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血河仙尊(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八十一章 血河仙尊(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该死。”

    远处广场上,那些神人纷纷鼓噪起来。但是不等他们有所动作,广场上突然有大量血色符箓喷出。就好似一块无形的铁板从高空拍下,近万神人同时被拍成了碎片。连带他们体内的道则烙印都一并粉碎,再也没有复活的希望。

    殷血歌呆了呆,他看了一眼那些被击杀的神人,突然将幽冥十八禁囵塔丢了出来。

    伴随着凄厉的鬼啸声,五条虚弱的身影从塔狱浮现。在渡厄惊骇的目光,那些站在台阶上的甲士雕像同时举起手上兵器,他们的身体突然**出夺目的光芒,然后变成了刚才见到的那种背生大鹏双翼,身形半透明的虚影向着这边激射而来。

    艾斯喀等五尊神灵同时尖叫起来,他们不敢置信的哀嚎连连:“人皇帝气?这里是……该死的,饶了我们。我们愿意发下灵魂誓言,我们愿意成为您永恒的奴仆。”

    渡厄双手握拳,佛门狮吼神通轰然发动,他朝着殷血歌厉声喝道:“神灵?五尊神灵?”

    狮吼化为肉眼可见的金红色火光向着殷血歌砸了下来,但是火光距离殷血歌还有数米远,一块巴掌大小缠绕着十二条蛟龙的盾牌从青丘炎的袖里滑出,化为一片青光挡在了殷血歌面前。

    狮鸣叫响彻整个地下陵墓,青丘炎张嘴喷了一道血箭,身体一晃向后急退。

    盻珞震怒向前冲出,举起小拳头向着渡厄的小腹打了过去。渡厄只是轻蔑的扫了一眼身上气息不过金丹巅峰的盻珞,丝毫不以为然冷笑着:“贫僧不对你出手,你那师尊总不能再出来袒护你。”

    一口佛门法力流转全身,渡厄周身金光四射宛如罗汉降临。他运足了悬空寺秘传的金刚不坏神通,浑身宛如金刚铸成一般坚硬,一门心思想要硬吃盻珞这一拳。

    他知道盻珞有幽冥道人的一缕分身和残留仙力护体,所以他是不敢对盻珞主动出手的。但是硬接盻珞这一拳,渡厄还是很有把握的。区区金丹巅峰的小丫头,她能有多大的力量?

    僧袍的袖张开,渡厄无比贪婪的一袖向殷血歌身边的幽冥十八禁囵塔罩了过去。他的目标不是这座塔狱,而是塔狱上方漂浮着的五条人影。那是五尊神灵,而且是处于虚弱期,但是本身境界极其惊人的神灵。

    这样的自身境界极高,但是实力因为某些原因被削弱到极点的神灵,他们的价值简直无法估量。在道门,可以将他们炼化为飞天夜叉之类的护法僵尸;在佛门,则能将他们抹杀灵智,强行转化为山门金刚或者力士菩萨。不管用什么手段,总之这种虚弱期的神灵简直是无价之宝。

    殷血歌想要借助人皇帝墓的禁制灭杀这五尊神灵,渡厄怎能让他得逞?

    一声巨响,渡厄惨嚎。

    盻珞冲到了渡厄身边,但是她收回了拳头,血鹦鹉这不良恶棍传授她的撩阴腿被她干净利落的施展了出来。上次被她这一击命的,还是那倒霉的飞龙上人,这次可就换成了渡厄大和尚。

    渡厄高大魁梧的身躯整个飞起,宛如流星一样向着天空激射。他凄厉的惨号着,双手捂住下身,嘴里大口大口的喷着血。他太高估了自己的金刚不坏之躯,却太低估了被幽冥道人金仙仙力洗炼过的盻珞拥有的恐怖神力。

