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沦陷(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五章 沦陷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更新略晚了点儿。。。

    好热,热,热,热。。。

    ******

    玄天府并不是一颗星球,而是一块悬浮在无尽虚空的大陆。

    长宽千万里的玄天大陆周边有三颗太阳和三十颗修炼星球围绕他运转,所以在这块大陆上,白天可以看到三日同照,而晚上则能看到三十颗月亮宛如一串珍珠挂在天边。

    这里的孩童一出生,就会有玄天府的仙吏为他们测定天赋根骨。只要达到了道品以上灵根,这些孩童就会被玄天学府收为门徒,传授仙家妙法,同时为他们灌输永远忠诚仙庭的思想。

    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流都是玄天府的私产,只要是玄天府供职的仙官仙吏都能得到一座仙灵之气充沛的洞府建立道场,他们的家属也都能享受丰富的修炼资源供应。

    外来的修士想要在这里立足是极其困难的,单纯购买一座宅院,可能就要花费掉一些小门派数万年的全部积蓄。但是玄天大陆的灵气远比其他地方浓郁百倍,在这里修炼有一日千里的神效,故而玄天大陆虽然地价昂贵,但是很多大能修士和仙人,依旧不惜成本在这里购置产业。

    玄天大陆平治城,郊外一座不大的小山脚下,有一座占地百多亩的禅院。

    禅院的建筑并不奢华,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陋。一梁一柱都是用简单扒去了树皮的原木搭建而成,屋顶只用茅草。并没有铺设屋瓦。而地面也是简单的泥土地,就连一块地砖都没有。

    禅院的正门上,挂着一块单薄的木匾,上面书写‘屠龙寺’三个大字。

    这里是一前世‘屠龙师太’在玄天大陆立下的一座道场,也算是悬空寺在玄天大陆的一处下院。平日里这里只有十几个僧众负责打扫宅院,偶尔悬空寺有僧人往来玄天府的时候,就会在这里暂歇几天。

    殷血歌站在屠龙寺的大门口,静静的看着前方一座清澈见底的水潭。

    他带着一的门人弟来到玄天大陆已经过了整整半个月,他已经熟悉了四周的环境,甚至还带着幽泉、盻珞去百里外的平治城玩了一圈。

    一身为转世轮回的佛门大能。她在悬空寺自然有自己的一脉传承。她的这一脉门人弟人数不多。但是个个都是她精挑细选的精英弟。被殷血歌带来屠龙寺暂避的,一共是七十二个尼姑,她们的修为不高,但是禀赋深厚。按照一的说法。未来都有成就金身正果的机缘。

    这些小尼姑倒是很好伺候。她们到了屠龙寺,就自行挑选了起居的房间,每日里就是念经打坐。除了必不可少的进食饮水外,她们平日里甚至一句话都不说。屠龙寺凭空多了这么多人,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和平日里没什么两样。

    玄天大陆距离峤琰域过于遥远,以一如今的修为,根本无法跨越茫茫虚空将信息传递过来。所以半个月来,殷血歌只能从平治城打探消息。

    但是玄天大陆的修士似乎对于发生在峤琰域的战事一点儿都不关心,或者说玄天府的高层有意封锁了战况,所以岩延之都已经被神人打成重伤,玄天府的仙兵仙将大败亏输,被神人大军团团包围了,但是平治城或者说玄天大陆依旧是风平浪静。

    抬头看了看天色,掐指算了算时间,殷血歌纵身飞起,带起一溜儿佛光向着平治城飞去。

    区区百里距离,殷血歌尽可能的放慢了速度,一刻钟后他也来到了平治城外。等他看到了平治城那低矮的,装饰性更大于实用性,每一块砖块上都雕刻了各种仙花仙草图案的城墙后,他就按下了佛光,步行走进了平治城。

