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佛门护法(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佛门护法(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飞龙殿上,一端端正正的坐在正宝座上,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粗犷的陈设。

    殷血歌则是溜到了大殿外,和青丘炎凑在了一块儿。刚刚一已经向殷血歌许诺了不少的好处,而且价码很是让他动心。一也明确的表现出,如果殷血歌不愿意成为她的护法,那么她就要动用功德院的力量对付殷血歌一众人等。

    威逼利诱,这个尼姑的手段不出彩,但是格外的有用。

    “佛门护法?”青丘炎皱着眉头看着殷血歌:“佛门,那可是一块狗皮膏药,贴上了就难得甩开。你、我都是妖仙一脉,日后若是传出去,我们和佛门有过牵连,这名声可就坏了。”

    “无妨。”殷血歌说得很干脆,他笑看着青丘炎低声说道:“我们都是妖孽,先在悬空寺厮混一段时间,等您养好伤,我的实力足够自行闯荡了,找个不顺眼的光头一刀剁了。”

    青丘炎默然无语的看着殷血歌,过了好一阵,他才缓缓点头:“倒是个好法。”

    殷血歌已经掌握了旃檀功德佛光,能够为青丘炎等人驱散身上的幽冥之气,顺利的离开仙绝之地。但是不管殷血歌还是青丘炎,他们在两仪星都有天大的死对头,而且都是地仙、散仙的身份,继续在两仪星厮混下去,他们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栽在别人手上。

    整个峤琰域都以三尊盟为首,悬空寺作为三尊盟的三大巨头之一,暂时寄身其下,倒是能够扯虎皮做大旗,为他们避开很多的麻烦。

    尤其一已经找上门来,看她的模样,以及根据任戊琊和慧性的供诉,一在悬空寺的地位显然不低,而且身份极其特殊。殷血歌也实在是不想再招惹麻烦,暂时投靠佛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唯一的麻烦就是,慧性和任戊琊可是我们杀的,万一被查出来。”殷血歌看着青丘炎,有点犯愁。

    “也没关系,那是他们的劫数,怪不得你们。”一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殷血歌和青丘炎同时骇然回头,却发现四周都不见一的身影,她依旧坐在大殿里。

    青丘炎的脸色很难看,他已经在四周布下了禁制,一点儿声音都传不出去,一是怎么透过他布置的禁制听到他和殷血歌的对话的?

    “佛门天耳通,我生而有之。”一的笑声很清脆:“整个仙绝之地,还没有什么动静瞒得过我。要不然,我怎么会来这里见你们?其实要不是前些日我抽不开身,我早就来找你们了。”

    白影一闪,一俏生生的身影出现在殷血歌和青丘炎的面前,她好奇的看着殷血歌,皱眉问道:“只是有好几次,你们都瞒过了我的观察。你身上有一件很了不起的藏匿气息的至宝,是也不是?”

    殷血歌抿了抿嘴,他看着一,苦笑了起来:“佛门护法,好吧,我们没意见,但是那好处。”

    一拍了拍挂在腰带上的一个巴掌大小,用金色菩提片制成的乾坤袋,笑吟吟的连连点头:“佛门广大,异宝无数,自然不会让你们失望。殷血歌,你和我佛门有缘啊,你前生定然是我佛门大功德之士,所以我才特意赶来渡你入门。”

    殷血歌的脸抽成了一团,他悻悻然的看了一一眼,冷笑道:“我上辈才不会是和尚。”

    “那也可能是尼姑喽,反正你和我有缘就是。”一镇定自若的看着殷血歌:“天机莫测,我的修为浅薄,很多事情还揣摩不透,但是你我有缘,这是铁定的事情。”

    从袖里掏出了一块金色的,背面是四大金刚降魔图的圆形宝镜,一一口真气喷在了镜面上,一道淡淡的金光就射了出来,绕着殷血歌旋转了三圈。

    殷血歌身上就有腾腾紫气喷薄而起,氤氲紫气宛如数十条巨龙将他包裹在内,那紫气的边缘呈现出七彩色泽,将殷血歌整个都染成了瑰丽的紫色。

    青丘炎是有见识的,他以见到金光那浓郁的紫气,他不由得拍了拍手,向后退了两步:“功德紫气,如此无量功德,血歌道友,你上辈,或许还真是一个和尚。”

    殷血歌茫然的看着一、青丘炎,被那金光一照,他身上就有所谓的功德紫气露了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儿?莫非他上辈真是和尚?想到慧厄、慧性他们的大光头,再想想鸿蒙本陆金佛寺的那一群大和尚、小和尚,殷血歌突然满心悲凉。

    但是不管殷血歌怎么想,他和他身边的人成为佛门护法这件事情在一的坚持下,已经是无法避免的。被一以莫测的神通找上门来,打明显是打不过她的,既然无法反抗,就只能屈从了。

    殷血歌不由得暗自怪责自己,这些日发展得太过顺利,麾下修士四处出击,没有大罗金风蝉遮掩气息,果然惹来了**烦。以后行事还要再小心一些,不然这次引来的是行事古怪的一还好,以后招惹来了慧性的师父、师娘之类的人,却又如何是好?

