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九章 虚空神锚(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零九章 虚空神锚(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超过一千张仙符,清一色出自天仙之手,而且全部是‘禁锢’、‘封印’、‘迷惑’、‘混乱’之类的辅助灵符。巨大的密室被一重重祥光瑞气笼罩,位强大的仙人身体一僵,他们身上同时有夺目的仙光涌出。

    体修仙人身上的甲胄自动的喷射出犹如火山爆发一样的仙光,他们的眸里精光四射,身体极其缓慢的站起来,慢慢的抬头向殷血歌望了过来。

    紫袍仙人的身上更是犹如放烟火一样,起码有三十几件防御性的仙器级配饰主动激发,放出道道仙光护住了他们的身体和仙魂。

    但是殷血歌出手太过于豪阔,这些仙符都是他从平安城的库房劫掠而来,虽然每一张仙符都价值高昂,但是他丢出来的时候一点儿都不心痛。上千张天仙亲手制成的仙符,甚至足以威胁到下阶的金仙了。

    体修仙人甲胄上喷出的仙光被压制,被揉碎,被强行压进了他们的体内。他们的身体表面出现了类似于冰块一样凝固的光芒,他们的身体再也无法动弹。任何他们如何的挣扎,他们就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

    他们瞪大了眼睛,但是眸里的神光已经变得浑浊而呆滞。

    几个紫袍仙人身上的配饰一件接一件的炸开,面对上千张仙符同时迸射出的宏大威力,他们身上那些仙器级的配饰根本无法防范。他们伸手进袖里,想要掏出预警的仙法令信向外界示警,但是仙符放出的祥光瑞气已经裹住了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身体僵硬,仙魂也乱成了一团。

    个强大的仙人瞬间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殷血歌当即扑了下去。

    眉心一道黑光喷出,青丘炎从幽冥十八禁囵塔内走了出来,他快步走到了三个体修仙人身边,向着他们身上的甲胄望了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哟。青丘阁出产的麒麟甲套装?三位很是有点身家么,就我所知,青丘阁的仙器装备可不便宜。”

    手掌一按一掀,就听得‘咔擦’声不绝于耳,三个体修仙人身上的甲胄自动的从他们身上脱落,数十个铠甲配件迅速的拼凑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圆球悬浮在青丘炎身边。

    耸耸肩膀,青丘炎向殷血歌沉声道:“这几个家伙,必须灭口才行。青丘阁有一部分对外贩售的仙器法宝,留下了我们青丘一族的特殊禁制,如果他们用这种装备和我青丘一族的人为难,哈哈。小友,你也明白的。”

    殷血歌翻了个白眼,这群尾天狐的后裔,还真好意思这么做?

    人家花费大价钱买下来的仙器,他们居然在仙器里面留下了后门?可想而知,如果某些不开眼的人穿戴着从青丘阁买来的仙器和青丘一族的族人作对的话,当他们接敌厮杀的时候。身上的甲胄突然脱落,手上的兵器突然不听使唤,这真的是要命了。

    “商业机密,我懂,我明白。”殷血歌耸耸肩膀,拔出血歌剑重重的劈在了一个体修仙人的脖上。

    ‘当啷’一声响,品质已经提升到下品地仙器的血歌剑很是有几分艰难的,在殷血歌的巨力下,很枯涩的劈开了那个仙人的脖颈。淡金色的仙血从伤口内不断流出,殷血歌的手掌一抓。这些沉重犹如水银的仙血纷纷飞起,在他的掌心凝成了一颗人头大小的血球。

    “放掉你八成精血,以你的修为,生命无忧,但是也别想动弹了。”向着那目露凶光的仙人笑了笑。殷血歌抓起他的身体,将他身上的所有零碎全部扒拉了下来,直接丢进了塔狱禁锢起来。

    另外几个仙人也都是如此施为,将他们的精血放出大半,让他们勉强维持着生命,然后将他们丢进塔狱交给镇狱鬼王看管。这些仙人的来路是一定要拷问清楚的,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向着密室的入口望了一眼,上面的神人们还在忙着胡天胡帝的肆意快活。大罗金风蝉遮盖了整个密室,上千张仙符的法力波动并没有丝毫的泄露。所以一直到现在,那些神人都没有一个人赶来查探。

