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新任府令(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一章 新任府令(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座和原版一模一样的玄天峰,巍然屹立在大地上。

    这是十名金仙联手施为,调动了大地灵脉恢弘伟力,在短短一刻钟内拔地而起的一座巨山。玄天峰内外的所有阵法禁制也全部恢复,而且所有的阵法禁制都被数百倍的加强了。

    以前玄天大陆的阵法,只是能抵挡普通金仙的全力攻击,但是新的加强型大阵,则是能够抵挡大圆满金仙数年的疯狂攻击而不会有丝毫的动摇。也就是说,除非是大罗道祖,否则玄天大陆的防御牢不可破。

    原本的混元无极囚神大阵,也被升级成了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除开强得让人绝望的防御力,这座大阵的攻击力更是能够轻松秒杀普通金仙,巅峰大圆满的金仙也会被他生生困杀。

    第一至尊很大方,甚至大方到了让那些仙庭的金仙都位置崩溃的程度。

    他居然将一座‘大五行戮仙眩光塔’放置在了玄天峰上,将他作为混元大五行绝仙大阵的核心阵眼。这座大五行戮仙眩光塔,是一座大罗道器,并且在仙庭万灵榜上,这座杀伤力惊人的眩光塔在大罗道器的排名名列第八十一位。

    仙庭大仙帝,还有众多为仙庭效力的大罗金仙,他们拥有的各色大罗道器数量何止万数?能够在仙庭数以万计的大罗道器名列第八十一位,可见这座眩光塔拥有多么可怕的毁灭威能。

    只可惜玄天大陆缺少驱动大罗道器必须的鸿蒙仙力,所以新布置的绝险大阵只能困杀巅峰大圆满的金仙。如果殷血歌能够在为眩光塔提供足够的鸿蒙仙力的话,这座大阵其实是可以威胁到大罗金仙的。

    “这就是亲儿应有的待遇嘛。”玄天府的府衙大堂上,第一至尊吊儿郎当的坐在正的交椅上,笑吟吟的看着殷血歌:“你是我亲儿,所以一座眩光塔算什么?要不是怕太引人瞩目了,我现在就给你凑一套儿大罗道器随身配着,谁敢说一句废话?”

    大堂内就只有殷血歌和第一至尊两人,看着吊儿郎当没有个正形坐在那里的第一至尊,殷血歌无奈的皱起了眉头。他回想着自己从赤蒙天被卷进炎灵界,然后从炎灵界到两仪星,再从两仪星到玄天大陆的所有经历,很是恼怒的呵斥起来。

    “赤蒙天是怎么回事?还有,玄天大陆被人侵入,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至尊拍了拍手,他头顶一道紫金气息冲天而起,化为一道罗网将整个大堂死死的遮挡起来。悬浮在大堂上方的大五行戮仙眩光塔也放出一丝丝极细的五彩光丝将整个大堂包裹起来,如此一来,就算是大罗金仙,也难得偷听到大堂内的声音了。

    “是我干的,是你老我干的,你有意见么?”第一至尊一点儿都不含糊的看着殷血歌:“赤蒙天被炸掉,你被卷进仙界,还有玄天大陆被人攻破,都是我在背后主使,你有意见么?有意见,你来揍我啊?我看你能动手揍你亲爹?反了你不成?”

    殷血歌一口血憋在嗓眼里,他握紧了拳头,真的很想重重的抽第一至尊一顿。

    但是想到两人之间的血缘关系,殷血歌只能强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厉声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第一至尊摊开双手,依旧带着那懒洋洋的死皮赖脸的笑容,将殷血歌不知道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但是他也只是很含糊其辞的点出了其的一些事情,很多细节,他并没有向殷血歌真个作出解释。

    首先,第一世家在仙界的旁系族人,有些人动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心思。第一至尊就用‘稀奇古怪’这个词,笼统的涵括了那些旁系族人的各种想法。正因为他们有了很多旁的想法,所以有一些年轻的旁系族人,他们就违逆了第一世家旁系长老们的意见。

    那些年轻人,好吧,暂且用年轻人来称呼他们吧——他们当有大圆满金仙!

