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见,熟人(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见,熟人(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幽冥地穴气态和液态幽冥之气的交界线处。

    向上一里,粘稠的幽冥之气翻翻滚滚,宛如蒸锅雾气一样滚动不休。

    就在脚下,凝成液态的幽冥之气‘汩汩’的冒着气泡,一条一条粗细不等的黑色气柱从巨大的水泡喷出,笔直的冲上高空。偶尔有几块幽冥晶石被气柱冲得飞起来,凌空打几个转儿后,又重重的摔回液态的幽冥大海。

    阴长空头顶悬浮着一根通体漆黑的招魂幡,周身缠绕着呼啸着的阴风,双眸绿色的鬼火喷出有数十米远,无比兴奋的从上空笔直的降落下来。他背后一对儿白光拼凑成的翅膀轻轻的挥动着,偶尔可以看到无数扭曲的鬼脸从骨翅一闪而过。

    他头顶的招魂幡高有百丈,巨大的幡面黑烟升腾,无数密密麻麻的鬼脸在黑气重叠起来,男女老少应有尽有,乍一看去那黑气的鬼脸何止亿万?

    寻常鬼道修士修炼万魂幡之类的邪恶法宝,屠杀数十万平民百姓收取阴魂就是大遭天嫉的勾当。但是阴长空头顶的这万魂幡内的平民阴魂何止数十万?看那密密麻麻不断翻滚的鬼脸,说是有数十亿平民的阴魂被炼了进去也不为过。

    而且阴长空以前虽然修炼了鬼道功法,但是只是修习了其的一些鬼道秘术,他本体依旧是一个大活人。可是现在他周身鬼气升腾,身形隐隐有绿色磷火飘出,他分明已经从活人转化为鬼体,成为了彻头彻尾的阴鬼之躯。

    浓郁的幽冥之气缠绕在他身边,他却好似水里的鱼儿一样逍遥自在。他大口大口的吞吐着四周的幽冥之气,一道道阴柔而致密的神识不断向四周扩散开,粘稠的幽冥之气根本无法抵挡他神识的搜寻。

    在那万魂幡**出的黑气,十二尊身高数米的神将小心翼翼的放出神力护住了自己。他们头顶悬浮着一块直径不过三尺的金色圆盾,厚有三寸的金色盾牌上浮现出无数重重叠叠的云烟团,一道金色神光笼罩他们全身,偶尔有幽冥之气靠近,都会被那金光撕成粉碎。

    看这个架势,分明是阴长空带着这些神将潜入幽冥地穴。他们的来意,也就不用多问了。

    殷血歌站在粘稠的幽冥灵液上,静静的看着数十里外不断靠近的阴长空。这个家伙的实力得到了极大的增强,被卷入仙界的时候,阴长空只是金丹巅峰的实力,但是现在他散发出的气息分明都已经达到了元神境巅峰的水准。

    他脑后一轮黑色的幽光闪烁,在那一团黑光隐隐可见一龇牙咧嘴的恶鬼头颅若隐若现。阴长空已经结成了元神,而且他的元神显然是用某种鬼道秘术祭炼而成,既是元神,又是某种可以透体而出遥空杀人的邪恶鬼物。

    噬魂血眸运转,双眸血光隐隐,厚重的幽冥之气根本无法隔绝殷血歌的视线。天地灵气也好,幽冥之气也罢,或者是那些仙人才能吸收利用的仙灵之气,这些灵气对他而言都绝无障碍。

    幽泉站在殷血歌身后一步远的地方,她眯着眼睛,静静的感受着阴长空等人的靠近。

    四周的幽冥之气,以及幽冥之气凝成的灵液就是她的眼睛,她能够清晰的把握阴长空他们的一举一动。她的面前悬浮着一块儿尺许见方的黑色光幕,里面光影变幻,正是阴长空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他们的对话声都从光幕飘了出来。

    “几位大人请放心,有晚辈在,这幽冥之气休想伤到你们尊贵的身体一丝半点儿。那一贼秃只要敢出现,她定然是个死。至于她身边的那些不入流的修士么,交给晚辈对付就是了。”

    殷血歌晒然笑了笑:“这家伙勾搭了万蛊教的修士也就不说了,怎么他还投靠了这些神人?”

