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再见幽泉(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再见幽泉(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搂着娇小的盻珞,让血鹦鹉拎着青丘炎的腰带拖着他快速飞行,殷血歌几个大步就冲到了洛王的棺椁前。

    看着棺椁下的条巨龙,殷血歌刚刚伸出手,四周的雕像就同时动了起来,他们手上的兵器慢慢垂下,锁定了殷血歌的身体。很显然,只要殷血歌敢对这些巨龙下手,势必受到这些雕像的疯狂攻击。

    回想魔里奇等神人被诛杀的场景,殷血歌咧咧嘴,压下心头的贪念,深深的向棺椁鞠躬行了一礼,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向远处的石门狂奔而去。

    渡厄带着大群悬空寺的僧众闯进了墓室,他们身上的佛光连为一体,化为一个巨大的光罩护住了他们。在这厚重的佛光,更有十几样佛门异宝作为阵眼。佛门大阵本来就防御极强,加上这些佛门异宝压阵,就算是一个真正的地仙当面,也奈何不了这座大阵。

    “殷血歌,你往哪里逃?”渡厄主持大阵缓缓向这边一步步的逼近,同时大声喝道:“不管你用什么邪术蛊惑了一大师,你也别想成为我悬空寺的护法。”

    “悬空寺乃佛门正派,容不下你这妖孽。”渡厄的眸里凶光闪烁,他冷声说道:“一大师乃我悬空寺前辈大德转世之身,你敢用邪术蛊惑于她,你真正是作死。”

    殷血歌没搭理渡厄,不管这家伙为了什么对他如此仇视,两人的梁已经结下了,迟早他们会有一个了结。面对数千悬空寺僧众组成的大阵,说实话殷血歌还是有点发憷的。就算他的元婴吸收了血河仙尊的仙魂,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甚至神识实化转化成了仙识,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击败这么多的和尚。

    所以他用最快的速度逃到了那石门边,一掌推在了厚重的石门上。

    浑身力量鼓荡如雷,厚达三尺的石门缓缓开启,当石门打开了一道勉强供人进入的缝隙后,殷血歌当即闪身窜了进去。血鹦鹉拎着青丘炎紧随其后,他还不忘回头向渡厄挑衅:“贼秃们,有种给你鸟爷进来!咱们一个一个的单打独斗,看鸟爷非要用绝户爪将你们打得断绝孙不可。”

    不等渡厄回应,血鹦鹉又怪声怪气的叫嚷了起来:“只不过,你们和尚嘛,本来就是断绝孙的,也不用鸟爷多费一道手脚,是不是?”

    渡厄气得眼珠发红,但是他缓缓的停下了大阵,却不敢追进石门。

    这一扇师门宽不过一丈,最多只能容纳三五人并肩而入,这么一座数千人组成的佛门大阵是无法进入的。仗着大阵之力他还敢和殷血歌较量一二,但是真要他解散大阵追杀进去,渡厄还真没那个胆量。

    “妖孽,贫僧绝对饶不了你们。”气得火冒三丈的渡厄抬起脚想要狠狠的跺跺脚,但是他突然想起了刚才在广场上,那个倒霉的神人跺脚后的惨状,他急忙轻轻的放下脚,唯恐激发了古墓的禁制。

    石门后面是一条幽深的甬道,两侧雕刻了无数上古人类和天地争斗,和无数妖兽妖禽厮杀,以及浩浩荡荡的人类大军移山填海、截断河流,甚至是和天空的神灵厮杀在一起的浮雕。

    这些雕像上都隐隐附着了暗红色的符箓,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沉重气息。

    殷血歌体内的天道人皇宝箓自发的运转起来,他的身上同样散发出了那种沉重的宛如天地磨盘当头压下的气息。这股气息笼罩了殷血歌以及血鹦鹉他们,甬道两侧浮雕上的暗红色符箓不断的亮起,却又逐次黯淡,并没有对殷血歌发动攻击。

