很是困难,还会污染仙体。而天地自然滋生的仙灵之气精纯无比,没有丝毫的杂质,可以直接用来增进修为。

    有了古神尸,有了道则烙印,更有了巧云星为山门,琼雪崖的崛起不会太久。

    在这一年内,殷血歌也很是下手从琼雪崖挖了一批人才,让他们加入了玄天府。比如说殷血歌名义上的师尊秀秀,好战如狂的他就被殷血歌认命为玄天府的行军司马。秀秀的几个门人,尤其是宣勇那样的彪猛汉,则是成了玄天府军的高级将领。

    甚至风刀霜剑四位长老,都被殷血歌死皮赖脸的请出山,让她们担任了玄天府的政务执事。

    虽然第一至尊留下的那些人都忠心耿耿,但是毕竟和殷血歌隔着一层。还是这些琼雪崖的门人,他们实力虽然不高,但是和殷血歌有一份交情在,用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

    一年时间过去,玄天府的一切都上了正轨。

    玄天峰下新设的天牢,那些在神人入侵的时候投靠了神人的囚犯们,此刻又将囚牢塞得满满的。殷血歌站在天牢的刑房内,几尊黄巾力士正抓住了一个面容清秀的罪囚,将他牢牢的按在地上。

    “惜花公罗秋水。”殷血歌翻着手上的案卷:“掳掠yn-辱数十万女修,所有女修都被你吸干精气而亡?原本已经定下了斩仙台上吃那千刀万剐之刑,遭逢神人入侵,又投靠神人,短短数月,被你凌虐而死的女修、民女……多达三万。”

    四肢关节和丹田、眉心都被金色长钉穿进去,禁锢了全部法力和仙魂的罗秋水哆哆嗦嗦的看着殷血歌,宛如杀猪一样尖叫着:“大人饶命,府令大人饶命。我,我知道一金仙遗留的秘府,只是没有实力进去,如果大人开恩,我愿意……”

    不容罗秋水将话说完,殷血歌已经轻轻的挥了一下手。

    一尊黄巾力士走过去,一刀将罗秋水的脑袋砍了下来。殷血歌张口喷出一片血海,亿万鬼卒一涌而出,将罗秋水的仙魂和他的仙体强行拉入了血海。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嘶声惨嚎的罗秋水仙魂通体变成了赤红色,他跪在血海,向殷血歌虔诚的顶礼膜拜起来。

    在两仪星斩杀了乔仙姥和镜花先生,殷血歌立刻感受到了巨大的好处。

    血海的所有鬼卒他们修炼的时候,他们得到的一部分血元都会反馈给殷血歌壮大他的血海,滋养他的**。乔仙姥和镜花先生乃是下阶地仙,他们一次吞吐的天地灵气就比得上平常数千万的鬼卒数日苦修的份量,得到了这两尊堪称鬼将的帮助,殷血歌修炼的速度更快了。

    所以等琼雪崖的新山门彻底安定了下来,殷血歌就将主意打到了那些被重新送回天牢的仙人身上。

    数十万穷凶极恶的囚犯,其一小半是散仙和地仙,更有极少数的天仙,其他的够资格被关押在玄天峰天牢的囚犯,基本上都是三劫三难境甚至是不离境的大能。至于说普通的金丹、元婴修士,他们连关进这个天牢的资格都没有。

    仙庭有仙庭的规矩,并不是某个判了死罪的仙人会被立刻行刑。仙庭规定,下层的仙府对仙人定下死罪后,都要将案卷上交给上级仙府严格审核,等死刑判决通过之后,每隔一万两千百十年,仙庭才会挑下一个好日,仙庭各层仙府集体祭起屠刀斩杀放下死罪的仙人。

    也正是如此,玄天府的天牢,才给殷血歌留下了这么多犯下了死罪的‘好材料’。如此多修为高深的天仙、地仙和散仙,就成了殷血歌血海的最佳补品。

    一个多月来,殷血歌的血海已经多了一百天仙,近千的地仙,其他的散仙大能更有数千之众。但是殷血歌可不是为了自己的修为而肆意胡为,被他强行转化为血海鬼卒的,全部是他的上任府令裁定死罪的恶徒。

