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恶客(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五章 恶客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丹田内血光弥漫,粘稠的血雾充斥了整个丹田。

    数十万体积渺小的血海鬼卒浸泡在血海,原本直径不过十米的血海,此刻已经膨胀到了三十米上下。感谢飞龙上人的一身精血和强横修为,殷血歌刚刚结成元婴,就已经逼近了元婴初阶的巅峰。

    直径十米,金丹境。

    直径百米,元婴境。

    直径千米,神游境。

    随后是十里、百里、千里、万里,当血海直径达到百万里方圆,殷血歌就是不离境的大能修士。那时候体内血海放出,就是涛涛血浪席卷一切,融合各色血海秘法,血水所过之处万物莫当,多少同阶修士都只能被血水吞噬。

    血海之上,两团瓣莲花叠成了一座莲台,殷血歌三尺寸高的元婴盘坐在莲台上,前些日受到重创,此刻正在温养恢复的血歌剑被他捧在手,那颗本命血莲镶嵌在元婴眉心,就好似生了第三只眼睛一般。

    两团瓣莲花一共十八片花瓣,此刻在那些花瓣上正有无数的字迹在闪烁。

    骤然间殷血歌元婴轻颂一声咒语,一朵莲花就凭空飞起,莲花瓣急速的蠕动变化,就化为一重血色战甲披挂在了元婴身上。这战甲造型精美,线条流畅,能够给与元婴极大的防护力。

    紧接着另外一朵莲花同样飞起,片花瓣轻盈的从莲花上脱落。大片血雾涌入莲花瓣,一丝丝血光闪烁,片花瓣很快就变成了和血歌剑一般无二的柄飞剑。

    血光四射的飞剑凌空穿刺飞舞,所过之处除了留下条殷红的剑痕,更有一丝淡淡的清香飘溢。看这剑光纯而不邪的光泽,再看看那让人精神为之一振的清香,这柄飞剑居然带上了一丝佛门降魔飞剑特有的韵味。

    片花瓣所化的飞剑凌空飞旋,而那莲蓬则是同样吸收了大量的血雾之后一阵蠕动,随着殷血歌的心思就化为一块儿方方正正的血色大板砖。长宽数米的大板砖凌空乱拍了几下,他又摇身一变化为一条血色绳索在空气划出了数十个圈套。

    接下来这绳索又变成了飞刀、铃铛、铜钟、铁锤,各色兵器应有尽有。

    而且每一种法器上都铭刻了最适合这些法器发挥威力的奇妙咒法,比如说那块大板砖上就自带了重‘定身咒’。凡是被他锁定的敌人,都会在定身咒的作用下身体僵硬无法行动,只能用他的天灵盖硬抗这板砖的攻击。

    金丹境的时候,血海上只有一朵莲花,如今达到了元婴境,血海上就有两朵莲花飞舞。如此到了不离境,殷血歌血海上就有团血色瓣莲花,而且每一朵莲花都有无穷妙用,每一片花瓣都能随意的变化成各色法器袭人。

    “妙不可言。”殷血歌暗自点头,血海浮屠经果然是顶级的道藏,这奇妙之处让他都觉得匪夷所思。血海莲花凭空生成各色法器,这竟然隐隐有一种造物的大能力、大奇妙蕴藏在内,寻常的修士只知道采集五金精英和其他天地珍奇材料铸造法宝,哪里想过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法?