    幽泉轻柔的说道:“神灵,乃至他们的后裔,乃鸿蒙世界所有种群的生死大敌。阴长空投靠神人,如果他的事情为仙庭所知,他在仙界的那些先祖,都会被诛杀殆尽。”

    殷血歌顿时想起了当年在荧惑道场,太平公主和杨韶联手对付那个叫做克里斯的神灵。幽泉说得没错,这些神灵的确是所有种族的敌人。就前些日,殷血歌站在功德宝轮上,看到这些神人肆无忌惮的破坏两仪星的环境,就知道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

    “给他们一点惊喜吧,幽泉。”殷血歌笑得很灿烂,他的丹田附近一片血海喷涌而出,数十万血海鬼卒欢呼雀跃着从血海涌了出来,一头跳进了茫茫幽冥大海。

    血海融入了幽冥之气凝成的海洋,大罗金风蝉放出一丝奇异气息裹住了这些诶鬼卒,掩护着他们悄无声息的向着阴长空他们一步步的逼近。

    幽泉笑着点了点头,她的眸里一片水光闪烁,一颗直径超过两米的水球慢慢的从空气蠕动着冒了出来。这颗水球全部由玄冥重水组成,每一颗芝麻粒大小的玄冥重水都重达万钧,可想而知这一颗水球的总重量是多么的惊人。

    咧咧嘴,惊骇的向这水球望了一眼,殷血歌也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颗水球也就是幽泉的天赋神通才能控制,殷血歌都无法承受这颗水球的恐怖重量。或许地仙都不能抵挡这颗水球的倾力一击,只有那些碰触了一丝法则边缘的天仙,才有资格消受吧?

    幽泉轻轻一指,硕大的水球分解成了数百颗拳头大小的水珠,就这么凭空融入了四周的幽冥之气。

    阴长空带着谄媚的笑容,一边和那些神将套着近乎,一边小心翼翼的向下降落。当他看到下方一面绵绵无边的幽冥之气凝成的海洋时,他不由得惊呼了起来:“幽冥之海,老祖庇佑,我若是能够在这里修炼千年,天仙大道可期。”

    一名神将很不客气的一指头戳在了阴长空的后脑勺上,他厉声呵斥道:“混蛋,做什么美梦?你现在是我们的奴隶,你还想要成就金仙大道?要不是你将你的女伴献给了熔大人,那个女人的床头功夫很不错的话,你早就被我们贬入矿洞挖矿去了,还有你立功受奖的机会?”

    阴长空的身形骤然佝偻了下来,他结结巴巴的向那个神将解释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谄媚而卑微。

    殷血歌骤然愣了一下,阴长空将他的女伴献给了所谓的熔大人?他的女伴还能有谁,不就是胡娇娇么?想不到那个骄横野蛮不讲道理的女人,居然落到了这种下场?

    “真是一个贱人,靠女人保命。”殷血歌眸里血光一闪,他双手结了一个法印,一口血元喷了出去。

    阴长空他们脚下的海面突然剧烈的翻滚起来,一片黑色、红色交缠在一起的海面腾空而起,化为一片巨浪向着阴长空等人当头拍下。仅仅是海水也就罢了,那海水更有无数身体成血色,身躯壮硕凝视犹如金属铸成的鬼卒嘶吼着冲杀而下。

    “万鬼夺灵之术?”阴长空显然误解了殷血歌的手段,他不屑的撇了撇嘴厉声喝道:“看我‘大罗混灵万魂幡’的威力,你这区区的万鬼夺灵之术,算什么本领?”