    这一脚几乎粉碎了渡厄的盆骨,如果不是他身上有两件佛门秘宝护身,这一脚已经摧毁了他的内脏,将他活活一脚踹死。

    “我们愿意成为您的仆役,您的奴隶。”艾斯喀等五尊神灵眼看着那些手持长枪大戟的战士虚影越来越近,他们同时哀嚎起来。他们从没想过,殷血歌居然能找到一处上古人皇帝墓,借助这里面的人皇帝气和太古禁制来灭杀他们。

    这不合理啊,任何一处人皇帝墓,那都是禁卫森严的绝地,寻常大罗金仙闯入都有死无生,殷血歌是怎么做到的?艾斯喀他们的神智一阵凌乱,这根本不成道理啊。

    数百条虚影冲了过来,长枪大戟狠狠的刺进了艾斯喀他们的身体。

    犹如洪荒巨兽一样恐怖的无名力量调动了四周天地大势,化为一股浩浩汤汤纯正阳刚,宛如天崩地裂、万雷迸发的恐怖威势,狠狠的砸在了五尊神灵的身体上。整个人皇帝墓同时冒出了无数血色的符箓,这些用上古花鸟虫鱼字书写的俘虏喷出夺目的血光,宛如无数利刀一般洒下。

    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自动运转起来,殷血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他丹田内急速膨胀的血海被一道又一道天地大势疯狂的锤炼着,大量的杂质不断被化为乌有。急速膨胀的血海逐渐变得晶莹明净宛如凝固的血色水晶,通体反射出一道华美瑰丽的瑞气祥光。

    血海的体积控制在了直径十米左右,血海的无数血海鬼卒体积都增加了一圈到一倍,按照修炼者的境界,这里面的实力最微弱的鬼卒,也被提升到了练气境的水准。

    浑身热气淋漓的殷血歌深深的喘息着,刚才在功德院道场,战死的修士和神人何止数万?其大半人的精血都被他吞噬一空,就算他的血海已经膨胀到了直径十米,依旧有太多太多的精血没有消耗。

    但是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已经传来清晰的警告——殷血歌完全可以借助这庞大的精血精气突破到神游境,但是这样做对他未来的修炼实在有害无益。哪怕血海浮屠经可以极快的提升境界和法力,但是殷血歌这些日的提升也太快了一些。

    从练气期提升到现在近乎元婴后期的水准,这才一年多时间!

    所以他强吸了一口气,将体内澎湃的精血一部分灌入了自己的元婴,一部分用来滋养两朵瓣血莲,其他的绝大部分的精血能量,则是用在了血海灵宝大禁宝箓上!

    血歌剑贪婪的吞噬着殷血歌注入的精血能量,剑身射出的血光越发的浓烈,剑锋也变得越来越锋利。血歌剑的灵性也随着精血能量的注入变得更加的强大!

    骤然间五道惨嚎声同时响起,五尊困扰了殷血歌好些日的神灵突然崩裂。

    他们的身体从分层面彻底崩溃,作为曾经的金仙级的先天神灵,艾斯喀他们已经将大道法则铭刻在了每一个细胞上。也就是说,他们只要有一个细胞还存活着,他们就不可能被抹杀。

    但是人皇帝墓的禁制何等凌厉,那些半透明的甲士直接粉碎了他们的细胞,崩坏了他们体内铭刻的大道法则,就等同于在这五尊神灵的体内重演了一次末法时代的法则大崩溃。

    点点彩光不断的从五尊神灵的体内飘出,这是他们体内的大道法则崩解后释放出的法则印痕。这些彩光被殷血歌、血鹦鹉以及站在一旁的盻珞、青丘炎分享,他们都静静的沐浴在这华美的彩光。

    无数玄妙的明悟在心头浮现,一时间无法全部吸收,但是肯定有极大的好处。

    殷血歌的元婴一边吞吐灌入的精血能量,一边沐浴在这法则印痕所化的彩光,他的元婴一寸寸的长大,他的神识急速的压缩凝结,神识能够扩散的范围也急速扩张开。

    “你,殷血歌,你该死!”渡厄摇摇摆摆的,带着数十名牛高马大的悬空寺僧众向这边冲了过来。胯下受到重击,虽然渡厄已经在几个师弟的帮助下,用佛门佛光初步的愈合了伤口,将粉碎的骨骼都重新拼凑上了,但是他走起路来胯下依旧剧痛,那走路的姿势自然难看。

