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章 疯狂开掘(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章 疯狂开掘(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幽冥十八禁囵塔急速扩张开,眨眼间就已经扩张到高有万里,底座直径也超过了百里。

    镇狱鬼王们悬浮在塔顶,他们挥动着双手,指尖带起无数条黑色的光芒,扭曲的鬼咒符在黑光闪烁。伴随着他们或者尖锐、或者沙哑的鬼啸声,四面八方翻滚着的幽冥之气凝成的灵液纷纷被塔狱吞入,每一弹指的瞬间都有直径千里的灵液被吞噬一空。

    如此狂吞了一个多时辰,幽冥十八禁囵塔除开第一层藏匿了鲛人少女和殷血歌那些下属的空间,其他第二层一直到第十八层全部装满了粘稠厚重犹如水银的幽冥灵液。

    “收。”一声轻喝,殷血歌将幽冥十八禁囵塔收入眉心。

    向着四周那些人皇雕像望了望,又看了看那些佛门布下的舍利玲珑宝塔,殷血歌丢开了对于这个幽冥地穴的所有猜测,化身一道血光向高空冲去。

    玄天府留给殷血歌他们的时间只有三个月,而青丘炎推算炼神聚魂裂空神通和传送仙阵的契合,就耗费了两天一夜的功夫。留给殷血歌他们的时间不多,他们必须按照玄天府的要求,在期限内架设一座完整的超远距离的,跨越仙域的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将玄天府的援兵引来。

    大罗金风蝉化为淡淡金光环绕殷血歌全身,他的身形和气息就迅速的在空气消散,当他冲出幽冥地穴,离开幽冥之气的庇护时,他的身形已经彻底融入了四周的气息。

    数十名眉心生了第三只眼睛的神人悬浮在半空,他们眉心一道道神光四射,神光所过之处,就连虚空天地灵气最细微的波动都被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同时在这些三眼神人的上空,还有数千名神人手持明晃晃的宝镜,放出数千道直径超过百丈的神光照耀四方。刺目的神光照耀虚空,将整个幽冥地穴遮盖得结结实实。

    不要说一只蚊,就算是万年蚊精都不可能从这严密的封锁线内通过。

    但是殷血歌借助大罗金风蝉的无上神威,加上自己不断修炼日有进益的秋蝉蛰隐术,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从那些神光之间的接驳处悄然遁出。身形一晃,就连一丝儿烟尘都没留下,殷血歌小心翼翼的遁出了数百里。

    掌心一张灵兽皮制成的法术地图上,一个细细的金色光点闪烁着,在地图上还有其他数十个光点闪烁,这是两仪星上所有重要矿脉的埋藏地图。而金色的光点正是殷血歌所处的方位,按照地图的指点,他能很方便的找到那些矿脉的所在地。

    青丘炎在两仪星停留了数十年,还和玉琼峡的女修有过一段孽缘,他对两仪星的著名矿脉埋藏地点自然有深刻的了解——尤其琼雪崖和万蛊教相互之间年年厮杀,不断争夺各处矿藏,每一次都杀得血流成河,两个宗门的重要矿脉位于何处,这消息并不难收集。

    远离了神人占领的功德院道场后,殷血歌立刻施展最快的身法,激活了本命蝠翼上的‘风’、‘速’两大妖,带起一溜儿残影急速的向前疾飞。他甚至不惜燃烧自身精血,施展血影遁提升遁速。

    急速逃遁了大半天,前方一条波涛翻滚的大河在望。殷血歌一头扎进了大河,幽泉立刻从塔狱闪了出来,双手轻轻的挽住了殷血歌的胳膊。

    周身水光一闪,顷刻间就是千万里远近,借助幽泉的本命神通,只是耗费了一个多时辰,殷血歌和幽泉就已经远离了仙绝之地。幽泉的本命神通诡异绝伦,她耗费的法力并不强,甚至比金丹境的修士御剑飞行耗费的力量还小得多,但是每一次他们都能瞬移出去千百万里路,这实在是神乎其技难以形容。

