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玄天府军(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三章 玄天府军(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依旧饿着,找饭吃去!

    ******

    赤红色的宝珠放出恐怖的热流,虚空似乎都在熔解,变成赤红色的液体坠落地面。四周的幽冥之气被一扫而空,玄冥重水也被逼退。铺天盖地的黑色狂潮不见了,致命的危机骤然解除。

    熔悬浮在空,他的四肢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头颅和一个光溜溜的驱赶。他剧烈的咳嗽着,头顶宝珠放出一道夺目的红光注入他的身体,不断恢复他被幽冥之气侵蚀造成的伤害。

    咳嗽了一阵后,熔无比嚣张的抬起头来,大声怒吼着:“渺小的人类修士,你的阴谋诡计,不可能对伟大的熔造成任何的伤害。这颗‘炫阳宝珠’,对你们人类仙人而言,也是至高的宝物。”

    “只要炫阳宝珠还在我身上,你们就不可能伤害我。”熔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眉心一道神光闪烁,他厉声喝道:“我尊贵的神体,恢复吧。”

    没有动静,四下里静悄悄的,熔想象的他被砍断的胳膊和大腿飞回来,重新和他身体拼凑在一起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殷血歌用幽冥十八禁囵塔将熔的四肢收走,此刻殷血歌早就跑远了,熔想要将他的身体召唤回来,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呆呆的悬浮在空的熔顿时凌乱了,他哆哆嗦嗦的尖叫了起来:“我的手臂,我的大腿,卑鄙无耻的人类修士,你抢走我的四肢,你们。无耻的贼!”

    四周十几个同样被幽冥之气折腾得苦不堪言的神将不敢吭声,他们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乖乖的屏住了呼吸。

    神人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就算身体被切碎了,只要道则烙印依旧存在。他们损耗一部分神力,就能迅速的让身体重组在一起。但是像熔这样,被切下来的肢体居然被敌人抢走了,那么他要么抢回自己的肢体,要么就只能凭空借助天地灵气铸造新的躯体。

    但是任何一个神将的肢体,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用自己的道则烙印进行了无数次的强化和淬炼的。可以这样说,任何一个神将的哪怕一根头发,都对他的实力有着极强的影响,因为很可能这根头发里面,就铭刻了可以帮助他提升天地灵气契合度的神法阵。

    熔的四肢居然被人切下来带走了,就算他用天地灵气重新生成了四肢。他过去无数年在肢体上耗费的苦功也就白费了。本来身为高阶神将,熔的实力堪比七品地仙,但是四肢被夺走后,他就算新生了神体,他的实力最少也要滑落三个档次,降级为相当于四品地仙的阶神将都是最好的结果。

    “你们给我滚回来,你们给我回来啊。”熔歇斯底里的哭喊起来:“你们不能这样无耻。把我的身体还回来!我可以和你们交换,你们要什么?你们要仙石?灵石?灵药?神丹?我都可以和你们交换。”

    隔着数百里地,殷血歌透过一块血色光幕静静的看着歇斯底里的熔。

    一惊魂未定的看着悬浮在熔头顶的那颗红色宝珠。那居然是一颗炫阳宝珠,他们能够逃生,还真亏了殷血歌。如果不是那些幽冥之气挡住了熔的视线,如果不是那些幽冥之气隔绝了炫阳宝珠的恐怖热力,怕是他们早就被烧成了一缕灰烬。

    炫阳宝珠,天地生成的至宝,一出世就有相当于顶级天仙器的威能。

    落在仙人手上,炫阳宝珠只要稍微加以祭炼。融合一些辅助材料,起码也能炼制出金仙器来,那可是随手就能摧毁一颗星球,甚至粉碎一方星空的恐怖物事。

    神人不会炼器,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不屑于像仙人一样炼器。但是神人也有他们独特的手段,因为他们和天地法则、天地灵气超强的契合度,不管何等品级的天生至宝,他们都能将他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换言之,一个普通的,实力和金丹境修士相当的神人,他都能让炫阳宝珠释放出顶级仙器的威能。