    “青丘大叔,看你的了。”和青丘炎相处日久,殷血歌对他的称呼也越来越随便。

    青丘炎点了点头,他快步走到了那块悬浮在半空的阵图前,掏出了一个复杂的罗盘,在上面仔细的比划计算起来。不明材质的金色罗盘不断放出丝丝仙光缠绕在阵图上,快速的分析剖解起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阵型变化。

    拔出血歌剑,纵身来到了密室的入口处,殷血歌盘坐在最下方一层台阶上,静静的等待着。

    单纯摧毁一座大阵的支撑点,混元无极囚神大阵虽然会被削弱一点,但是并不能对整个大阵造成影响。必须让青丘炎针对整个大阵的变化,通过破坏一个支撑点,干扰到整个大阵的运转,进而引发连锁反应摧毁整个大阵,这才是殷血歌的目的。

    这是玄天府副令曜奕勒令殷血歌来做的事情,但是殷血歌毫不客气的断了和他的交谈。在那时候的殷血歌看来,让他去破坏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阵眼,这根本就是送死。

    但是现在,殷血歌是自愿的来破坏这座大阵。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和任何人的威胁无关。

    “我不是什么好人。”手指轻轻的摩擦着血歌剑的剑锋,殷血歌轻声笑着:“只是,我有底线。”

    管你仙人和神人打得血肉横飞,杀得尸横遍野,那是你两大势力之间的关系。你们死伤多少,这和殷血歌无关。但是如果他们不顾道义的屠杀妇孺,肆意胡为,并且将殷血歌牵扯了进去,那么这就触及了他的底线。

    这个残酷的,弱肉强食的仙界。这个残忍的,阶层分明的鸿蒙世界,总归有些事情,要有一些人去坚持。总有一些人,他们心底总归还要有一点点热情。哪怕这点热情对于整个世界而言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但是只要他还有,那这个世界就不会变得太让人绝望。

    那些被囚禁在土城,等待着神人无情抹杀的老人和少年,对他们来说,殷血歌就是他们无边绝望唯一的一点希望。虽然和整个侵入玄天大陆的神人大军相比,殷血歌这点希望是如此的微弱。如此的渺小,就好像飓风的一根燃烧的火柴一样微不足道。

    但是有,总归比没有好。

    元婴盘坐在三朵血莲花上,殷血歌轻轻的哼着歌,他的心头一片轻松,同时又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来吧。来吧,来吧,那些神人,强大的神灵后裔们,你们来吧。

    我正在破坏你们的大阵,我正在破坏你们侵入玄天府的筹谋,我正在毁掉你们的心血、你们的努力。来吧。来嫉恨我,来仇视我,来想尽办法杀死我吧。对于你们这些自诩为神的家伙,我唯一的选择就是挥剑重击,让你们也知道什么叫做死亡的大恐怖。

    丹田血海一阵阵的翻滚着,浓郁的血气不断的向上升腾,不断融入殷血歌的元婴。

    元婴内一点先天灵机活泼泼的不断壮大,殷血歌元婴的双眸变得越发的灵动,充满了智慧。他在元婴上的火候已经逐渐圆满,只要他采取了足够的太阴精华和太阳真火。阴阳二气将元婴淬炼得足够了,就能阴阳开辟,从滋生出一道先天元神。

    元神成就,更多的神通秘法就能施展施为了。一个修士,只有修成了元神。才能真正算是踏上了仙人道途,才算是正式踏上了修炼长生的道路。

    玄天峰的废墟附近,决斗的平台上,殷血歌的分身被曜日一拳打飞数十里远,整个胸膛都炸开了。在无数神人、修士、仙人的欢呼声,殷血歌的分身所有碎裂的骨肉都化为点点鲜血飞回,他的身体用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急速恢复。

    曜日连连大笑,他张狂的一次次冲向殷血歌的分身,一次次的打断他的一条胳膊或者一条手臂,尽情的履行着他对亚娇的诺言——绝对不会让殷血歌轻松的死去。

    四周的神人已经升起了无数的篝火,他们在篝火上烘烤各种猎物,同时畅饮美酒。这一次的决斗,被他们当做了一次炫耀武力,炫耀他们在玄天大陆存在感的盛宴。

    殷血歌可谓是玄天大陆最后一个敢于反抗他们的修士,只要当着玄天大陆无数的民,无数的修士和仙人虐杀了他,那么玄天大陆的所有生灵,都会彻底屈服在他们的统治下吧?

