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血海神教(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八章 血海神教(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玄天大陆,殷血歌面色阴沉的看着光幕口水四溅的曜奕。

    “我不管有多难,或者有多危险,你们必须破坏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阵眼。”

    “我不管有多难,或者有多危险,你们必须重建一座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

    “我不管有多难,或者有多危险,你们必须帮助玄天府大军返回玄天大陆。”

    “如果你做不到,你就是仙庭的叛徒,你就是神人的内奸,你就要被处死。”

    很显然,在另外一侧,曜奕正将自己的脸蛋凑近一用来传讯的佛珠,所以在殷血歌面前光幕,曜奕的面孔正在急速变大,他的一张脸都变得有点扭曲了。

    “总而言之,你必须做到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事情,如果你做不到,不管你以前立下了多少功劳,你最好的下场就是被千刀万剐,被凌迟处死。”曜奕威吓道:“不仅仅是你,就连你的师门,你的家族都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殷血歌的脸黑成了一片,他死死地盯着光幕面孔扭曲、不断威胁自己的曜奕,心头的怒火烧得他眼珠赤红一片,一根根头发伴随着无形的风劲飘了起来,他的发丝都有点泛红了。

    “副令大人,怎么说,我也是帮玄天府收复两仪星的功臣。你这样说,可就太过了。”

    深吸了一口气,殷血歌强忍住了心头的怒气:“玄天大陆这里,相当于天仙的神帅都不知凡几,混元无极囚神大阵的阵眼,肯定被他们严密看护着,我区区一个元婴修士,我怎么可能完成您所说的事情?”

    “去做,少废话。”曜奕根本不搭理殷血歌的解释,他蛮横的呵斥道:“去做我刚才说的那些事情。你能不能做到,我不管,总而言之,你要拼命去完成。成功了,重赏;失败了,重罚。连带你的父母亲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曜奕的身边传来了一的呵斥声:“副令大人,殷血歌乃我悬空寺护法。”

    曜奕蛮横的转过脸去,向着一厉声呵斥起来:“一大师,不管你是否佛门转世重修的高僧大德,你也没资格来管我玄天府的公务。你若是要包庇这小,你们悬空寺满门都要受罚。”

    呵斥了一一声,曜奕转过脸来,指着殷血歌喝道:“记住,我给你最多三天时间。如果等得府令大人统辖的大军,消灭了侵入峤琰域的所有神人,你还无法办到我要求的事情,你死定了,臭小,你绝对死定了。”

    看着光幕曜奕那种得意而张狂的面孔,殷血歌笑着比划出了当年他在殷族稚殿学会的粗鲁动作。他向着光幕的曜奕伸出了一根指,无比粗鲁的骂了一句鸿蒙本陆西方世界人类城邦那些最下贱的市井街头的流-氓-地-痞才可能学会的粗话。

    这句话过于难听,每一个词都恶毒、下流、无耻到了极点。

    总而言之,这句话的主要意思就是,殷血歌很乐意借助某些特殊的动植物,用某些非法的手段,与曜奕的母亲以及他母亲的母亲,由此向上引申三十代的所有直系的女性长辈,和她们发生一些生理上的,带着某种强迫性和屈辱性的双向交流。

    殷血歌骂得很难听,骂得很粗俗,这种话根本不是一个修炼有成的修士应该出口的。

    所以光幕骤然放大,显出了曜奕和他身边站着的几个人。几个悬空寺的僧人,一,几个玄天府的仙官仙吏,他们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殷血歌,不敢相信如此恶毒下流的话,居然是他骂出来的。

    至于曜奕么,他已经忘记了愤怒,他的面孔扭曲,变得赤红一片,骤然膨胀变得有点圆鼓鼓的脸上一根根青筋暴了出来,看上去就好似一颗充血的牛蛋。

    “你,你,你……”

    曜奕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殷血歌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他用一种很冷静的,近乎冷酷的口气说道:“你想要威胁我,想要对我说,我和我的父母亲族都死定了,是吧?”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曜奕,我会查出你的出身,查出你的来历,查出你的师门长辈。如果你敢对我做任何事情,我会一个一个的找上门去,灭你亲族,屠你师门,和你有关的所有人,我一个不会留。”

    曜奕呆了呆,然后他突然震怒至极的笑了起来,他指着殷血歌厉声笑骂道:“咋种,你说什么?你敢对本官说这种话?哈,你知道本官出身么?本官出身央仙域曜家,本家老祖乃堂堂品巅峰金仙,本官更是出身轩珞教,本门祖师在仙庭担任巡察使,你敢威胁本官?”

