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自投罗网(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四章 自投罗网(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外面蛤蟆叫得好欢乐。

    好饿,还在码字。

    很想下去抓两只烤吧吃了。

    玄天府令岩延之,品巅峰天仙,号称万年内定然能成就金仙道果。

    这位府令大人出身仙界巨头‘华宗’,其宗门在仙庭内拥有极其庞大的权势,当今仙庭的一位仙帝就出身华宗。如此出身,如此修为,他之所以来玄天府这等荒僻之地担任府令一职,更多的是为了积累资历,为了未来在仙庭更进一步打基础。

    蓄了短须的岩延之生得相貌堂堂,一张国字脸上不见丝毫笑容,端的是一副公正严明、威严端庄的仙庭大员的做派。他举手投足之间隐隐有云烟升腾,距离他老远,一股无形的排斥力就呼啸而来,寻常修士、地仙想要靠近他身体百丈都极其困难。

    在岩延之身边,簇拥着十几位天仙修为的玄天府仙官仙吏,他们恭谨的站在岩延之身边,谨慎的保持着和岩延之之间的距离。就算是距离岩延之最近的那一位心腹,和他之间也足足相隔了三丈左右。

    而岩延之刚从传送仙阵内走出,四周已然列阵完成的十几万仙兵仙将同时举起手上兵器,然后重重的杵在了地上,连续高呼声‘威武’。滚滚声浪化为雷霆向四周冲出,震得幽冥之气凝成的海水寸寸碎裂,无数漩涡在黑色的大海急速翻滚起来。

    “好大的排场。”血鹦鹉低声嘀咕了一句。

    殷血歌知道这贼厮鸟的一张嘴很臭,所以他第一时间一把抓住了血鹦鹉的脖,唯恐他说出什么难听的话,给自己招惹麻烦。渡厄所说的‘悬赏’一事还挂在他的心头,所以他对这些来自玄天府的仙人充满了戒备之心。

    这份戒备和警惕的心理就从殷血歌的表情流露了出来,他看向岩延之的时候,瞳孔紧缩,周身微微绷紧。这份异状甚至殷血歌自己都没注意到,但是那些玄天府的仙人哪一个不是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老怪物?他们甚至没有看殷血歌一眼,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异状。

    只不过,区区一个元婴小修士,对这些天仙而言也就是一粒灰尘而已,他们虽然注意到了殷血歌,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要说殷血歌一个元婴境,就算是峤琰域三尊盟的那些地仙老祖,对岩延之以下的这些仙官仙吏而言,又算得了什么?

    带着一丝凛冽的威压,岩延之缓步向这边走了过来。他不带丝毫笑容的向一扫了一眼,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原来是屠龙道友当面,犹记当年本座初来玄天府,征召诸仙诛杀‘骨魔君’,最终灭杀骨魔君元灵的大功,却是屠龙道友拿下了。”

    殷血歌眯着眼睛,双手揣在袖里,微微抬起眼看着岩延之。如果玄天府真的有人对他发难,那么他会立刻放出幽冥十八禁囵塔,引爆外界无穷无尽的幽冥之气,和玄天府的人拼一个死活。

    就算是品天仙,在这无穷无尽的幽冥之气的侵袭下,殷血歌也有自信让他们脱一层皮去。

    一不卑不亢的向岩延之合十行了一礼:“屠龙已然入灭,此处只有一。”

    岩延之扯了扯嘴角,意思就是他笑过了:“一,一,你们佛门的诸般神通秘法,固然是精妙绝伦,但是也有**烦的地方。我道家一世修为,食云霞,御烟气,霞举飞升,永享无边仙福。你们佛门弟,一世一世轮回,固然积攒了一些法力,却是舍本逐末了。”

    一的眉头一挑,岩延之的这话可不是针对她而来的,分明是对整个佛门的修炼大道加以批判。一作为悬空寺转世重修的大德,自然听不得这样的话语。

    但是很快,一就压制了心头的火气。她不紧不慢的一笑,淡然说道:“府令大人说得有理,实在是字字珠玑。还有百年时间,就是我佛门万佛寺沐佛大典,无数佛门高僧大德将前往万佛寺讲经论道,府令大人智慧高深,想来定能一放异彩。”