    城内依旧是车马人龙热闹非凡,周身宝光霞气隐隐的修士们傲然往来,路边的花池内,一群凡人百姓正在一个仙吏的监督下,小心翼翼的栽种一批刚刚结了花苞的铁线墨兰草。

    一个魔道宗门开设的青楼大白天的依旧开着门,几个年轻修士正在门前和几个衣衫暴露、娇媚异常的女修拉拉扯扯。那几个女修嘻嘻哈哈的拉着几个年轻修士,说是要他们进去见识见识风月胜景;而几个年轻人虽然已经心动,却结结巴巴的说着一些洁身自好的场面话。

    青楼对面就是一座酒楼,这些天殷血歌对这酒楼的情况也已经摸清了,这酒楼的后台是一个魔道宗门‘圣骨教’。这个门派蓄养大量的妖兽妖禽,取他们的骨骼炼制各种魔门法宝,而那些妖兽妖禽的血肉、内脏却不能浪费,他们干脆就开设酒楼,将这些东西拿来贩卖,生意倒也不错。

    再往前走几步,一座贩卖各种符箓的杂货铺赫然在望。这间杂货铺贩卖各种佛门灵符,比如说消灾解难的渡厄符、比如说清净瘴气的清灵符等等。这间铺的后台老板就是悬空寺,悬空寺千万僧众平日里绘制的各色灵符,有大半都送来这里贩卖,同样获利颇丰。

    殷血歌几步走进了杂货铺里,正坐在柜台后面敲打着算盘计算账本的掌柜急忙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向殷血歌行了一礼:“殷护法,您今儿来得巧了,玄天府的邸报刚刚送来呢。”

    “有什么消息么?”在两个小二的殷勤招呼下,殷血歌走进了杂货铺的后堂,稳稳的坐在了正的大椅上。一个小侍女已经奉上了香茶和四碟干果,杂货铺的掌柜垂下双手,恭谨的站在了他身前。

    “依旧是平日里的那些消息,比如说哪里又发现了一座仙人遗迹,哪里又有一个修士探索古仙洞府,从得了莫大好处。”掌柜的咧嘴笑了笑:“这些东西这些年莫不如是。实在是没什么新鲜的。”

    “峤琰域的情况如何?”殷血歌皱着眉头,轻轻的敲了敲身边的桌。

    “玄天府军节节胜利,已经打得神人大军大败亏输。”掌柜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和前些日一样,邸报上总归就是这么些话,这次的邸报还说,府令大人一人独斗十八位神帅,斩杀七人,重伤十一人,歼灭神人军队十万。”

    扳着手指计算了一阵。殷血歌讥嘲的笑了起来。

    又是十万神人大军被歼灭了么?这半个月来。玄天府的邸报送来了五次,算上这次的战果,岩延之已经亲自干掉了五十二个神帅,杀死的神将超过五百人了。而神人大军的总损失已经超过百万。

    这和殷血歌来屠龙寺的时候听到的消息可不同。岩延之那时候已经被神帅重创。玄天府的大军岌岌可危,峤琰域和周边几个仙域的所有宗门都收到了征召令,所有的神游境和神游境以上修为的修士都被勒令前往两仪星救援岩延之呢。

    可是这玄天府的官方邸报上。岩延之居然一直在打胜仗?这不是糊弄人么?

    冷笑了几声,殷血歌压低了声音:“你从城主那边……”

    掌柜的看了看左右,他轻轻一挥手,后堂四壁上顿时一片佛光亮起,隔绝了外人的窥视。掌柜的凑到了殷血歌面前,小心的压低了声音:“启禀殷护法,城主那边倒也没说峤琰域的战局如何,但是小老儿倒是听说,一直到现在,峤琰域的最新战况,玄天府都还是瞒着上面的。”

    “他们隐瞒战况?”殷血歌瞪大了眼睛:“好大的胆。”

    掌柜的苦涩的笑了笑,他摇头道:“可不是么?仙庭的巡察使何等厉害?神人入侵的战果,他们都敢向上面隐瞒,这是找死嘛。不过也看得出来,他们肯定没打胜仗,否则的话,万万不至于这样。”

    低头沉吟了一阵,殷血歌拍了拍掌柜的肩膀,掏出几块上品灵石打赏了那些小二和侍女,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快步走出了杂货铺。他的脸色很阴沉,综合邸报和掌柜的汇报的消息,看来两仪星那边的战果很是不顺利。

    只不过,这或许对殷血歌是一件好事,毕竟这样一来,玄天府内那些有心人,也就没精力注意他了吧?

