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三章 夺宝(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零三章 夺宝(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玄天大陆平安城,一条僻静的小巷,一座高楼内。

    一只烧鸡被扯得七零八散,胡乱的堆在一块油纸上,旁边还放着几块儿卤肝,以及一个硕大的,还在腾腾冒着热气的蒸猪头。那猪头双眼大睁,两条大耳朵直愣愣的竖了起来,看上去煞是可爱。

    拎着一个小酒壶,殷血歌惬意的坐在窗边,透过窗棱缝隙向外张望着。

    血鹦鹉坐在地上,两个爪抓着一块卤肝仔细的撕扯着,慢慢的扯下一片片浓香的卤肝塞进嘴里。他不时的抬起头来,骂骂咧咧的在身边的一个大酒碗里喝一口酒,弄得脖上的羽毛都湿透了。

    偌大的平安城,以前有常住的居民过千万,是一座极其繁华的大城。

    但是殷血歌眼前的平安城却被一股血腥味笼罩,四处都胡乱堆积着被杀死的平民和修士的尸体,一些投靠了神人的妖修化身原形在大街小巷里游荡,一些狼族妖修在四处嗅着气息,追寻着城内藏匿的幸存者。

    趾高气扬的神人士兵拎着酒坛嘻嘻哈哈的从大街上走过,一些人的肩膀上还扛着被他们掳掠的年轻女。一些神人士兵鬼鬼祟祟的在大街小巷里出没,他们带着大队神色麻木的奴隶,扛着锄头铲,在那些豪华的宅院内掘地三尺,想要找到一些埋藏起来的财富。

    有时候这些神人士兵还真会有点收获,就在一刻钟前,殷血歌斜对面的那座院里,几个神人士兵从一口深井的井壁上找到一个暗门,从密室掏出了各色珠宝数百箱,珍稀的天蚕丝制成的绫罗绸缎上千匹,更有大量的灵石和仙石,乐得那些神人士兵嗷嗷直叫。

    自然而然的,这些神人士兵都成了血鹦鹉的口食,那些财富都成了殷血歌的战利品。

    “先休息一下,等入夜了,我们再去给这座城里的神人一个好看。”抓起一个烧鸡腿啃了一口,殷血歌含糊的咕哝着:“总不能他们继续逍遥快活,追杀我们这么多天,总得付出点代价。”

    血鹦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胸膛很不正常的膨胀起来。一丝丝血光在他小小的眼珠里翻滚着,他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娘-的,嘿,鸟爷最是古道热肠,最喜欢帮他们超度残生了。”

    空传来了沉闷的翅膀拍打声,殷血歌诧异的抬头向外面望了过去,然后他身体微微一哆嗦,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几个翼展超过十米的血妖面无表情的飞了过来,围绕着刚才他击杀那些神人战士的宅院不断的盘旋着。

    这些脸色惨白,头发和眼眸都成红色,身上隐隐缠绕着一丝火光的血妖不断的抽动着鼻,犹如猎狗一样绕着宅院四处梭巡着。一名本命蝠翼上有好几团太古妖若隐若现的高阶血妖悬浮在半空,狐疑的向四周打量着。

    这是殷血歌来到仙界后,第一次见到血妖一族的战士。

    和鸿蒙本陆的那些血妖相比,仙界土生土长的血妖**更加强横,气息也更加诡秘莫测一些。眼前的这些血妖实力都在元婴境以上,那个带头的血妖灵魂和**紧密的结合在一起,肉身已经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分明是一尊不离境的大妖。

    绕着宅院盘旋了一阵,这些血妖凑在了一起,语气阴森的争吵起来。

    争吵了几句,那实力最强横的血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够了,血腥味,这里哪天没有新的血腥味?没错,这里的血腥味带着一丝神力的味道,有神族的人在这里受伤了,但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冷哼了一声,这血妖低声喝道:“不要管闲事,赶紧去四处找找,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新的猎物。”

