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玄天府令(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玄天府令(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幽冥之海上,殷血歌快意的看着阴长空魂飞魄散,半透明的鬼体被幽冥之气急速吞噬。

    凄厉的尖啸声,殷血歌转身向那些惊慌失措的神将飞了过去。在他身后,一个怨毒无比的尖锐鬼啸声冲天而起:“吾乃幽冥教主,周天亿万鬼仙之首。是谁杀我血裔?”

    一张生得仙风道骨,但是被绿色的鬼火缠绕,看上去阴森酷冷的面孔在阴长空崩解的鬼体悄然浮现。他双眸闪烁着阴狠毒辣的凶光,深深的向殷血歌的背影望了过来:“蝼蚁之辈,谁给了你胆量如此悖逆冒犯?”

    隔着无比遥远的虚空,一丝诡异的鬼力跨域而来,凝成一个绿豆大小的鬼头烙印,悄然向殷血歌的后背印了下来。但是殷血歌的眉心内一道血光闪过,血海浮屠经所化血池一片血光腾空而起,向着那鬼头烙印轻轻一扫,就将这一丝鬼力吞噬得干干净净。

    “你!”那鬼脸呆了呆,然后悄然炸成了无数极细的鬼火黑烟悄然飘散。一直到最后一丝黑烟悄然消散,这鬼脸都是神色严肃的看着殷血歌的背影,再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如果仔细观察着鬼脸的表情变化,就能发现他对殷血歌身上冒出的那一片血光充满了忌惮甚至是惧怕。

    踏着幽冥之海粘稠的黑色海水,殷血歌一步步的走到了那些目瞪口呆的神将面前。

    四面八方急速穿刺冲撞的玄冥重水更多了数倍,在这一片幽冥之气凝成的大海上,幽泉掌握的力量数百倍的增强了。她正在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从海水提炼出数量庞大的玄冥重水,不断加入对这些神将头顶那块金色盾牌的攻击。

    金色盾牌发出沉闷的轰鸣声,四周幽冥之气不断侵蚀着盾牌放出的金光,玄冥重水打得金光连连颤抖,眼看着这块金盾就要被击破,这些神将就要彻底暴露在幽冥之气。

    一名身体缠绕着熊熊烈焰的神将尴尬的笑了笑,他单膝向殷血歌跪了下来。指着刚才阴长空被击杀的方位,这位神将摆出了一副‘坦诚’的姿态沉声道:“尊贵的大人,我们是被阴长空诱骗下来的。他说他的一件宝物丢失了,要我们陪伴他来寻找那件师门重宝。”

    另外一位身体内有无数雷光闪烁的神将也无比严肃的单膝跪下,他无比‘诚恳’的看着殷血歌,信誓旦旦的赌咒发誓:“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阴长空是个卑劣的混蛋,他将他的爱人献给了熔大人,换取了熔大人对他的青睐。我们是被逼无奈才陪同下来的。”

    又一位周身隐隐有无数绿若隐若现,生得清秀绝伦的美丽少女笑盈盈的向殷血歌抛了个媚眼,她柔声说道:“亲爱的大人啊,我一见您就知道,您是一个富有爱心的伟大存在。您舍得伤害我这样无辜的人么?我是如此的仰慕您,您怎么舍得伤害我?”

    殷血歌单手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十二名神将。

    在这幽冥地穴,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阴长空被斩杀后,他们就是砧板上的肉,任凭殷血歌宰杀。所以他们惊惶、惊恐,这都是殷血歌能理解的。但是他们如此没有节操、如果丧失骨气的向自己单膝下跪奴颜婢膝的哀求性命,这就让他有点震惊。

    “你很仰慕我?”殷血歌很诧异的看着那秀丽的女神将。

    女神将微微一笑,她正要开口说话,突然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的数千颗大大小小的玄冥重水珠同时向她这边汇聚了过来,在距离她还有百多丈的地方,数千水珠汇聚成了一颗直径十米的硕大水球。

    ‘嗡’的一声响,整个幽冥之海都颤抖了一下。巨量的幽冥之气翻滚着注入了这颗玄冥重水球,硕大的水球被浓郁的黑气包裹着,宛如一座小山狠狠的撞在了女神将面前的金盾光罩上。