    岩延之的嘴角抽了抽,深深的望了一一眼,迅速的转过了话题。

    开玩笑,万佛寺的沐佛大典,甚至有一些消踪匿迹无数年的佛门佛陀都会化身前往,能够在那大殿上开讲经的,无不是大罗金仙级的存在。他岩延之何德何能,敢去万佛寺的沐佛大典上丢丑?

    轻哼了一声,岩延之淡然道:“此番一你等立下大功,玄天府定有重赏。等本座带领大军,将那些胆敢入侵的神人余孽剿灭后,庆功宴上,有你等一席之地。”

    挥了挥手,岩延之冷声道:“接下来的战事,你们就帮不上忙了,且返回悬空寺休息罢。等本座凯旋之日,一应赏功罚过,自有定数。”

    殷血歌在心里暗骂,这岩延之分明就是过河拆桥,想要独吞清剿神人入侵大军的功劳。只不过这也正好合乎他的心思,他也不想和这些玄天府的人厮混在一起,谁知道他们当是不是有某些人就惦记着那转金丹,想要对他下手呢?

    只不过现在看起来,起码岩延之对他殷血歌是一无所知的。

    一队又一队的仙兵仙将、仙官仙吏不断从传送仙阵走出,此刻玄天府忙碌着调兵遣将,殷血歌他们想要使用传送仙阵离开两仪星,还得等玄天府的大军全部传送完毕了,才能轮到他们。

    岩延之一行人也懒得搭理殷血歌他们,一众仙官仙吏簇拥在岩延之身边,宛如众星拱月一般,倾听着岩延之的战事安排。那一支仙军要向哪里进攻,那一员仙将具体负责攻伐何处,又有谁负责直捣黄龙,破坏神人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隔绝他们的退路,一项一项的岩延之安排得是井井有条。

    这一次神人大军侵入峤琰域,玄天府的上级震怒,连连颁发仙令勒令玄天府用最短的时间收复失地,并且必须将入侵的神人大军清剿干净,不许放纵一人。

    所以岩延之一个是为了立功受奖,另一个也是为了掩饰峤琰域被人攻破的丑事,他这一次调动了玄天府几乎全部正式列编的仙军,超过百万仙兵仙将以及数万玄天府的仙官仙吏全部被他带了出来。

    这是一支极其庞大的军队,其仅天仙就有十八人,地仙超过两千,而且所有地仙最少都是七品以上的修为。加上有岩延之这位品巅峰的天仙坐镇,玄天府的攻势定然是犹如摧枯拉朽,那些神人根本无法抵挡。

    站在传送仙阵边静静的等待了许久,一队一队的仙兵仙将不断走出仙阵。殷血歌正等得无聊的时候,一位玄天府的仙吏带了两位仙将缓步向这边走了过来,隔着老远的,他的笑声就已经传了过来。

    “诸位道友,本官乃玄天府行军司马田机,还请诸位道友在我这里登记一下姓名、出身,等得我玄天府大军清剿了入侵的神人,成功凯旋之日,还要根据诸位的功劳,一一颁发奖励的。”

    田机生得身材高大而俊朗,但是他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太过于浓烈的笑意,让他的整张脸看上去都透着一股虚伪的味道。但是他腰间悬挂的金印、玉牌上独特的标志却告诉众人,这看起来有点假惺惺的田机,实际上是一位七品天仙。

    而玄天府的行军司马,这在玄天府内也算是位高权重的人物。

    所以不论是一还是青丘炎都很是端正的向田机行了一礼,一一将自己的出身来历和姓名报了上去。田机手持一管朱砂小笔,仔仔细细的在一卷功劳册上记下了两人的姓名,然后他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这位小道友,你叫什么名字?这次你接应玄天府大军有功,这份赏赐可是很丰厚的,足够你修炼到不离境了呀。”

