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回报(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五章 回报(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黑烟冲天,烈火四起。

    黄沙城龙家的华美宅邸已经陷入一片火海,青色仙火熊熊燃烧,烧得龙家宅邸的地面都变成了红色的汁液。几个黄巾力士悬浮在半空,手持仙庭将作监特制的风火葫芦向下放火,葫芦口所指之处,就是一片滔天火焰。

    龙家宅邸内尸横遍野,除开那些仆役、下人、道兵被炎家、黄家和林家接收之外,龙家所有嫡系族人尽被诛杀。当日龙家为了讨好阴长空,万里追杀殷血歌,如今殷血歌只是将他们当日的手段回报给了他们。

    从今以后,黄沙城再无龙家和炎家。

    龙家已经被连根拔起,而炎家么,他们已经打点行装,准备前往玄天府。

    在玄天大陆直辖的一个修士星球上,殷血歌已经为他们准备了整整一块大陆作为炎家的私产。那块大陆绵延数亿里,灵气浓郁至极,物产极其丰富,上面的民何止万亿。有了这块大陆做基础,炎家的兴旺发达指日可待。

    现在局限炎家前途的,不再是资源,而是炎家的人口。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炎家所有男丁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娶妻生,不断的生孩,否则那座大陆数以亿万计的大小山峰可以开辟无数的修炼洞府,炎家眼下的千多个嫡系族人,根本受用不了。

    黄沙城的事情就此了了,殷血歌让两尊黄巾力士护送炎家的族人返回玄天大陆,帮他们在那块选的大陆上安定下来。同时他也要黄巾力士带回去了他的命令——让玄天府出动一定数量的仙兵仙将,彻底铲除玄天府领地上,类似炎灵界这样的小星球上的神人残留。

    挥动一下袖,殷血歌带着随行的黄巾力士扬长而去。

    黄沙城黄家和龙家的族人站在城内行礼恭送殷血歌,他们心对炎家的造化已经是羡慕到了极点。未来他们两家虽然可以分享黄沙城的一切资源,但是和炎家得到的好处相比,这点资源算什么?

    只不过,这是炎家的福报,却不是他们能想象的了。

    殷血歌没有和他们计较当日他们配合万蛊教的修士,派出族人深入炎魔沙漠追杀他的事情就已经是格外开恩,他们哪里还敢往殷血歌的面前凑,想要从他手上捞取好处?

    传送仙阵的光芒黯淡下来,殷血歌已经回到了两仪星。

    稍微分辨了一下方向,云辇化为一缕流云从袖里飞出,白云托起了众人的身体,无声无息的飞上高空,径直向着琼雪崖的山门飞去。

    此刻在琼雪崖,正是一派剑拔弩张的架势。

    镜花先生背着双手,和另外一名头发斑白的美貌女并肩站在一起,正冷笑连连的看着脸色惨淡的洛雪华。他们身后站着数万名趾高气扬的修士,殷血歌认识的花巧语、乔木蝶尽在其。

    这些人都是琼雪崖八大家族的门人,和镜花先生站在一起的女,正是琼雪崖三大地仙之一的乔菲菲,琼雪崖的弟都尊称她为‘乔仙姥’。

    洛雪华身后也站着数千修士,但是这些修士一个个身上带伤,气息也很是不稳定。他们怒视着镜花先生和乔仙姥,周身光芒流转,显然他们的飞剑、法宝都已经蓄势待发。

    “洛师侄,你也不用倔强了。那上古水神的道则烙印,还有她的尸身,都拿出来与我们分享吧。”镜花先生笑得很是灿烂,语气就不免带上了一丝轻佻的味道:“否则的话,师叔我免不得辣手摧花,你这花容月貌的小女,连个道侣都还没找到,就这么陨落,岂不是可惜?”

    乔仙姥笑盈盈的看了镜花先生一眼,很是恶毒的笑道:“师兄既然如此惜花怜玉,何不在洛师侄陨落前,成全成全她?也让她知道男人到底是什么个勾当。”

    “无耻。”洛雪华厉声喝道:“两位乃师门长辈,言行怎的如此下流?”