    而大圆满级的金仙,他们已经能够自由的跨越三界屏障,插手鸿蒙本陆的事情。

    赤蒙天的赌斗,有损某些人的利益;而殷血歌的存在,在某些人看来,更是眼钉、肉刺,他们觉得一个混血血妖的后裔,对整个家族的血脉都是一种侮辱。所以殷血歌参加赤蒙天的赌斗,他们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破坏的。

    所以就有人一击崩毁赤蒙天,顺带着想要干掉殷血歌。

    “一切都在我们掌握。”第一至尊眯着眼看着殷血歌直乐:“一切,都在我们掌握。所以他们想要趁机毁掉赤蒙天,毁掉那一场赌斗,顺带着毁掉你,我们都知道。”

    殷血歌气结,他咬着牙厉声道:“所以……”

    第一至尊耸耸肩膀,他看着殷血歌,双眸奇光闪烁:“所以,我提前将大罗金风蝉给了你。大罗道器,虽然是破损的大罗道器,但是足以让你从赤蒙天活着来到仙界。这是一场试炼,一场针对你的试炼,用那些参加赌斗的各方势力数万修士的性命做代价发动的,针对你一个人的试炼。”

    骇然看着第一至尊,殷血歌半晌无语。

    “让那些仙界的旁系族人看清楚,你是我的儿。哪怕你身上有一半血妖的血脉,你是我的儿,我嫡亲的嫡长,你比他们的那些狗屎孙要厉害,要强得多!”

    第一至尊的气息突然无比威严,无比森严,宛如一条刚刚从瞌睡清醒的巨龙,那股凛冽的压力让殷血歌身边空气一阵剧烈的波动。殷血歌下意识的提起了精纯的血元力,他周身气息波动,和第一至尊的压力一阵碰撞,他身边的空气急骤的翻滚着,不断发出‘啪啪’巨响。

    “我们也知道玄天府这里会出世,有些人已经筹谋了上千年的事情,我只是趁机来摘果。”第一至尊双眸金光闪烁,两条金色火焰烧得面前一片虚空都化为虚无。他霸气十足的站起身来,龙行虎步的在大堂内缓步踱起了步。

    “所以你被卷入仙界的坐标,就被我顶在了炎灵界。让你从玄天府治下最偏僻的小角落开始拼杀,让你从那条件最恶劣的地方开始成长。你成长的速度,没有让我失望。”第一至尊眯着眼,咧嘴笑道:“大罗金风蝉将你的一举一动都反馈给族,那些狗屁长老,再也说不出话来。”

    用力的握拳向前轻轻的一挥,整个大堂都轻轻的震荡了一下。

    第一至尊傲然道:“以元婴之力,斩杀地仙、神将;以神游之力,斩杀神帅。虽然借助了一些外力,那条小狐狸的阵法也帮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忙,但是主力还是你,我的儿。”

    “老第一至尊,天地气运所钟,注定成为周天万界之主,成为万族之皇。老的儿,当然从小就是一条翻江倒海的神龙,什么狗屁地仙,什么狗屎神帅,在我儿面前,都得乖乖的趴下!”

    第一至尊昂首挺胸的站在殷血歌面前,傲然说道:“老没看错你,血歌,你是我儿,你干得漂亮极了。所以,这座玄天府,老就交给你来折腾,以后,你就是玄天府令。”

    殷血歌用力的握紧了拳头,他死死的看着第一至尊,咬牙怒喝道:“大罗金风蝉上,有你们设下的禁制?”

    第一至尊的额头上一颗冷汗流了下来,他的脸色再次变得嬉皮笑脸很不正经。他吊儿郎当的蹲在殷血歌面前,犹如一条哈巴狗儿一样谄媚的看着自己的儿:“我这就把那破烂禁制给消了,嘿嘿,然后帮你真正的彻底炼化他,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监视你,啊,哈哈?”