    殷血歌回想起血河仙尊的话,《天道人皇宝箓》么?第一世家秘传的核心法诀,是叫做这个名字?这就难怪他在这洛王帝陵并不受到攻击。

    长的甬道到了尽头又是一扇石门,费力的推开石门,前方是一座广场,而广场的尽头是一座陡峭的阶梯。殷血歌跨过广场,走上阶梯,前方又是一座巨大的墓室。

    如此一连穿过了三十座墓室,在最后一座墓室后面的甬道尽头,殷血歌找到了一条成螺旋状笔直向上的阶梯。顺着阶梯向上攀升了足足有数百里,前方一座石门赫然在望。

    费力的推开了石门,殷血歌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

    在石门前是一座小小的广场,广场的四周站着密密麻麻的无数甲士雕像。在广场前方,几个眉心穿了一个大窟窿,皮肤呈暗金色的老僧盘坐在地上,死气沉沉不见丝毫动静。

    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这些老僧的身边,殷血歌摸了摸他们的身体。这些老僧的骨肉比起宝玉、金刚还要坚硬数倍,分明是佛门金刚不坏之躯大成的高僧。他们眉心的伤口和四周那些甲士雕像手上的长剑、大刀异常吻合,分明是被那些甲士洞穿了眉心,舍利粉碎而亡。

    “一说悬空寺在这古墓群折损了无数高僧大德,看来不假。”殷血歌回头看了看已经无声关闭的石门,重重的摇了摇头。这几个老僧距离下面的人皇帝陵只有一门之隔,却被这些雕像斩杀在这里。

    “所以说,贪心是不应该的。”血鹦鹉将青丘炎丢在了地上,兴致勃勃的走到了几个老僧面前。宽大的翅膀重重的在老僧们的身上拍打了几下,血鹦鹉的眼睛突然一亮。

    “唉哟嚯,有钱人啊。八宝功德神泥混合了万年天蚕丝制成的锦斓袈裟,哇哦,辟火珠、辟尘珠、辟水珠、辟毒珠、辟邪珠,还有金刚舍利、明光砗磲、功德宝珠、菩提树心。”血鹦鹉用力抓住了这老僧身上的袈裟,将这件散发出淡淡佛光的袈裟给扯了下来。

    殷血歌接过袈裟,用力的抖动了一下。这些老僧死在这里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但是因为辟尘珠的存在,这袈裟上一点儿灰尘都没有。看起来薄如蝉翼的袈裟,入手却有数万斤重。

    果然是一件顶级的佛门宝物,起码也是仙器级的好货色。只可惜这件袈裟上被穿透了数十个透明的窟窿,好好的一件佛门宝物已经彻底损坏。除开上面的宝珠还能卖一个好价钱,这袈裟却已经是一件废物。

    殷血歌看了看那眉心裂开一个窟窿的老僧,再看看手上的袈裟,干脆的合十向老僧拜了几拜:“这位大师,晚辈殷血歌此厢有礼了。锦斓袈裟乃身外之物,大师已经入灭,想来也用不上了?那晚辈就不客气了。”

    因为渡厄的关系,殷血歌对悬空寺的僧人并无好感,所以他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的将几个老僧身上的僧袍和袈裟全部解了下来。

    在这些老僧的手腕上,殷血歌还找到了几串佛珠,而且里面都开辟了巨大的储物空间。只可惜这些老僧闯到这里已经耗尽了他们身上的各种物品,这几串佛珠内除了一大堆的佛门经之外,其他一应灵丹、仙石之类一概无存。

    将所有收获收好,殷血歌掌心喷出一道佛光照耀在了几个老僧的身上。

    几个老僧的身体同时燃烧起来,一股浓郁的香气扩散开来,他们的身躯燃烧时发出明亮的七彩火焰,就好像一道彩虹直冲上空。

    殷血歌又向几个老僧合十行了一礼,然后抱起盻珞继续向前行去。血鹦鹉念念叨叨的向几个老僧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急忙抓起青丘炎跟在了后面。

    这是一座巨大的地下迷宫,到处都是威力惊人的上古禁制。但是感受到了殷血歌身上的人皇气息,这些禁制都没有发动。在很多地方,一些威力巨大的机关陷阱已经被强行破坏,但是那些机关陷阱周边,总能找到或多或少的僧人残骸。

