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六章 必杀之人(书号:13584

第二百零六章 必杀之人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无名荒山,大罗金风蝉悬浮在空,配合青丘炎布下的大阵,将方圆数千里的一块儿深山老林遮盖得结结实实。就算是金仙大能亲临,也无法发现,在这一片山林,居然藏匿了这么多人。

    数百万被殷血歌转化为血妖的下属,数千万被他随手从那些矿场救出的平民奴工,密密麻麻犹如蚁群的人在山岭忙碌着。他们建造了高大的熔炉,通红的烈焰喷起来有数百丈高,巨量的铁水从高炉滚滚流下,不断注入各种模具。

    在仙界,炼器已经发展到了大规模工业化制造的程度。

    除非是那些极其高档、极其珍贵的,为大能仙人量身定制的法宝,其他的低阶法器完全可以用流水线一样的工序制造出来。毕竟仙界数量更多的是位于下层的普通修士,他们只要有一两件法宝随身就可以,哪个炼器师会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

    在青丘炎的主持下,方圆数百里的一片工坊区域内烈火升腾,复杂的法阵在地面上熠熠发光,大群有粗浅炼器经验的修士站在法阵,控制着法阵内法力的流动。

    那些刚刚从模具取出,通体赤红散发出逼人高温的法器粗坯就在这些阵法进行着进一步的加工。无数阵法符从地面上雕刻的阵法喷出,逐次的烙印在这些法器粗坯上,然后深深的没了进去。

    趁着法器的表面依旧柔软的时机,会有或多或少雕刻成型的灵石以及各色蕴藏了不同属性天地灵气的宝石从阵法飞起。逐次镶嵌在这些法器粗坯的表面。铭刻进去的阵法被激活,这些依旧散发出高温的法器粗坯表面顿时荡起了一片柔和的光芒。

    铠甲、头盔、护手、护腿、靴、腰带,加上一柄远攻的飞剑,一柄近战的长刀,这一套儿装备高级的也不过是下阶法宝,低级的更是普通的品甚至是下品法器。但是有了这些东西,足以让殷血歌麾下的数百万的血妖整体实力翻上几个跟头。

    这些血妖被神人送入矿场的时候,他们身上最后一个铜儿都被那些神人士兵哄抢一空。如今青丘炎正在加紧进度,用最快的速度炼制低阶的法宝和法器,将这些血妖武装起来。

    当这些法器、法宝完成了所有的工序。从光芒流转的法阵飞出后。一颗硕大的玄冥重水凝成的水球就向着他们一裹。依旧散发出高温的法器发出‘嗤嗤’的响声,他们的体积骤然缩小,温度也直接降低到了极限。

    用玄冥重水淬火,这些法器的密度更高。韧度更好。品质凭空就提升了一倍以上。

    在整个仙界。能够如此奢侈的动用巨量的玄冥重水为低阶法宝淬火,青丘炎还是破天荒的第一个。经过这一番淬火后,这些低阶法器的品质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算是阶的法器,他们在柔韧度和锋利度上,也足以和普通的下品法宝对抗。

    成套的法器淬火后,就被等候在一旁的工匠运送到一旁,那里已经有列队等候的血妖。所有法器一旦炼成就直接发放下去,让这些血妖有足够的时间祭炼法器,熟悉他们的性能和用法。

    一抹血影轻巧的穿过了青丘炎布下的隐匿大阵,殷血歌一个闪身就到了正忙碌着主持大阵的青丘炎身后。忙得满头大汗的青丘炎根本没注意到殷血歌的到来,倒是正跟在他身边跑前跑后的盻珞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的师父。

    几个月不见,盻珞的个头涨了一截,身上的气息也更加的飘忽莫测。一张被黑色的灰尘糊得和花猫一样的小脸蛋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盻珞一个飞身就向殷血歌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好似一头树熊一样吊在了他的身上。