    在距离仙绝之地最近的一座小岛上,殷血歌将一从塔狱放了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蕴藏着强烈腥味的海风,一向殷血歌笑着合十行了一礼:“血歌道友,你可别忘了,你是我的护法。这两仪星亿万生灵的性命,就尽在你我肩上了。”

    悻悻然的看了一一眼,殷血歌实在是没有一点儿拯救芸芸众生的高尚觉悟。他苦笑着对一说道:“一大师,我可是纯粹被逼的。如果我能逃走的话,我肯定是选择逃走。”

    微微一顿,殷血歌很严肃的看着一问道:“说实话吧,如果刚才青丘前辈的那座传送仙阵真的能够找到一座还能呼应的仙阵,一大师是会选择离开,还是留在这里拯救黎民众生?”

    沉默了一阵,一抿了抿嘴,胡乱将手上的佛珠绕在了手腕上。浅粉色的红唇一撇,一大咧咧的说道:“要听实话,我会选择留此有用之躯,未来为两仪星亿万无辜黎民报仇雪恨。但是我绝对不会对悬空寺的信徒说这种话,你懂,我也懂。”

    两人对视了一眼,很是惺惺相惜的放声笑了起来。

    笑了几声后,殷血歌向一行了一礼,然后搂着幽泉直接跳进了海水。一团水光闪过,两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距离仙绝之地有七千万里的一块火山密布的小型陆块上。

    一看着殷血歌和幽泉跳进海里的地方,突然很轻松的笑了起来。

    “嗯,其实我要说……”沉默了一阵,一摇了摇头:“普度众生还是独善其身?这种事情,怕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尊佛都不能直面本心,何况是我这种还在红尘挣扎的小小佛修?”

    “我佛慈悲,我未成佛,何能慈悲?”

    轻轻一叹,一手指一晃,一颗鸡大小,表面有数千菩萨、罗汉虚影若隐若现的金色舍利就凭空冒了出来。怔怔的向这颗金色舍利打量了一阵,一轻声叹道:“降魔师太戒嗔,一此番有礼了。滚滚红尘,轮回百世,过往之事,尽成烟云。”

    一篇简短的超度经响起,蕴藏了无穷佛力的金色舍利悄然化为一道金色的光流融入一的身体。一的眉头一阵阵的跳动,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突然她轻声喝道:“前世种种,尽为光影泡沫,焉敢乱我今世本心?咄,尽数灭之。”

    丝丝七彩光霞从不一头顶冒出,带着丝丝轻叹融入了四周海风。

    一的身体内隐隐有宝光缠绕,她的气息逐渐变得恢弘庞大,一丝让人不敢亲近的端庄威严压制得四周海水都平静无波。如此过了一刻钟,金色舍利的佛力全部被一融合,她伸出双手轻轻的拍了拍手掌,就见到她掌心火星四溅,隐隐发出金属撞击的脆鸣。

    “这等秘法,还是少用为好,只能应急,不可仗之作为修炼正途。”

    “此番事了,还得将降魔老尼姑的这一身修为重新化去,不是今世自身修来的,我不要。”

    “不过应付眼前的事情,也足够了吧?单纯金身之力就堪比一条真龙,应急倒是够用了。”

    冷哼了一声,一微微昂起头,她双眸一缕佛光闪过,佛门天眼通已经扫过方圆亿万里的虚空。她顷刻间就找到了西北方向一尊下品神将,那倒霉蛋正坐镇后方,笑盈盈的看着数百神人在攻打一个小小修炼家族的驻地。

    “这位施主,我看你与佛门有缘,为了这两仪星的芸芸众生,你就舍弃了这一身臭皮囊吧。”一嘴角勾起,‘嗤嗤’的笑了几声,然后一步就跨了出去。

    一步跨出百万里,如此连续三十步之后,一直接出现在了一座小岛上空,直接在一名毫无防范的下品神将的身后冒了出来。双手比划了一下近在咫尺的神将那饱满而圆润的后脑勺,一慢慢的从袖里拔出了一根一丈八尺长的钟鎚。