    密室,殷血歌眯着眼,十二个龙头喷出的灵气洪流,不断有点点寒气或者丝丝热流涌入他的身体。地面上日夜交换,地下的灵脉也随时的发生变化。

    夜间月亮上投射下来的太阴精气被灵脉吸收,随之汇聚来密室,然后被殷血歌吸收。白天太阳投射下来的太阳真火也是如此,通过地下灵脉的调动和收集,同样会被殷血歌的元婴抽取。

    而且这密室十二个龙头串联的地下灵脉纵横十几万里,他们吸收的太阴、太阳之气可比殷血歌自己修炼时采集的阴阳二气数量庞大得多。在这密室修炼一天,他收集到的阴阳二气起码相当于在外界他自行修炼半年所得。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眨眼间殷血歌就在密室逗留了四天四夜。

    满头大汗的青丘炎终于在阵图上描绘了最后一笔,然后他迅速的掏出各种布阵的阵旗和其他法器,忙碌着在阵图附近布置起一座复杂的阵法。成算在胸的他只耗费了一刻钟就将大阵完成,然后他迅速的来到了四周的墙壁上,掏出了雕刻阵法阵纹的雕刀修改起墙壁上的符箓阵纹。

    青丘炎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他一边麻利的工作,一边兴奋的喃喃自语:“天下有几个人能像我一样,有破坏仙庭防御大阵的机会?唔,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阵法变化尽在我心,以后青丘阁的黑市上,尽可以针对这座大阵,贩卖各种破阵灵符。又能大赚一笔。”

    决斗的平台上,殷血歌的分身已经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体内的精血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分身再也没有了那种神乎其神的快速回复、快速痊愈的神通。曜日趾高气扬的站在分身的身边,一脚踏在了他的脑袋上。

    “卑贱的人类修士,你应该明白人类和神灵之间的差距。是你永远都无法赶上的。”

    骄傲的昂着头,曜日举起双手向四周不断欢呼的神人示意。耀武扬威了一阵,曜日这才低下头,向分身厉声喝道:“给你一个成为我奴隶的机会,你断体重生的秘法,如果能够传授给我。或许我可以让你活下来?嗯?”

    分身笑了笑,他摇摇头,然后左手用力的往地上一拍。

    他手指上的乾坤仙戒一阵光芒闪烁,数百颗天仙制造的仙雷和上千张威力巨大的杀伤性天仙灵符同时从仙戒涌了出来。分身看着目瞪口呆的曜日笑道:“想要我死,那就陪着我一起去吧。”

    金字塔顶部站着观战的亚娇脸色骤然一变,她嘶声尖叫道:“曜日。当心!”

    曜日看着脚下乱滚的仙雷和那厚厚的一叠天仙符,一声惊慌的尖叫冲天而起。他身体化为一道金光,用最快的速度向高空遁去。曜日秉承太阳光线法则而成,他飞行的速度就和光一般,眨眼间就已经冲出去了数十万里。

    “大家一起走,热闹点。”分身放声大笑,他的身体突然炸开。数百颗威力强劲的仙雷同时爆炸,上千张杀伤性天仙符也同时迸射出刺目的光彩。

    围绕在平台周围,兴致勃勃的欣赏曜日虐杀殷血歌的神人、修士和仙人们吓得魂飞天外。

    那些天仙制成的仙雷,每一颗都能轻松毁掉方圆百里内的一切,无论是山川河岳,碰之尽成齑粉。而那些仙符更是威力巨大,他们的杀伤范围或许不大,但是绝对的攻击力只会比大范围杀伤的仙雷更大上数倍。

    数百颗仙雷,上千张天仙符同时爆开,就看到一团五颜色说不出什么颜色的仙光突然包裹了方圆百里的范围。

    玄天峰被神人攻克。玄天府周边万里之内都成了神人的乐土,在这个区域内,所有的平民都已经被驱逐开,要么被送进了矿洞开掘矿石,要么被丢进了深山老林采集灵药。

    如果让这些仙雷和天仙符的威力真个全部爆发。玄天峰周边的神人、修士和仙人没有一个能活。

    亚娇等人吓得魂飞魄散,亚娇迅速掏出了一支令旗朝着天空一百,就看到高空数十座闪耀着仙光,喷吐着瑞气的牌坊涌出,无数旗幡一阵乱晃,混元无极囚神大阵全力发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这一团就要迅速爆发的仙光死死的禁锢了起来。