    “师父,你回来了。你这么些天都去哪里了?盻珞很想你。”盻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不等殷血歌开口,她已经双手一挥,就听得‘铿锵’一阵脆鸣,三百十柄寒气森森的飞剑从她袖里飞出,化为一个硕大的剑轮向着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劈砍了下去。

    剑光纷纷落下犹如飘雪,直径数丈的大石**着被劈成了碎片。

    盻珞不无得意的看着殷血歌:“师父,这是父亲为我锻造的飞剑,我还没有起名字呢。”

    眼睛眨巴着看着殷血歌,盻珞满心希望殷血歌能给她的这一套宝贝飞剑起一个好听的名字。这可是这些日,青丘炎亲自动手,花费了大力气为她设计、铸造的飞剑。

    因为盻珞的修为限制,这一套飞剑如今只是普通的品法宝。但是青丘炎用青丘一族的秘法,为这些飞剑构建了足够未来升级的禁制。随着盻珞的实力进步,逐次解开飞剑上的禁制,同时用高级的材料温养,这些飞剑就能逐渐的提升为地仙器。

    到了地仙器,这些飞剑甚至就能自行修炼和吸收天地精华壮大自身,他们威力的提升,就不用盻珞操心了。

    拍了拍盻珞的小脑袋,殷血歌有点为难的皱起了眉头。盻珞的小心思他当然知道,但是起名这个事情么,就看殷血歌把自己的本命飞剑直接称之为血歌剑,就知道他在这上面的天分实在是很有限。

    但是看着盻珞紧张的表情,殷血歌沉思了许久,终于咬了咬牙:“盻珞啊,师父看你这飞剑飘落犹如飞雪,很是漂亮,就叫做,叫做‘珞雪剑’好了。嗯,盻珞的名字就很好听,把你的名字加进剑名里,别人一听到就知道这是你的飞剑啊。”

    血鹦鹉在一旁直翻白眼,这不是糊弄小孩么?

    盻珞可不这么想,听到殷血歌给她的飞剑起名‘珞雪剑’。盻珞当即笑得无比灿烂的一跃而起,凌空化为一条幽光向远处掠了过去。“幽泉姐姐,幽泉姐姐,师父给我的飞剑起名珞雪剑呢。噫?真奇怪,幽泉姐姐怎么知道师父会给我的飞剑起名珞雪剑?你三天前就说肯定是这个名字了。”

    血鹦鹉抱着肚皮狂笑了起来,他笑得颠三倒四的,直接一脑袋从殷血歌的肩膀上摔在了地上。

    青丘炎招呼了一个神游境的血妖过去,顶替他控制住了炼器大阵的核心。他笑着拍了拍手,走过来轻轻的锤了一下殷血歌的肩膀:“血歌小友,你回来了?嗯。这些日。都还顺利吧?”

    殷血歌点了点头,他袖一甩,上千枚乾坤仙戒被他甩了出来。

    这些乾坤戒都是他在平安城的库房内找到的,每一个戒指的品级都达到了地仙器的水准。内部的容量大得惊人。现在殷血歌的左右手上。就分别佩戴了一枚容量最为庞大。品级达到了下品天仙器的乾坤戒,里面的空间足够将一座百万人的小城给装进去。

    “哦?好东西!”青丘炎的眉头一挑,欣然的笑了起来。他抓起一粒乾坤仙戒。神识向内一探,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了。这枚乾坤仙戒被塞得满满的,里面全部是提炼得无比纯净的金属锭。

    天星银沙、天重金,这枚乾坤仙戒内就只有这两种珍稀的金属,他们都被铸造成了长款一尺、厚三寸的金属锭。闪耀着寒光的金属锭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起,总数量起码超过百万块。

    “都说神人侵占一个修士星球,短短几个月内就能将一个修士星球的矿产掠夺一空,就连一点铁粉都不会留下,看来果然是真的。”青丘炎看着这么多的天星银沙和天重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这两种金属都极其稀少,他们都是各种金属矿脉和灵石矿脉的伴生矿,有时候开采一条绵延数万里的金属矿脉,能够提炼出的天星银沙和天重金总量不过一万斤上下。而这枚乾坤仙戒内的这两种金属,总量何止上亿斤?