    刚刚的罗秋水就是如此,堂堂品地仙,却最喜女色,被他祸害的女修、女仙,乃至是凡人民女,落到他手就没有一个能侥幸存活的。他的一身修为,都是被他火海的那些可怜女全身精气堆砌而成,这样的人殷血歌杀起来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下一个。”殷血歌沉沉的哼了一声。

    几尊黄巾力士应诺了一声,当即从刑房外抓来了一个身高三米开外,通体金光流荡的魁伟和尚。殷血歌翻动案卷,惊讶的挑了挑眉头:“渡苦和尚,悬空寺的僧人?”

    渡苦和尚双目圆睁怒视殷血歌,他厉声吼道:“狗官,放开佛爷。众生皆苦,佛爷将他们碾成灰烬,乃是救苦救难的大慈悲、大功德,你们将佛爷囚禁起来,你们这就是逆天而行。”

    案卷上记载分明,渡苦和尚修炼悬空寺大解脱经,却走火入魔,从佛门高僧变成了杀人无数的魔头。他闯进峤琰域金岩星,将金岩星当地最大的仙门自上而下屠戮一空,随后他见人就杀,以他七品地仙的实力,一击之下可以灭绝方圆百里的所有凡人,金岩星整整一块大陆的亿万凡人被他杀得干干净净。

    滔天血气引起了玄天府监察司巡察仙吏的注意,这才由玄天府勒令悬空寺派出高手,将渡苦和尚生擒活捉。岩延之对渡苦的判决是天雷轰顶彻底灭杀的重刑,只是还没来得急行刑神人就侵入了玄天大陆。

    “杀人的感觉不错哦?”殷血歌挑了挑眼角。

    “痛快。”渡苦和尚‘呵呵’笑了起来,他神采飞扬的看着殷血歌笑道:“尤其是那些凡人,一巴掌下去拍死一大片,一座城的所有凡人也只要一巴掌,痛快,非常痛快。”

    “我让你也痛快痛快。”殷血歌笑得很灿烂,他向一尊黄巾力士挥了挥手,当即那黄巾力士就抡起一根沉甸甸的铁杖,对着渡苦狠狠的砸了下去。

    渡苦和尚佛门金身造诣极高,铁杖打在他身上发出‘隆隆’巨响,直打得渡苦和尚‘嗷嗷’惨叫。那黄巾力士面无表情的对着渡苦和尚连砸数万杖,硬生生将他打得和一块儿肉饼一般,殷血歌这才放开血海,将渡苦和尚的舍利吞了下去。

    如此施为,又连续收服了好些个犯了死罪的仙人,殷血歌终于感到了疲乏。收服这些仙人可不是轻松的事情,对血海的消耗也极大,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殷血歌正准备休息一下,一员仙吏已经悄然无声的走进了刑房。

    恭恭敬敬的向殷血歌行了一礼,这仙吏躬身道:“府令大人,有客拜访。”

    看了仙吏一眼,殷血歌问道:“谁?”

    仙吏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很是恭谨的说道:“那人言行无状,还请府令大人饶恕属下的罪过才是。她,自称是府令大人的债主,还说府令大人如果不去见她,就要打进来了。”

    “打进来?”殷血歌诧异的看着那仙吏,在玄天府的地盘上,敢说这种话的人,还真少见。尤其是债主这个词儿,他什么时候欠过别人的债啊?