    冷厉的向曜奕看了一眼,殷血歌淡然道:“曜家?我会去找他们的。轩珞教?我记住了。”

    冷哼一声,殷血歌向一点了点头,淡然道:“一大师,如果给你带来了一些麻烦,我只能说抱歉。如果因为曜奕这杂碎的事情,连累到您涅槃转世的话,我会给您报仇的。”

    伸出手,一道血色火焰从掌心喷出,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全力发动,无数扭曲的血色符钻进了这颗一用本命心血祭炼过的佛珠。佛珠放出的光幕急骤的扭曲起来,曜奕尖锐的怒吼、喝骂声再也无法传来。

    所以殷血歌自然不知道,就是他开始炼化这颗佛珠后不久,一个玄天府的仙吏就如丧考妣的冲到了曜奕的面前,哭天喊地的将岩延之全军覆灭的消息说了出来。

    所以殷血歌也没看到曜奕那张骤然变得惨淡无比的面孔,自然不知道玄天府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危险的、不可测的变化。他只是认定了曜奕是自己的敌人,他肯定是因为某些原因,有意的想要陷害自己。

    曜奕也绝对没想到,他只是很官僚的,出自于一个仙庭官僚的本分,想要欺压一个小小的修士,却给自己招惹了一个多么恐怖的敌人,给自己的家族和师门,招惹了滔天大祸。

    但是曜奕又怎么知道,殷血歌会变得如斯恐怖?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曜奕却已经是天仙大能。区区元婴修士,给他十万八万年时间苦修,也不可能对曜奕造成任何威胁啊。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一的佛珠被殷血歌彻底炼化。从佛珠提炼出了一团拳头大小的五金精华和其他各色材料的精髓,血歌剑带着一声轻鸣从殷血歌嘴里飞出,将这团佛珠的精髓一口吞了下去。

    这是一炼制的佛门法器,不仅仅是她身份的象征,更是一件威力极大的防御佛宝,同时也拥有超远距离通讯的能力。从品阶上来说,这枚佛珠几乎相当于一件上品的地仙器,所以血歌剑吞噬了他的精华之后,品阶顿时一路飙升,剑身的强度和锋利程度都提升了何止百倍?

    与此同时,因为心血祭炼的佛珠被彻底炼化,远在弘法星悬空寺的一也是一口血喷出,差点没摔在了地上。一都不由得惊呼出声:“那小炼化了我的一念珠?小小元婴修士,怎么可能?”

    殷血歌可没有听到一的惊呼声,他只是站起身来,眉心一道黑光冲出,被他收纳在幽冥十八禁囵塔内的,他从仙绝之地带出来的数千修士纷纷被他放了出来。

    “从今天开始,随我四处击杀神人党羽,尽快的提升你们的修为。”殷血歌的声音变得无比的冷厉而残酷,他的眸里更有一丝丝血色幽光喷出,凡是被他目光扫过的修士,都战战兢兢的跪在了地上,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

    “真把我当做可以随意欺凌的软柿了?玄天府,很了不起么?”

    前次被曜奕逼迫,四处搜集材料架设传送仙阵,好容易才接引了玄天府的大军赶去两仪星。结果玄天府许诺的赏赐还没给呢,玄天府自己犯错,让神人攻占了玄天大陆,曜奕居然再次逼迫殷血歌去做那种注定有死无生的事情。

    真的把殷血歌当做可以随意欺凌的蝼蚁了?

