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仙识(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八十三章 仙识(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吐血,开始有人叫我红叔了!

    大片血雾从血池涌出,凝成无数细小犹如蚊蝇的奇异符向血河仙尊的残魂笼罩了过去。

    血河仙尊第一时间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危机迫近,作为曾经的大罗金仙级的存在,他对危险的预知可比寻常人强出了不知道多少。他的残魂剧烈的震荡起来,当即化为一线血光就向殷血歌的元婴冲了过去。

    “不管你继承了谁的衣钵道统,你胆敢勾结幽冥界的魔物,就是该死。”

    殷血歌凝神内视,他的元婴睁大眼睛,双眸一丝丝精光不断射出。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此刻和他的元婴紧密结合在一起,对于那些血色的细小符箓,他已经通晓了其的奇妙功效。

    “禁。”哪怕面对的是大罗金仙留下的一缕残魂,殷血歌也丝毫不惧。

    在洛王帝墓被囚禁了无数年,血河仙尊的这一缕残魂早就被削弱到了极限。如果殷血歌只是一个普通的元婴修士,面对他的时候自然是绝无侥幸,但是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元婴修士。

    点点血色符箓宛如流星一样飞坠下来,不断烙印在血河仙尊的残魂上。血河仙尊的身体骤然一抖,原本向前疾飞的他速度逐渐变得缓慢。与此同时,殷血歌丹田内的血海突然扩张开来,从原本的直径十米突然扩张到了数万里方圆。

    血海扩张,血河仙尊和殷血歌元婴之间的距离就骤然暴涨了数万倍,他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两者之间的距离却又是越来越大,血河仙尊不由得惊呼起来:“咫尺天涯之术,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元婴修士,你怎么可能掌握这等秘法?”

    咫尺天涯,这是许多金仙巅峰的存在都无法接触的仙家秘法。掌握了这种仙术,随手一划就能在敌人面前划出亿万里的虚空,一寸距离就能化为无边天堑,无论是抵挡敌人的攻击或者阻拦敌人的逃跑,都是威力无穷、玄妙绝伦。

    一般而言,仙界只有大罗金仙才能掌握咫尺天涯的精义,在佛门也只有佛陀一级的大能才能施展出类似的掌心佛国一花一一世界的神通。而殷血歌只是一个元婴修士,他怎可能理解这空间道则的神妙,他又怎么有这么大的法力施展出这神通来?

    冷眼看着震惊的血河仙尊,殷血歌冷笑连连:“血河前辈,你是我血妖一族的长辈,我本该不应对你下如此毒手。但是谁让你想要夺舍我?罗睺魇摩只是我的妖宠,不管他出身如何,他都是我的妖宠。因为我豢养了一头来自幽冥界的妖宠,你就要夺取我肉身,这也太过分了。”

    无数血色符箓密密麻麻的飘落,不管血河仙尊如何闪避,这里毕竟是殷血歌体内幻化的虚空,在这里,得到了那一眼血池帮助的殷血歌就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血河仙尊根本无法避开这些血色符箓的侵袭,他的身形越来越凝滞,渐渐地他就好像被压上了大石板的蜗牛,再也无法动弹。

    看着怒目瞪着自己的血河仙尊,殷血歌很无辜的耸了耸肩肩膀。

    不过是一个血鹦鹉,就引得血河仙尊暴下杀手,如果他知道自己身边还有幽泉这来历更加古怪的小丫头跟着,还不知道血河仙尊会做出什么古怪的反应来。

    “真的是对不起了。”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烈焰莲花印,一团血炎裹住了法印,殷血歌的元婴张开口,开始念诵一篇玄妙绝伦的经。

    低沉而浑厚的诵经声在殷血歌体内回荡,宛如无数的雷霆同时炸响,又好像整个天地都在回应殷血歌的诵经声。血海翻滚着,发出低沉的波涛声,血河仙尊的残魂突然燃烧起来,一片明净犹如琉璃的血色火焰包裹住了他的残魂,血河仙尊的身体一丝丝的被血炎炼化。

    “你居然能炼化我的一缕仙魂。”血河仙尊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殷血歌,他嘶声大吼起来:“就算我这一缕仙魂再虚弱,也是大罗金仙的仙魂;你不过是区区一元婴修士,你的元神之力和我的仙魂相比,就好似土疙瘩和坚硬无比的金刚宝石的差距,你怎可能炼化我的仙魂?”