    在一的催促下,或者干脆说就是在一的强迫下,殷血歌有点无奈的召集了自己控制的所有修士,组成了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在一的带领下向着仙绝之地的腹心之地飞去。

    因为殷血歌麾下有大量淬体境、练气境修士的关系,一取出了一张莲,将其变得有数千米方圆,这才带起了数千修士。否则以这些低阶修士的能力,他们走到死也别想走到仙绝之地的腹地去。

    一路上尽是穷山恶水,越是深入仙绝之地,这里出现的妖兽、妖禽体积就越发的巨大,而且更加的凶残好斗。殷血歌就见识了数千米长的巨蟒和翼展近万米的巨鹰在那里拼死厮杀,也看到了百米长的锦鲤逆流而上,跳过了高有千米的瀑布悬崖赶去上游产卵繁衍。

    如此蛮荒之地,稀稀拉拉的点缀着大大小小的聚居点,越是靠近仙绝之地的核心部位,聚居点的规模就越大,控制的平民就越多,修士的实力也越高。

    向前行了数千万里后,殷血歌甚至看到了又身高一丈开外,通体金光灿灿宛如黄金铸成的大汉在和那些巨型的妖兽疯狂厮杀殴斗。这些大汉分明是在利用那些实力惊人的妖兽磨练**,他们的头顶热气升腾,都化为一座座云盖笼罩在他们头顶。

    “那些都是我悬空寺功德院挑选出的山门护法。”一眯了眯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只不过,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些家伙,我是看不上眼的。除了一身死力气,还有什么用?”

    血鹦鹉站在殷血歌肩膀上,不阴不阳的冷笑着:“尼姑,你应该自称贫尼或者贫僧也行,总是‘我’啊‘我’啊‘我’啊的,这算什么呢?佛门的清规戒律,你还要不要了?”

    一看了一眼血鹦鹉,笑吟吟的摇了摇头:“没看到我是蓄发修行么?还算不上正式受戒的尼姑,所以用‘我’又怎样?而且谁说和尚尼姑就一定要自称贫僧、贫尼?无非是一介自称,就算我用‘朕’字又如何?”

    血鹦鹉张了张嘴,半晌没想到应付的词句。过了好半晌,血鹦鹉才悻悻然的骂了一句:“修炼界最毒的物事,莫过于和尚尼姑的舌头,鸟爷不和你一介娘们计较。”

    一的脾气倒是很不错,听得血鹦鹉这般胡说八道,她只是笑一笑,没吭声。

    殷血歌站在一身边,上下打量着她:“我们杀了慧性,你真不计较?”

    一微微一笑,混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又不是我的门人弟,我管他死活?佛门广大,不救该死之人。他们,真把我一当做什么?”

    一路疾行了数日,前方群山之,一片广大无边的古陵墓赫然在望。群山之,古陵墓旁,一个直径超过千里的巨大地洞正不断喷出漆黑如墨的幽冥之气,一座七宝镶嵌的佛轮悬浮在地洞上空,正不断吞吐幽冥之气,将其转化为灰茫茫的灵气扩散四方。

    “果然是你们这群秃捣鬼。”血鹦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幽冥之气,活人碰到就死,这仙绝之地的幽冥之气居然能够让活人借以修炼,甚至还能控制来到仙绝之地的修士不让他们离开,这果然是你们捣鬼。”

    一只是淡然一笑,轻轻的说道:“那是功德宝轮,一件上品金仙器,有化死为生、普度众生的无上神通。此乃一量劫前,我悬空寺位祖师付出莫大代价,从悬空寺本宗内求来的至宝,借助功德宝轮,我悬空寺僧众积攒莫大功德,这才逐渐发展到今日的规模。”

    “悬空寺的本宗?”殷血歌和青丘炎同时惊问了一声。

    “嗯,万佛寺。”一淡然道:“悬空寺的开山祖师,只是万佛寺挂名的云游头陀,三量劫之前,他云游到了峤琰域,见悬空崖风水不错,就自己创建了悬空寺一脉传承。”

    “哟,还是名门正教出身嘛。”血鹦鹉怪声怪气的冷笑着,很显然,他知道万佛寺的名头。

    殷血歌不由得暗自点头,血鹦鹉是幽冥界的魔物,他都能听说过仙界的万佛寺,可见这万佛寺在仙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势力。难怪悬空寺能够从他们那里求来功德宝轮,但是据说悬空寺修为最高的和尚也不过是地仙品,以悬空寺的身家,想要换取功德宝轮,这代价可想而知。

    高空,一片莲飘飘荡荡的划过,最后降落在那一片巨型古陵墓前一座巨大的广场上。

    两个身穿缁衣,头皮刮得锃亮的小尼姑快步迎了上来,见到一,她们同时合十行礼:“一祖师。”

    一的脸色微微一变,她淡然说道:“忘了我的话了?”

    两个小尼姑修长的脖颈一缩,急忙笑了起来:“一师姐,您回来了。这些人,是您收服的护法么?”