    修炼到元婴境,血海浮屠经有更多的奇妙术法涌出。

    除开那诡异绝伦的噬魂血眸,更有血影遁、焚血术、天地阴阳二气血雷等秘法从血海浮屠经涌出。这些秘法都是顶级秘术,每一种都能凭空增加殷血歌数倍的实力。

    骤然睁开双眼,收起背后翼展广大的本命蝠翼,殷血歌笑着向青丘炎行了一礼:“让前辈担心了。”

    “劫,劫云?”青丘炎依旧指着天空,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他们青丘一族也是天才辈出,青丘炎同辈的族人就有无数怪物,甚至有青丘家的大能修士在渡雷劫的时候,直接将劫云一掌震碎的。

    但是像殷血歌这样,居然什么都没做,劫云就自然消散的事情,青丘炎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算殷血歌是老天爷的私生,也不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殷血歌是血妖一族,这仙界的雷劫法则针对妖族可是更加的猛烈,他承受的雷劫之力起码是寻常人类修士的一倍以上。而殷血歌在渡劫之前,刚刚吸干了飞龙上人的精血,抽了他的元神,这等行径大损功德,算得上罪孽滔天,殷血歌的雷劫应该更加的狂暴猛烈才是。

    “区区劫云而已。”殷血歌笑着摇了摇头,他身形一晃,周身气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青丘炎耸然动容看着殷血歌,他骤然闭上眼,将虚弱的神识向外扫出。但是任凭青丘炎如何努力,他都找不到殷血歌存在的任何迹象。

    惊愕无比的睁开眼,青丘炎看着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殷血歌沉声道:“隐匿神通?可是也没有这种道理,就算我青丘家隐狐丘现任大长老,他老人家堂堂大罗,同样修炼有隐匿秘术,也不可能瞒过雷劫。这是天地法则,这是天地意志,如何能躲得过?”

    同样茫然的殷血歌摊开了双手,他很坦诚的看着青丘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血脉传承的秘法,我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天地法则,天地意志?青丘炎的这话让殷血歌有了一些奇妙的联想,比如说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似乎就能引动天地大势淬炼**?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当然这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青丘炎缓缓的点了点头,他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这等事情,以后不要在人前展露出来。除非骨肉至亲,否则,万万不能展露。”

    殷血歌对这种事情没概念,但是青丘炎却是心知肚明。天地雷劫,这是天地的意志,这是天地大道的化身,能够瞒过天地意志的隐匿神通?那些老不死的仙界大能们如果知道有这种秘法的存在,他们要么想尽办法将这种手段弄到手,要么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掌握这种秘法的人彻底抹杀。

    瞒过天地意志,这是何等的恐怖。

    那是超脱天地掌控,那是不受天地大道的拘束,所有的修行者的最终极的追求。但是鸿蒙万界,何曾听说过有人达到了那不可测的境界?

    “或许,我想多了。”青丘炎看着殷血歌坦诚的目光,再看看站在自己身边,却用小手抓住殷血歌袖的盻珞,微笑着点了点头。是啊,肯定是他想多了,瞒过天地意志的掌控?怎么可能嘛。

    抬头看了看高空悬浮着的大罗金风蝉,青丘炎强迫自己相信,一切都是这件大罗仙器的功劳。

    殷血歌不识货,青丘炎可是青丘家最有天分的宗师级炼器师,这是一件大罗金仙,而且是那种极其厉害的大罗金仙用自身的某部分肢体炼制而成的大罗仙器。或许那都不能算仙器,应该用‘道器’来形容。

    只可惜如此厉害的‘道器’,居然不知道碰到了什么麻烦,浑身灵气散失了大半,正在缓慢的吸收天地灵气恢复自身。看这宝贝受损的模样,简直就好像被丢进了某个一丝儿天地灵气都没有,天地法则都彻底崩溃的世界埋藏了数百年一样。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青丘炎笑着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切记,切记,以后不要在外人面前,展示你的隐匿神通。盻珞,记住,今天见到的事情,不能胡乱说出去。”

    盻珞乖乖的点着头,她根本连雷劫和劫云的概念都没有,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天空的那朵劫云呢。

    血蟒等人咋咋呼呼的将飞龙上人带来的元婴高手们拖了过来,这些飞龙崖所属的元婴高手被一网打尽,就连一个都没逃掉。一阵拳打脚踢后,血蟒等人强迫这些人跪在了殷血歌的面前,等待殷血歌的发落。

