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恶意(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七章 恶意(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那是一座陡峭的山崖,灰白色的石壁光洁平滑犹如镜面。

    一具高有百米的淡银色骨架整齐的镶嵌在山崖内,大半骨骼都被平滑的石头包裹着,只有一小部分露了出来。看那骨架狰狞扭曲的造型,就知道这骨架的主人在死前经受了巨大的痛苦。

    让殷血歌诧异的是,那淡银色的骨架后面,隐隐有小半截形如蝠翼骨架的骨骼露了出来。也就是说,这幅淡银色骨架拥有一对儿蝠翼。而据殷血歌所知,在鸿蒙万界无数个种族,也只有血妖一族是这样的特征。

    几个闪身就到了那座山崖前,殷血歌踮起脚,用手去触碰镶嵌在山崖内的骨架。山石和骨骼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缝隙,就好似这骨架本来就在这山崖生长一般。

    刚才奉命去取丹药的小尼姑悄步走到了殷血歌身边,将几个药瓶递了过来。

    看到殷血歌很在意这副骨架,小尼姑柔声道:“传说当年本门祖师开辟这一方道场的时候,这一座山崖突然坍塌,从就露出了这副骨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何方大能的遗骸,总之本门祖师用尽手段,都没能伤损他丝毫。”

    一声轻鸣,血歌剑带着森森血光喷出,重重的斩在了一根骨骼上。

    ‘当啷’巨响,血歌剑被高高弹起,骨骼上连一丝儿印记都没留下。

    殷血歌骇然看了那小尼姑一眼,他点了点头,将几个药瓶接到手,向那小尼姑道谢了一声。小尼姑笑着点了点头,正要说些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了低沉的轰鸣声。

    怒喝声,一下令让人安置殷血歌下属的那一排小楼轰然坍塌,数十名殷血歌的下属口吐鲜血被一道雷火炸飞了老远,好几个实力略低一点的修士,更是被炸得粉身碎骨。

    盻珞尖叫着冲上天空,一拳向一个站在一团白云上,生得高大俊朗,皮肤略微呈淡金色的青年僧人打了过去。但是那青年僧人只是冷笑一声,左手一条菩提枝轻轻一扫,一片金色霞光当头落下,薄薄的霞光却有万钧之重,当场打得盻珞落回地面,在地上砸出了老大一个窟窿。

    “尔等妖孽,焉敢闯入我功德院道场?”青年僧人冷笑一声,右手一指,一声轻鸣隐隐,一道佛门降魔神雷化为青、金、红三色雷光,快若闪电般向盻珞的顶门砸了下去。这一道雷光威力巨大,隔着这么远殷血歌都感受到了雷火蕴藏的恐怖威力,如果盻珞被打的话,后果不问可知。

    “贼秃,你找死。”殷血歌的眼珠瞬间变成了血色,他也不顾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尼姑同样刮了一个大光头,一声‘贼秃’就破口而出,同时身体骤然化为一道血光向前飞掠而去。从血海浮屠经得到的血影遁快若闪电,一弹指的功夫,殷血歌就冲出了十几里地。

    但是青年僧人的雷火速度更快,佛门神通讲究一个随念而生,随念而动,念头起处神通迸发,论起各色神通法术的速度,比起道门更加出色了几分。殷血歌冲得再快,他距离还是略微远了一些,那道雷火眼看着已经落在了盻珞的顶门。

    一声鬼啸冲天而起,盻珞体内一道虚影冲出,一个身形半透明,身穿黑色道装的老道人悬浮在盻珞头顶,右手轻轻一抓,就把那颗雷火抓在了手。

    五指一掐,青年僧人发出的雷火悄无声息的化为一缕青烟。老道人面无表情的向青年僧人望了一眼,左手紧握的拂尘轻轻的向前一扫,一股淡淡的凉风就无声无息的吹拂了出去。

    青年僧人只觉身体一凉,他脚下的白云突然变得支离破碎,他身上的僧袍发出一道七彩佛光,随后好似被无数利刀劈砍了数千刀一样,僧袍变得四分五裂,青年僧人更是眼前一黑,七窍不断喷出淡淡黑气,惊呼一声就从高空坠落。