    殷血歌没回答血河仙尊的问题,他也没办法回答,这一切都是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自行施展,他都觉得莫名其妙的。他只是不断的念诵着那一篇经,与此同时,一道道庞大无比的元神之力不断的注入他的元婴。

    精纯无比、庞大异常的元神之力带着奇异的道则气息注入殷血歌的元婴,他的元婴一分一厘的逐渐增长,同时元婴也变得更加的凝练、更加的坚固。这是从血河仙尊仙魂上炼化抽取的仙魂之力,这奇异的力量,正在急速的提升殷血歌元婴的品质,增强他的神识力量。

    血河仙尊气得怒吼如雷,他疯狂的挣扎着,但是他身体表面无数血色符箓闪烁,任凭他如何暴跳如雷,他的仙魂根本无法动弹丝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仙魂被一丝一丝的抽走。

    哪怕是一缕相对于大罗金仙而言微不足道的仙魂,那也只是相对于大罗金仙而言。

    血河仙尊的这一缕仙魂品质之高就不消说得,单纯他这一缕仙魂残留的力量,就足以和寻常品天仙甚至是一品金仙相提并论。如果不是这一缕仙魂有如此庞大的残留力量,他也不可能借助外面被击杀的数百万修士、黎民的精血,将数万名修士卷入这古墓。

    如果不是他的这一缕仙魂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他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击晕渡厄等人?

    但是如此强大的仙魂,却在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下毫无反抗之力。随着殷血歌一遍一遍的念诵那奇异的经,血河仙尊的仙魂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被炼化。

    殷血歌的元婴已经膨胀到了一人高下,他的元婴已经变得晶光四射,宛如水晶雕成的实心雕像。就在这时候,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自行发动,一道恐怖的天地大势呼啸落下,重重的落在他的元婴上。

    无数彩光从元婴喷出,一人高下的元婴骤然被压缩到三寸大小。但是这被压缩的元婴已经变得晶莹剔透简直犹如钻石雕成,品质凝缩到了极限。

    洛王帝陵充斥的人皇气息被这无名法诀引动,化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紫色蛟龙不断注入殷血歌的身体。紫气在他身体内四处流荡,他的**强度、**力量正在近乎疯狂的提升。

    血河仙尊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直愣愣的盯着殷血歌发了好久的呆,然后他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天道人皇宝箓》,哈,你居然身怀天道人皇宝箓,这是人族人皇根本大道,你居然是人族人皇的嫡亲血肉。”血河仙尊近乎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有趣,有趣,人皇的后裔居然还有一半的血妖血脉,老天,你这是在玩什么?他-奶-奶-的,这鸿蒙世界的天道都要崩溃了么?”

    “人皇后裔居然有一半的血妖血脉,这,这,这,真他-妈-的。”

    堂堂血河仙尊,堂堂大罗金仙之尊,居然被逼得连连骂粗口,可见殷血歌身上的事情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冲击。血河仙尊语无伦次的大声咒骂着,然后他突然身体一抖,他的袖里一道金光飞出,一个金色的卷轴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我居然想要你帮我将他交出去?”血河仙尊苦笑了一声,他摇了摇头,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金色的卷轴就在他的一口长气逐渐粉碎,最终变成了一片尘埃消失得无影无踪。血河仙尊放弃了一切抵抗,他静静的闭上了眼睛,低声的哼唱起了一首婉转柔和的小调。

    “也罢,也罢,如果这就是天意,那么就这样吧。三界众生也好,鸿蒙万界也罢,太累了,我也该歇歇了。”血河仙尊唱完了一首歌谣,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极其沉静的微笑:“小花,我真后悔当年这么拼命的修炼。大罗金仙又如何?仙尊又怎样?我连我们唯一的孩,都没能保住。”

    “可惜我没有来世了,不然来世如果还能再见你,我宁可是一介凡人,守着你茅檐草庐,守着三亩薄田,守着老狗母鸡,就这么安然过日。我再也不争,再也不那样努力奔波了。”