    已经被幽冥之气腐蚀得七七八八的金盾光罩轰然粉碎,玄冥重水球好似一柄巨大的铁锤拍在了女神将的身上。就听得一声巨响,女神将身上的甲胄连同身躯同时炸开,就好似被巨石拍打的鸡蛋一样炸得粉碎。

    尖锐的怒啸声,女神将的身体碎片内有无数细长的绿色藤蔓蔓延出来,相互钩扯的绿色藤蔓正要将女神将的身体拼凑在一起让她重生,硕大的玄冥重水球已经将她所有的身体碎片一口吞下。

    ‘嗤嗤’声不绝于耳,伴随着女神将凄厉的哀嚎声,那些骨肉碎片,连带着碎裂的道则烙印的碎片被玄冥水球急速溶解,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女神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地间再也没有她留下的任何痕迹。

    殷血歌狠狠的哆嗦了一下,他和十一名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一片的神将同时向幽泉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

    幽泉周身闪耀着淡淡的水光,脚尖轻盈的点在水面上,她向着殷血歌深深的行了一个非常古朴而有韵味的屈身礼:“尊主,幽泉一下用力过猛呢。”

    殷血歌的嘴角扯了扯,然后他用力的点了点头:“一起下手,把这些家伙给干掉吧。既然是敌人,对阵的时候自然不能留情,幽泉,你没做错什么。”

    在幽泉轻轻的笑声,血鹦鹉卷起了数十里方圆的一团幽冥之气,宛如不世出的盖世魔头一样从幽冥之海的水面下腾空冲了出来。他发出尖锐的鸣叫声,无穷无尽的幽冥之气化为无数大大小小的鸟羽,带着刺耳的鬼啸声铺天盖地的射了下来。

    黑色的鸟羽是如此的多,以至于方圆百里的虚空一眼望去全部是密密麻麻的黑色羽毛。每一根羽毛的威力都不是很大,最多不过是相当于元婴修士的普通一击,但是这些羽毛的数量太惊人了,数百万、数千万、数亿的羽毛呼啸着砸了下来,那威力足以让天仙都为之绝望。

    金盾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厚重的盾面上突然出现了无数坑坑洼洼的小孔。随着黑色羽毛的不断侵袭,盾牌上的小孔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骤然间,在血鹦鹉发动攻击后不过三个弹指的时间,这块金光四射的盾牌就被打出了数以千计的透明洞眼。

    十一位神将同时吐血,他们尖叫了一声,身上纷纷放出了各色奇妙的宝物放出各色神光护住了自身。有铠甲,有盾牌,有头盔,有军旗,这些宝物通体神光闪烁,上面有无数古老复杂的神闪现,显然都是威力非凡蕴藏无穷奥秘的神物。

    但是在幽冥之气的侵袭下,这些宝物散发出的神光正在急速黯淡,四周的幽冥之气无穷无尽,这些宝物就好似飓风的一根火把,又好像海啸的一堆篝火,眼看着就要被彻底扑灭。

    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直径超过百里的黑色漩涡。

    幽冥十八禁囵塔静静的矗立在巨型漩涡的正,一道黑色的幽光死死地锁定了十一位神将的身体,恐怖的吸力不断的拉扯他们的身体,逼得他们的身体不断下降。

    十八尊镇狱鬼王发出得意洋洋的狞笑声,他们挥动着手上的钢叉、长枪、大刀等鬼器,用幽冥鬼语声嘶力竭的相互叫骂着,争论着这些神将哪一个的皮肉更加细嫩,哪一个的骨头更有嚼头之类的恐怖话题。

    这些神将很不幸的能听懂幽冥鬼语,他们纷纷向这些镇狱鬼王看了过去。

    镇狱鬼王们的气息很微弱,吞噬了巨量的幽冥之气,他们的法力也不过恢复到了元神境巅峰的水准。但是这些神将见多识广,他们一眼看出了这些鬼王真正的境界——金仙,这些鬼王虽然如今的法力低微不值一提,但是他们都是金仙境的恐怖存在。