    向这些面露惊容的元婴高手望了一眼,感受着自己体内充沛无比的精血正在犹如潮水一样翻滚,殷血歌笑着点了点头:“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我也不用你们发什么心魔誓言,你们以后尽心尽力给我办事就成。”

    张开嘴,犬齿轻松的刺进了一个元婴修士的脖,三两下就抽掉了他体内大半的血液,随后殷血歌从指尖滴出三滴精血,让那修士喝了下去。

    殷血歌的本命精血迅速的侵染这元婴修士的身体,将他的真元都化为一片血色。浓郁的血气直冲识海,元婴修士的元婴在血气的侵染下渐渐地变成了一片血色,这个元婴修士的身体微微抽搐了几下,然后毕恭毕敬的将额头贴紧了地面。

    “属下血牙,谨遵尊主之命。”

    七天之后,飞龙崖下属的数百个聚居点的所有修士都被殷血歌一网打尽。那些元婴修士都被殷血歌亲自转化为血妖,而那些金丹境、练气境、淬体境的修士,则是交给了血蟒等人收服、控制。

    飞龙殿内,端坐在原本属于飞龙上人的宝座上,殷血歌俯瞰着下方站着的近百名元婴修士,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里原本是飞龙上人欣赏姬妾们歌舞表演的地方,此刻成了殷血歌开会议事的所在。

    血鹦鹉的爪抓着一个厚厚的账本,正在那里絮絮叨叨的念诵着这几天从飞龙上人的宝库搜寻出的各色宝贝。一如前所言,仙绝之地极少有灵石矿脉,也极少有灵药灵草,但是偌大的仙绝之地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阴玄钢、阴风黑铁、鬼泣墨石等等金属矿在飞龙上人的宝库内堆积如山,这些东西寻常修士根本用不上。但是对于修炼大罗浮生幽冥道的盻珞来说,这些蕴藏了阴寒鬼气的金属矿石,完全可以为她铸造一整套极品的地仙器。

    当然血蟒等仙绝之地土生土长的修士没有一个会炼器的,殷血歌的炼器水平等于零,唯一的炼器宗师青丘炎元气大伤,他现在连普通法器都无法开炉炼制。盻珞想要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套宝贝,还得等上不少时间。

    除开这些金属矿石,飞龙上人的宝库还有无数强力妖兽的妖丹。

    妖兽修炼最为困难不过,除非是飞升成仙的妖仙,否则普通妖兽根本没有妖婴、元神的说法。他们全部的力量,全部的精华都集在一颗妖丹上。

    飞龙上人性格残暴、手段狠辣,他的库房相当于元神境的妖丹有百颗左右,神游境、元婴境的妖丹就有近千颗之多,其他的金丹境的妖丹何止十几万?这些妖丹对任何人都没有用处,唯独血鹦鹉将这些宝贝全部笑纳了。

    只要吞噬了这些妖丹,将他们的精华全部吸收干净,血鹦鹉的实力稳稳的就能提升到元神境。这家伙天生的好胃口,据他自己的说法,这时候给他一个天仙,他也敢一口吞下,而且他的实力笃定能提升到地仙的水准。所以吞噬这些妖丹,他根本不怕自己会撑死。

    妖丹之外,就是大量珍稀的妖兽皮毛。

    仙绝之地的妖兽也是格外的凶狠残暴,他们的皮毛异常的厚重坚韧。同等实力下,这里的妖兽皮毛远比两仪星其他地方的同类强韧一倍以上。所以这些妖兽皮毛都是极佳的锻造各种防御器具的材料,算上他们庞大的数量,这可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血鹦鹉有一嗓没一嗓的念叨着账本上的记载,骤然间他的声音一滞。

    殷血歌同时抬起头来,眯着眼向大殿的门口望了过去。

    一名身穿白色僧袍,头戴玉质菩提冠,手里拎着一串碧玉佛珠的少女,正慢慢的走进飞龙殿来。

    看着少女手上的佛珠,身上的僧袍,殷血歌无比谨慎的站起身来,向那少女稽首行了一礼:“这位道友,殷血歌此番有礼了。”