    “不知道一怎么样了。她可不要在这里面吃了亏,那就太不值当了。”抬起头,看着天空洁白的云朵,殷血歌有点担忧的想起了一。

    突然间,平治城的城主府内,一声嘹亮的铜钟声响起,随后急促的钟鼓声带着一丝焦虑的不断传来。洪亮的钟鼓声震得人耳膜生痛,更让大街上的修士、凡人同时向城主府的方向看了过去。

    殷血歌身边一位身穿道装的老人喃喃自语道:“这是警钟啊,出什么大事了?”

    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哆嗦,他正要开口说话,一声急促的呵斥声已经传遍了全城:“吾乃平治城主曹璜,所有金丹境以上修士,速速来城主府登记名号,整编成军。”

    曹璜的声音隐隐带着一丝儿颤音,他厉声呵斥道:“胆敢隐瞒、逃匿者,诛灭族。”

    大街上无数修士纷纷喧哗了起来,峤琰域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但是玄天大陆上的修士只是将这些消息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在讨论。峤琰域虽然是玄天府的治下仙域,可是距离太过于遥远,神人大军想要跨越茫茫虚空打到峤琰域来,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峤琰域和玄天府之间,起码隔着五十个大大小小的仙域,只要关闭了传送仙阵,寻常天仙想要跨越茫茫虚空从峤琰域飞到玄天府,就算有准确的星路图,那也要耗费数十万年呢。更不要说一路上的各种能量潮汐和各种天险绝境,就算是金仙也不敢进行这样的跨仙域飞行。

    所以峤琰域已经打得血流成河,玄天大陆上依旧是风平浪静。

    但是平治城主居然突然下令,征集所有金丹境以上的修士整编成军,这里面的问题可就大了。

    殷血歌脑里电光石火一般闪过了好些念头。他跺了跺脚,秋蝉蛰隐术发动,将自己元婴境的气息彻底隐匿了起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向城门的方向跑去。

    他刚刚跑出没几步,就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声传遍了全城。

    那是曹璜的惨叫声,他也是堂堂天仙境的高手,他的惨嚎声就好似一道狂雷轰下,整个城主府瞬间化为粉碎,隐隐可以看到无数残碎的肢体从城主府内喷出,然后在恐怖的声波化为齑粉。

    曹璜的惨叫声更是化为滚滚声浪向着四周冲了出去。靠近城主府的几条大街本来是平治城最繁华、最热闹的所在。但是随着曹璜这一声惨嚎,这几条大街顿时化为人间地狱。

    无数的店铺楼阁被冲得支离破碎,数以百万计的平民和修士被曹璜这一声惨嚎震成粉碎。

    随后一道通体缠绕着烈焰的仙剑冲天飞起,向着一条急速闪烁的身影劈砍了过去。殷血歌身边一位元神境的修士嘶声尖叫起来:“那是城主的大赤炎剑。品天仙器啊。”

    虚空急速闪烁的身影被大赤炎剑扫了一记。就听得一声闷哼。他身上十几重防御禁制同时粉碎,漫天都是碎裂的彩光喷洒出来。那人低沉的笑了起来:“好一个曹璜,死到临头。还有这等手段?嘿嘿,可惜你再强,也是个死人了。”

    一只黑漆漆宛如黑色水晶雕成的大手从那人的后脑勺喷了出来,带着森森鬼啸声一把抓住了大赤炎剑。众目睽睽下,这人喷了几口鲜血出来,然后就这么带着大赤炎剑一个闪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道恢弘的淡金色光柱呼啸着从城主府内冲天飞起,笔直的窜进了高空的白云。白色的云彩当即被染成了金色,一阵阵狂风呼啸着从地面冲起,推动着金色的云彩急速的旋转起来,化为一个巨大的云旋笼罩了城主府的遗迹。

