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陷阱(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一章 陷阱(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杀!”

    涛涛血海翻滚而出,数百名万蛊教的修士反而是第一个向殷血歌出手反击的人。这些元婴修士周身翻滚着刺鼻的毒烟,释放出无数稀奇古怪的毒虫化为一道道剑光,铺天盖地的向殷血歌的血海刺来。

    万蛊教修士们的脖上一柄金色的枷锁隐隐闪现出淡淡的神光,这些修士的眼神也有点发直,就好像那些被控制的行尸走肉,完全没有一个修士应有的灵动和生气。

    “原来如此,你们都已经不是自己。”殷血歌双眸一瞪,巨大的本命蝠翼张开,烈风裹着血炎化为无数血色飞刀向前激射。无数稀奇古怪的毒虫在飞刀带起的血光犹如雨点一样坠落,漫天都是剧毒的汁液喷洒。

    数百元婴修士只是刚刚一出手,就被翻滚而来的血海卷了进去。

    亿万血海鬼卒同时向这些元婴修士冲杀了过去,他们的血肉在血海只是一个翻滚就被腐蚀一空。他们的元婴从残破的身躯内惊慌的逃脱,但是刚刚飞出身体,就被血水一浸。血海自然而然有一种恢弘巨大、威严肃穆的大道纶音唱诵经,将血海鬼卒的八部神魔修炼秘法灌入他们元婴。

    数百个元婴迅速化为血色,他们吞噬血海的血水,身躯逐渐膨胀开,半透明的元婴之体逐渐变得和金属雕成的雕像一般轮廓分明。这些面容变得狰狞恐怖,目光变得狂热的新生鬼卒骤然发出尖锐的鸣叫声,他们鼓荡血水,掀起更高的浪头向那些神人冲去。

    数十名堪比神游境修士的神人不屑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

    虽然神人们的神魂都无法放出神识,自然也不能看破殷血歌的虚实,但是他们有其他的天赋神通可以使用。他们的眸里神光闪烁,一眼就看清了并没有运转秋蝉蛰隐术的殷血歌不过是元婴修士。

    区区元婴,向数十名堪比神游的神人同时挑衅,这自然是找死。

    数百名万蛊教元婴修士的陨落并没有引起这些神人的重视,这些日这些万蛊教修士被神人们百般折磨,他们的元气损耗过大,一身修为十不存一。在神人们看来,这些奄奄一息的元婴修士死多少都是理所当然的。

    冷冷的哼了一声,只有一位神人漫不经心的拔出一柄火焰缭绕的长剑,轻描淡写的向殷血歌挥了一件。

    ‘当啷’一声巨响,十三柄三齿叉从血海飞出,重重的撞击在长剑上。出手的神人脸色一变,一股巨大的力量反震回来,震得他五脏腑一阵乱翻,张口就是一道鲜血喷了出去。

    数十名实力堪比巅峰元婴修士,来自幽冥十八禁囵塔的鬼卒从血海冲了出来,身躯坚硬宛如铁石铸成,飞行时绝迹虚空的夜叉恶鬼挥动着三齿叉,带着腾腾鬼火闯入了那些漫不经心的神人队伍,对着他们就是一通乱刺乱捅。

    神人们惊呼一声,他们刚要出手攻击这些飞行绝迹的夜叉恶鬼,殷血歌已经放出一声尖啸。

    神识实质化,已经转化为仙识的殷血歌倾尽全力发动了裂魂蝠音。一**肉眼可见的血色声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所过之处一座座山峰崩塌,无数山谷粉碎,地面都被狂暴的声浪掀去了厚厚的一层。

    方圆百里内众多低阶神人的身体都被炸成了碎片,甚至有低阶神人的道则烙印直接被化为乌有。

    血海一卷,所有粉身碎骨的神人都被血海吞没。而数十名最强大的神人则是七窍喷血,双手捂着脑袋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声。下一瞬间他们的头颅纷纷爆开,那些夜叉恶鬼挥动三齿钢叉对着他们的身体一阵乱捅乱刺,将他们的身体撕扯得七零八落。