    殷血歌本着绝不浪费的原则,将这些僧人残骸上的各种宝物搜刮一空,然后以旃檀功德佛光将他们的**焚化。一路上行来,完好无损的佛门法器他也找到了近千件,而破损的佛宝碎片更是有数万件之多,单纯那些和尚身上的念珠就有一万多串。

    这些念珠大部分都是使用各种珍稀材料制成,如果拿去悬空寺的话,肯定能卖一个好价钱。当然前提就是,殷血歌不会被悬空寺的那些和尚杀人灭口,或者作出其他的事情来。

    一路行去,无惊无险的走过了整个迷宫,最后殷血歌从一个位于山崖正的洞口飞了出来。

    他的脚下就是那连绵一体的古墓群,再往前百多里就是那个巨大的不断**出幽冥之气的地洞。原本悬浮在地洞上压制幽冥之气的功德宝轮已经消失不见,滚滚黑气呼啸着动地穴喷出,迅速向着四周扩散。

    一道血光闪过,殷血歌的神识急速向四周扩散开来。眨眼间他的神识已经扫过方圆万里之遥,神识所过之处尽是浓郁的幽冥之气,一应树木花草和鸟兽虫鱼都死得干干净净。他还看到了好几个聚居点,那些聚居点内更是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平民尸体,他们的身躯都干瘪犹如木柴,分明是被幽冥之气侵染而亡。

    深吸了一口气,殷血歌眉心幽冥十八禁囵塔带着一道黑光呼啸而出。十八尊镇狱鬼王的虚影从塔顶浮现出来,他们欢喜的看着四周浓郁至极的幽冥之气,‘唧唧’有声的用鬼语向殷血歌连连哀求着。

    点点头,殷血歌向那巨大的地洞一指,幽冥十八禁囵塔就化为一道黑光急速飞了过去。一声巨响,高有十八重的黑漆漆的宝塔悬浮在了地洞上空,塔门洞开,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塔门内涌出,四周的幽冥之气突然化为一条条黑色巨龙,不断的被宝塔吸了进去。

    殷血歌搂着盻珞也飞了过去,他盘坐在塔顶,静静的看着四周翻滚不定的幽冥之气被宝塔急速的吞噬。原本向着四周急速扩散的幽冥之气正在一步步的倒退而回,幽冥之气占据的地盘正在急速缩小。

    “功德?”殷血歌看着四周死气沉沉的景象,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悬空寺功德院建立仙绝之地,就是为了净化幽冥之气,换取无量功德。但是神人入侵,坐镇此处的一被引走,功德宝轮消失后幽冥之气杀死了不知道多少平民,也不知道这股罪孽到底有多深重,是否又要算到悬空寺的头上?

    幽冥十八禁囵塔不断的吞噬幽冥之气,塔身表面不断浮现出各色精美的鬼头浮雕,各种莲花和鬼符咒更是不断涌现。难得有如此庞大精纯的幽冥之气供他吞噬,这座宝塔正在急速的恢复元气。

    无数的恶鬼身影在塔身内若隐若现,一些强大的恶鬼更是将半个身体都从塔身内探了出来,他们黑漆漆宛如金属铸成的鬼体急速的挥动着,张开大嘴同样贪婪的吞噬四周的幽冥气息。

    这些恶鬼藏在塔狱,在漫长的末法时代同样受到了巨大的煎熬。好些恶鬼的实力已经衰减到了极点,不得不进入漫长的水面来度过那难熬的岁月。如今有了幽冥之气的补充,这些恶鬼正在拼命的恢复实力。

    或许是因为幽冥之气肆虐的缘故,高空依旧有大量的流星不断落下,那是源源不断的神人正在侵入两仪星,但是再也没有一个神人向仙绝之地靠近半步。所有的流星都在极远的天边滑落,那是琼雪崖和万蛊教的山门方向,很显然神人们攻击重点落在了两仪星的两大仙门身上。