    “下流?”镜花先生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厉声喝道:“什么叫下流?老夫难不成还隐瞒了上古重宝,想要私吞其的好处么?如果不是这次神人占领了琼雪崖,将你师门一脉的门人弟从闭关的禁地挖了出来,那上古神灵的重宝,好处全都归你们了。”

    乔仙姥跳着脚怒喝起来:“可不是么,洛雪华,你这丫头生得漂亮,怎么一颗心就如此的歹毒?难怪我就说,师兄他修为精湛,比你强了何止一等,他居然在你手下吃亏,原来是私吞了师门重宝。”

    洛雪华目光森冷的看着乔仙姥和镜花先生,只是向她身后的风刀霜剑四位长老传音道:“四位长老,准备带着门人离开。那神尸和她的道则烙印,我已经藏在了那处秘境。吾等潜修百年,等得实力足够了,再回来清理门户也不迟。”

    四位长老身体微微一颤,她们同时上前了一步,就要开口。

    素手伸出挡住了四位长老,洛雪华继续传音道:“只有我能挡住他们。这些门人,是我琼雪崖最忠诚的精英弟,其他门人都不足为我琼雪崖崛起的根基,他们再也不能受到任何损失。我是琼雪崖掌教,我的命令,不许违逆。”

    四位长老相互看了一眼,手上拐杖同时重重的向地上一杵。

    镜花先生皱起了眉头,他厉声喝道:“师妹,我们上。这小贱人不知道在和那四个老鬼捣什么鬼,干脆将他们生擒活捉,不许有一个逃走。那神尸重宝,还得落在他们身上。”

    乔仙姥双手一搓放出一团冷光寒气向前冲去,然后厉声喝道:“孩儿们上,今日灭他师徒一脉,以后琼雪崖只有我八大家族,什么师徒正统嫡传,全给姑奶奶我见鬼去。”

    数万八大家族的门人弟齐声呐喊,一个个兴奋无比的放出飞剑法宝,向着洛雪华身后的那些门人打了过去。这些世家弟一个个面孔发红,双眸发亮,就好似打了鸡血一般。

    琼雪崖立教以来,师徒正统嫡传之外,渐渐的有师门的家族势力滋生。琼雪崖的八大家族相互之间以联姻加强联系,相互勾结侵占宗门权势,逐渐的掌握了琼雪崖大部分的实权。

    如果不是师徒嫡传一脉牢牢的掌握了几件儿强力的镇山仙器,琼雪崖威力最大的水母经最后三重秘法也绝不外传,八大家族早就毁掉师徒一脉的传承,将琼雪崖变成他们八大家族的私产了。

    这一次神人入侵,洛雪华带着师徒一脉的门人弟很是和神人的大军恶斗了几场,洛雪华也被一尊高阶神将重伤,师徒一脉的门人也损失惨重。眼下正是夺取琼雪崖基业的最佳时机,所有八大家族的弟一个个兴奋得‘嗷嗷’直叫,对着洛雪华身后的同门就下了死手。

    眼看一场大战就在眼前,殷血歌的云辇已经蛮横的撞破了琼雪崖的护山大阵,闯到了众人上空。

    原本琼雪崖的护山大阵威力极强,但是神人侵入两仪星,琼雪崖护山大阵的阵基都被那些穷得叮当响的神人战士挖走了,现在的护山大阵只是一座急就章布置的普通阵法,所以殷血歌才能驾驭云辇直接闯了进来。

    看到镜花先生,殷血歌的眼珠顿时变得通红一片。

    知道殷血歌被镜花先生下令万里追杀,最后还漂流到了仙绝之地,吃了极大的苦头。幽泉将这些事情一直记在心里,此刻见得镜花先生、乔仙姥带人攻打洛雪华,第一个出手的就是她。

    ‘哗啦啦’一阵宛如山崩的巨响声传来,一条由玄冥重水凝成的长达千丈的水流呼啸着撞了下去,迎着八大家族数万族人放出的飞剑法宝就是狠狠的一转。黑色的水流在空化为一个湍急的漩涡疯狂的搅动,数万件飞剑法宝顿时被玄冥重水一口吞下。

    玄冥重水至阴至寒,更重要的是极其沉重,两仪星的修士能有什么好的飞剑法宝?或者说得刻薄一些,下面的这数万八大家族的族人,他们的全部身家加起来,或许还买不下一碗玄冥重水。

