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四章 破城(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二百零四章 破城(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又是周一了,求可爱的推荐票啊!!!

    亲爱的亲们,推荐票有么?

    “真够邪门的。”

    一座残破的宅院厢房内,三根散发出淡淡云烟的‘三光迷神阵’的阵旗歪歪扭扭的插在地上,这个小小的阵法足以隐藏厢房内的气息,掩饰殷血歌的存在。

    血魂珠悬浮在殷血歌面前,拳头大小的血色宝珠散发出邪恶诡异的气息。血鹦鹉瞪大了小眼珠凑到的血魂珠前,仔细的打量着这颗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阴魂的邪恶宝物。

    “邪门,真邪门。”虽然血鹦鹉自己就是一个邪门的玩意儿,但是血魂珠依旧让他叹为观止。

    这颗宝珠的本体,应该是某个强大神灵的道则烙印。有大能者将他的道则烙印连同所有精血全部抽出,然后抽取那个神灵的神魂,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他的神魂,让他充满怨气转化为恶鬼戾魄,再融入道则烙印所化的宝珠。

    那尊被杀死的神灵,他掌握的法则力量绝对和灵魂、轮回、死亡有关。换言之,这是一尊倾向死亡层面的神灵。他的神魂受到如此可怕的折磨,凝成了血魂珠的粗坯后,因为他滔天的怨气,这颗血魂珠就有了吞噬、吸纳外来阴魂的力量。

    随后用大量的精血、阴魂不断祭炼,不断的增强血魂珠内主魂的力量,逐渐让他忘却过往的一切记忆,让他完全成长为一头没有理智,没有记忆,只知道杀戮和吞噬的恐怖存在。

    迎敌之时,只要激发血魂珠内的主魂,他就能动用庞大而阴邪的灵魂之力,发动无形无迹的攻击,摧毁敌人的灵魂,消灭敌人的灵智,吞噬敌人的精血以增强自己。

    如今这颗血魂珠内的主魂已经成长到了天仙水准,也就是说他的神识攻击起码是天仙级的。难怪那些血妖长老说这是镇族秘宝,一颗充满凶恶阴戾气息,能够发动天仙级神识攻击的宝珠,的确是一件非常难得的异宝。

    更不要说这宝珠内还融合了原本那个神灵的道则烙印,他的神识攻击也蕴藏了一丝死亡气息,就算没有对敌人的灵魂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一丝死亡气息也会纠缠在敌人的灵魂上,带给他无穷无尽的痛苦,时刻吞噬腐蚀他的灵魂力量。

    “果然是好宝贝。”血鹦鹉谄媚的向殷血歌点了点头,两只宽大的翅膀用力的搂住了血魂珠:“伟大的尊主,您是这样的慷慨,您是这样的富有,这几天您打家劫舍,得了不少好处,这颗宝贝,您不觉得这么邪恶、死气沉沉的法宝,有损您的形象么?”

    伸出手指,狠狠的对着血鹦鹉的脑袋弹了一下,将他打飞除了一丈开外,殷血歌淡然道:“这宝贝是你的了,但是小心不要被他反噬。另外,如果你敢用他们的手段增补这颗血魂珠的威力,可不要怪我把你拔了毛,烤熟了一顿给吃了。”

    血鹦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忙不迭的喷出黑红二色魔光将血魂珠吞进肚里,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反噬?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是魔道、鬼道的路数,鸟爷就没有被反噬的道理。一头成年的绵羊,能反噬一头没长大的蛟龙么?怎么可能!”

    没长大的蛟龙?殷血歌咧咧嘴,这个家伙还真不客气,他对自己看得如此高?