    一声巨响,阴长空头顶的万魂幡内喷出一道百丈粗细的粘稠黑气,无数阴魂身不由己的从万魂幡冲出,带着滔天的怨气和尖锐的鬼啸声,这些神智被彻底抹杀,只剩下了最基本的吞噬和杀戮**的阴魂悍不畏死的向着数十万血海鬼卒冲杀了过去。

    殷血歌的血海鬼卒只有区区数十万,其绝大多数都是各种妖兽妖禽转化而成。

    阴长空的万魂幡则是入侵两仪星的神人大军斩杀无数平民后,帮助他祭炼而成的鬼道重宝。他的万魂幡起码也有数十亿的阴魂,单从数量上而言,阴魂的数量是鬼卒的一万倍以上。

    但是血海鬼卒一出手,他们就同时从嘴里喷出茫茫血气,化为各种造型奇异的血色飞刀、飞剑漫天乱射。这些飞剑飞刀体积微小,但是每一柄飞剑飞刀上都铭刻着细如蚁头的血色符,隐隐可见细碎的雷光在剑锋、刀刃上急速的跳动。

    单纯一击,每一柄飞刀、飞剑就穿透了最少十条蜂拥而来的阴魂。红色的电光在这些阴魂的体内爆炸开,将这些阴魂全部炸成了一缕缕青烟。

    更多的阴魂犹如潮水一样冲了上去,他们张开尖锐的爪牙抓向血海鬼卒的身体,他们冲得是那样的快,一个不小心他们就闯进了粘稠的血海,被翻滚的血色浪头一把卷了下去。

    一击杀死的阴魂也就是数百万不到,但是翻滚的血浪卷下去的阴魂起码有上亿之众。这些完全由平民灵魂转化而成的阴魂对于血海的侵袭完全没有任何反抗力,血水只是绕着他们的阴魂一转,这些阴魂就通体变成了淡淡的血色,被转化成最弱小的鬼卒。

    这些身形细小只有芝麻粒的十分之一大小,身躯呈近乎全透明的鬼卒在厮杀上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但是他们鼓荡血海,大声呐喊诅咒,无数鬼语声声,掀起了巨大的声浪。庞然声势让血海的浪头更加巨大、更加湍急,无数血色浪头翻滚旋转,更多的阴魂被卷了进去。

    阴长空原本正得意的狞笑着,但是眨眼间他的笑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好容易用本命精血祭炼而成的大罗混灵万魂幡,他准备用来当做本命法宝,未来甚至淬炼成本命仙器的至宝,居然和不知名敌人放出的血海刚刚接触了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就有一小半的阴魂被那血海俘虏卷了过去。

    “不,不,不,给我回来!”阴长空心痛得面孔都扭曲了起来,他手舞足蹈的念诵着咒语,大声呼啸着让那些阴魂赶紧返回万魂幡。

    但是四周血浪翻滚,远比引魂幡自身的吸引力强大百倍的力道从四面八方用来,大量的阴魂一波一波的被血海吞噬。随着被血海吞噬的阴魂越来越多,万魂幡的吸引力越来越小,而血海的吸力则是成倍的增加。

    修士斗法,速度何等快捷,实力相差一线就是生死之分。

    阴长空的脸色变得越发惨白,他付出巨大代价才在神人们的帮助下祭炼成功的万魂幡发出凄厉的悲鸣声,数十亿阴魂几乎被血海一卷而空。

    ‘咔擦’一声,通体漆黑的万魂幡裂开了数十条细碎的缺口,阴长空张开嘴,带着浓郁绿色的粘稠液体不断喷出,这是他的鬼体精元,每一口喷出都让他的元气大伤,他的修为更是犹如落潮一样急速衰减。

    本来他在短短时日内,从金丹巅峰的修为突破到元神巅峰,就是利用了某些邪恶的鬼道秘术吞噬他人元神精元而成。鬼道秘术修炼的速度极快,但是修为驳杂、根基不稳,他又没有天道人皇宝箓淬炼真元、精纯**,所以一受到创伤,就好像劣质的陶瓷器,略微一磕碰伤势就极其惨重。

    阴长空大口‘吐血’,却吓坏了十二尊跟随他潜入这里的神将。

    失去了万魂幡的庇护,四周幽冥之气翻滚袭来,迅速笼罩在了那一块金色圆盾放出的金光外围。粘稠的幽冥之气宛如浓烈的强酸一样腐蚀着金色的光盾,不断发出‘嗤嗤’的炸鸣声。

    一尊神将气得一巴掌拍在了阴长空的脑袋上,他声嘶力竭的咆哮道:“蠢货,赶紧想办法,是你主动请缨帮我们来这里追杀这些人,如果你敢害死了我们,你,你,你……”