    “五尊先天神灵,处于虚弱期的先天神灵。”渡厄的眸里金光闪烁,他厉声喝道:“如果你将他们献给本门,悬空寺定能平添五尊护法菩萨,我悬空寺就能成为峤琰域唯一的霸主。”

    殷血歌没搭理渡厄,他丹田内一条血河喷出,将五尊神灵粉碎后残留的那些彩光全部纳入血河,然后一把抓起了青丘炎、盻珞,头顶血鹦鹉,化为一道血光就朝着上方的陵墓入口冲去。

    渡厄狠狠的跺了跺脚,他眯了眯眼睛,突然冷笑了一声。

    看着身边的那些同门师弟,渡厄压低了声音:“这小的来历,我已经知道了。玄天府某位大人物想要他死,谁能杀了他,就能得到玄天府的悬赏。这事情,我只给师弟们说,大家千万不要泄露了出去。”

    那些悬空寺的大和尚们一个个目露奇光,同时向殷血歌看了过去,就好像在看一个金娃娃一般。

    玄天府,包括峤琰域在内的数百仙域至高无上的掌控者,仙界至高无上的仙庭在这一方仙域设立的唯一的官方机构。玄天府内的那些仙官、仙将,他们背后可都有大靠山。如果有人能够获取他们的青睐,未来的好处还用说么?

    数十个大和尚同时呐喊一声,紧追着殷血歌向那陵墓入口冲去。

    渡厄冷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他无比警惕的看着那些在空往来飞旋的,背后生了一对儿大鹏翅膀的甲士虚影。这些东西的威力,渡厄刚才是见识到了,他唯恐自己触动什么禁制,招来这些虚影的攻击。所以他才让自家的那些师弟跑在前方,也有用他们探路的意思。

    但是让渡厄惊讶的就是,这些甲士只是在空一个盘旋后,就重新回到了台阶上,再次化为雕像死气沉沉的站在那里。任凭殷血歌和悬空寺的那些大和尚在台阶上狂奔,这些雕像却无丝毫反应。

    “妙哉,这帝墓隗宝,应当为我所有。”渡厄赞叹了一声,脚下一团白云涌出,托着他就朝那古墓入口疾驰了过去。殷血歌他们用脚跑的,怎可能有他的云头来得快?

    但是说时迟那时快,高高飞起的渡厄刚刚飞到第一阶台阶的上空,一股无形的可怕力量突然袭来,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渡厄的身体,重重的将他拍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渡厄成跪拜状被拍在了地上,他的两条小腿和膝盖摔得粉碎,剧痛让他差点没晕了过去。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渡厄的耳朵边响起:“人皇寝陵,焉敢飞行?”

    渡厄气得要吐血,感情这里不允许修士驾云飞腾?你怎么不立一块碑在这里说明呢?

    刚才殷血歌和渡厄对撞了一掌,殷血歌张开本命蝠翼飞上半空,渡厄还以为这里并没有禁飞的禁制。谁能想到这禁制不是没有,而是单纯就在这一条台阶附近?

    气得‘嗷嗷’怒吼的渡厄顾不得心痛,从袖里掏出一颗天王夺命丹吞了下去,腿上的伤势短短几个呼吸就已经彻底痊愈,他一跃而起,宛如发狂的猛虎一样窜了起来,快速的向古墓的入口冲去。

    这时候殷血歌已经冲到了古墓入口前。

    这里是一座小小的广场,四个角落里分别矗立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雕像。

    长方形的陵墓入口上,一块匾额正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上面用花鸟虫鱼字书写了‘洛王寝陵’四字。

    ‘洛王’,殷血歌对这个名字完全没有印象。

    倒是青丘炎望着那块匾额,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团。“洛王,洛王,我想想,那是鸿蒙战争之后,人类出现初期的‘洛水部落’的王啊。洛水部落传承三十世,难道这里的三十座帝陵,就是洛水部落的人皇寝陵?他们全都葬在这里?如此偏僻的地方?”