    厢房外月色渐浓,满天都是怒吼连连的神人飞来飞去,很多地方都传来了房屋倒塌的巨响。殷血歌在平安城内悍然击杀一尊神将,更杀死了平安城临时城主座下最铁杆的一个血妖家族的全部成员,这毫无疑问是在那位临时城主的屁股上捅了一刀,整个平安城的神人都疯狂了。

    如果不是因为平安城如今算是神人自己的地盘了,那些神人舍不得下手毁掉这里的话,他们早就调集人手,将这座城池整个化为乌有。

    饶是如此,神人们依旧好似被捅了蜂窝的马蜂一样,密密麻麻的漫天飞来飞去,更有数十倍的修士、仙人凌空飞舞,配合那些神人追捕殷血歌。

    但是殷血歌布置在身边的三光迷神阵是青丘炎借给他的秘宝,是青丘一族专门为外出行走的族人炼制的重宝,三根阵旗看起来普通寻常,但是他们可都是天仙巅峰级的仙器。三柄阵旗根本不需要殷血歌注入半点儿法力,他们自行抽取外界的天地灵气,就能维持阵法的消耗。

    除非神人当有天仙巅峰大圆满的阵法师,否则谁也别想找到殷血歌的半点儿踪影。

    兴致勃勃的站在窗口眺望着外面飞来飞去瞎折腾的神人们,殷血歌摇摇头,从袖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盘。数百个淡淡的血色光点在玉盘上闪烁着,所有的光点连在一起,就构成了一座散发出邪异妖气的奇门大阵的阵图。

    这块玉盘同样是青丘炎借给殷血歌的秘宝,上面的阵法是‘天妖弑神阴大阵’,是青丘一族秘传的杀戮阵法。这座大阵是一座彻头彻尾的杀戮之阵,讲究的就是调动天地至阴之力,凝成上古天妖真形,借助实力堪比大罗道祖的天妖之力击杀敌人。

    大阵并不复杂,各种阵旗和阵器的炼制也不复杂,阵图虽然复杂了一些,但是按图索骥的话,布置起来倒也方便。这座大阵唯一的缺陷就是,想要发挥出他巨大的威力,就必须有巨大的付出——巨量的仙石和灵石,你投入多少仙石和灵石,他就给你发挥多强的威能。

    一百品灵石,这座大阵可杀元婴修士。

    一百上品灵石,这座大阵可杀神游修士。

    一百极品灵石,这座大阵可杀元神大能。

    相对应的,填充一百最低劣的仙石,这座大阵就能杀登天境修士。只要舍得浪费灵石和仙石,如果一次砸进去数亿块极品仙石,那么就算是金仙这座大阵也能瞬间秒杀。

    当然,殷血歌虽然最近不断的打劫神人的各处矿场,劫掠了无数的资源,但是手上也没有数亿极品仙石这么夸张的财富。他手上的极品仙石,加起来也就是两百万上下,加上其他数量更多的上品、品和下品仙石,这座大阵可以稳稳当当的诛杀寻常的阶以下的天仙。

    “鸟爷,我们玩把大的。”仔细的清点了一下自己手上的资源,殷血歌轻松的笑了笑:“总不能让人紧跟在屁股后面追杀吧?这次,我们一定要让那些神人知道,我们可不是好惹的。”

    血鹦鹉兴奋的跳了起来,稳稳的站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干一票大的。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嘿,如果能够干掉几尊神帅,他们肯定都富得流油的。”

    冷笑了一声,殷血歌掏出了青丘炎借给他的天妖弑神阴大阵的诸般阵旗和阵器,按照玉盘上阵图的指点,小心的在平安城内开始堪舆探穴,将一座儿要命的大阵逐次布置了下来。

    每一根阵旗都要小心又小心,势必不能让那些满天乱飞的神人发现了这些阵旗的存在。同时每一根阵旗下面都要埋藏巨量的仙石和灵石,这座大阵之所以能有这么巨大的威力,这些仙石和灵石可不能少。

    平安城面积巨大,这座大阵又有百十个阵点要布置。漫天都是神人乱飞,到处都是修士和仙人的神识乱扫。哪怕殷血歌有秋蝉蛰隐术藏匿身形,他依旧耗费了小半个月的功夫,这才将整个大阵布置妥当了。

    整个平安城都被神人占据,好些阵点所在的位置,都是那些神人盘踞的巢穴。幸好殷血歌行事小心,而且这座阴大阵的阵旗、阵器都有藏匿自身气息的功能,而那些神人又无法外放神识,那些修士和仙人又严禁靠近神人们的居所。

    各种因素糅合在一起,一半是运气,一半是天注定,殷血歌终究还是将这座大阵布置成功了。

    盘坐在平安城最高的一座塔楼顶部,踌躇满志的看着下方乱哄哄的城池,抬头看着天空三十轮明月,殷血歌很是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这么美丽的月亮,这么柔和的夜色,怎么就被这么一群莽货给破坏了?”