    这尊神将很想出言威胁阴长空,但是此情此景,他也找不到恰当的威胁之词。

    如果阴长空挡不住暗地里偷袭的人,他们都得被打得魂飞魄散,到时候阴长空跟着他们一块儿化为飞灰,他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气得怪叫了几声,这神将伸出手,狠狠的一指头捅到了阴长空的脑袋上,直接在他后脑勺上捅出了一个硕大的窟窿:“总之,我们不能死在这里,我们乃神灵后裔,无比尊贵,我们必须活着离开这里。赶紧想办法,不然我这就灭杀了你。”

    阴长空痛得撕心裂肺的惨嚎,但是他还没能说出话来,第二波攻击已经迅猛降临。

    数百颗拳头大小的黑色水珠带着刺耳的尖啸声从四面八方袭来,‘叮叮当当’的轰击在了悬浮在众神将头顶的金色盾牌上。这块盾牌威力极大,放出刺目的金光护住了一众神将,但是那些水珠却沉重异常,蕴藏了绝大威力,饶是这些神将联手向盾牌输入神力,盾牌放出的金光依旧荡起了巨大的涟漪。

    幽冥之气不断袭来,粘稠的黑色气息附着在金盾上,腐蚀得金盾‘嗤嗤’作响。加上那些水珠不断撞击在金盾上,往来飞舞源源不断的发动攻击,这些神将一个个吓得浑身汗如雨下,他们同时哀嚎起来,纷纷用他们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言辞诅咒阴长空,同时懊悔自己为什么会贪功心切闯进这鬼地方来。

    四周都是幽冥之气,哪怕是这些神灵都不敢碰触丝毫啊!

    ‘当当’巨响不绝于耳,玄冥重水打得金盾摇摇欲坠,众神将一边要抵挡幽冥之气的侵袭,一边要抵挡玄冥重水的重击,饶是他们每个人都是堪比地仙的高手,在这极度恶劣危险的环境,他们也感到了力有不逮。他们的神力急速消耗,而且四周并无一丝半点天地灵气,他们想要恢复神力都做不到。

    “该死,该死,该死。”

    众神将纷纷咒骂阴长空,同时不断的催促阴长空赶紧想办法让他们脱困。

    阴长空的脑袋被戳了一个大窟窿,他的脑一阵混乱,本来他就是一个纨绔弟,随机应变的本领差劲得很。现在又是如此生死关头,面对众神将的催促和威胁,阴长空呆了一阵,他突然尖叫一声破空飞起,丢下了这些神将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你们这群该死的蠢货,你们都去死吧,公我不伺候了。”

    阴长空神气活现的看着那些神将冷笑连连:“不妨告诉你们,公我在上界的老祖乃幽冥教当代教主,堂堂大罗金仙级的人物。公我干脆躲藏在这里用心修炼,我家老祖迟早会找到我的。”

    “至于你们,没有了公我保护你们,你们都去死吧。”

    一众神将吓得魂飞天外,失去了阴长空万魂幡的庇护,四周的幽冥之气骤然浓厚了百倍,他们的消耗也在成百倍的增加。他们浑身冷汗不断,以这样的消耗速度,他们根本的当不了多久。

    殷血歌动了,阴长空丢下那些神灵遁逃的时候,他就第一时间追了上去。

    本命蝠翼张开,殷血歌一个闪身就拦到了阴长空的面前,血歌剑带起一道长虹凌空劈下,殷血歌放声长笑道:“阴长空,在炎灵界的时候,多亏你照顾了啊。”

    阴长空震惊的抬起头,他呆呆的看着殷血歌嘶声尖叫起来:“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话音未落,血光一闪,阴长空从头到尾,已经被斩成了两片。

    看着阴长空的身体慢慢在血光崩解,殷血歌只觉心头一阵敞亮,在炎灵界炎魔沙漠被追杀的怨气一扫而空,他浑身血元活泼流动,就连神识都灵动了不少。

    他转身看向了那些怒吼连连的神将,转身就向他们飞了过去。(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