    殷血歌沉吟片刻,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至于他的出身来历,他直接告诉田机,他就是两仪星土著,是琼雪崖的弟。

    “殷血歌?”田机眯起了眼睛,有这么亿万分之一瞬间的功夫,他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眸里也有一丝奇异的光彩闪了出来。但是很快的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连连点头道:“小道友年少有为,实在是可喜可贺,未来定然能大放异彩,本官在这里先预祝小道友得成正果,大道可期了。”

    笑了几声后,田机正儿八经的向青丘炎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

    青丘一族在仙界也是鼎鼎有名的豪门大族,就算田机是仙庭正式的仙官,面对青丘炎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哪怕他田机是天仙高手,哪怕他是仙庭的正式官员,相对于青丘一族而言,他也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别人随手都能掐死他。

    或许是青丘炎的名头起了作用,过了没多久,田机就暂停了玄天府大军的传送,开启了仙阵,让殷血歌等人直接前往悬空寺所在的弘法星。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殷血歌眼前一亮,前方一座古朴恢弘的古寺赫然在望。

    四周都是茂密的丛林,无数座高耸入云的佛塔蔚然矗立,阳光下这些佛塔无不放出淡淡的金光,每一座佛塔顶部都有或多或少的舍利悬浮着,一圈圈佛光笼罩山林,将这一片山林洗练得格外的爽利干净。

    浓郁的檀香味道随着白色的雾气在山林之飘荡,隔着老远的都能听到无数僧众的诵经声。

    天空有巨大的妖禽慢慢的飞过,在那妖禽的背上都有一个或者两三个光头和尚盘坐着,他们手持经高声颂唱。这些和尚法力精深,他们口喷出的经凝成半透明的莲花,轻盈的从空飘落。虚空光芒点点,尽是异香飘溢。

    在传送阵的正前方,一条宽阔的青石板铺成的大道直通一座极高极陡峭的山崖,一座古寺就这么顺着山崖一层一层的重叠了上去。殷血歌极力的抬起头,以他的视力一眼望去足足有百多里,却依旧看不到这座山崖的尽头。

    离地数十里的地方就已经是一片云烟雾罩,但是这座倚着山崖修建的宏伟寺院却是直接穿过了云霞,不知道延伸到了哪里。

    一站在殷血歌身边,淡淡的说道:“这座山崖高三百十里,悬空寺就顺着山崖修建了三百十里高,这就是悬空寺的本院所在。在周边八千里的山林,悬空寺还修建了大小下院四万八千座,正式剃度的门人弟超过千万,道兵仆役数亿人。”

    目光越过山林,一沉声道:“整个弘法星有黎民万亿,世俗皇朝数以百万计,他们无不礼佛拜法,全是我悬空寺的信众。而这些皇朝的帝皇将相,他们年老之后,也多选择去悬空寺下院出家,以修得正果。”

    殷血歌和青丘炎连连点头,偌大的一颗弘法星,整个就被悬空寺一家独占。万亿民都是他们的信徒,悬空寺大可以从万亿人挑选根骨最好的孩童收为门下,悬空寺的门徒规模自然是无比巨大。

    “难怪那些神人只敢向两仪星和周边的修士星球下手。”殷血歌不由得感慨了一声:“就两仪星上那些神人军队,再多百倍,也攻不下弘法星吧?”

    一轻轻一笑,缓缓的点了点头:“想要攻下弘法星?不可能,以峤琰域周边那些神人余孽的实力,他们怎么可能做到?”