    静静的盘坐在塔顶,殷血歌并不为这些神人的行动而动容。

    他不是救世主,他的能力有限,他无法救助这些两仪星的修士。而且不管是万蛊教还是琼雪崖,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都是他的敌人,他也没有兴致去救援他们。

    应该是神人们的行动扰乱了两仪星天地灵气的运转,高空不断的积蓄起厚重的乌云,更有可怕的巨大云涡在高空急速旋转,各种各样的巨型龙卷风肆虐,宛如一根根牛角从云层上探下来。

    一些龙卷风挂在画面上,疯狂的吞噬巨量的海水,将这些海水抽到乌云上方,化为倾盆大雨浇下。

    很快两仪星就被雨幕笼罩,所有的一切都被笼罩在大雨。大雨击打在殷血歌的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修炼到铁身境大成之后,殷血歌的**也带上了一种铁锭的特性,雨点打在他身上发出来的完全是敲击铁锭的声响。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缕熟悉的神识波动突然传来,殷血歌的身边一团水光亮起,幽泉俏生生的从那一团水波走了出来。

    “尊主。”幽泉眯着眼笑着,很乖巧的走到了殷血歌身边蹲了下来:“幽泉就知道尊主平安无事。”

    殷血歌也笑着看着幽泉,他轻轻的拍打着幽泉的脑袋:“我也知道幽泉一定会平安的,那些神人,他们肯定不能把你怎么样。”

    幽泉笑得越发的灿烂了:“琼雪崖的山门都被打碎了,几个很凶的老太太突然找到我,说我拦住了她们的晚辈上进的道路,所以想要杀了我。那些神人又到处杀人放火,我就懒得搭理那些老太太,感觉到尊主的气息,我就直接赶来了。”

    殷血歌不由得直咋舌,他从墨珠岛漂流到仙绝之地,这一路上耗费了一年多时间,被海底暗流送出去何止亿万里地?这场雨才下了多久,幽泉居然这么快就赶了过来,这丫头的实力又长进了不少。

    将怀的盻珞直接丢给了幽泉让她搂着,殷血歌好奇的打听起幽泉这些日的情况。

    幽泉好奇的看着盻珞,不时的凑到盻珞脖边嗅她的味道,然后一五一十的将她这些日的经历说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洛雪华传授了她几本道书,然后给她安排了一个水属灵气极其充沛的灵穴让她修炼。幽泉就老老实实的按部就班的在那灵穴,两个月结成金丹,半年修成元婴,再半年就到了元婴巅峰境界,随后她元婴自然而然的离体出行,顺利的突破到了神游境。

    “也没什么好说的。”幽泉不以为然的看着殷血歌:“就是修炼修炼,不断的修炼。”

    眯了眯眼睛,幽泉看着怀的盻珞笑道:“尊主这些日好像碰到了很好玩的事情?这个小妹妹是哪里来的?是尊主的爱人么?”

    幽泉的眼睛很清,很亮,也很深邃。

    殷血歌看着幽泉的大眼睛,不由得直翻白眼:“胡说八道,她是我弟盻珞。嗯,青丘盻珞。”

    幽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尊主都有弟了?嗯,还是阴鬼脉这种天生的鬼修圣体,尊主就是尊主,果然了不起呢。”

    幽泉的话还没说完,高空乌云突然被击破一个直径百里的大窟窿,金光四射的功德宝轮带着滚滚佛云从高空坠落,慢慢的落到了殷血歌等人头顶。

    胸襟前尽是鲜血的一气喘吁吁的趴在功德宝轮上,向着殷血歌轻声喝道:“你没事就好。速速随我来,我要施展神通返回悬空寺,两仪星,这是守不住了。”

    一的嗓音里都带着一丝哭音:“那些神灵余孽,居然调动了一百零八员神将进攻两仪星,这里,守不住了。”

    殷血歌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不顾十八尊镇狱鬼王不甘心的咆哮,他急匆匆的收起幽冥十八禁囵塔,带着幽泉等人急忙跳上了功德宝轮。

    “那些神人,他们都疯了么?”殷血歌厉声高呼。

    话音未落,高空大片雷光闪过,好几条散发出恐怖气息的身影同时击穿云层冲了下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