    滚滚血浪席卷而来,数十名最强大的神人连同道则烙印一并被吞没。殷血歌右手向着下方的盆地一抓,就看到无数的灵石、仙石和各色矿石纷纷飞起。

    数千枚大大小小的乾坤戒悬浮在殷血歌面前,更有数千个拥有纳物能力的佛珠串飘浮在半空。这些储物法宝都是殷血歌从人皇帝陵的迷宫,从那些死去的悬空寺长老们身上找到的。

    佛门佛法精妙异常,他们制造的储物法宝容量极大。

    盆地内堆积如山,绵延数百里的珍稀矿藏,也幸亏殷血歌在那迷宫有了这么大的收获,否则他身上原本自己的那枚乾坤戒,怎么也不可能将这里的所有矿石全部带走。

    一盏茶时间后,殷血歌飞过盆地,迅速向远处急速掠去。

    一尊被俘的神人抵挡不住死亡的恐怖,他跪在地上,向殷血歌坦白了一切——这个小型陆块方圆不过两万多里地,神人们并没有太过于重视这里,在这里也只有两百多名堪比神游境的神人坐镇,倾尽全力的搜刮这里的矿藏。

    所以在援兵赶来之前,殷血歌可以肆无忌惮的搜刮这里的一切。

    一群一群的低阶神人被血海吞没,无数投靠了神人,敢于向殷血歌发动进攻的低阶道兵被吞没,更有那些万蛊教投靠了神人的修士被殷血歌无情的斩杀。

    两仪星所有神游境以上的修士都已经被玄天府调走,此刻两仪星上的人类修士再无一人食殷血歌的对手,那些高阶道兵也都随之出征,数量庞大的低阶道兵,他们只可能成为血海无量鬼卒的一部分。

    一路横扫,这个小陆块上所有已经开采出来的矿藏被殷血歌一扫而空。

    在幽泉的帮助下,耗费了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殷血歌就在千万里外的一个巨大的海上岛群出现。幽冥十八禁囵塔内的夜叉恶鬼飞行绝迹,有穿梭虚空的异能,殷血歌控制着数十头夜叉恶鬼一次突袭就将群岛核心处神人架设的传送仙阵破坏。

    接下来自然又是一次疯狂的扫荡。

    数百名坐镇这处群岛的神人全军覆没,十几万名投靠了神人的低阶修士全部化为血海鬼卒,而那些被关押在囚牢死不投靠的修士,或者正被贬为奴隶辛苦劳作的修士,殷血歌将他们全部释放。

    幽泉的天赋神通在海水施展出来,近乎地仙大能才能拥有的瞬移,短短两天时间,她带着殷血歌突袭数百处神人控制的矿藏,搜刮了巨量的财富。单纯从殷血歌手上掌握的资源来看,已经比得上琼雪崖和万蛊教这么多年库房积攒的所有库存。

    不仅如此,更有数万名低阶神人被殷血歌斩杀,全部变成了血海的养料。

    仙绝之地,一座神人动用神力,直接在悬崖上塑造成型的巨型宫殿内,负责指挥两仪星侵袭行动的熔愤怒的咆哮着。一名身躯魁梧的神将哆嗦着跪在地上,他的脖刚才被熔狠狠的扭转了七百二十度,差点将他的脑袋从脖上拧了下来。

    如果不是神人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这个神将早就被震怒的熔随手杀死。

    饶是如此,颈骨和肌肉不断被拗断的痛苦,依旧让这位低阶神将战战兢兢,差点没哭了出来。

    “废物,一群废物。”熔气得浑身的毛孔都在**出高温的火焰,他脚下的岩石地面干脆就被烧成了沸腾的岩浆,偌大的宫殿不断向外喷吐烈焰,那些低阶神人都惊恐的退得远远的。

    “两百八十七个矿场被偷袭,七万多族人被杀,投靠我们的近百万人类修士被杀死,无数的低阶修士全部逃走了。”熔气得跳了起来,狠狠的给了跪在地上神将一耳光:“那些修士,他们很值钱,他们变成奴隶后,就更加值钱。”

    “他们挖掘出来的矿石,都是我的战利品,全部是我的战利品。”