    老道人沉沉的冷笑了一声,面无表情的冷笑道:“贫道幽冥道人,乃鸿蒙本陆邙山鬼府小幽冥境之主。此女乃贫道隔代传人,谁敢动他,贫道当灭其满门。”

    已经冲到了盻珞身边的殷血歌呆滞的看着幽冥道人的虚影,那老道人似乎感应到了殷血歌的存在,他回过头,面孔生硬的向殷血歌点了点头:“小道友为贫道传承衣钵,此恩此德,只能落在盻珞身上了。”

    点了点头后,幽冥道人的虚影化为一缕祥光缠绕的奇亮气息,慢慢的钻进了盻珞眉心。四面八方的幽冥之气迅速的向着盻珞的身体汇聚过来,化为一团阴风将盻珞整个包裹了起来。

    盻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好似又从大罗浮生幽冥道的道藏得到了某些感悟,就这么盘坐在地上,直接入定修炼起来。她身边的幽冥之气越发的浓郁,而且都从功德宝轮转化之后的灰色变成了最纯粹的黑色。

    急匆匆赶来的青丘炎看着幽冥道人的虚影,不由得长长的抽了一口凉气。

    难怪盻珞继承大罗浮生幽冥道后,会发生如此恐怖的变化,难怪盻珞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恐怖的神力,就连殷血歌都被她轻轻一掌拍飞,感情幽冥道人将自己的一丝神魂、一缕仙力灌注在了道藏,全部传承给了盻珞?

    这一缕仙力,起码相当于寻常金仙的全部修为,盻珞被这一缕仙力淬炼身体,她的身上发生多么古怪的事情都不值得惊讶。

    哪怕盻珞是自己的女儿,青丘炎此刻也不由得起了一丝嫉妒之心。刚刚开始修炼,就被金仙甚至是更强大的仙人以仙力淬炼身体,这根基打得也太雄厚了一些。就算青丘炎的父亲是青丘一族当今的家主,他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青丘炎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也不过是青丘家的几个地仙配置了一鼎仙药,为他淬炼肉身而已。

    四面八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数百名光着膀,周身肌肉虬结,通体散发出淡淡金属光辉的壮硕和尚从四周涌了过来,他们手里拎着方便铲、金刚杵、降魔杖等等佛门重兵器,一个个要紧牙齿怒视殷血歌等人。

    一名身高将近一丈,通体宛如青铜铸成的虬髯僧人怒吼着上前了几步,手上金刚杵狠狠的向地上一杵。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尔等妖孽,胆敢闯入我功德院道场,还打伤了渡厄师叔,今日我等一定要替天行道,将尔等妖孽一律斩杀。”

    和尚们看着环绕在盻珞身边的幽冥之气,眼珠都红得能滴出血来。盻珞修炼的分明是正儿八经的鬼道功法,而佛门高僧和鬼道仙人,那是天生的对头。在功德院的地盘上堂而皇之的修炼鬼道功法,这不是在打这些和尚的脸么?

    脾气暴躁的虬髯僧人怒喝一声,抡起金刚杵就向殷血歌打了下来。

    殷血歌同样怒喝一声,他丹田一朵瓣血莲一阵蠕动,化为一块儿长宽三米的大板砖,悄无声息的从他身后冒了出来。一声恶风响起,血光四射,大板砖上的道定身咒悄然发动,手持金刚杵的和尚身体顿时一僵。

    偌大的搬砖‘呼’的一下拍了出去,平平整整的砸在了和尚的面门上。就听得一声脆响,鼻血四溅,大和尚吐出满口大牙,被大板砖平平的拍在了地上。

    血鹦鹉尖叫一声,小腹一挺,一道淡红色的尿水喷出老远,全部喷在了大和尚手上的金刚杵上。原本金光四射的金刚杵顿时发出‘嗤嗤’怪响声,光滑的金刚杵表面出现了大量细密的泡沫,眼看着一个个细小的窟窿眼被血鹦鹉的尿水腐蚀了出来。