    殷血歌只是点了点头,他将大罗金风蝉祭了出来,第一至尊急忙割开自己的腕脉,将大量的鲜血洒在了大罗金风蝉上,然后又是念咒,又是真火祭炼,折腾了许久,终于将大罗金风蝉内的各种禁制一扫而空。

    巴掌大小的金色透明秋蝉悬浮在殷血歌面前,第一至尊帮助殷血歌取了一滴本命精血融入了大罗金风蝉。就听得一声清脆的蝉鸣声响起,殷血歌突然和大罗金风蝉之间有了一种融为一体的错觉。

    似乎这大罗金风蝉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经和他是一体共存的一般。

    那种美妙的滋味,让殷血歌和大罗金风蝉之间再无任何的屏障,他突然明悟了这奇异的金蝉所拥有的所有神妙,他能够轻松的驾驭这金蝉,让他发挥出全部的威能。

    确定自己真正的彻底的掌握了大罗金风蝉后,殷血歌狠狠的一拳轰在了第一至尊的脸上。

    “不要打脸!”第一至尊大吼了一声,然后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任凭殷血歌捶打。

    周身荡起了浓郁的血炎,殷血歌大声咆哮着,宛如疯狂一样朝着第一至尊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他一边疯狂殴打自己的父亲,一边厉声喝道:“你们知道不知道,玄天府被那些神人杀死了多少人?”

    第一至尊一直没吭声,他只是任凭殷血歌疯狂的捶打,而且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自己的护身罡劲,唯恐自己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噬力量会震碎了殷血歌的身体。

    整整半个时辰后,殷血歌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手来,他的两只拳头已经变得青紫肿胀,但是第一至尊的身上却是一点儿伤痕都没有。殷血歌看着第一至尊,又惊又疑的倒退了几步。

    缓缓站起身来,第一至尊的表情变得极其的严肃和认真。

    双眸紫金色的光芒闪烁,第一至尊沉重的说道:“那么,以后还会死伤更多的人。如果你无法接受的话,我送你一片仙域,任凭你逍遥度日,纨绔终身。会有比这次多一亿倍,十亿倍,万亿倍的人、妖、仙、神死去。会死很多很多人,多得让人无法想象。”

    看着第一至尊那张威严肃杀的面孔,殷血歌咬着牙厉声喝道:“是你们推动的?”

    第一至尊举起右手,悍然发下了一个心魔血誓:“我们第一世家,不屑于做那些阴谋筹谋的勾当。我承认,我们利用了这些事情,但是,我们不是主谋。”

    死死的盯着第一至尊看了许久许久,殷血歌闭上眼睛仔细的盘算了一阵,这才睁开了眼睛。

    他双手上的青肿伤势已经回复,他甩了甩手掌,淡然道:“玄天府令?听起来挺不错的官职。但是你们是怎么上来仙界的?还有,你的实力怎么回事?你现在,起码也是金仙修为吧?你怎么混到仙庭去了?还有,我母亲呢?”

    第一至尊笑了起来,他背起双手,淡然道:“我们第一世家,避开三界法则,从鸿蒙本陆接引几百万族人上来,算什么难事?其一,浪费一点高阶仙石;其二,花费点力气;其三,避开人家的耳目就成了。”

    殷血歌茫然,鸿蒙本陆所处的那个世界,依旧处于末法之末的时代,天地法则不全,地脉灵脉正在补全。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能够避开三界的屏障法则,直接从鸿蒙本陆接引好几个家族数以百万计的族人上界,这,这花费简直是……

    微微一笑,第一至尊淡然道:“你修炼了本家的无名法诀,你也知道,本家真正的核心组人,**都极其强悍。而我们在鸿蒙本陆的时候,从出生开始,每天夜里都有上界族人施展‘入梦传道’仙家神通,为我们滋养灵魂,演绎天地开辟的大道。”

    第一至尊不以为然的解释了他如今的修为是如何而来。

    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让第一至尊他们都拥有极其强悍的**力量。而上界的旁系族人,那些拥有大罗金仙修为的强悍大能,则是不惜损毁本命鸿蒙元气,施展入梦神通,为他们演绎天道,直接将自己漫长岁月领悟的天地大道复印在他们的灵魂。