    从炎灵界开始,殷血歌就不断的被人追杀,被人欺凌,被人当做蝼蚁肆意对待。一次次的追杀,一次次的欺辱,一次次的藐视,殷血歌心头的火气一次次的积累,一点点的累积,今日曜奕终于成了摧毁殷血歌心防大堤上的最后一个蚁穴,导致了殷血歌心性的巨大变化。

    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在殷血歌的识海急速的转动着,不断的放出一丝丝玄而又玄的气息注入他的元婴。殷血歌丹田血海上两朵瓣血莲放出滔天血光,无数血海鬼卒同时发出尖锐的鸣叫声,更有那些修为最强大的血海鬼卒化为背生双翼的夜叉恶鬼凌空飞舞,似乎在欢庆殷血歌的新生。

    青丘炎有点震惊的看着殷血歌,在这一刻,殷血歌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青丘炎都感到了极大的恐惧。那种冷漠无情、凶狠残厉的气息,让青丘炎一度认为他见到了一个积年的杀人无数的老魔头,而不是一个年仅十几岁的少年。

    他甚至认为殷血歌走火入魔了,但是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殷血歌的双眸,他的眸却是如此的清澈,目光是如此的鉴定,根本不是修士走火入魔那种癫狂而迷乱的状态。

    青丘炎也糊涂了,在殷血歌体内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到底是什么呢?

    一些不可名状的事情的确在发生,血海浮屠经释放出的气息正在和殷血歌的元婴融合,一些奇异的场景正在殷血歌的灵魂深处不断的闪现。那是一幕幕恢弘壮大、神奇瑰丽的画面,一些殷血歌说出来后,足以将青丘炎吓呆当场的画面。

    那是一些绝对不属于现世,已经在无穷无尽的时间洪流彻底湮灭的画面。

    一声轻哼,殷血歌向站在面前的那些修士望了一眼,然后他手一挥,在两仪星被镜花先生打成重伤,被他用幽冥之气封印在塔狱的三十位鲛人少女也被他放了出来。

    四颗尖锐的犬牙突然弹出来有一寸多长,殷血歌抓起了一个被黑色冰块封印的鲛人少女,锋利的犬牙深深的没入了她柔软而白皙的脖颈,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她八成的鲜血吸得干干净净。

    一点本命精血从殷血歌的指尖滑落,注入了少女的嘴里。

    被镜花先生打成重伤,一直没有时间治疗的少女身体微微一颤,她突然睁开了双眼,身体内一股邪异莫测的气息冲出,她的双眸变成了一片血色,一对儿硕大的本命蝠翼从她身后突然张开。

    “主人!”少女恭敬的跪在了地上,向殷血歌顶礼膜拜。

    她体内的气息在急速的增强,殷血歌此刻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元婴巅峰的水准,体内精血蕴藏的力量更是庞大澎湃。这些天他吸收了无数陨落神人、修士的精血,体内血海浩浩荡荡,每一滴本命精血都蕴藏了堪比一位金丹巅峰修士全部法力的能量。

    在血妖一族特殊的传承方式的刺激下,这位少女的实力一路飙升,她的体内直接结成了一颗拳头大小血色四射的妖丹。原本实力微弱的鲛人少女,居然直接就化身金丹巅峰的大妖。

    一滴又一滴的本命精血不断送出,殷血歌将三十位鲛人少女全部转化为金丹巅峰的大妖。这些鲛人少女本来就是妖族,天生就有掌控水流的异能,如今又化为血妖之体,两种妖族的天赋能力融为一体,谁也不知道她们未来会有何等的造化。

    进入某种癫狂状态的殷血歌抓起一个又一个实力低微的,来自于仙绝之地的土著修士,不断赐予他们自己的本命精血。他丹田内的血海不断的塌缩,他体内的精血能量不断消耗。

    同时天道人皇宝箓不断的淬炼他体内的血海,让他变得更加的精纯,更加的纯净无瑕。

    当初仙绝之地黑虎帮、蝎帮的那些大汉,也都在殷血歌的格外赏赐下直接化身金丹巅峰的血妖。他们一个个兴奋的张开了本命蝠翼,跪在地上向殷血歌顶礼膜拜,犹如狂信徒在膜拜自己的神灵。

    就连那些实力本身就达到了金丹境甚至是元婴境的修士,殷血歌也格外给他们赏赐了大量的精血。

    经过天道人皇宝箓淬炼的本命精血,可比这些家伙体内驳杂的精血精纯了千万倍。有了殷血歌赏赐的本命精血作为引,他们体内的精血都会得到一定的提纯和强化,这对他们未来的发展极有好处。

    一通疯狂的改造和提升后,殷血歌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

    本命精血消耗过度,殷血歌已经差点要昏迷过去,但是他依旧强撑着精神,将丹田血海上的一朵血莲花祭出体外。低沉的念诵了一声咒语,数千名被他转化、提升的血妖眉心同时裂开一条缺口,一丝血气混着一丝魂魄,直接融入了血莲花。