    双手握住钟鎚,仔细的向那神将的后脑勺瞄了瞄,一一钟鎚狠狠的敲了下去。

    一声闷响,这尊倒霉的神将被打得七窍喷血眼前一黑。甚至没能哼一声,这神将就被一一把抓起,随手丢进了自己袖里。一抹金色佛光闪过,这神将就这么被一生擒活捉。

    “一干孽障,你们焉敢在此祸害世人?”将主要目标生擒后,一当即显出身形,向那干正在疯狂攻打下方修士家族宅院的神人怒喝了一声。一柄精光四射的佛门戒刀从她袖里飞出,宛如厉电一般凌空激射,当即将数百名神人切成了粉碎。

    双手一合,一道佛门神雷喷出,数百神人连同道则烙印同时化为乌有。

    一悬浮在那险死还生的修士小家族的宅院上空,温和的说道:“贫僧一,偶然路过此处,见诸位道友遭逢劫难,故此开了杀戒。两仪星大难临头,还请诸位赶紧找隐秘之地暂避。贫僧,正要去和那些妖孽分出一个明白。”

    道貌岸然、宝相庄严的说完这番话,感受着虚空渐渐落下的功德之力,感受着那些修士身上冒出的感恩戴德的信仰念力,一满意的微微一笑,再次一步迈了出去。

    抽取了前世留下的佛门舍利的庞大佛力,让她拥有了相当于三品地仙的力量。这样得来的力量根基不稳,对她未来的修炼大有害处。她必须赶在自身**被那股暴涨的佛力反噬之前,生擒活捉足够的神将,让青丘炎抽取他们的神魂、烙印,以此建立传送仙阵。

    一点时间都不能浪费,一深知她抽取前世舍利的害处,留给她的时间,其实极其短暂。

    沸腾的岩浆顺着陡峭的悬崖不断滑落,奔涌着注入漆黑的海水。高温岩浆和海水相互冲撞,发出沉闷的巨响,并且不断有巨量的水汽升腾起来。

    数千名金丹境以上实力的修士光着身体,声嘶力竭的驾驭着剑光在沸腾的水汽穿梭。高温蒸汽冲刷在他们光溜溜的身体上,烧得他们的皮肤通红,更有大量金丹初期的修士被烧得皮开肉绽,甚至好些人的身上都露出了白惨惨的骨头,附近的皮肉都被烧熟了。

    数十名实力相当于元婴境的神人嘻嘻哈哈的站在远处的悬崖顶部,不屑的看着这些在水汽冒险的金丹境修士。数百个浑身依旧披挂着皮毛,人立而起的道兵妖修则是神气活现的站在他们身后,指指点点的向着那些修士比划着。

    这些道兵妖修曾经是万蛊教下辖的地位最低的炮灰兵力,他们负责坐镇这座密布着无数火山的陆块,监督那些地位卑贱的平民矿奴。平日里万蛊教的修士对他们动辄打骂,动辄杀死,他们的生命其实比那些矿奴的贱命没什么两样。

    但是这几天情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神人入侵,万蛊教的修士被一网打尽,全部被贬为矿奴。

    而曾经的这些地位卑贱的道兵妖修,只要是愿意发誓服从神人们的统领,他们就立刻摇身一变,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监工头目,可以肆意的欺凌压榨曾经的万蛊教修士。

    数十名被烧得浑身都是水泡的金丹境修士哆哆嗦嗦的驾驭剑光飞了过来,他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可怜巴巴的将手上依旧散发出逼人高温的各色晶石和金属矿锭放在地上。

    一名浑身皮毛泛白,年龄大到极点的猫人道兵妖修急忙窜了上去,他飞快的检查着这些金丹境修士带来的收获,高声的报出这些晶石和金属矿的价值。

    “地心熔岩铁三千七百斤,合功劳点三十七点,可以留下三名普通孙的小命。”

    “地火爆炎石一块,重两千四百斤,合功劳点两百四十点,练气期的孙后裔可以活下两人。”