    仔细的想了好一阵,依旧想不清这个莫名的债主是谁,殷血歌皱了皱眉眉头,当即走出了刑房。身形几个闪动,血光影遁施展开来,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殷血歌就来到了玄天府的正门前。

    一手里捏着一串儿用舍利串成的佛珠,正好整以暇的站在玄天府门外的广场上,眯着眼看着玄天府正门上的匾额。近百名仙兵仙将成半弧形将她围了起来,几尊仙将周身霞光升腾,显然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这些仙兵仙将都觉得荒唐,一找上门来,口口声声自己是殷血歌的债主。但是堂堂玄天府令,坐拥数百仙域的庞大资源,且不说仙庭每年的俸禄如何,单单下面那些仙门和大小家族的孝敬就是一个天数字。这样的人,会欠债?

    怎么看一都是上门挑衅的架势,这些仙兵仙将没有直接出手将她擒拿下来,已经是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不好意思出手欺凌一个‘弱女’而已。

    见到一,殷血歌不由得脖一缩,下意识的就要转身离开。

    但是一已经看到了殷血歌,她顿时笑了起来,一对儿大眼睛弯得好似月芽儿一般,清冷秀美的她一笑,那几个仙将都有点看得愣住了。

    手上佛珠串一甩,一朗声喝道:“我佛慈悲,玄天府令大人,您跑什么?”

    殷血歌呆了呆,无奈的向一稽首行了一礼:“一大师,好久不见啊,哈哈哈,这快有两年了吧?嗯,剑拔弩张的干什么?一大师乃前辈高人,是本府令的贵客,还不收起兵器退开?”

    众仙兵仙将收起武器,恭声应诺了一声,然后退回了玄天府的正门两侧,昂首挺胸的矗立在那里。殷血歌满脸挂笑的迎出了大门,笑着向一连连稽首行礼:“一大师,哈哈哈,稀客,稀客,哈哈哈,难怪今儿早上就有一大群喜鹊在我屋前乱叫,感情是有贵客啊。”

    一笑得更加的甜美,她手上的佛珠串甩了又甩,眯着眼笑对殷血歌说道:“唉哟?一大群喜鹊?那还真是稀罕玩意。听说仙庭为了维持仙府威严,所有的仙府内都豢养了巡天大鹏鸟,那些野生的禽鸟根本不敢靠近仙府半步,那大群的喜鹊从何而来?”

    殷血歌的笑容骤然一僵,他回头向跟在身后的两个仙吏望了一眼,两个仙吏急忙点头。

    一个年老一点的仙吏低声说道:“府令大人,这位大师说得没错,仙庭各处仙府都有巡天大鹏鸟巡游虚空,那些凡俗禽鸟是不敢靠近半步的。只有那些仙鹤、青鸾、凤凰、孔雀之类的仙禽才能在仙府上空翱翔,以昭示仙府威严,点缀仙府气象。”

    干咳了一声,殷血歌无奈的向一摊开了手:“哈,一大师,让你见笑了。我刚刚上任,没想到这仙府内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请进,请进,我这里正好有极品的仙茶。”

    一双手把玩着佛珠,将佛珠转得好似风车儿一般带起了一重重白色残影。她四平八稳的走进了玄天府,一边走一边笑道:“一碗仙茶,除非能让我立地成就金仙道果,否则是没办法抵消我的债的。”

    殷血歌的笑容彻底僵硬了,他干声道:“债,嘿嘿,一大师,我欠你什么债啊?”

    一伸出一只手,先是比划了一个‘七’,然后比划了一个‘二’。她笑颜如花的看着殷血歌,很是温和的说道:“一轮回转世,有些徒众孝心可嘉,随着我一并轮回。这么些年了,我手上也就积攒了七十二个小尼姑,个个都是孝顺的乖孩。”

    轻轻一叹,一很是幽怨的看着殷血歌:“本来,她们都有成佛的潜力,最少最少,一个莲台菩萨的正果金身是逃不了的。可是现在可好,佛门只有护法的八部众,正儿八经成佛的妖族,还真没听说过。”

    蹲在殷血歌肩膀上的血鹦鹉‘嘎嘎’大笑了几声,然后扑腾着翅膀跑得无影无踪。他一边向高空疾飞,一边大声叫道:“那事儿犯了,东窗事发,哈,哈,哈!”