    几个血妖发出一声尖锐的唿哨,然后分别向着四周的宅院飞了过去。

    殷血歌站起身来,远远的看着这些分明是隶属神人阵营的血妖,眸里一阵幽光闪烁。沉思了一阵,他向血鹦鹉勾了勾手指,浑身酒水淋漓的血鹦鹉急忙窜起趴在了他肩膀上,随后殷血歌发动秋蝉蛰隐术,身形没入了空气,追着那实力最强的血妖就赶了过去。

    城池的上空,一道道强劲的仙识笼罩了整个天空,一些神人军官站在高楼的顶部,神色严肃的向四周张望着。几架四轮战车在蛟龙的拖拽下急速的滑过天空,很多趾高气扬的神将搂着掳掠而来的美丽女修,正在战车上嘻嘻哈哈的上下其手,弄得那些女修哭喊连连。

    紧随着那个不离境的血妖,殷血歌来到了城池西南的一块空地。

    原本这里是一片繁华的街区,但是所有的建筑都已经被人摧毁,原地挖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长宽十里的坑内一座诡异的血色阵法正在闪耀着淡淡的幽光。几个身穿血色长袍的血妖老人站在大坑边,正笑容可掬的用血妖一族特有的优雅语调轻声交谈着。

    数以万计的血妖一族俊男美女惬意的站在四周的屋顶上,就好似郊游一样轻松的嬉笑交谈。

    殷血歌不动声色的混入了这些俊男美女的队伍,他略微释放出了一丝血妖特有的血腥妖气,四周的血妖们只是向他望了一眼,就不以为然的转过了头去。秋蝉蛰隐术神妙无穷,一丝丝雾气缠绕在殷血歌的脸上,将他的面孔进行了某种扭曲和模糊,这些血妖并没有认出他这个被神人通缉的要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当玄天大陆的三十轮月亮高照夜空的时候,四周突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更有孩童的哭喊声远远的传来。

    大队面无表情双眸通红的血仆战士身披战甲,手持钢刀,押送着大群大群的平民向着这边汇聚了过来。黑压压的人群,无数张惨白的面孔上尽是绝望和恐惧。

    四周的血妖突然笑了起来,他们纷纷张开本命蝠翼飞上了天空,不断的高速低空掠过这些被押送来的人群。时不时的,会有血妖从空俯冲下去,一把抓起他们看的目标,然后张开嘴咬在他们的脖上。

    被这些血妖抓起来的,尽是一些生得强壮俊朗的青年,或者是美丽青春的少女,这些被抓上高空的青年男女发出凄厉的哭喊声,不断的挣扎哀嚎,却根本无法摆脱这些血妖强劲有力的手臂。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被抓起来的青年都被吸干了体内最后一滴血液,惨白的尸体被那些血妖从高空胡乱的丢下来,撞在地上发出沉闷的‘碰碰’声。

    殷血歌的瞳孔骤然一凝,他双手紧紧握拳,浑身都有一丝丝的血炎**了出来。

    殷族也蓄养血奴,殷族也依靠大量吸食人血维持生命。但是殷族有专门的血巢,所有的血奴都能在血巢安稳度日,只不过每个月他们都会固定的向殷族献上一部分的鲜血而已。除非是那些血奴触怒了殷族人,否则殷族的血妖并不会做涸泽而渔的事情,他们从来不会一次吸干一个血奴的全部血液。

    但是眼前的这些血妖,他们根本就是在以杀人取乐。

    他们根本没必要将那些青年的血液全部抽干,他们完全可以保留他们的性命,但是这些家伙却就是这么做了。

    更让殷血歌难以接受的就是,被丢在地上的那些尸体飘出的阴魂,全部被那个大坑内的血色阵法吸纳了过去。这些被抽干血液而死的阴魂,他们死前无比的绝望和恐惧,他们的银魂充满了残暴的戾气。