    “嗯,好运气啊,墨心毒焰石三块,总共重达四千百斤,这可是好宝贝,合功劳点两千四百五十点。恭喜何大人,您满门老小的性命可是保下来了——嘿,反正您满门老小也没几个。就连您自己,也不用再拼命啦。”

    一个浑身烧得稀烂的枯瘦老人兴奋的抬起头来,他嘶声尖叫道:“我何三剐愿意以心魔发誓,从此生生世世向诸位大人效忠,我何家孙孙,都愿意为诸位大人为奴为婢。”

    一尊神人得意的笑了一声,他摆了摆手,两个通体漆黑的猫妖道兵急忙窜了过去,将一个闪耀着淡淡神光的枷锁扣在了何三剐的脖上,犹如牵狗一样拉着他往后方行去。

    殷血歌远远的看着这些作威作福的神人,不由得连连点头。

    两仪星,或者说仙界的所有修士,他们的日常生活,包括开矿、种植等工作,全部交给凡人去打理。而凡人力量微弱,所以他们的工作效率极低,故而修士们都会奴役规模庞大的凡人充当矿奴或者药奴等。

    但是这些神人一来,他们立刻丢弃了工作效率低下的凡人,强迫那些实力强悍的修士充当开采矿脉的苦力。这些金丹境的修士一个人的工作效率可比数万凡人,他们开采矿物的速度可想而知。

    这里有数千名金丹境的修士在岩浆和海水交汇的地方采集各种珍稀矿物,他们的工作效率就和数千万凡人相提并论,可想而知他们能够开采出多少珍贵的矿物。

    看着那些在沸腾的水汽挣扎的万蛊教修士,殷血歌撇撇嘴,迅速跟上了那两个押送何三剐的猫妖。

    万蛊教的修士在炎灵界曾经疯狂追杀殷血歌,他可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冒着暴露自己的风险去救援这些万蛊教修士?

    一路跟着两个猫妖向前行了数千里,前方一块巨大的盆地赫然在望。

    数十名实力堪比神游境的神人悬浮在空,他们敏锐的目光警惕的向四周张望着。

    在他们脚下方圆数百里的盆地,已经堆积了犹如小山一样的各色珍贵矿物。堆积如山的灵石、仙石,无数的五金精英,各种各样的美玉金精之类的宝物,以及其他的天材地宝简直无法胜数。

    正统的修士讲究与天地共存的和谐之道,他们只会循序渐进的开采各种天地灵物,尽量的让这些矿脉有缓慢抽取天地灵气,逐渐恢复的时间。

    但是这些神人可不这么想,两仪星不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只管掠夺性、毁灭性的开采各种矿脉,至于矿脉被彻底破坏后是否还有恢复的希望,他们是从来置之不理的。

    数百名元婴境的修士正在神人们的见识下,气喘吁吁的施展各种法术轰击四周的山岭。

    已经有数百座大小山峰被彻底夷平,甚至开凿出了直径超过百里的大坑。这些元婴境修士用雷法将山石一层层的轰碎,将其的各种仙石、灵石、金属矿石等用法术提取出来。

    每一个元婴境的修士都能以法力呼风唤雨甚至移山填海,所以他们一天的工作成果堪比数百万凡人拼死拼活努力一两个月的成绩。在这些元婴境修士的努力下,短短几天的功夫,神人们在这块小陆地上开采出的各种宝物,已经足够琼雪崖这样的宗门数月的消耗。

    殷血歌的神识扫过那堆积如山的矿石、灵石和仙石,他的眉头突然一跳,他在那些矿石找到了好几样有用的材料——比如说用来充当传送仙阵阵基,用来抵挡虚空能量侵蚀的‘重墨恒元石’。

    那里的重墨恒元石从人头大小到水缸大小大概有二十几块,重量超过三百万斤。如果再多个二十倍,差不多也就能勉强充当一座传送仙阵的阵基了。

    看了一眼那些虚空悬浮着的神人,殷血歌丹田处一道血光闪过,一片血海喷薄而出。(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