    所以刚才熔刚刚把炫阳宝珠祭了出来,一就立刻施展天足通,带着殷血歌、幽泉用最快的速度逃走。而临走的时候,青丘炎还在塔狱提醒了一句,于是他们还顺手抓了一个俘虏。

    远处海面上,一尊神将哆哆嗦嗦的走到了暴怒的熔面前,小心的压低了声音:“熔大人,骨戈被敌人俘虏了。”

    熔呆了呆,他头顶的炫阳宝珠突然发出一道火光,将那神将的半截身体瞬间烧成了灰烬。重重的一拳轰在那神将的脑袋上,熔一拳将他打飞了数百里:“废物,一群废物,骨戈被人俘虏了?你们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死?”

    熔差点就要哭出来,负责做诱饵的两尊神将,一个被一彻底灭杀,一个被俘虏,自己被砍掉了四肢。这次的陷阱大败亏输,如果不是炫阳宝珠威能无边,他甚至都有陨落的危险。

    如果不是要在下属面前维持威严的话,熔已经哭了出来。

    “好吧,你们一定会遭报应的,你们一定会遭报应的。”熔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哆哆嗦嗦的诅咒着:“等我们将两仪星的一切资源采掘一空,摧毁这颗该死的星球的时候,我一定会亲自动手。你们不会有好下场,你们一定会被炸得魂飞魄散。”

    “我的手臂,我的腿啊!”

    凄厉的惨嚎声在海面上回荡,殷血歌他们已经来到了两仪星一座偏僻而荒芜的小岛上。

    血鹦鹉欢快的叫嚷着,将一个遍体鳞伤的神将重重的丢在了地上。他站在这神将的脑袋上,翅膀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脑袋:“喂,你小的骨头能够组成传送阵,真不错嘛,赶紧给鸟爷露一手?”

    那神将蜷缩在地上。咬牙切齿的看着殷血歌一行人,他厉声喝道:“卑贱的人类修士,如果你们现在放开我,我还可以保住你们的性命,不然的话。你们就会和这个破烂星球一起化为灰烬。”

    一微笑着走到了神将的面前,她看着这神将,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的骨骼能组成传送法阵,很奇妙的法。我这一身法力不能浪费了,正好用你来试试手段。”

    双眸一缕奇光闪烁,一的脑后浮现出了一轮七彩佛光。一的声音变得极其的飘忽而神秘。她看着那神将的眼睛,柔声笑道:“佛门广大,普度众生,入我门来,永享福报。”

    血鹦鹉和幽泉同时后退了一步,就连青丘炎也都皱起了眉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佛门接引佛光,对佛门而言,这是一门发展信徒的无上神通。但是对佛门之外的所有生灵而言,不管是道修,妖修,鬼修,魔修。或者其他稀奇古怪的山精水怪,这都是一门臭名昭著的佛门功法。

    这法门只有一个特性——以庞大的佛门念力注入目标的灵魂,以暴力将他度化为虔诚的佛门信徒。上一瞬间这人还可能是一个杀猪卖肉的屠夫,下一瞬间他就会变成一个吃斋茹素,每天劝人行善的佛门信众。

    在上古时期,曾经有极端的佛门大能施展接引佛光,一个星域一个星域的横扫而过,将无数神灵全部转化为自家信徒,入驻自己掌心佛国,积攒无穷念力。帮助自己的修为一日千里。

    如此行径令得佛门在仙界有一段时间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沦落到和那些依靠采-补或者是收集阴魂而提升实力的魔头相似的境地。最终是仙界其他实力联合起来,仙庭也派出了规模庞大的军队威逼佛门祖庭,这才令得佛门下了禁令,严禁随意使用接引佛光。

    所以血鹦鹉和幽泉对接引佛光充满了警惕。就连青丘炎也很有点腹诽。

    幽泉偷偷的给殷血歌传音,解释了接引佛光的来龙去脉。殷血歌不由得挑起了眉头,看来一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主儿,佛门已经严禁轻易使用的接引佛光,她居然就这么当众使了出来?