    就听得‘咔擦’声不绝于耳,被玄冥重水卷进去的飞剑、法宝同时崩解碎裂,无数细小的冰晶从漩涡喷了出来,飘飘扬扬的就好像下了一场大雪。

    数万八大家族的族人同时吐血,一些修为浅薄的族人更是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本命法宝被摧毁,这些人的心神无疑是被重重的轰了一拳,心神尽皆重创。更可怕的是,玄冥重水玄妙难测,一股可怕的寒气顺着这些人心神和本命法宝之间的联系,直接攻向了他们的本体。

    就看到数千修士的身体突然被黑色的玄冰冻结,他们的身体无法承受玄冥重水可怕的寒气,就好似碎裂的瓷器一样被冻出了无数的裂口。‘咔擦’声,数千人的身体崩塌、粉碎,最终被狂风一吹,同样变成了无数的冰晶飞了起来。

    镜花先生、乔仙姥同时抬起头来,镜花先生的眼珠也变得通红一片,他厉声喝道:“谁敢杀我儿郎?”

    “我敢。”殷血歌张开嘴,一片滚滚血海翻涌而出,无数血海鬼卒发出凄厉的尖叫声,祭起了他们各自用血水祭炼而成的飞剑飞刀绣球火轮等兵器,犹如一场血色的大雨一样向八大家族的那些族人砸了下去。

    这些血海鬼卒,实力最弱的也有金丹境的修为。殷血歌的血海凝练至极,质地比起寻常的五金精英也差不到哪里去,鬼卒们用血海提炼的血水精华祭炼的飞剑法宝,威力比起普通的飞剑法宝威力更大,而且还多了无数的诡异变化。

    这些飞剑法宝也就是体积娇小了一些,但是在杀伤力上可一点儿都不弱。

    数以亿万计大概芝麻粒大小的飞剑法宝化为一场大雨当头落下,数万名八大家族的族人还没来得急祭起自己的法宝护身,就突然僵在了那里。他们的身体已经被无数的飞剑法宝贯穿,每个人身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血色窟窿眼,就好似被人用绣花针穿透了无数次一般。

    下一瞬间,这些八大家族的族人就同时崩塌成一片血水,上空的血海呼啸着向下一卷,就连他们身体坍塌变成的血水都被洗荡一空。

    血鹦鹉怪声怪气的叫了起来:“哎呀呀,好奇怪啊,刚才这里还有几万人,怎么一下就没了?鸟爷眼花了?绝对是,鸟爷最近夜夜*宵、旦旦而伐,这身体虚了,眼神也不好了。”

    轻佻的向目瞪口呆的乔仙姥吹了声口哨,血鹦鹉放肆的叫道:“相好的,来,让鸟爷香一个,昨晚上咱们还在一起快活,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乔仙姥简直要疯了,数万精挑细选出来的族人啊,其他们乔家的精英族人就有五千之众,这可都是他们乔家的骨干,是乔家崛起的希望啊。

    这么多精英族人,就这么一下没了?就被人用大神通**力一下给毁掉了?

    听到血鹦鹉轻佻的调戏言语,乔仙姥近乎本能的尖叫起来:“放屁,放屁,放你-娘-的狗屁,老娘什么时候和你这扁毛畜生快活过?你,你,老娘要撕了你!”

    血鹦鹉在殷血歌肩膀上跳着脚的骂了起来,直骂得口水四溅。

    “果然最毒妇人心,这世上最不靠谱的就是婊-的情谊,鸟爷昨晚上花了三个铜儿包了你一晚,你居然翻脸就不认人了?大家给鸟爷我做主啊,这娘们胯下有一块红色的胎记,鸟爷记得清清楚楚,她说她没有陪鸟爷快活过?让她脱了衣裳让大家看看,看看她那块胎记还在不在。”