    “你们知道我花费了多大的代价贿赂指挥这次战役的诸位大人,才捞到了两仪星的主攻任务?”熔的双眸**出灼热的火焰,他双手抓着那倒霉神将的脑袋,掌心喷吐的火焰烧得那神将嘶声惨嚎,高温差点没把他的脑浆给烤熟了。

    “我不管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在两仪星有多么伟大的战略计划,那和我无关。”熔愤怒的咆哮着:“我只关心我能在两仪星获取多大的利益,所有的战利品有三成上缴,两成是你们的收获,剩下的一半全部归我这个指挥官所有。”

    熔声嘶力竭的诅咒着:“但是两百多个矿场,伟大的火神啊,我的先祖,我的损失是多少?两百多个矿场,数十万奴隶耗费了这么多时间开采出来的矿石,他们价值多少?”

    “一亿仙石?十亿仙石?还是更多?”熔身体内喷出的火焰已经有着向青色转变的趋势,可见随着他的怒火升腾,他的神力正在进一步的沸腾,他体表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被他抓在手上的神将脑袋上已经有大片的油脂不断滴落,这些透明的油脂甚至正在燃烧。

    “我准备回去后就迎娶我的心上人,但是我需要一份足够排场的聘礼。”熔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我的心上人可是大家族的豪门之女,想要得到她美丽的身体,我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但是这一切,都被你们给毁了。”

    脑袋被烈焰环绕,烧得油脂不断滑落,痛彻心扉不断尖叫的神将痛苦的哀嚎起来:“尊贵的熔大人,请您原谅我们!这不是我们的错,是敌人太强大了,除了那些矿场,这几天还有八位尊贵的神将失踪了,其有两位神将,他们的实力比我还强大,他们失踪了。”

    “失踪了。”熔呆了呆,松手丢下了已经被烧得奄奄一息,道则烙印都快被焚毁的神将。

    “我想,这里面肯定有某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熔皱起了眉头,他很想从这两天的麻烦里面抽出一些可供利用的线索。但是熔的性格火爆,他最擅长用蛮力正面焚毁一切敌人,要他仔细的分析各种情报,这简直就是在为难他。

    或者说,整个先天神灵这个种族,他们从鸿蒙太古时期就不擅长思考和分析。

    曾经无比强大,曾经主宰整个鸿蒙世界的他们,更擅长的就是用暴力摧毁一切、镇压一切。当他们处于辉煌的巅峰时,他们根本不用在意任何的阴谋诡计。所以他们的族人实在是不擅长勾心斗角,熔琢磨了好一阵,他还是没弄清两仪星上的人类修士想要做什么。

    一声轻轻的咳嗽在一旁响起,衣衫暴露的胡娇娇小心翼翼的向熔这边走近了两步。

    强忍着差点没把她烤熟的高温,胡娇娇媚笑着开口了:“熔大人,或许,我能猜测一些东西。”

    “嗯?”熔猛地转过身,他一把抓在了胡娇娇的肩膀上。他手上的高温未消,他的手就好像一块烧红的烙铁,烧得胡娇娇细嫩的皮肤‘嗤嗤’作响,两条油脂当即从她的肩膀上滑落。

    强忍着肩膀上的剧痛,胡娇娇咬着牙强行笑道:“我刚才倾听了这位大人的汇报,那些遇袭的矿场,乍一看去没什么联系,但是实际上,这些矿场他们都出产数十种特定的材料。”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胡娇娇指着这间大殿内一座悬浮在半空的两仪星全景图影,哆哆嗦嗦的说道:“他们重点在袭击出产‘重墨恒元石’、‘极北星光石’、‘纳蓄指南石’的矿场。其他遇袭的矿场,都和那几座重点出产这些传送法阵所需珍稀材料的矿脉相邻。”

    “你什么意思?”熔皱起了眉头:“女人,不要卖关,不要自作聪明,否则我会把你贬入劳军营,让我所有的下属都来享用你。”

    胡娇娇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她急忙媚笑着向熔抛了个媚眼:“他们想要建造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他们想要将外面的援兵引来两仪星。”

    “原来如此。”熔恍然大悟般拍了拍脑袋,他皱着眉头冷声道:“你们人类修士,果然是奸诈得很。这次袭击峤琰域,也是你们的人……”