    如此一来,第一至尊他们**强大,灵魂茁壮,天道法则的领悟更是直接达到了金仙大圆满的层次。

    所以他们被秘密的接引到仙界来之后,由大罗金仙亲自为他们灌顶输功,每个人传输了几百个上千个纪元的道行法力,他们就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金仙大圆满的境界。

    而赤蒙天的赌斗虽然被破坏,但是新的一场赌斗却又很快展开。第一世家顺利的获取了胜利,而他们在仙界的旁系家族,自然就从仙庭获取了应有的回报。

    比如说,仙庭的一些重要的实权职位。

    比如说,现在第一至尊对外的身份就是某位鸿蒙大罗在外历练的关门弟,他在仙庭赫然是仙庭五大战部之仙战部治下的‘至尊仙君’,就连仙战部仅有的三具虚空神锚,也被他霸占了一支。

    殷血歌听得脑里一片凌乱,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半晌没说出话来。

    见过作弊的,但是像第一世家这样作弊的家族,他生平也就是听说过这么一次罢了。

    沉默了许久,殷血歌苦涩的摇了摇头:“嘿,好大的手笔。”

    第一至尊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可不是么?要不然,我们怎么是第一世家呢?”

    冷哼了一声,殷血歌沉声道:“母亲呢?她在哪里?”

    第一至尊急忙笑了起来:“她啊,平安无事,她也被接引上了仙界,已经被太平公主那平胸娘们给收下作亲传弟了。你放心吧,太平公主那娘们可不是好招惹的,你母亲跟着她,保管平安无事。”

    狠狠的瞪了第一至尊一眼,殷血歌伸出了手:“感情,我从炎灵界就开始被人追杀,都是你们在背后捣鬼?好吧,补偿多给我一些,玄天府令这个职司,很不错,我喜欢。”

    第一至尊刚刚想要笑几声,殷血歌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有人悬赏三颗转金丹要我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第一至尊的脸色同样阴沉了下去:“你是说渡厄那小秃驴么?嘿,这事情,我帮你解决掉就是。渡厄也是本家旁系安插在玄天大陆的钉。他们,都是那些有各种稀奇古怪想法的族人,他们,哼!”

    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第一至尊摇了摇头,向殷血歌严肃的说道:“在你拥有地仙修为之前,本家的事情,不要掺和。玄天大陆,就当是你的第一份基业,你可以放手发展。”

    随手向着天空一指,第一至尊懒洋洋的说道:“玄天府之上,圊云州;圊云州之上,清灵郡;清灵郡之上,西平洲;再之上,是安平仙国。儿,努力向上爬吧,我不会给你太多的助力,对外,我也不会承认你是我儿。”

    微微顿了顿,第一至尊淡然道:“等你老我什么时候爬上仙帝的位了,嗯,我们父才能相认啊。”

    殷血歌撇了撇嘴,没吭声。在仙界和第一至尊相认,打出他的招牌去混吃混喝?他还真没那个兴趣。

    玄天大陆的事情,虽然第一至尊没有详细的解释,但是他多少能猜出一些端倪。

    看来仙界的局势很复杂,第一世家内部的局面,更是一池浑水。

    他还是老老实实的留在玄天大陆发展壮大,这对谁都好。

    七天后,玄天大陆的传送仙阵内亮起了一道仙光,灰头灰脸的曜奕带着大群修士和仙人,恭恭敬敬的走进了玄天府的大堂。

    强挤出一丝笑容的曜奕正要向端坐在正宝座上的新任府令行礼,他突然僵在了那里。

    换上了一套紫色仙官袍服,周身血炎奔涌的殷血歌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长案上,厉声呵斥道:“来啊,将这个敢对本府令无礼的蠢货,打入天牢。”

    一群站在大堂上,遍体金甲的仙将轰然应诺了一声,当即就有两位天仙八品的仙将冲上去,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曜奕的膝盖上,将他两条腿踹得粉碎。(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