    轻轻一弹,血河仙尊残魂燃烧的速度突然加快了百倍不止,他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抵抗,任凭殷血歌借助血海浮屠经的威能将他炼化。澎湃的仙魂之力不断的注入殷血歌元婴,让他的元婴再次一尺一尺的长高,然后在天道人皇宝箓的无铸威力下锤炼出全部的杂质,再次急速的缩小。

    膨胀、缩小,殷血歌的神识就在这无穷尽的锤炼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凝视。

    他的元婴每一次被天道人皇宝箓锤炼后的体积也越来越大,从原本的三寸大小,逐渐的变成了和他本人身高相仿。他的元婴散发出的气息也越发的壮大,逐渐的带上了一丝难以形容的威严和不可测的神秘玄妙。

    血河仙尊彻底放弃了抵抗,所以殷血歌只用了短短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将血河仙尊蕴藏了堪比一品金仙的全部仙魂力量的残魂全盘消化。他的元婴已经变得和生人无异,须发栩栩如生,看上去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他自己。

    洛王帝陵的所有人皇气息也都因为天道人皇宝箓的牵引,被殷血歌吸收得干干净净。以神识内视,殷血歌的皮肤以内的所身躯,都带上了一层浓郁的黑黝黝的金属光泽,这是铁身境大成的外在征兆。

    缓缓睁开眼,殷血歌活动了一下身体,顿时体内就传来了‘叮叮当当’清脆的撞击声,铁身境大成,他的**防御力和**力量都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单纯**力量,他现在就足以和神游境巅峰的修士硬抗。只要那修士没有达到元神境,无论是飞剑法宝还是雷法仙术,都伤不了他一丝皮肉。

    猛地一跃而起,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一道白气从他嘴里喷出,化为一条风龙呼啸着向前方卷去。狂风切割着空气,发出刺耳的风啸声,就好像有数十匹棉布被同时撕裂了一般。此时的殷血歌,一口气就能将普通的元婴修士吹得粉身碎骨,这等神通只能用骇人听闻来形容,毕竟他自身的修为境界,也不过是元婴境而已。

    “倒是要感激血河仙尊的恩德。”殷血歌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向那条巨龙背负的洛王棺椁望了过去。

    血河仙尊带着他的门人下属来这里做什么?他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他们死的死、囚禁的被囚禁?到底是谁做下了这些事情?那个北极太白耀天斗战仙帝又是怎么回事?他和血河仙尊又有什么样的筹划?血河仙尊要他带回去的那个金色卷轴里面,又记载了何等惊心动魄的秘密?

    可惜血海浮屠经并没有保留血河仙尊的任何记忆,好像是为了保护殷血歌自身的意识,血海浮屠经将血河仙尊的所有记忆都彻底抹除了。

    可想而知,以殷血歌如今的灵魂力量,根本无法承受血河仙尊漫长生命积攒出来的庞大记忆,那可是以亿万年来计算的漫长岁月,血河仙尊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如果让殷血歌来全盘继承,很可能将他撑爆变成白痴。

    “总之和我无关。”只是稍微想了想这些复杂的问题,殷血歌就把这些事情全部丢去了一旁。

    先想办法安全的从这古陵墓走出去再说,入侵两仪星的神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一和那神人强者的战斗也不知道结局如何。既然仙绝之地都被人入侵,琼雪崖那边又变成了何等情况?

    大步走到盻珞和青丘炎身边,殷血歌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他们的情况。

    还好,他们只是灵魂受到剧烈的震荡昏厥了过去,只要安养几天就会没事。很显然血河仙尊手下留情了,否则盻珞和青丘炎怎么可能在他的攻击下活下来?

    而且血河仙尊的那一缕残魂很显然比幽冥道人的那一缕仙魂强大得多,盻珞这次被血河仙尊打晕,幽冥道人并没有现身庇护。不知道是幽冥道人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还是干脆被血河仙尊一并给收拾了?