    毕竟是可以抵挡金仙全力攻击的仙阵,强大的压制力量让分身投掷出的仙雷和仙符迸射出的仙光无力反抗。那一团仙光被急速压缩到了里许方圆,然后被大阵的力量急速的送上高空,就要将他送出大阵笼罩的范围之外爆发。

    眼看着这一团仙光被送出了数百里高,整个混元无极大阵突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青丘炎在密室布下的大阵已经全力发动,十二个龙头吞吐天地灵气的速度突然加快了百倍。天地灵气被他布下的阵法转化为浑浊的毁灭洪流,顺着他修改过的宝塔阵纹就呼啸着冲上了高空。

    也不知道青丘炎做了什么手脚,总之这个阵法支撑点喷射出一道巨大的光柱,笔直的轰进了高空的灵气漩涡。那个直径超过千里的灵气漩涡一阵凌乱,随后一"bo bo"肉眼可见的巨大光纹急速的向着四周扩散开去,引动得整个天空都在颤抖。

    亚娇正在调动大阵的力量禁锢那些仙雷和仙符爆炸产生的毁灭力量,猛不丁的青丘炎做下的手脚让整个大阵都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就看得高空无数牌坊一阵乱晃,数百里高空的那一团仙光终究是压制不住,就这么爆炸了开来。

    一团恐怖的洪流从高空落下,笔直的轰在了玄天峰的废墟上。

    当场有数以十万计的神人、仙人和修士被压成了肉饼,随后高温高热的火焰从高空喷射下来,将玄天峰最核心部位的那些神人烧成了灰烬。

    亚娇等神人核心高层惊呼了一声,他们同时窜进了座下的黑色金字塔,这才在恐怖的爆炸保住了性命。

    就听得远处一声巨响,殷血歌在阵法支撑点那座宝塔上布置的仙雷同时炸开,无数点强光从高耸入云的宝塔表面喷出,偌大的宝塔顿时寸寸碎裂开。

    青丘炎布下的大阵即时产生了一道奇异的法力漩涡,将那宝塔崩裂的力量直接送上了高空。

    一点影响一片,青丘炎计算的连锁反应发生了,四处都传来了恐怖的爆鸣声,一座又一座支撑了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宝塔纷纷倒塌,整个大阵瞬间崩解。

    那些投靠了神人的仙人,突然有十几名巅峰地仙冲天飞起,他们长啸一声,几乎是同时向着天空打出了一道仙符。

    这些仙符爆炸开来,在虚空组成了一个个巨大的金色符印。

    从黑色金字塔内探出头来来的亚娇看着那些金色符印,她的脸色不由得一阵惨变。她嘶声尖叫道:“空间道标,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毁了这些空间道标。”

    但是现在仙雷、仙符爆炸的威能还没散去,玄天峰附近到处都是惨嚎连连,神人阵营一阵大乱,根本没人听到亚娇的命令,自然也没有人会赶上去击杀那些仙人,毁掉这些道标。

    整个玄天大陆和四周的三十颗修士星球同时颤抖了一下。

    高空突然崩裂开一个直径超过万里的黑洞,一道刺目之极的金光从那黑洞笔直的射出,直接顺着那些金色符印直指玄天大陆。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枚方圆超过千里,通体赤金色,被浓郁的仙云和道道仙光环绕的巨型船锚。这船锚后连着一根粗有数十里,一直延伸到那黑洞深处,不知道有多长的金色锁链。

    亚娇等人吓得浑身乱抖,他们同时尖叫起来:“虚空神锚,居然是虚空神锚!仙庭的征讨大军来了,逃,逃,快点,逃啊!”

    沉闷的鼓声从那巨大的黑洞不断传来,远远的可以看到顺着那一条巨大的金色锁链,有无数点祥光从黑洞内飘了出来。

    一如亚娇他们所言,直接来自央仙域的仙庭征讨大军到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