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一章 正面击杀(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二百零一章 正面击杀(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差点忘了更新了……汗一个!

    热糊涂了!

    通体电光缭绕,碗口粗细的电流在这尊低阶神将身上不断喷出,长达数百米的狂暴电光打得地面上坑坑洼洼,眨眼间的功夫就在地上劈开了数百个水缸大小的窟窿,将地面轰得一片狼藉。

    面孔上同样是电流环绕,看不清面容的神将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贱种,死。”

    殷血歌拍打着本命蝠翼,向着那神将‘嗤嗤’笑个不停:“怎么每次碰到你们的人,总是这么一句台词?总有数百人对我说过‘死’字了,但是我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那神将怒喝一声,双手在胸前环抱成球,掌心一团雷光喷出,带起一道刺目的光焰向殷血歌当胸射了过来。雷霆之速快捷异常,两人之间相隔足足有三里左右,但是电光一闪,攻击就到了殷血歌面前。

    宽大的本命蝠翼一抖,殷血歌带起一片残影,电光擦着他的身体掠了过去,笔直的落在了百里外的一座山峰上。就听得一阵密集的爆鸣声不绝于耳,偌大的一座高有数千丈的山峰在雷光化为一缕青烟,却是凭空被电流气化。

    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缕冉冉飞起的青烟,殷血歌不由得眉头一挑。

    这些神人不愧是天地的宠儿,他们掌控的天地自然之道威力强悍异常。这尊神将随手一击的威力,怕是寻常地仙都会被一击秒杀。殷血歌虽然一拳能将一座万丈高山摧毁,但是他只是将山峰打成一片灰尘,像这尊神将那样将山峰直接气化,这可比殷血歌的难度大了不知道多少。

    长啸一声,身体骤然变成一条极细的血光,虚空出现了无数条残影,殷血歌绕着那神将急速的盘旋起来。他的速度快得惊人,渐渐的以那神将为圆心,殷血歌已经在空气拉出了一个血色的圆圈。

    神人一族受到天地眷顾,天生就有莫大神通。但是神人一族空有强横无比的神魂,他们却和修士、仙人不同,他们的神魂虽然强大,却不会神识离体。

    殷血歌这一动,神将的眼珠就随着他急速飞行的身体转起来。奈何殷血歌飞行的速度超出了某种极限,这尊神将平日里甚至可以隔着一千里地看清一只蚊的性别,但是碰到速度离谱的殷血歌,他的眼珠转得都快抽筋了,却依旧跟不上他的身形。

    可怜这些神将天赋卓越,他们无论是视力还是耳力,都比寻常修士强出千百倍。可是这种天生的视力和耳力毕竟有他的极限,殷血歌的速度就超过了这尊神将肉眼的极限,可怜的神将根本看不清殷血歌的本体在哪里。

    如果是修士或者仙人,他们的神识、仙识外放,他们身边偌大一块空间一颗灰尘飘落都瞒不过他们的监控,殷血歌飞得再快,他们都能用神识、仙识控制飞剑和其他法宝进行攻击。

    唯独这些神将不会神识外放的法门,在肉眼跟不上殷血歌速度的情况下,他们就只能被动挨打了。

    可怜的神将怒吼连连,他身边**出无数的雷光向着四周乱打,一时间方圆百里内无数座山峰被气化,地面被打出了数以千计的深达数里的大坑。但是这些电光都是险而又险的擦着殷血歌的身体飞过,根本连他一根头发都没伤到。

    “呵呵,眼睛抽筋了么?”看到这尊神将完全触摸不到自己的身体,殷血歌不由得放声长笑起来。

    丹田血海上,三朵瓣血莲冉冉展开,突破到神游境,血海上又多了一朵血莲花。二十七片莲花瓣轻盈飘落,血光一闪就已经凝成了血歌剑的模样。

    无数道极细的血光从殷血歌疾飞的身体内**而出,带着刺耳的啸声向着神将周身乱劈出去。血光向前疾飞的同时,还不时类似瞬移一般向前骤然跳跃一大段距离,越发让这些剑光的轨迹变得诡异莫测,根本无从防范。