    在那座血色阵法的转化下,这些阴魂很快就被化为面容扭曲周身煞气大盛的凶魂厉魄,然后哀嚎着被一颗悬浮在法阵上空的血色宝珠吞噬了进去。

    几个站在大坑边的老人惬意的笑着,他们不时的向那颗血色宝珠风轻云淡的看一眼,脸上的笑容就变得越发的灿烂了。殷血歌侧耳倾听他们的话,这些老人分明是在说,这次的收获很不错,这颗镇族秘宝‘血魂珠’的威力,又能增加几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火光从高空坠落,一个浑身缠绕着熊熊烈焰的神将从火光走了出来。

    几个血妖老人急忙向这神将跪拜了下去,虽然他们的实力并不弱于这个神将,他们起码也有着相当于低阶神将也就是地仙的修为,但是这些血妖老人就好像见到了主人的老狗一样,无比谄媚的跪在了对方的脚下。

    “尊贵的大人,您有何吩咐?”一位实力最强,整个眼球都变成了血色的血妖老人恭谨的问道。

    火焰缭绕的神将轻轻的哼了一声,他跺了跺脚,掏出了一个血色的卷轴丢在了脚下。

    “我带来了大人们的旨意,你们家族在这座城周边,可以屠杀十亿凡人祭炼血魂珠。但是大人们希望你们的速度快一点,赶紧抓齐预定的人数干掉他们后,你们的族人就要赶紧将那些投靠过来的修士和仙人变成你们的血仆。”

    倨傲的昂起了头,这尊神将傲然道:“这是你们的荣幸,你们的家族实力又能增强一大截了。毕竟和那些修士、仙人相比,我们更加信任你们嘛。”

    几个血妖老人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他们纷纷膝行到了神将的脚下,虔诚的用嘴唇去亲吻对方的靴。哪怕对方身上缠绕的火光烧得他们的面孔‘嗤嗤’直响,这些老人依旧强忍着疼痛,用这种谄媚的方式向那个神将表达出了自己最虔诚的屈服和顺从。

    “好像一群狗诶。”血鹦鹉慢的笑了笑。

    “连狗都不如吧?”殷血歌不以为然的歪了歪嘴,一条聪明的狗,他是绝对不会用舌头去舔烧红的烙铁的。这个神将身上的火焰温度可比烙铁高多了,殷血歌都闻到了那些老人的面皮被烧熟的肉香味,就和刚才的那个蒸猪头一样香气四溢,狗有这么蠢么?

    只不过,这些神人允许这些血妖在平安城周边屠杀十亿凡人滋养秘宝,这未免太过分了一些。他们将那些凡人当做什么?炼器的材料?猪狗不如的畜生?或者是其他更加下贱的生物?

    大群大群的凡人被驱赶到了大坑边,那些高高飞起的血妖已经喝饱了血浆,他们悬浮在空,一个个兴奋的看着那些哭天喊地的被强迫着向前走的平民。

    人群滚滚向前,那些已经到了大坑边的平民被身后的人一推,当即摔进了大坑内。

    血色阵法微微一闪,数十名摔进大坑里的平民当即骨肉成灰,他们体内的精血被抽取出来,在阵法上空凝成了一颗颗拳头大小的血珠,他们体内所有的血液精华就全部聚集在了这些血珠。

    与此同时,惊吓过度的他们灵魂被抽了出来,经过阵法的转化后,变成了凶魂厉魄被吸进了血魂珠。

    看到这么多人凭空变成了一堆灰烬,那些平民无不嘶声尖叫起来。他们骚动起来,想要向四周逃走,但是四面八方都是身披重甲的血仆战士,他们挥动着长枪大戟对着那些平民一通乱刺乱砍,当场就击杀了数千人,然后将他们的尸体全部丢进了大坑。

    “一群混蛋。”殷血歌眸里闪过一抹血光,他低沉的喝道:“就算是血妖,你们就一点底线都没有么?”