    熔突然咳嗽了两声,然后笑着摸了摸胡娇娇雪白的胸脯。他高温的手指一把抓下,胡娇娇白皙细嫩的胸脯肉上顿时出现了两个黑漆漆的枯焦手印。胡娇娇强忍着眼泪,乖乖的说道:“我这里,有个小小的计策,或许可以帮到大人您。”

    七天后,殷血歌在幽泉的帮助下,悄然出现在白角岛外的深海。

    这里的海水浑浊,深深的海底被打出了无数的裂痕,岩浆正从这些深深的裂口涌出,将海水搅得一团糟。

    深海悬浮着无数巨型海兽、海妖的尸体。

    神人入侵,他们疯狂的破坏深海的灵脉,这些领土意识极强的海兽、海妖发动了剧烈的反击。但是面对神人们不可抵挡的恐怖实力,所有敢于反抗的海兽、海妖都被屠戮一空。

    而那些还没有生出灵智的海生妖族,则是被神人们强行收为妖宠,同样被洗劫一空。

    在满是浮尸的海水潜行了一阵,幽泉低声的嘀嘀咕咕的抱怨着。这里的海水尽是尸体随着暗流四处飘荡,那些巨大的尸体散发出恶臭,幽泉很难承受这里的恶劣环境。

    “这里比幽冥界还要脏。”幽泉娇小的身体紧贴着殷血歌,身体一阵阵的打着寒战。她清澈的眸里满是厌恶,就算是在幽冥界,也不是这样的浮尸万里。

    在幽冥界,这些尸体根本不用一刻钟,就会被铺天盖地的幽冥尸虫吃得干干净净,一点儿渣滓都不会剩下来。幽冥界的任何地方都是一尘不染,绝对不会有这样尸横遍野的景象。

    所以幽泉很讨厌这种场面,进而她将这种场景带给她的厌恶转化为怒火,全部记在了神人们的头上。

    “幽泉乖,我们得去看看。白角岛的灵犀礁内居然发现了巨型裂空仙石矿,我们必须过去看看。”殷血歌轻轻的拍打着幽泉的小脑袋,细声的安抚着她。

    幽泉乖乖的点了点头,她双手搂着殷血歌的胳膊,搂得越发的紧了。

    青丘炎的声音从塔狱飘然传来:“小,咱们得小心一些。两仪星从来没听说过有裂空仙石出产,这种变异的空间仙石,只是在外空虚空潮汐最猛烈的地方才可能生成。”

    “但是毕竟是一条线索。”殷血歌皱着眉,小心的向白角岛的方向靠近:“如果我们能找到足够的裂空仙石,我们的危险就会减少十倍以上。我们偷袭了这么多矿场,也只是凑齐了一套儿传送仙阵所需的辅助材料。但是我们的行动肯定已经引起了神人们的注意,继续下去,风险太大了。”

    青丘炎沉默了一阵,过了好久他才说道:“有种不怎么好的预感。”

    顿了顿,青丘炎又轻声说道:“但是谁能猜测出我们的行动目标,并且放出这样的风声呢?那些神人,他们可不会有这么好的脑筋,如果他们真的有这么聪明,他们当年就不会被妖族联军从鸿蒙主宰的宝座上推翻了。”

    沉吟了片刻,青丘炎沉声道:“但是还是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殷血歌缓缓点头,他循着当日在白角岛买到的地图,从水下一步步的靠近灵犀礁。

    在距离灵犀礁还有数十里的地方,殷血歌偷偷的从一头巨大的妖鲸尸体旁探出了脑袋。

    隔着远远的,殷血歌能看到灯火通明的灵犀礁上,无数的琼雪崖修士正在卖命的开山凿石。

    两尊神将悬浮在半空,他们锐利的目光正向着四周扫视。

    殷血歌倒抽了一口冷气,两尊神将,这里可不是幽冥地穴,他不见得能应付得了啊。

    就这时候,一声欢呼传来,一个衣衫简陋的年轻修士,踉跄着从一块山石内抬出了一块灰蒙蒙的矿石。

    殷血歌的瞳孔骤然一缩,那果然是一块四周虚空都在缓缓旋转颤抖的裂空仙石,而且足足有牛头大小。(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