    这得用毁灭性的开采手段,将上万条金属矿脉掠夺一空,才有可能凑齐这么庞大的数量。

    “天星银沙,这是炼制仙器飞剑的最好材料。天重金,则是能够用来炼制大锤、长戟等重兵器,用来炼制甲胄也是最佳的。”青丘炎感慨了一声:“我在仙界游历了数百年,经手过的这两种金属矿,总数不过眼前的百分之二三而已。这些神人,刮地皮果然是好手。”

    殷血歌冷静的点了点头:“他们刮地皮很是厉害。不过现在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了。这些乾坤仙戒一共是一千三百十七粒,里面全部装满了仙石和其他珍稀材料。还有一些已经铸造成型的兵器,我自己留下了一部分使用,其他的也都放在了里面。”

    用脚尖踢了踢还在地上抱着肚皮放声大笑的血鹦鹉,殷血歌撇了撇嘴:“还有数量更多的灵石以及普通的金属矿物,以及一些火候不足千年的灵药灵草,我都让血鹦鹉藏在他肚皮里了。青丘前辈想要使用的时候,只管找他索要就是。”

    顿了顿,殷血歌沉声道:“我把平安城给夷平了,还干掉了他们三个神帅。所以这些神人最近肯定要发了疯的四处追杀我,让下面的人都小心一些,千万不要泄露了痕迹。”

    正忙着清点那些乾坤仙戒的青丘炎傻眼了,他迅速从这些金属锭和仙石带给他的无比快乐清醒了过来,直愣愣的盯着殷血歌半晌没吭声。

    三位神将,那可是天仙级的大人物,殷血歌居然灭杀了三位神将?他还夷平了平安城?那可是一座大城,用屁股想都知道那座城里起码有数十万神人大军驻扎。

    他居然不声不响的灭掉了一座城?

    殷血歌向着幽泉那边走了几步,然后他又停下脚,向着青丘炎笑道:“那天妖弑神阴大阵很好用,就是布置起来麻烦了一些。青丘家的秘传,果然威力绝伦。”

    青丘炎的脸剧烈的抖了抖,他终于知道殷血歌是如何灭杀三尊神帅的了。但是,但是。他迅速的掐着手指计算起来,按照天妖弑神阴大阵恐怖的消耗,想要灭掉三位天仙和数十万神人大军,这得消耗多少仙石和灵石啊?

    算着算着,青丘炎的脸色一阵阵的惨白,他抖了抖手,咬着牙嘀咕道:“嘿,败家。好大的手笔,这,这。就算是让我去动手。我也下不了这决心啊。这次,可是在那些神人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了。”

    吧嗒了一下嘴,青丘炎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天空。他知道玄天府周边的神人大致是个什么情况,玄天府周边的大神国。神帅级别的人物对他们而言。就是最顶级的战力。是极其重要的核心高层。

    殷血歌杀了三位神帅,这事情算是捅破天了,怕是那些神人现在正在盘算着如何报复吧。

    以青丘炎对神人一族的了解。他忧心忡忡的预感到,有些不怎么好的事情或许要发生了。

    炼器阵法的末端,幽泉盘坐在地上,她的身体下面已经出现了一条细小的幽冥灵脉,滚滚幽冥之气不断涌出,被她提炼成玄冥重水后加入空的那一颗巨大的黑色水珠。

    几个月不见,幽泉提炼出的玄冥重水直径已经超过千丈,每一次可以同时让数千件大小法器淬火。‘嗤嗤’声不绝于耳,大量的法器带着森森寒气从玄冥重水珠内飞出,然后迅速的堆积在了一旁的空地上。

    “幽泉,辛苦你了。”殷血歌蹲在了幽泉身边,好奇的用手指头捅了捅她身边的地面。

    他实在是弄不懂,这里是仙界,这里是玄天大陆,这里只有最纯净的天地灵气乃至于仙人必须的仙灵气。但是幽泉只要在一个地方盘膝打坐一定的时间,她就能凭空的制造一条幽冥灵脉,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能在仙界直接沟通幽冥界么?这种天赋神通,也太可怕了一点儿吧?