    这么恐怖的鬼物,他们说要吃掉谁的骨肉和血肉,就绝对不会打任何折扣。

    ‘咚咚’几声,这些神将同时跪在了半空,声嘶力竭的向殷血歌哀求起来。甚至有几个神将五体投地的向殷血歌连连跪拜,他们深邃的眼窝内满含着热泪,他们泪光朦胧的看着殷血歌,他们赌咒发誓他们会向殷血歌效忠,他们愿意成为殷血歌的奴仆,奴隶,甚至是宠物。

    “杀了吧。”殷血歌冷漠的看着这些神将。

    他还记得前些日这些神将追杀一和自己时的不可一世,当他们占据上风的时候,他们如此的猖狂、如此的跋扈。但是当他们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们是如此的卑贱,如此的卑微,如此的让人恶心。

    “不,不要。”一位生得美艳无比,好似熟透了的草莓一样丰腴多汁,红发红唇透着无穷热力的女神将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不要杀我,我是天地的宠儿,我拥有无穷无尽的寿命,我还没有享受足够,我的财富,我的奴仆,我的土地,还有我的那些男-宠。”

    女神将跪在了地上,突然将自己的胸衣扯成了碎片,露出了她丰腴而白嫩的胸脯。她媚笑着向殷血歌连连抛媚眼:“亲爱的大人啊,我愿意成为您的奴隶,宠爱我吧,蹂躏我吧,随意的欺凌折磨我吧。只要您留下我卑贱的性命,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殷血歌厌恶的皱起了眉头,他举起了右手,一道血河从他掌心喷出,数以亿万计的血海鬼卒混杂在血海将那女神将彻底淹没。血海粉碎了女神将护身宝物放出的神光,幽冥之气向内一卷,女神将的身体就骤然干瘪萎缩,浑身精气瞬间被血海剥夺。

    一位身材高大,金发、金眸,周身金光缠绕瑰丽雄伟犹如天神的神将突然跳了起来,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无知的凡人啊,我们是天地的宠儿,我们是世界的主宰,我们凌驾于万物之上,我们是所有智慧生物的主人。你胆敢杀死尊贵的神灵,你一定会受到天谴。”

    殷血歌默运旃檀功德佛光,将金色的佛光笼罩了自己全身。

    一条条功德紫气凝聚的飞龙从他身上腾空而起,无数条紫气飞龙绕着他盘旋飞舞,不断发出只有灵魂层面才能听到的巨大龙吟声。看着目瞪口呆的神将们,殷血歌柔声道:“我功德无量,天地只会庇护我,他们怎可能谴责我?”

    一朵血莲花化为一柄血色长矛呼啸而出,金发神将的护身甲胄已经被幽冥之气腐蚀得不堪一击,血色长矛洞穿了他的甲胄,穿透了他的心脏。随后血海裹着浓郁的幽冥之气一拥而上,金发神将发出凄厉的惨嚎声,在血海被无数血海鬼卒撕扯成了最细小的碎片。

    “我的父亲是尊贵的神王阿瑟东。”一名蓝发蓝眸,周身喷吐着恐怖寒气的神将声嘶力竭的嚎叫着:“他是强大无比的存在,他的怒火足以冰封整个天空,你敢动我一根头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哀求,色诱,恐吓,威胁,这些神将的行径,真的是卑劣到了极点。

    殷血歌看着蓝发神将,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你的父亲既然如此强大,让他有种来这里找我报仇啊?我杀了你,他有种就来这里,找我报仇啊。”

    蓝发神将默然,幽冥地穴的幽冥之气无穷无尽,他的父亲除非找到了对付幽冥之气的重宝,否则就算是神王也不可能进入这个鬼地方为他报仇。

    ‘咕咚’一声,蓝发神将又跪了下去,他谄媚的看着殷血歌笑道:“我的妹妹是冰神一族最美丽的少女,她只有十二岁,但是她的美丽已经惊动了无数神灵。她还是处-女,她的先天至阴元气对你们修炼者有极大的好处。只要你饶了我,我可以帮你夺取她的初-夜。”