    “殷血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渡厄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他擦了擦鼻孔内流出来的鲜血,目露凶光的看了过来。

    殷血歌没搭理渡厄,他只是抱起了盻珞,将青丘炎背在了身上,招呼了血鹦鹉一声,就向着洛王棺椁走了过去。他已经看到在那棺椁的后面有一扇石门,如果有出去的道路,那么只可能在那边,毕竟外面的广场可是封得死死的,并无离开的通道。

    突然一阵微风袭来,渡厄闪身到了殷血歌面前,张开双手拦住了殷血歌,目光闪烁的看着他不放。

    警惕的退后了一步,殷血歌看着渡厄冷笑道:“你真想要那三颗转金丹不成?”

    血鹦鹉歪着脑袋向殷血歌打量了好一阵,终于从那熟悉的灵魂气息察觉殷血歌并没有被血河仙尊夺舍,顿时他又变得神气活现起来。他昂着头,一根爪指着渡厄挑衅道:“秃,我闻出来你身上的味道了,你和咱家老板肯定是一家,你,也姓第一?”

    渡厄的脸色骤然一变,他很有点惊慌失措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厉声喝道:“胡说八道什么?贫僧乃师尊云游时捡回来的孤儿,谁和你这血妖是一家人?什么姓第一的?天下有这个姓氏么?”

    殷血歌盯着渡厄连连冷笑:“欲盖弥彰,你果真知道我?”

    渡厄的脸色再次一边,他长啸了一声,突然一道佛光就从他掌心喷出,向着殷血歌打了过来:“尔等妖孽,人人得而诛之。今日贫僧替天行道,为被你们祸害的芸芸众生铲除了你这妖孽。”

    殷血歌是血妖,佛门佛光对一切妖魔都有着极强的杀伤力,所以渡厄坚信,他的这一道佛光可以将殷血歌烧成一缕灰烬。这里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和外界完全隔绝,在这里杀了殷血歌,完全不会有任何后果。

    至于为什么要杀了他,渡厄死死地咬着牙,这其的缘故,却是不可为外人所知。

    殷血歌长啸了一声,他一手搂住了盻珞,同样一道旃檀功德佛光从他掌心喷出,和渡厄的佛光硬碰了一记。两道佛光微微一撞,顿时化为一片金光异象悄然飘散。

    “你,怎么可能?你这一介妖孽,你怎可能修炼佛门功法?”渡厄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的脑都有点眩晕了。佛门广大,普度众生,的确有妖族投靠佛门,并且修炼了强大的佛门功法。

    但是那些妖族投靠的佛门大能,起码也是佛陀一级的人物,也只有佛陀才能为他们伐毛洗髓,脱去天生的妖气,从此他们才能转修佛门功法。殷血歌难不成身后还站着一尊佛陀?否则他怎可能修炼佛门佛光?

    “和你无关。”眼看旃檀功德佛光居然和渡厄拼了个不相上下,殷血歌顿时长笑一声,眉心突然一抖。

    一片血光升腾从殷血歌眉心冲出,带着尖锐的啸声向渡厄冲了过去。

    吸收了血河仙尊的仙魂,殷血歌的神识已经变得无比强大,他的神识神智已经实质化,冲出体外的时候甚至犹如钢刀劈过虚空,发出了尖锐的鸣叫。

    “这是,仙识。”

    渡厄吓得屁滚尿流,化为一道金光转身就逃。如此凝练的神识,只有修成地仙的仙人才能做到。渡厄也是识货的人,他怎么敢和一个神识化为实质的‘地仙高手’作对?

    饶是渡厄逃得快,殷血歌的神识却追得更快,血光一闪就命了渡厄的身体,渡厄的身上一张佛经喷出,化为一道金光裹住了他的身体。但是很快金光就被血光撞得粉碎,渡厄七窍一道血箭喷出,他惨嚎一声,祭出了一柄银光四射的戒刀,化身一道银光,以比刚才更快了十倍以上的速度向前激射。

    这柄戒刀显然是渡厄压箱底的宝贝,就连殷血歌随念而发的神识都无法追上他逃跑的身影。

    但是这一次神识攻击,也绝对让渡厄不好受,渡厄历经千辛万苦凝结的一颗舍利已经被殷血歌的神识冲击撞出了无数的裂痕,起码废掉了他三十年的苦功。如果他不好生休养,未来还会留下莫大的隐患。

    就听得冲出墓室的渡厄嘶声尖叫了起来:“诸位师弟,速速随我结成大阵,降妖除魔。”

    应声如雷,墓室外立刻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