    神将骨戈的眼神一阵迷乱,他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一道道驳杂的神魂波动不断的从他体内扩散开来。

    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骨戈突然绽放开了阳光灿烂的笑容,他乖乖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一五体投地的膜拜了下去:“骨戈见过尊贵的大师,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一的身体轻轻的摇晃了一下,她的额头上有大片冷汗不断滑落。她眉心一道白光飘出,一颗舍利虚影绕着她的身体旋转了三圈,然后悄然化为一丝丝七彩虹光飘散。

    “一大师前世的舍利法力?”青丘炎惊讶的感慨了一声:“难怪大师你有信心去生擒那些神将。”

    举起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前世种种,如梦幻泡影,不值一提。那些法力留着,也只是滞碍,不如化去。现在用来救命,倒也何当。”

    收服了骨戈,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随着一一声令下,骨戈浑身的皮肉都迅速塌陷,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金灿灿的骨架。他的骨骼飞起,在空气一阵拼凑,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座直径超过十米的传送仙阵的阵基。

    名被一生擒活捉的神将被摆放在了阵基上,幽泉、青丘炎同时施为,取出了大量的幽冥晶石,布下了一座邪恶歹毒的炼神聚魂裂空祭坛,将位神将当做了祭坛。

    一取出了金色的菩提,不惜耗费佛力,和曜奕取得了联系。而曜奕得知了这边的计划后,他当即兴奋得连连点头,迅速让人准备妥当了三百十块合用的巨大裂空仙石。

    对峤琰域任何一个仙人宗门而言,这么多的裂空仙石都是一笔天数字般的财富,但是对于统治了数百个仙域的玄天府而言,这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儿物资储备罢了。

    一刻钟后,炼神聚魂裂空神通悄然发动,配合着骨戈的骨骼拼凑而成的阵基法阵,伴随着个神将凄厉的惨嚎声,条黑红色的精光冲天而起。在众人头顶数十里的地方撕开了一条长有百米的虚空裂痕。

    一已经将定位的灵符打入了法阵,这条虚空裂痕准确的沟通了曜奕准备妥当的传送仙阵。

    三百十团水缸大小的幽光一闪而过,四周翻滚着浓郁虚空之力,使得四周虚空都宛如水波一样不断震荡的裂空仙石顺利的跨越无尽虚空,传送到了众人面前。与此同时尖锐的惨嚎声传来。连同骨戈在内,用来布阵的七位神将同时被裂空神通的反噬之力化为一片灰烬。

    殷血歌袖一卷将裂空仙石一把收起,幽泉放出一道水光裹住了众人,迅速通过四周的海水逃得无影无踪。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好几个散发出逼人气息的神将已经赶到了现场。但是除了一片诡异的灰烬,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一尊神将不耐烦的冷哼了一声。一拳将这座小岛炸成了粉碎。

    三天后,在仙绝之地幽冥地穴的底部,一座规模巨大的传送仙阵已经在青丘炎的努力下赫然成型。

    直径超过百里的传送仙阵,三百十块裂空仙石悬浮在仙阵上空,宛如夜空的星辰一样循着一个玄妙的轨迹悄然运转着。仙阵的核心处一团幽光在缓慢的旋转,仙阵还没有开启。但是庞大的虚空之力已经扭曲了这里的空间,随时可以将这一片虚空撕成粉碎。

    殷血歌看着这座仙阵,又看看上空无穷无尽的幽冥之气,缓缓的点了点头:“开始吧。”

    青丘炎将一枚定位灵符插进了仙阵核心的道标仙石,一抹灵光闪过,一股沛不能当的虚空之力从仙阵涌出,将四周的幽冥之气都冲出了数十里远。

    下一瞬间。数千条人影已经出现在仙阵的阵基上,这些人一出现,就立刻向四周飞射了出去。其好些人惊讶的叫了一声,对四周浓郁的幽冥之气表现出了极大的震惊。但是很快这些人就训练有素的掏出无数的阵旗、阵盘和各种布阵的法器,围绕着这座传送仙阵忙碌起来。