    “真正无耻。”幽泉轻喝了一声,她的小脸蛋隐隐有点泛红,她双手一挥,一座玄冥重水和幽冥之气糅合而成的大山从高空呼啸落下,将那蓝发神将连同他头顶的一面不断散发出冰风暴的大旗一并碾成粉碎。

    剩下的神将还在丑态百出的哭号求饶,但是他们的哀求完全无用。

    血鹦鹉盘旋在空,嘻嘻哈哈的嘲笑着他们的丑态。

    幽泉背着双手,脚尖一点一点的拍打着水面,同样笑得无比灿烂。

    巨大的漩涡吸引着他们的身体,拉扯着他们一步一步的坠落。幽冥十八禁囵塔上的镇狱鬼王得意的狂笑着,他们的手不断向上抓扯,眼看着他们就能碰触到神将们的脚丫。

    就在这时候,塔狱下方传来一声低沉的梵唱声,一道精纯无比的佛门法力喷涌而出,将四周的幽冥之气都推开了老远。镇狱鬼王们同时一惊,他们下意识的向上一抓,就把那些神将抓到了手,然后用力的将他们拖进了塔狱内。

    殷血歌眉头一动,带起一片残影闪到了塔狱下方。

    一盘坐在塔狱下面,一片金色的菩提在她面前不断的放出夺目的金光。一股恢弘博大、阳刚灼热的佛门力量从菩提不断喷出,滚滚热流横扫四方,四周的幽冥之气凝成的海水不断被蒸发,不断发出沉闷的呼啸声。

    “怎么回事?”殷血歌急忙向一问道。

    “悬空寺的主持小和尚施展神通联系我。”一也有点震惊的看着那片不断释放出庞大佛力的菩提:“但是那小和尚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悬空寺距离两仪星极其遥远,而且我们深处幽冥之气的包围,他怎么可能将信息传来这里?”

    “不要浪费时间,问问他们有什么事情。”殷血歌毫不犹豫的说道。

    一点点头,她结了一个佛印,轻轻的向着菩提一点,一圈金光扩散开来,一个肥头大耳皮肤白皙宛如羊脂玉的大和尚就在金光突然冒了出来。

    “唉哟,老祖宗,您可安好?”大和尚一冒出来,就大声的叫嚷起来。

    “你说什么?”一的脸色骤然一寒:“贼秃,你说什么?”

    大和尚的脸色也骤然一变,他笑容可掬的向一深深的合十行了一礼,笑呵呵的说道:“一师姐,两仪星现在情况如何?您可安好?悬空寺满门老小,都为您担着心哩。”

    殷血歌咧嘴横了一一眼,一则是昂起了头,冷冷的哼了一声:“两仪星全盘沦陷,仙绝之地的那帮小秃驴实在是无用的废物,我一个人怎么也顶不住一百零八位神将的联手进攻。”

    大和尚点了点头,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的严肃:“那么,一师姐,玄天府的副府令曜奕大人在此,他有话要和师姐您说。”

    金光一闪,大和尚的面容消散,一名生得相貌堂堂,看上去二十出头的俊美仙人在金光显出身形。

    眉心有一枚紫色符印不断闪现,周身仙气缠绕的玄天府副府令,八品天仙曜奕神色严肃说道:“一大师,神孽绕开峤琰域防线,侵入峤琰域,除开两仪星,还有其他十七颗修炼星球被全盘侵入。”

    深吸了一口气,曜奕冷声道:“给你三月时间,建立一座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若是完成,玄天府当有重奖。若是耽误了军机,你悬空寺上下,一律严惩不贷。”

    一眉头一竖,气得一下就跳了起来:“简直是胡说八道,姑奶奶去哪里找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的各色材料?你当姑奶奶是什么?土财主么?”

    一声姑奶奶让殷血歌绝倒,而曜奕的回答则是让殷血歌心头一寒。

    “那是你的问题,你必须想办法解决。若是成功,重奖;若是失败,你连同你身边的所有人,一律处以极刑,全部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殷血歌狐疑的向曜奕望了一眼,他想起了‘三颗转金丹’,这家伙是冲着他来的吧?(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