    幽泉深邃的眸里露出了一丝喜色,她站起身来,走到了殷血歌身边,双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袖不放。

    正坐在幽泉身边絮絮叨叨的盻珞也一骨碌的跳了起来,她‘嘻嘻哈哈’的笑着,将娇小的身体吊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身体摇摇晃晃的荡着秋千玩耍。

    殷血歌拍拍幽泉的脑袋,然后手指弹弹盻珞的小脸蛋,再抽空用脚尖踩踩血鹦鹉的屁股,一群人正乐着呢,突然间天空一阵巨响,一片方圆千里的巨型光幕在天空凭空闪了出来。

    仔细看过去,这样的光幕足足有数百块之多,他们均匀的分布在玄天大陆的上空,足以让整个玄天大陆的所有人都看到光幕的影像。

    身穿白色长裙的亚娇在光幕出现,她手持一根黄金权杖,故作威严的坐在一张宝座上。

    “殷血歌,卑贱的人类修士,我知道,你一定藏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等着再次偷袭我们尊贵的臣民。但是我,尊贵的亚逊神国的公主亚娇,不会再给你这样的机会。现在,由我的侍女,向你宣布我们的决定。”

    头发挽成了一个高高的发髻,宛如一根木桩杵在头顶,换上了一件白色长裙,胳膊上扎了三个金环,看上去很是威严美丽的胡娇娇在光幕出现。她的面孔微微抽搐着,涂得猩红的嘴唇裂开,就好似刚刚吃过人的野兽一样狰狞。

    “殷血歌,殷大少爷,还要感激你对我的多次关照呢。”

    ‘嗤嗤’的冷笑了几声,胡娇娇咬牙切齿的喝道:“你只是一个卑贱的小小修士,你居然敢挑衅亚逊神国的威严,你罪大恶极,迟早要被千刀万剐,剁成碎片喂狗。”

    深吸了一口气,胡娇娇冷笑道:“不管你在哪里,你听好了,宽容而仁慈的亚娇殿下,给你一个和神国的战士堂堂正正决斗的机会。如果你胜利了,仁慈的亚娇殿下会宽恕你的罪过,并且让你成为她的臣。”

    血鹦鹉张开了翅膀,得意的扭了扭他日益肥胖的屁股:“这妞儿傻的,谁会跑去和他们挑出来的人决斗啊?鸟爷从来不做这么缺心眼的事情,打闷棍多有趣,只有二百五才会决斗呢。”

    光幕光影一转,一座土城出现在光幕。

    这座土城显然是神人们用法术匆匆建造起来的,长宽千里的土墙上没有城门,高有百丈的城墙让人无法攀爬。城内密密麻麻的塞满了平民,而且尽是一些老人和孩童。

    这一眼看去,这土城内的犹如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在一起,总数量怕不是有数亿之多?

    胡娇娇的声音响彻整个玄天大陆:“如果你不敢出现,不敢和亚娇殿下的战士决斗的话,我们每天都会从这土城挑选一亿平民杀死。你觉得,我们会不会这么做呢?”

    高空一座大山突然落下,重重的砸在了土城的心部位。

    就听得一声巨响,大片鲜血从大山的边缘喷了出来,土城内的无数老人和孩童惊恐绝伦的尖叫起来。

    殷血歌的脸骤然阴沉下来。

    一天杀死一亿无辜的平民,只是为了逼迫他出现?胡娇娇这个女人,该死!(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