    殷血歌看了青丘炎一眼,没吭声。

    什么鸿蒙战争,什么人类出现初期之类的,这些对他而言太陌生,他一点儿不好奇。不管这些洛王曾经多么强大,是什么样的风云人物,那都是过往的事情了。他们已经沉睡在这古墓,或许早就变成了尘埃,那么他们的事迹也就随风而去了。

    看了一眼背后紧追不舍的悬空寺僧众,殷血歌长啸一声,带着青丘炎和盻珞就闯入了古墓。

    那些神人被灭杀,悬空寺僧众成为这里最强大的一股力量,渡厄却是这些僧众的首领。这个家伙对殷血歌怀有极大的恶意,不想被他害死的话,殷血歌也只能进入古墓。

    一踏入古墓,殷血歌的身体就骤然一轻。

    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墓室,圆形的穹顶上用大大小小的宝石镶嵌出了一副复杂瑰丽的星图。地面上,白玉、金精和流动的不知名金属勾勒出了一副万里江山图。

    直径超过三百里的墓室正,数百尊金色雕像簇拥着一座巨型棺椁,条死气沉沉的巨龙趴在棺椁下方,呈‘龙抬棺’之势。这些巨龙的身上都缠绕着沉重的铁链,显然他们是被禁锢在这里,然后在漫长的岁月生命逐渐流逝,他们最终死在了这里。

    但是这些巨龙生前的修为一定极其惊人,所以他们的身躯依旧保持完好,就连龙鳞都熠熠生辉宛如水晶制成。

    青丘炎的眼珠突然变成了淡红色,他盯着那些巨龙,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许多。条巨龙,条五爪巨龙,看他们的龙角、龙须、龙爪、龙鳞的形状,分明是纯正太古龙神血裔的神龙后裔。对于一个炼器宗师而言,这些巨龙是绝品的炼器材料。

    不客气的说,这条巨龙甚至有资格炼成后天灵宝,那是比大罗道器更加强横的至宝。

    青丘炎目光狂热的向那边疾走了几步,但是发现事情不对的殷血歌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将他强行拖拽了回来。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仔细的品鉴了一下空气的气味,殷血歌厉声喝道:“哪位前辈在此?还请出来一见,小殷血歌,乃血曌仙朝监国长公主太平公主……门徒。”

    空气弥散着淡淡的血腥味,很新鲜的血腥味,有一股熟悉的妖气在空气弥散。青丘炎他们没有注意到,但是拥有一半血妖血统,同时修炼了血海浮屠经的殷血歌对这些气息格外的敏锐。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渡厄带着数十个大和尚也闯入了墓室。

    渡厄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条巨龙,他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大声叫嚷起来:“我佛慈悲,这是佛门的缘法,这条神龙,当可为我悬空寺镇山神兽。诸位师弟……”

    “我讨厌和尚。”一个沙哑冰冷的声音从空气传来,一道血光闪过,渡厄等人同时口吐鲜血昏厥倒地。

    殷血歌一惊,他急忙挡在了青丘炎和盻珞身前,一丝血气在他指尖盘旋,他有意将自身的血妖气息释放了出来:“前辈,我等只是误入此处,还请前辈原谅。”

    “误入?不,是本尊亲自接引你等来此。只是没想到,居然还引来了这么些厌物。”

    空气数十道红色符箓悄然浮现,长长的红色符箓组成了一座巨型的囚牢,一个身形模糊,好似风一缕青烟,随时可能被吹散的血色人影在那囚牢缓缓凝现。

    轻叹了一口气,那血色人影的背后缓缓的张开了一对儿血色的蝠翼。

    “我乃血河仙尊,仙庭血战部七大仙尊之首,后生晚辈,可曾听说过本尊名号?”(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