    血莲的花瓣上,数千个纤细犹如蚊蝇腿儿的人命密密麻麻的出现了。

    来自血海浮屠经内的玄妙气息,一门极其神异的秘法发动,殷血歌念诵密咒,血莲花上突然燃起了一团血色火焰。所有殷血歌麾下的血妖同时**了一声,他们都感受到,他们的灵魂和那一朵血莲花都产生了奇异的联系,他们好似同时拥有了两个身体。

    一个身体就是他们的本体,而他们另外一个身体就在那血莲花孕育。

    殷血歌眯着双眼,身上猖狂、邪异的气息越发的浓烈,逐渐化为一道血色旋风裹住了他的身体。强劲的仙识波动向着四周扩散开,青丘炎、幽泉、盻珞、血鹦鹉都被逼得步步后退。

    “尔等日后只管放手死战,哪怕你等被打得尸骨无存,被打得魂飞魄散,只要我殷血歌一命尚存,只要这朵血莲花没有湮灭,尔等就能重聚肉身,再聚魂灵,立地重生。”

    血海浮屠经无穷无尽的奥义涌入灵魂,殷血歌心突然生出了无穷的信心。

    他狂笑一声,向着一的那七十二位拜托给他的门徒笑道:“你们这些小尼姑,跟着一出家,实在是委屈了你们的花容月貌,也浪费了你们的仙品根骨。入我门来,永生不灭,可比做尼姑强多了。”

    不容一的七十二位门徒开口惊呼或者反抗挣扎,殷血歌眉心一道血光喷出,七十二个小尼姑的身体骤然一僵,再也无法动弹丝毫。

    这也是殷血歌刚刚从血海浮屠经参悟出的秘术《凝血神光》,只要被他眉心血光一照,对方浑身精血当即凝滞,自然身体、法力都无法调动,实实在在是一门玄妙、神奇的秘法。

    一刻钟后,佛门少了七十二个虔诚门徒,殷血歌麾下多了七十二个能够施展佛门佛光的血妖下属。

    “从今日起,我殷血歌立教血海,你们尽是我血海神教门人。血海滔滔,洗炼三界,谁敢当我,一律诛之。”殷血歌被曜奕刺激得近乎疯魔,他不管他才是区区元婴境的修为就立下教派有多么的荒唐,悍然就打出了血海神教的招牌。

    幽泉和血鹦鹉在一旁抚掌大笑,连连叫好。

    盻珞抓着殷血歌的袖,大声叫嚷着她才是‘开山大弟’,那数千血妖都要叫她大师姐才行。

    而青丘炎则是震惊而近乎惊恐的看着殷血歌头顶悬浮着的那朵血莲花——

    只要这朵血莲花没有湮灭,血海神教的教徒就能重聚肉身,再聚魂灵,立地重生?

    诸方道祖在上,这分明是仙庭用来掌控仙兵仙将的‘万仙宝箓’才有的神效。只要在万仙宝箓上登记姓名,留下一丝魂灵儿,就算仙兵仙将的本体被打得魂飞魄散,依旧能从万仙宝箓重生!

    但是万仙宝箓乃先天鸿蒙灵物,由十八位道祖级的人物联手祭炼后,才成为仙庭镇压气运的无上仙宝。

    殷血歌区区元婴修士,他自身精血凝化的血莲花,居然拥有和万仙宝箓同样的神奇力量?

    青丘炎凌乱了,他手脚发颤的站在一旁,脑里一片混乱——这个怪物一样的年轻人,他到底是上古鸿蒙大能转世重生,还是继承了某一位不可一世大能的衣钵传承?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青丘炎都深深的知道——这是盻珞的大造化,这是他青丘炎的大造化,这甚至可能是他青丘一族的大造化。

    因为在这刚刚开辟出的简陋洞府,居然有一丝丝紫金色的气息飘落,更有玄黄之气凝成莲花不断降落下来,不断的融入殷血歌的身体。

    玄黄之气注体,天降功德贺喜,青丘炎凌乱得快要吐血。

    这是达成了至高鸿蒙道果的道祖开宗立派时,天地交感才有的异状,殷血歌区区元婴境修士何德何能,他游戏一样建立一个血海神教,居然天地同样为他降下了祥瑞?(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