    轻叹了一声,一向传送阵边的十几个小沙弥招了招手:“他们是我的贵宾,安排上号精舍,让他们暂居下来。我要去见主持,这次两仪星,悬空寺的门人弟,损失太大了。”

    殷血歌想到了渡厄和尚,想到了被困在地下人皇帝陵的那数千悬空寺僧众。他张张嘴,很想告诉一那些和尚都还被困在地下,还没死。但是想了想渡厄和尚对自己的恶意,殷血歌顿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能够从帝陵活着出来,这是渡厄的本事。如果他们被困死在里面,那就是他们活该。

    血鹦鹉说渡厄和殷血歌有相同的血脉气息,但是殷血歌可不相信那家伙也修炼了天道人皇宝箓。只要他没有修炼这门奇妙的功法,他就不能引动天地大势,也无法释放出那奇特的人皇气息,他根本就不可能避开帝陵的无数机关埋伏。

    所以,让他死在里面吧,这样对殷血歌才是最安全的。

    一匆匆离开,她要去找悬空寺的主持,汇报两仪星的事情。

    仙绝之地有数万悬空寺的僧众在收集功德之力,现在那数万僧众全军覆没,仙绝之地变成了玄天府仙军和神人大军的交战之地,那个幽冥地穴都有可能在战斗被彻底摧毁。这对悬空寺的影响太过于巨大,悬空寺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商讨出应对的法。

    很显然,一在悬空寺的地位极高,她只是随意吩咐了一声,悬空寺的知客僧就在悬空寺距离本院最近的一座禅林,精心挑选了一座风景优美的清净精舍安置殷血歌一行人。

    看到殷血歌他们有男有女,还有盻珞这样的小姑娘在,知客僧还特意的调来了十几位年轻美貌的侍女侍奉众人。而殷血歌稍微询问了一下这些侍女的身份,他顿时被悬空寺的豪阔给吓了一大跳——这些侍女居然全部都是世俗界公主的身份,而且她们出身的皇朝都有百亿以上的人口,她们舍弃了世俗荣华,心甘情愿的来悬空寺充当仆役,就是求一个进入悬空寺修炼的机会。

    有美景,有豪宅,有丫鬟侍女伺候着,殷血歌一行人也就在精舍安心的住了下来。

    连续好几天,殷血歌都没能见到一,但是他能感受到悬空寺的气氛变得很紧张,每天都有腾云驾雾或者骑乘坐骑的大和尚匆匆忙忙的从四面八方赶回悬空寺本院,而悬空寺顶部钟楼上的铜钟,每天也会敲响数次。

    殷血歌打听了一下,每一次钟楼的铜钟敲响,都是一位悬空寺闭关修炼的长老出关的信号。而那些悬空寺闭关修炼的长老,动辄就是地仙境的罗汉大能。

    悬空寺立教无数年,底蕴极其雄厚,堪比地仙的罗汉大能不知凡几,其虽然有陨落的,寂灭的,涅槃的,更有外出云游求访机缘的,但是留在悬空寺本院的长老,也有近百人。

    也不知道玄天府的战况如何,按照殷血歌的猜测,岩延之大张旗鼓的带着百万仙兵仙将出征,自然是有把握的。想来现在两仪星上的所有神人都已经被肃清了,但是问题就在于,如果神人真的被肃清了,为何现在悬空寺的气氛却是越发的紧张了?

    又过了几天,殷血歌正拉着幽泉坐在精舍的露台上欣赏山景,盻珞巴巴的拉着血鹦鹉在那里给他梳理羽毛,一团祥云突然从高空飘落,脸色严肃,几乎挂着一层霜的一匆匆从云头上走了下来。

    “事情坏了,那些神人居然还有一支伏兵,玄天府的大军被伏兵突击,大败亏输,玄天府令轻兵冒进,被打成重伤。如今玄天府残兵被困两仪星,峤琰域所有宗门都已经收到仙令,调集所有仙人赶去救援。”

    一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事情不对,非常不对。我冥冥心血来潮,是大凶之兆。”

    不等殷血歌开口,一已经喝道:“殷血歌,我将门下的门人弟委托给你,趁着通往玄天府的传送仙阵还未关闭,你带他们去玄天府暂避。”

    殷血歌顿时只觉一股寒气从头顶直冲了下去,让他去玄天府暂避?

    玄天府可是有人正等着算计他呢,他这算不算自投罗网?(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