    四周的和尚们见到自己同门被‘妖孽’重伤,他们顿时齐声呐喊,纷纷举起手上兵器就要冲上来。

    就在这时候,一片菩提从高空落下,突然炸开化为无数拳头大小的佛珠带着刺耳的啸声漫天乱打。这些佛珠‘噼里啪啦’的打在那些大和尚的光头上,打得这些光头‘咚咚’作响,痛得这些和尚嘶声哀嚎,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数百个大和尚都被打得满头是包,全部哼哼唧唧的倒在了地上。

    一云淡风轻的从高空落下,慢慢的走到了殷血歌身边。

    她向这些倒在地上的和尚扫了一眼,冷冽的喝道:“这些人,是我招收的护法弟,你们好大的胆,连我的人都敢喊打喊杀?抬起渡厄,给我滚。再敢胡来,我亲自奏明主持,让你们修炼《百世轮回经》。”

    和尚们一个个抱着脑袋在地上直抽搐,被一骂得不敢抬头,不敢吭声。

    一大袖一摔,一道香风平地而起,卷着被幽冥道人重创的青年僧人渡厄以及数百和尚,将他们远远的丢出去了百多里,全部丢到了十几座山头外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静念,静意。”一向两个小尼姑指了指:“传我的话,我收下的护法弟,谁敢动他们一根指头,我就亲自操刀帮助他们脱去一身毛团,让他们轮回百世,参悟本门至高禅法《百世轮回》。”

    脸色古怪的抿嘴一笑,一淡然道:“给他们说,每次他们轮回,我都会想方设法找到他们,帮他们再次解脱。一百次,一次都不会少。”

    殷血歌听得满头冷汗,青丘炎也是一脸的狼狈,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咧了咧嘴。这个古怪的一大师,看来在佛门也是绝对的一类,她这摆明了是要杀人家一百次。

    一的话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殷血歌他们就在这功德院的道场内安住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和尚来骚扰他们。看来和尚们对于降妖除魔、替天行道的热情也不是很大,面对一的暴力威胁,他们很明智的选择了装聋作哑,完全放下了他们作为和尚的本分。

    时间一天天过去,眨眼间半个月就一晃而逝。

    在这半个月内,青丘炎借助一赠送的天王夺命丹等佛门灵药,加上那块火牛王牛黄的帮助,总算是将体内的玄凌冰光驱散了七成。但是剩下的三成寒气已经和他的骨髓、元神死死地纠缠在一起,只能依靠他慢慢的修炼,慢慢的休养,用水磨工夫来彻底驱散。

    这几天内,青丘炎已经开始调息打坐,缓慢的积攒真元,逐渐的恢复修为。但是他的元气受损严重,想要恢复到全盛时的实力,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

    倒是殷血歌这几日,借助一赠送的几颗佛门淬体的灵丹,将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直接突破了木身境,顺利的踏入了铁身境。

    他的皮肤略微变黑了一点,看上去就好似皮肤下隐藏了一层薄薄的铁甲一般。他自己尝试了一下,让血蟒等人驾驭各自的法器对着自己**一阵乱轰,元婴初期的血蟒等人根本无法伤损他的**分毫。

    而他的**力量也增强到了极其恐怖的境界,已经足以和幽冥道人仙器淬炼过的盻珞相提并论。青丘炎的那一柄大锤,殷血歌如今也能一只手拎起来,当做普通兵器轻松使用。

    而这些日,殷血歌的注意力,大半都被那山崖的巨型骨骼给吸引住了。他每天服药修炼之余,就是蹲在那山崖前,琢磨着怎样才能将那山崖的骨骼给取出来。

    他已经在那骨骼感受到了一丝极其精纯的血妖气息残留,很显然这是一位血妖强者留下的残骸。如果能够将这一副骨架取出来的话,或许殷血歌能够从得到某些好处。

    尤其血海浮屠经,也有祭炼战斗傀儡的办法,这副骨架如果用血海滋养一段时间,用心神祭炼了,很能成为殷血歌手上的一招杀手锏。

    这一日深夜,殷血歌又蹲在那一座山崖前,皱着眉头打量着那一副巨大的骨架。高达百米的骨架,难以想象那血妖强者的身躯如何能变得如此巨大,而且他的骨架是怎么和山崖融为一体的,这也让殷血歌感到极其的诧异。