    “仙陨云涡,这是仙陨云涡啊。”殷血歌身边的无数修士同时尖叫起来,然后他们纷纷纵起遁光,向着四面八方胡乱的逃窜了出去。

    仙陨云涡,这是仙人陨落后特有的天象。

    仙人苦修无数年,他们吞吐天地元气,凝聚仙魂仙身,他们体内储存的灵气极其庞大,一位天仙体内储存的仙气甚至堪比数百条巨型灵石矿脉蕴藏的灵气。

    所以他们一旦陨落,体内庞大的仙气失去控制,立刻喷泄而出,重归天地。仙力奔涌的时候自然有异象出现,这就是所谓的仙陨云涡。以曹璜天仙三品的修为,他的仙陨云涡起码能够持续好几个时辰。

    这一道金色光柱刚刚冲起,远处隔着一条山岭的平华城的方向,同样一道金色光柱冲了起来。

    殷血歌骇然,他纵上高空,噬魂血眸向着四周张望了过去,就看到一条一条的金色光柱从四面八方不断冲起。短短一刻钟的功夫,殷血歌视力可及的区域内,起码有过百道光柱冲起。

    这就证明有上百名天仙、地仙陨落,这简直是骇人听闻的事情。上百天仙和地仙,他们又不是猪狗,他们自身实力极其强悍,身边更有大群的心腹护卫,是谁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死这么多仙人?

    不等殷血歌从这样的震惊恢复过来,距离平治城不过数百里的一座插天巨峰上,一声恐怖的巨响突然传来。那座巨峰就是玄天峰,是玄天大陆最高的主峰,更是玄天府的驻地所在。

    一团红色的蘑菇云缓缓扩散开,将整个玄天峰都包裹在了里面。

    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一截高有数百里的山峰宛如折断的竹笋一样,从山腰部分慢慢的倾斜了下来,向着平治城的方向倾斜了下来。死亡的阴影笼罩了平治城,殷血歌长啸一声,眉心幽冥十八禁囵塔卷出,一道黑气卷起了他身边街道上的数以万计的平民和低阶修士,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向屠龙寺的方向逃去。

    也就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坍塌的玄天府重重的砸在了平治城上。

    整个平治城当即被拍得粉碎,城内数百万平民和来不及逃避的低阶修士顿时化为齑粉。偌大的一座山峰砸了下来,四周地面剧烈的颤抖着,数十座山峰被崩裂,殷血歌远远的看到屠龙寺就这么凭空塌陷了下去。

    一声怒喝,青丘炎头顶悬着一柄清光四射的宝伞,护着屠龙寺内的众人从坍塌的寺院飞了起来。

    殷血歌刚刚将心放了下来,就听得玄天峰上再次传来一声巨响。

    那座规模庞大的,用一千零八十颗巨型裂空仙石布成,整个玄天府区域唯一的一座能够和更上一层的仙庭官府‘圊云州’联络的传送仙阵,那座悬浮在玄天峰上空,放出的光芒犹如太阳一样照耀周边千里之地的传送仙阵,突然就这么爆炸了开来。

    十几名拱卫玄天府的地仙尖啸连连的从翻滚的云烟冲了出来,他们架起遁光向着四周急速逃窜。

    但是就听得一声怪笑,红色的浓云一只巨大的手掌伸出,轻轻的向下一拍,十几位地仙顿时被一掌拍得稀烂。

    一条巨大的身影慢的从浓云走出,那是一尊身高千米开外,通体盘绕着狂风和浓烟的巨人。

    这尊实力惊人的巨人张开双手,放声的大笑了起来:“卑贱的人类,还有你们这些讨厌的修士,跪下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以后你们就是我们的奴隶了。放心,我们会榨干你们最后一点骨髓的。”

    殷血歌的心沉了下去,神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