    血光影遁,以血海灵宝大禁宝箓祭炼的血歌剑,以及莲花瓣幻化的剑光都和殷血歌血肉相连心血相同,这些剑光都能施展殷血歌所擅长的所有秘术,血光影遁这比起寻常血遁秘法更快了百倍的遁术,自然也能在这些剑光上被完美的复制。

    就听得‘噗嗤’声不绝于耳,可怜的神将顷刻间被剑光洞穿了数千次。

    殷血歌根本没有使用任何的御剑之术,或者说惊人的速度就是他独特的剑法。快,快到了极点的快,瞬息间掠出数百里的超快剑光,高绝的速度让他的剑光拥有了超出寻常的杀伤力。

    每一瞬间掠出数百里,这样的速度就算是一粒小石都拥有了惊人的杀伤力,更何况是血歌剑以及完全复制了血歌剑所有属性的莲花瓣所幻化的剑光。

    经过殷血歌长期的血气温养,吞噬了大量的天材地宝和成型的法宝飞剑,血歌剑此刻已经隐隐成了地仙器的雏形,无论是锋利还是强度,都已经比以前强出了千百倍。

    更可怕的是,剑光上附着一道血光,这血光专门擅长吞噬精血、腐蚀血肉。

    被剑光洞穿数千次的神将哀声怒吼,剑光每一次穿透他的身体,他就觉得身体虚弱了一丝,他的精血元气就被剑光带走一丁点儿。密密麻麻的剑光打得神将的身体宛如狂风的落一样乱颤,他的身体每时每刻都会多出数以百计的透明窟窿眼,以至于他的身体整个看上去都是半透明的了。

    幸好神将的生命力远比普通神人强悍得多,神将体内的道则烙印,已经和他们的身体发生了初步的融合。神将体内的道则烙印再不是一颗完整的晶体存在于体内,而是化为半液态,随时随地的在体内流动。

    殷血歌的剑光将那神将打得血肉横飞,但是幸运的神将他体内的道则烙印并没有受到直接的打击,所以他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急速的愈合。

    可是每一道剑光都要从神将的体内抽走一部分精血元气,神将体内的精血能量渐渐的无法支撑他身体的不断修复,他的身体就好像一个黑洞一样,开始吞噬四周的天地灵气用来修复自己的身体。

    可是天地灵气重新凝聚的身体,可比他千锤百炼,被道则烙印温养了无数年的神体弱小了一大截。所以殷血歌的攻击次数越多,身体重生的次数越多,神将的**强度和生命力就越发的微弱。

    “该死,该死。”

    被疯狂攻击的神将怒吼连连,他身体表面流动的电光在急速的削弱,原本碗口粗细的电流现在只有拳头粗细,原本蓝白色刺眼的强光,也变得暗淡了不少。尤其是随着殷血歌持续不断的攻击,他的力量更是被急速的削弱着。

    四周天地灵气翻滚而来,但是这神将吞噬天地灵气的速度,显然赶不上殷血歌对他攻击造成的伤害。好几次殷血歌的剑光穿透他的身体,他的身躯居然无法即刻的痊愈,伤口在他身上保留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有好几次他的胳膊、腿被剑光切断,一时半会都没能重新连接上去。

    “原来如此,只要攻击的力度超过你们的恢复力,杀起来也不是传说的那么困难。”

    殷血歌心怀大畅的仰天长啸,这可是一尊堪比一品、两品地仙的下阶神将。如果是真正的地仙,殷血歌早就被他们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法术或者法宝打成粉碎,但是这些神将空有堪比地仙的神力,可是攻击手段却如此的匮乏,居然被刚刚突破神游境的殷血歌压着打。

    虽然殷血歌的确**强度变态了一点,飞行速度离谱了一些,血海血元的品质超乎寻常了一些,但是他的修炼境界的确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神游境小修士。

    一个神游境的小修士能够压制一尊低阶神将,打得他还不了手,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仙界肯定会被小小的震动一把。就算那些传说的大罗道祖,他们年轻的时候固然也表现得极其妖孽,但是他们最多越级两级、三极挑战,可是殷血歌这何止是跨越了两三极?