    就在殷血歌出神的时候,一条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殷血歌身后。

    半个月前出手袭击殷血歌的下属,杀死了数十名低阶修士,后来被盻珞体内突然出现的幽冥道人一缕神魂打成重伤的渡厄和尚,就犹如幽灵一样悄悄的从殷血歌身后浮现。

    渡厄和尚的脸色很复杂,俊朗的脸抽成了一团,双眸隐隐闪烁着凶光。他犹如见到了杀父仇敌一样死死地盯着殷血歌,好几次他已经握紧了拳头,想要对着殷血歌的后心要害来上一拳,但是他每次都向着功德宝轮的方向望上一眼,然后又将拳头收了回来。

    一就在功德宝轮上口诵经,不断的转化幽冥之气,收集天降功德之力。

    渡厄知道一的身份,她在悬空寺并没有明确的班辈排行,那是因为她乃悬空寺前辈大德涅槃转世之人,她在悬空寺的辈分极高,高到现在的悬空寺主持都只能叫她一声‘祖师’。

    涅槃转世,一前世宿慧、一点慧光随之而来,故而一生而能语、三日能走,七日后就恢复了前世修炼的天耳通、天眼通、天足通等十八项佛门神通。整个仙绝之地都尽在一的掌控之下,如果渡厄敢对殷血歌出手,一会即刻知晓,并且以她对殷血歌的重视,渡厄说不得会被当场打死。

    这种事情,一不是没做过。

    她十四岁的时候,就一拳打死了一个当街调戏她的元神境修士,那修士的叔祖是悬空寺的一位监寺长老,调戏一的时候,他也报出了自家的身份,但是一依旧一言不发的将他打死了。

    渡厄可不认为,一会对自己手下留情,这个女人,她似乎根本就不通人情世故的。

    犹豫了一阵,渡厄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殷血歌蹲在地上,依旧是看着山崖上的巨大骨架。他胸前一点金光闪烁,大罗金风蝉早在渡厄刚出现的时候,就将渡厄的行踪报告给了殷血歌。这件宝贝可不仅仅能藏匿气息,更对身边的环境变化有着极强的感应力,渡厄的实力,还不足以瞒过他的感知。

    听到渡厄的咳嗽声,殷血歌不紧不慢的说道:“刚才你起码动了五次杀心,秃,不是说佛门高僧都慈悲为怀么?你为什么对我就有这么大的杀意?”

    渡厄缓步走到殷血歌身边盘膝坐下,然后扭头看向了殷血歌:“尔等妖孽。”

    “假话。”冷笑着向渡厄望了一眼,殷血歌冷声道:“我问了我的人,那天你突然出现,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名字是不是‘殷血歌’,血蟒他们回答你之后,你才下了毒手。你认识我?你知道我?没道理。”

    深深的望了殷血歌一眼,渡厄慢的冷笑了一声。

    他凝视着殷血歌的双眸,眸里一道金光闪过,一缕信息已经传进了殷血歌的识海。

    两仪星贵属峤琰域管辖,而峤琰域只是玄天府下辖的数百仙域之一。

    玄天府,央仙域仙庭设立的官方机构,地位等同于世俗皇朝某个边疆地带的小村落。但是这玄天府虽然在庞大的仙庭看来不足一提,但是拥有品天仙坐镇的玄天府,却是这数百仙域的绝对掌控者。

    “从玄天府传来的消息,有人重金悬赏,击杀‘殷血歌’,可获得仙庭秘制‘转金丹’三粒。”(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