    殷血歌眯着眼看着这些人,他们都穿戴着统一的制式长衫,介乎于道袍和儒衫之间的宽大长袍上点缀着各色星辰图案。腰间扎着三寸宽的玉带,上面镶嵌了三块鹅蛋大小的美玉,每一块美玉都喷吐着云霞,内部有无数细小的符若隐若现。至于他们的头上。则是戴着青铜三梁冠,一道三尺高的仙光从三梁冠上喷出,随着他们的走动不住的摇晃着。

    血鹦鹉突然笑了起来:“这些家伙脑袋上喷火,看上去怎么和荧惑道场的那根蜡烛一模一样的?”

    殷血歌呆了呆,幽泉却已经忍耐不住的笑了起来——这些来自玄天府的人。他们的头顶三尺仙光翻滚,果然犹如火焰,血鹦鹉一点儿都没说错,他们看上去真的和蜡烛童没什么两样。

    数千名来自玄天府的修士脸色同时一僵,他们恼怒的向血鹦鹉瞪了一眼,但是他们丝毫不敢怠慢,依旧在紧张的布置各种防御大阵。看得出来玄天府的戒律森严,哪怕他们很恼怒血鹦鹉,但是也不敢停下手上的动作。

    此刻传送仙阵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又是一阵仙光闪烁,顿时过万人同时传送了过来。

    铠甲的撞击声不断响起,这一次传送过来的,是一万两千名身披制式的青铜战甲,手持制式长枪的仙兵。殷血歌向这些仙兵扫了一眼就惊愕的发现,他们的修为并不高,最多是凝成了元婴的水准,但是他们的**力量简直强得离谱,每一个人都有着起码百万斤以上的神力。

    “这是仙庭最低等的战兵。”青丘炎对仙庭的事情很了解,他走到殷血歌身边,既是对殷血歌,也是对自己的女儿盻珞说道:“他们只有元婴境修为,但是**修炼仙兵秘法,比寻常修士强悍得多。借助仙庭制式的仙兵以及各种仙阵,这一万两千名战兵就能困杀一名三品地仙。”

    殷血歌不可置信的看着青丘炎,元婴境的修士和地仙,这之间的差距无异于天差地远。但是一万两千名元婴境的仙庭战兵,居然就能困杀地仙?那么如果是修为更高的战兵呢?

    青丘炎似乎很满意殷血歌的震惊,他悄然说道:“更重要的是,这些战兵虽然实力提升极慢,但是他们除非被人打得魂飞魄散,否则他们永生不死。嘿嘿,就冲着这一条,就有多少阳寿即将耗尽,却无法突破的修士投奔了仙庭?”

    说到‘永生不死’这四个字的时候,青丘炎也不由得吧嗒了一下嘴。

    殷血歌只觉脑里一阵眩晕,永生不死?元婴境的修士寿命有限,哪怕服用了延寿的灵药,就算他们吃了延寿的仙丹呢,最多也就是几万年可活。但是仙庭居然可以让这些修为低微的元婴境战兵永生不死,那些资质不够,无法突破境界,眼看就要耗尽阳寿的修士,自然是犹如见了血腥味的苍蝇一样蜂拥投靠。

    一次次仙光亮起,一队又一队仙兵不断的从仙阵走出。

    这些仙兵的实力也越来越高,元婴,神游,元神,登天,纳元,三难,三劫。

    但是到了三劫境后,从仙阵走出来的,就是身穿银色甲胄,腰间佩戴宝剑的地仙。他们的地位显然比寻常战兵高出了一大截,数百名地仙级的仙将一出现,庞大的压力四射,殷血歌等人被逼得连连倒退。

    随后仙阵再次亮起,十几名身穿犹如琉璃一样光泽剔透,周身仙光缭绕,头顶隐隐有云烟盘旋的仙官从仙阵走了出来。

    这些仙官腰悬金印、玉牌,个个昂首挺胸,显得气度不凡。

    青丘炎扫了一眼这些仙官腰间的金印、玉牌,不由得惊咦了一声:“玄天府令居然亲自出征?这次的事情,搅得这么大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