    渐渐地殷血歌越打越是过瘾,越打越是手热,他一边长啸,一边驾驭剑光一通乱劈乱打,同时双手结印,一颗纯阳雷种在掌心凝结,然后巨量的天地灵气灌入雷种,就听得一声巨响,一道水桶粗细的血色狂雷从天降落,笔直的轰在了那神将的身上。

    就听得一声欢啸,那神将体表已经暗淡的雷光突然变得炽热起来,这一道足以重创地仙以下所有修士的纯阳神雷,居然没有伤到这神将一丝半点,反而给他补充了大量的元气。

    “愚蠢的人类修士,我是天地雷霆的宠儿,任何雷法对我都没有任何伤害。愚蠢如你,注定要被砍下脑袋,制成酒器后献给我们的王。”那神将得意洋洋的怒吼着,他的身形一晃,身体突然膨胀开来,原本人形的他已经直接化为一片翻滚的雷云。

    剑光不断穿透雷云,但是再也无法对他造成刚开始的那种伤害。

    这神将厉声笑道:“我刚刚只是糊涂了,我可是神灵,我是高贵的神将,我是尊贵的神啊。这是我的本来面目,一团没有实体的雷云,你能对一片云做什么呢?飞剑?哈哈哈,真是个玩笑。”

    无数道血光快若闪电般穿透神将身体变化成的雷云,但是正如他所言一样,飞剑能对一团没有实体的雷云做什么?剑光穿透云层,但是没有吸附到任何的精血元气,反而是无数道雷光在雷云翻滚,血歌剑被雷光炸得翻滚而出,不由得发出尖锐的剑鸣声。

    殷血歌的脸色骤然一沉,看来是自己刚才的那一道纯阳神雷,反而是提醒了这个神将。

    那一团方圆数亩的雷云疯狂的吞噬着四周的天地灵气,从人类形态化为雷云后,这神将吞噬天地灵气的速度骤然飙升了百倍。他的体积在急速的扩大,渐渐的雷云就扩张到了数十里大小。

    雷云将快速疾飞的殷血歌笼罩在了下方,随后就好像下雨一样,无数道拳头粗细的雷霆从雷云倾泻而下,正在空急速飞行的殷血歌措手不及,当即被连续十几道雷光命了身体。

    虽然那神将的确是无法锁定殷血歌的身体,但是他不惜耗费神力,施展这种全方位的覆盖性攻击,就好似用滚水浇蚂蚁一样,殷血歌结结实实的挨了十几道雷击。

    远远的正在向着这边疾飞的几尊神将骤然停下了脚步,他们悬浮在半空,轻松的笑了起来。

    雷云一阵翻滚,两只雷霆组成的大眼珠在黑漆漆的雷云骤然亮起,那神将瓮声瓮气的咆哮道:“卑贱的人类修士,你现在明白了伟大的神族的厉害了么?跪下吧,或许我心情好,可以让你成为我的奴隶?”

    远处那些悬浮在半空看热闹的神将同时大吼了起来,一尊浑身都是肌肉疙瘩,犹如金属雕像的神灵厉声喝道:“不可能,他杀死了我们太多的族人,我们绝对不能让他活下去。他必须被处死!”