    远处传来了声嘶力竭的惨嚎声,几个低阶神人战士正在欺凌一个投靠他们的小妖修。

    那小妖修的本体应该是一头野猪,神人战士强迫他变回了原形,然后用皮鞭抽打着这头体型庞大的野猪顺着大街奔逃取乐。可怜这头肥胖的野猪身形狼囥,根本奔跑不动,他的一只蹄又被那些神人战士给打断了,只能一瘸一拐的一边惨嚎一边乱蹦乱跳。

    因为殷血歌小半个月没有出现的关系,这些死性不改的神人再一次的忽略了他的存在,完全就当他已经逃出了平安城。所以这头野猪精仓皇逃跑的时候,路边的屋里都有大量的神人战士嘻嘻哈哈的站了出来,对着这头可怜的野猪指指点点。

    ‘咚咚’两声闷响,两尊身躯高大魁梧的神人军官从高空降落,正好落在了殷血歌身边。

    他们看都没看殷血歌一眼,而是指着大街上狼狈逃窜的那头野猪放声大笑。笑了好一阵,一名金发碧眼的神人才好奇的转过头来,向殷血歌瞪了一眼:“喂,兄弟,你是哪位大人的属下?你好面生啊,似乎不是我们队的人?”

    殷血歌站起身来,笑着向这个神人点了点头:“真的很面生么?我还以为,你们都记住我的长相了。”

    两个神人茫然的相互望了一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我们应该认识你么?你是铁牙大人的心腹?还是蔺瑶大人的身边人?难不成你是娇公主的仆役?他们身边没有你这么个人啊?”

    血鹦鹉翻了个白眼,殷血歌感受着夜色逐渐浓郁起来的阴之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撤去了脸上秋蝉蛰隐术带来的那层薄薄的雾气,将自己的本来面目露了出来,然后凑到了一个神人的面前,很认真的指了指自己的鼻:“真的不认识么?我叫殷血歌,有印象了么?”

    两个神人的身体骤然绷紧,殷血歌清楚的看到他面前的那个神人的额头上数十颗黄豆粒大小的冷汗‘唰’的一下就冒了出来。就好似碰到了毒蛇的癞蛤蟆一样,两个神人吓得脸色铁青,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我们,抱歉,我们,没有恶意。”殷血歌面前的那个神人结结巴巴的哀求着:“我们还有父母要赡养,我们的孩还没有成年,我们的部落还要我们的战利品去供养,我们,我们不能死。求,求您了。”

    殷血歌叹了一口气,血鹦鹉怪声怪气的说道:“蠢货,你们应该说你们上有八百岁的高堂,下有八岁的幼,求好汉爷爷怜悯,放过小一条生路,这才是求饶的正经段。”

    两个神人估计是被殷血歌这一段时间闯出来的凶名给吓傻了,他们居然就真的按照血鹦鹉的指点,结结巴巴的咕哝起来:“好汉爷爷饶命,我们上有八百岁的高堂,下有八岁的幼,求好汉爷爷怜悯,放过小一条生路吧。”

    ‘咚咚’两声,一尊神将带着十几个下属落了下来,他们也选择了这座城内最高的塔楼落脚。领队的神将兴致勃勃的看着那头四处乱窜的野猪,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两天风平浪静的,孩们的兴致很高嘛。喂,你们这两天有什么新的收获么?我昨天出城扫荡,居然在一个村里的地窖,抓到了两个元婴境的女修,水灵灵的人类女修,漂亮得让我腿都软了。我狠狠的……”

    自言自语了好长一段废话,这神将这才发现现场气氛的诡异,他转过头,看着两个身体僵硬的神人厉声喝道:“我在和你们说话,血统卑贱的下等存在,你们居然敢发呆?”