    殷血歌愁眉苦脸的看着一,过了半晌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悬空寺,丝毫自建立以来,就连一尊天仙级的金身罗汉都没出现过吧?您确定,您的门人都有成佛成菩萨的潜力?”

    一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嘴角更是高高的翘了起来,她一把抓住了殷血歌官袍的大袖,轻声笑道:“那是那些大秃驴、小秃驴无用,放着上好的佛门真传功法,硬是没人能参透那最后一步。可是我一可不是那些蠢和尚,我不惜舍弃一世一世的修为轮回百世,今生不成佛,我是不罢休的。”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一那张俏丽如花的面孔凑到了殷血歌的面前,轻柔的带着点香气的吐息直接喷到了殷血歌的脸上:“我曾经以女之身,七次成为悬空寺的主持,门下徒众何止亿万?但是亿万弟,精挑细选只留下了七十二人随我修行,你说她们的根基禀赋好不好?”

    “好!”殷血歌沉默了许久,瞪大了眼睛看着几乎和自己贴在一起的那张俏颜,干巴巴的苦笑着。

    “所以喽,她们起码也能是莲台菩萨的道果,这一点,我是笃定的。”一退后了一步,背起了双手,很是认真的看着殷血歌:“现在好了,她们变成了血妖。府令大人,您能否告诉我,一个血妖要如何才能继续修炼佛门神通而不把自己给玩死呢?”

    佛门神通擅长降妖除魔,一道佛光洒下,亿万妖众都要烧成青烟。

    让血妖修炼佛门神通?除非有传说佛宗圣地的那些逆天的宝物,为那七十二个倒霉的小尼姑洗经伐脉,将她们的血妖之体强行转化为真佛之躯,否则她们想要修炼佛门神通,无异于口渴的凡人灌下去一大碗浓硫酸,那纯粹是找死。

    无奈的举起了双手,殷血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大师,情急之下,我只是……”

    一笑得越发灿烂了,她柔声说道:“我不听解释,我只想问,这笔债,府令大人准备怎么还。”

    殷血歌皱着眉头,彻底的无奈了。七十二个小尼姑,单纯是七十二个小尼姑嘛,以他如今的权柄,玄天大陆上找根基禀赋极佳的小姑娘,花费一笔世俗的金银珠宝,买下她们后为她们剃度出家,也不是多难的事情。不要说七十二个,七十二万个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是这七十二个小尼姑,可是追随一轮回转世过的衣钵门人,可不是普通的小尼姑啊。

    苦笑一声,殷血歌无奈的看着一:“没法还。”

    一点了点头,她伸出手指捅了捅殷血歌的胸口,淡淡的说道:“那,府令大人欠我一个人情。顺便,给我悬空寺重新找个山门吧。弘法星还是略贫瘠了一些,听说琼雪崖如今的山门就很不错嘛。”

    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很好,能够用地盘和金钱来解决的问题,对他而言就不是问题。

    玄天大陆直辖的三十个修士星球,如今只安排了一个琼雪崖,还有三十五个修士大陆没主呢。他当即向着天空一指,很是慷慨的说道:“除了琼雪崖那个,你们看上哪个,随便挑。”

    一重重的拍了拍手,很是欣然的笑道:“如此,我的徒儿的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殷血歌眼珠一转,他笑着对一说道:“听闻佛门弟,一条舌头很是厉害。不,不,是佛门弟,很是能言善辩,而且最能劝人向善。一大师,悬空寺的弟,可否愿意来我玄天府任职?”

    眯着眼,殷血歌笑吟吟的上下打量着一:“坦白的说吧,我想弄一支以悬空寺和尚为主的降魔军,专门满天下搜捕那些穷凶极恶的仙人修士。一个呢,安静地方;一个呢,积累功德。您觉得呢?”

    一眉头一挑,当即笑了起来:“成交。”

    这是悬空寺扬名立功、积累功德的好事情,她不答应才有鬼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