    血鹦鹉信誓旦旦的咆哮着,乔仙姥已经气得头顶黑烟都冒了出来。

    这头该死的鹦鹉,他的一张嘴太臭了。乔仙姥被他这么一盆黑水泼了上来,她要如何分辨才好?要她当脱了衣裳来分辨一个清白?这,这,这根本就没办法分辨。

    “你,你,你。”乔仙姥尖啸一声,整个身体化为一团寒气笔直的冲天而起,向着殷血歌当头撞了上来。她是气急败坏想要拼命了,族人惨死,她还被血鹦鹉如此调戏,她可是堂堂地仙老祖啊。

    “斗胆,区区地仙,焉敢刺杀玄天府令?此乃抄家灭门的重罪。”

    殷血歌向后退了一步,一尊黄巾力士身体一晃就化为数米高的巨汉,抡起手上拎着的一尊重达三亿千万斤,通体用星河紫钨钢锻造,坚硬异常的三十重宝塔,狠狠的向着乔仙姥化身的寒气砸了下去。

    黄巾力士不修神通,不懂变化,他们唯独一个好处,那就是力气极其巨大。

    三亿千万斤重的宝塔犹如一座小山狠狠的砸了下去,就听得一声巨响,乔仙姥化身的寒气被一宝塔砸得粉碎,她身上的护身仙衣被打得稀烂,千锤百炼的地仙之躯更是炸成了无数碎片。

    “血海鬼卒,有你一席之地!”殷血歌眼睛一亮,滚滚血海当即席卷而上。

    他的血元力足以和散仙、地仙的仙元力相抗,血海亿万鬼卒也拥有了威胁散仙和地仙的实力。乔仙姥的仙魂刚刚昏天黑地的从爆裂的仙体飞出,就被血海一个浪头卷了进去。

    无数鬼卒撕扯着乔仙姥的仙魂,强行将她的仙魂拖进了血海的深处。亿万鬼卒同时口诵经,无数细小的符从血海滋生,循着一个极其诡异的轨迹逐渐的印在了乔仙姥的仙魂上。

    乔仙姥声嘶力竭的挣扎着,但是哪里是亿万鬼卒联手的对手?她的仙魂逐渐的变色,渐渐的变成了浅红色,然后是绯红色,最后终于变成了刺目的血色。

    一缕臣服的信息涌入殷血歌的识海,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随手一指,一尊和常人一般无二的鬼卒从血海涌出,化身为血海鬼卒的乔仙姥挥动着两柄血光四溢的飞剑,带着亿万鬼卒向镜花先生杀了过去。

    镜花先生吓得魂飞天外,他看着殷血歌,再看看他身边站着的二十几尊黄巾力士,脑里只是一次次的翻滚着刚才那黄巾力士吼出的名头——‘玄天府令’!

    殷血歌居然摇身一变,近乎荒诞的变成了玄天府令?

    作为琼雪崖仅有的几位地仙之一,镜花先生自然之道玄天府是何等的存在,他更是知道玄天府令是什么样的人物。那是受了仙庭册封,对治下的仙人、修士有生杀予夺大权的一方诸侯,不要说他区区一个琼雪崖的下阶地仙,就算是峤琰域的霸主三尊盟的那些品巅峰的地仙,也不过是人家一句话都能灭杀的小人物。

    众目睽睽之下,刚才还嚣张跋扈想要夺取琼雪崖基业的镜花先生,居然就这么‘咕咚’一下跪倒在地,然后重重的向殷血歌磕头不迭。

    “小民死罪,求大人宽恕。”

    血海一卷,乔仙姥两柄仙剑重重的砍下,将镜花先生斩成了三段。

    镜花先生的仙魂哀鸣一声,还没来得急逃跑,就已经被血海吞没。

    殷血歌从云辇上跳下,他拉着幽泉的销售,缓步走到了洛雪华的身前,笑着向洛雪华稽首行了一礼。

    “洛师,琼雪崖的山门残破如此,也不值得留恋了。琼雪崖于我有一份恩义,玄天府的三十颗修士星球,已经挑选了一颗,为琼雪崖备下了。”

    琼雪崖、四大长老,以及殷血歌名义上的师尊秀秀等人一阵凌乱,他们全傻站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玄天府直辖的一颗修士星球,两仪星和那等修士星球相比,两仪星如果是一颗羊屎蛋蛋,那么对方就是一颗完全用黄金珠玉雕成的宝珠,两者之间,根本无法比较。

    琼雪崖,是注定要崛起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