    两个神人吓得浑身都在哆嗦,他们死死地盯着殷血歌,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

    殷血歌抬起头来,向那怒气冲冲的神将打了个招呼:“嗨,我是殷血歌,很高兴见到你。嗯,似乎你们都很怕我?难道我这些天杀了你们一些族人,可就真的这么出名了么?”

    那神将的身体也是骤然一呆,他的眸里突然喷出了一丝丝的风劲,随后他的身体一跃而起,化为一道狂风冲上了天空。四周的空气剧烈的鼓荡着,这个神将的声音随着狂风瞬间传遍了整个平安城。

    “殷血歌在这里,我发现殷血歌了!首功是我的,各位大人,是我风神家族的阿卢岚发现的这个家伙。快点来杀了他,大家一起上,围死他,杀了他。”

    尖锐的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百多条流光冲上了高空,三尊通体披挂着华美甲胄的神帅,百多个化身为本源力量形态的神将悬浮在半空,加上归顺了他们的众多修士和仙人,数十万人密密麻麻的将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尊身穿金色甲胄,通体寒气森森,小半个月前曾经追杀过殷血歌一段时间,却最终无功而返的神帅仰天狂笑了三声,然后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你就是殷血歌?你,你,你让我们丢尽了脸,你杀死了我们这么多的下属,你让我们成了其他城主嘴里的笑话,今天,你必须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淡然笑了笑,殷血歌眯着眼睛,双眸一阵凶光闪烁。

    “付出代价?没错,你们必须为你们给我带来的麻烦付出代价。”

    “本来我可以留在玄天府潜心修炼,想办法凑齐了路费,我就能去找我的亲人,把我平安的消息传递给他们。但是你们来了,你们攻破了玄天大陆,这本来和我无关,但是那些该死的玄天府的官吏,居然想要借刀杀人,这就是你们给我带来的**烦。”

    “我本来只想安安静静在这里潜修而已,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来麻烦我?”

    殷血歌愤然的看着那尊通体寒气升腾的神帅:“你们,为什么不能换个地方去偷袭?”

    神帅呆滞的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他才笑着向身边的同伴摇了摇头:“这家伙是个疯。我们偷袭玄天大陆,这是我们筹备了上千年的计划,他认为他是谁?”

    殷血歌冷笑了一声,他的双手向天空一挥,一道青丘炎传授的灵符打出,四周天地间突然一阵阵阴风习习卷起,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冲天而起,无数道阴之气从虚空涌出,迅速在他头顶凝成了一头体长百里开外的尾天狐。

    这头活灵活现的尾天狐懒散的打了个呵欠,然后一爪拍了下来。

    就听得一声巨响,通体寒气袭人的神帅被一掌拍成了肉饼,他体内的道则烙印也随之崩解。

    无数道寒气升腾的蓝光向着四周喷散开,殷血歌狂喜,他大笑了一声,反手就是一道佛光扫出,将那些蓝光全部卷入了佛光。

    四周的神人、修士、仙人全都傻眼了,堂堂下阶神帅,堪比一品、二品、三品天仙的大能,居然被这阴之气凝结的幻象一把拍碎?这是幻觉么?这绝对是幻觉!

    剩下的两个神帅手足无措的相互看了看,然后同时尖叫了一声,带起一道水波、一条火光向殷血歌冲了过来。

    尾天狐再次拍动了爪,两尊神帅顷刻陨落。

    殷血歌长啸一声,他打出了第二道灵符。

    尾天狐身体微微一抖,浑身长毛化为无数道寒光激射而出,瞬间洞穿了在场绝大多数神将、仙人和大能修士的眉心。白色的长毛炸开,百多个神将、数百地仙和散仙、数十万修士顿时同时炸裂当场。

    一名修士终于承受不住这可怕的心理压力,他当即转身就走,同时嘶声裂肺的尖叫起来。

    “破啦,破啦,城破啦。这小不是人,他是鬼,他是幽冥界的恶鬼啊!”

    四面八方无数修士转身就走,再无一人肯留下为神人作战。

    血鹦鹉已经尖叫了起来:“快,他们的库房在哪里?赶紧去洗劫了他们的库房。”(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