    一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向殷血歌指了指,淡然道:“我的护法,就他一人,其他的那些家伙,只是捎带闲散人等,随便安置他们就是。嗯,先拿三颗天王夺命丹,三颗金刚淬体丹,三颗菩萨泪,三颗罗汉心,稍后按照这些人的数量和修为,给他们配上全套的甲胄和兵器。”

    两个小尼姑偷偷的向殷血歌身后的那些修士望了一眼,小脸蛋上同时露出了一丝惊愕。

    这里是悬空寺功德院在仙绝之地的总部所在,平日里有资格来这里的仙绝之地普通修士,最弱也是相当于三劫境的大能,都是在功德宝卷上有了姓名,随时可能成为悬空寺外门弟、山门护法的人物。

    但是殷血歌身后的这些修士么,实力最强的不过是元婴境,最弱的甚至是淬体三四重的水准。

    说句难听的,悬空寺大门外扫落的小沙弥,都要比这些修士强出一大截来,那些小沙弥当,都不乏结出了舍利,实力堪比金丹巅峰的大能啊。

    但是这是一的命令,两个小尼姑哪里敢违背?

    恭敬的应了一声,两个小尼姑分别行事,一个人匆匆的向着功德院在这里的丹药仓库行去,而另外一人则是带着血蟒等修士,向着远处古墓入口边一排石质小楼走了过去。

    “警告一下你的人。”一向殷血歌望了一眼:“这座古墓来历非同小可,悬空寺自从一个量劫前建立了仙绝之地,陨落在内的大和尚小和尚何止万数?我甚至隐约记得,我前世陨落,就和这座古墓有关。所以,不要乱闯乱撞。”

    殷血歌望了一眼前方这一片气象万千、古老沧桑的古陵墓,顿时联想到了鸿蒙本陆邙山道场内的那些古墓。他应了一声,急忙叫过血蟒,将一的警告传达给了他们。

    青丘炎深深的向那些古墓望了一眼,他轻轻一笑,摆摆手,就拉着盻珞的小手同样向那一排小楼走去。

    对他而言,以青丘家的底蕴,他也不需要窥觑一个悬空寺这种‘小势力’无法应付的古陵墓。这一片古陵墓不管里面隐藏了什么东西,对他的吸引力都不大。

    一深深的看了一眼青丘炎的背影,然后向着殷血歌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在仙绝之地轮值,还有三月之久。三个月后,你就随我回悬空寺。你身边的这些人,愿意留下的,我划出一块道场供他们修炼,就当他们是我悬空寺的外门附庸。至于你么,以后你得长随在我身边。”

    血鹦鹉歪着脑袋,古怪的咕哝起来:“男女授受不清啊,让鸟爷常年跟在你身边,这算什么。”

    对于和尚,血鹦鹉实在是有着太深太深的怨念,所以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开口撩拨一。反正他底气十足,根本不怕一把他怎么样。

    一微微一笑,她饶有兴致的看着血鹦鹉,慢的说道:“我最近参悟出了小轮回转生秘法,虽然有点勉强,但是或许可以在你身上试试?比如说,把你变成一只母鹦鹉?”

    血鹦鹉的瞳孔骤然缩得针尖般大小,他急忙乖乖的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呱噪一句。

    殷血歌拍了拍血鹦鹉的脑袋,向一笑了笑:“一大师,作为你的护法,我要做什么?”

    一皱着眉头想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一时半会,还真没有什么要你做的。但是我前世留下的一点慧光告诉我,反正把你绑在身边,总归有好处。所以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会阻拦你。”

    叹了一口气,一摊开了手:“这前世留下的一点慧光,时灵时不灵的,如果早点给我这指引,前些日我也就不会派那些小和尚去找你们麻烦了。只不过也好,现在他们都已经被调回悬空寺拼命去了,你们只管安心住在这里,慧性和任戊琊就等于白死了吧。”

    手腕一振,一颗拳头大小,用不知名木料制成的白色佛珠从一袖里飞出,轻巧的落在了殷血歌的手上。在这颗硕大的,散发出淡淡清香味的佛珠上雕刻了一座高耸入云的悬崖,而一座古朴恢弘的寺庙就依附着悬崖拔地而起,一直延伸到了极高的云端。

    在这副图案的背面,‘一’二字正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佛珠内充斥着庞大的佛门力量,白色的佛珠虽然是用木头制成,但是他的重量却极其惊人,足足有三五千斤重。很显然这是一枚用佛门神通祭炼过,威力强大的佛门法器。

    “这是我的令符,在悬空寺内,除了那些老和尚闭死关的禁地,其他地方你可以随意出入,就算是藏经阁,你想进去也不会有人拦你。”一说的很直白:“但是你别在藏经阁放火,若是那般做了,我也保不住你。”

    殷血歌苦笑着将佛珠收进了乾坤戒,他无奈的摇头笑道:“我没傻到那种程度吧?”

    一点了点头,这才满意的架起一道佛光冲到了功德宝轮上,双手结成莲花印,口诵地藏超度经。

    殷血歌百无聊赖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被远处的一样物事给吸引住了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