    仰天长啸一声,殷血歌带起一片血光向那一尊通体缠绕着火焰的神将冲杀了过去,血歌剑发出尖锐的剑鸣声,化为一条极细的血线穿透了神将的后脑勺,从他的眉心**了出来。高温的血液随着剑光喷出,被偷袭的神将惊恐交集的怒吼了一声,他回过头来想要看清偷袭自己的人,殷血歌已经一拳轰了下去。

    一声局限,神将的半截身躯被轰成粉碎。

    这尊下阶神将也有着相当于二品地仙的实力,但是面对殷血歌的偷袭,他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就被打成重伤。击杀了这么多的神将、神人之后,血海凝聚的天道法则道痕越来越多,道痕越发的完整,殷血歌虽然修为没有提升多少,但是他的战斗力可是实实在在的打着滚儿向上飙升。

    神将的身体化为无数火光汇聚过来,他的道则烙印没有被摧毁,他残破的**正要重组在一起。

    殷血歌丹田血海往外一冲,当即将那神将的残破躯体卷了进去。幽冥十八禁囵塔内喷出丝丝黑光定住了神将剧烈挣扎抽搐的残躯,四周血水一阵翻卷,当即将他的身体撕成了碎片。

    几个血妖老人惊恐的看着殷血歌一拳将那神将打成粉碎,他们手足无措的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原本带着谄媚笑容的脸上,突然冒出了巨大的惊恐和绝望。

    一尊神将在他们面前被击杀,而且是在他们举行血祭仪式的现场被击杀,毫无疑问这个责任得算在他们身上。但是他们这些血妖家族对神人一族而言,单纯是附庸的走狗而已,为了一尊神将的死,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灵们会毫不犹豫的抹杀他们一个家族,或者将他们全部贬为最卑贱的奴隶。

    “你闯大祸了。”几个血妖老人尖啸着冲了起来,他们完全忽视了对自己的防御,伸开双手弹出了锋利的指甲向殷血歌的心脏挖了下来:“你必须死,只有杀了你,才能洗刷我们的罪。”

    没有护身的法宝,没有任何的铠甲或者其他的防御手段,几个血妖老人更是忽略了对自身的防御,以亡命的方式向殷血歌发动了自杀性的攻击。

    面对拼命的对手,殷血歌毫不客气的挥动血歌剑,数十道血光激射而出,眨眼间就洞穿了这些血妖老人的身体。这些血妖老人虽然也有着相当于低阶地仙的修为,但是他们的实力完全依靠吞噬精血得来,他们的血妖妖力驳杂不纯,就连**的强度都弱得让殷血歌摇头无语。

    血歌剑飚射,几个血妖老人的心脏被剑光洞穿,他们的身体被剑光打得乱颤,只是瞬间的功夫,几个血妖老人就被殷血歌斩于剑下。

    四面八方的血妖惊恐的看着自家的族长和长老被殷血歌一剑击杀,他们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宛如疯狂的马蜂一样向着殷血歌扑了下来。

    “来得好,我一直很好奇,佛门佛光对血妖一族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

    冷笑了一声,殷血歌双手结成莲花印,身体内突然**出一片金晃晃的佛光。淡淡的檀香味席卷四方,殷血歌体内的血元瞬间消耗一空,他倾尽全力发出了旃檀功德佛光,金色的佛光笼罩了方圆十几里的范围。

    数万血妖几乎是同时在金光化为一缕青烟,无论是三劫三难境,还是普通金丹境,面对辉煌浩荡宛如旭日东升的佛光普照,他们的身体瞬间就被熔化。

    同时被消灭的,还有那些穷凶极恶的血仆战士,他们被佛光一照,身上的铠甲和他们的身体同时汽化,无数道青烟从四周腾腾升起,眨眼间场内所有血妖血仆都被殷血歌轻松击杀。

    身体一晃冲到了血魂珠边,一把将血魂珠抓在手,殷血歌长啸一声后迅速没入了空气。

    一团恐怖的寒气呼啸而来,绕着那个大坑急速旋转了一边,然后向着殷血歌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