    被雷光命的殷血歌只觉浑身一阵剧痛,强劲的雷霆不断的流过他的身体,五脏腑都在剧烈的抽搐着。他心里骤然一紧,这可是实力堪比地仙的神将发动的攻击,他此刻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层次的伤害。

    但是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在他丹田血海上,一抹小小的雷光一闪而过。

    这些日被他击杀的大量神人,同样有数百名掌控雷霆的神人。血海吞没了这些神人的精气精血,他们的道则烙印同样被血海吞噬。那些散碎的雷霆道则在外界雷光的刺激下,此刻居然在殷血歌的血海上空凝成了一片小小的雷云,而外界的雷电之力,正急速的灌输进这一片雷云。

    原本可以将殷血歌重创的雷光,居然只有三成不到的威力被他的身体硬生生的承受。

    而其他七成的雷霆之力居然全部被他血海上那一片雷云吞噬,小小的雷云急速的扩大,雷云蕴藏的雷霆法则也在自我的完善。原本散碎的雷霆法则,居然产生了好几条完整的天道印痕,化为一丝丝的电光在雷云不断的绕来绕去。

    血海传来一丝明悟,殷血歌只觉得自己对雷霆的掌控凭空多了数倍,他如果现在再次施展纯阳神雷,他释放的雷光威力起码是刚才那一击的十倍以上。现在他释放的血雷,绝对能够对下阶地仙造成威胁。

    妙不可言,原来如此。

    血海吞没了那些神人,居然还能剥离他们掌握的法则,将其铭刻在血海内供殷血歌使用。外界的攻击,会让这些散碎的法则烙印逐渐的完善,最终形成完整的天道法则。

    而修士修炼过程,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对天道法则的掌握。但是在殷血歌这里,只要他能不断的击杀那些神人或者神灵,不断的吞噬他们体内的道则烙印,他根本就不用自己参悟天地大道,那天地大道就会自然而然的和他契合。

    其他修士修炼道路上最大的困难,对殷血歌而言根本就不复存在。

    如果他能击杀足够数量的神人,在血海上形成完整的天道法则体系,那么他对天道的掌控,就足以和那些大罗金仙甚至更强大的存在相比。而任何一点对于天道的领悟,都能让他的实力突飞猛进。

    金仙和大罗金仙的区别,可不是法力的雄厚程度,而是在大道的掌控和领悟上啊!

    大道透彻,就是大罗。

    原本能将殷血歌身体崩裂的雷霆攻击,最终只是让他的身体一阵阵的酥麻剧痛。但是在修成了铁身境大圆满,身体强悍的殷血歌而言,这点疼痛算什么?

    仰天长啸一声,殷血歌一把将身上被电得破破烂烂的衣衫扯碎,仅仅穿着一条贴身的裤头,纵起一道血光向高空的雷云冲去。此刻那神将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一尊强大的敌人,分明就是一颗代表了雷霆法则的十全大补丹。

    丹田内血海化为一条洪流冲出,晶莹剔透的血水没有半点儿血腥味,反而带着一股自然清馨的淡淡香气。亿万血海鬼卒放声怒啸,他们卷起大浪,将那一片雷云整个包裹了进去,彻底隔绝了他和外界天地灵气的联系。

    刚刚那一击覆盖方圆数十里的范围,这尊神将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他体内的所有雷霆神力消耗一空,此刻正在急速吞吐天地灵气补充消耗。

    猛不丁的血海裹住了他的身体,隔绝了他和外界灵气的联系,这对这尊神将而言,无异于将一个大活人丢进了水里,还死死地压着他的脑袋不许他探出头来呼吸。

    神将惊恐的怒吼着,雷云急速翻滚,放出了几条极细的雷光击杀了数万血海鬼卒。这就是他最后的一次反击,他的所有神力已经消耗一空,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力量。

    无数血海鬼卒冲了上去,他们尖啸着将雷云撕成粉碎,然后被血海急速同化。

    那神将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声,他疯狂的怒骂着:“救我,救我,你们这群混蛋,快来救我啊。”

    但是数以亿万的血海鬼卒一拥而上,那神将虽然实力堪比地仙,却哪里经得起这么多鬼卒的吞噬?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耗费了所有力量的神将就在远处几位神将的眼睛底下,被吞得干干净净。

    下位雷霆神将,被殷血歌当场诛杀!

    将血海吞回体内,殷血歌转过身看着远处那目瞪口呆的几员神将,挑衅的比划出了一根指。

    “殷血歌在此,谁来杀我?”(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