    周身好似被一层云烟霞光笼罩的少女好奇的看着殷血歌,她的眸很清澈,眼神很宁静,就好似高山之巅,积雪融化的雪水汇聚而成的一眼天池,美丽、神秘、清冽、冷清,非常的难易接近。

    被少女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殷血歌却是连脸皮都不抖动一下,他同样静静的看着这少女一言不发。

    看了殷血歌一阵,少女点点头,目光自然而然的转到了血鹦鹉的身上。看着血鹦鹉站在长案上,两只爪拎着账本的古怪模样,少女就笑了起来:“好有趣的鹦鹉。”

    “鸟爷和你无缘。”血鹦鹉很不耐烦的咆哮了一声:“尼姑登门,畜不宁;遇见尼姑,逢赌必输。干,赶紧去采点柚,弄点清水洒地洗晦气。”

    少女惊愕的看着血鹦鹉,她欣喜而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笑道:“你会说话?”

    血鹦鹉异常不耐烦的挥了挥翅膀:“鸟爷不仅会说话,还会摸女人的胸,怎么着?不过鸟爷对尼姑没兴趣,你最好不要靠近鸟爷十丈之内,不然鸟爷有个上吐下泻、马高镫短的,小心鸟爷问候你母亲。”

    白衣少女又笑了起来,她轻柔的说道:“你不认识我娘,怎么问候她?”

    “鸟爷我……”血鹦鹉的邪火被少女撩拨了起来,他张开嘴就要破口大骂。早就知道这家伙秉性的殷血歌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将他接下来滔滔不绝的脏话全部憋回了肚里。

    “这位道友,这贼毛鸟是我的妖宠,如有冒犯的地方,还请恕罪。”殷血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少女慢慢的向殷血歌这边走了几步,她的目光在大殿内那些蓄势待发的元婴修士身上转了一圈,轻轻的摇了摇头:“飞龙上人陨落了,是谁做的?他刚刚被列名功德宝卷,未来悬空寺山门前,有他一尊座位。是谁杀了他?”

    没有殷血歌发话,少女的问题没有任何人回复。

    少女叹了一口气,她的双眸突然喷出了淡淡的金光,然后向着离她最近的血蟒就是轻轻一扫。

    一声惨嚎,淡淡的金光落在血蟒身上,就好像将一大锅融化的铁水倒进了雪堆,血蟒的身上当即浓烟滚滚。一层淡淡的金色火焰黏在血蟒的身上静静的燃烧着,烧得血蟒劈砍肉绽,胸口附近甚至连骨头都烧了出来。

    “血妖?”少女惊愕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仙绝之地并无血妖,仙绝之地的修士也不会稽首行礼,你是外来的修士?”

    少女的目光离开了血蟒,他身上的金色火焰也随之熄灭,但是血蟒已经被烧得稀烂,半边身体都被烧成了黑炭。

    殷血歌手指一点,一道血箭射出注入了血蟒的身体。得到殷血歌本命精血的滋补,血蟒的身体急速的复原,他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怒目看向了少女。但是震慑于少女嘴里的‘功德宝卷’一词,血蟒根本不敢有丝毫动弹。

    冷笑了一声,殷血歌缓缓走了下去,他向少女点了点头,冷声道:“杀死飞龙上人,难道是不允许的么?前些日我碰到了一个叫做慧厄的大师,他可没这么说过。”

    少女饶有兴致的看着殷血歌,她突然微微一笑。

    “你就是那个流落到仙绝之地的血妖殷血歌吧?有趣,很有趣。”

    “我是一,我身边缺少一些护法,你和你的这些下属,可否归顺我佛门?”

    “归顺你大爷!”血鹦鹉终于找到机会,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尼姑的话,信不得!信了他们的话,裤头都会被扒干净的,老板,千万别信尼姑的。”

    一笑着摇了摇头,她手一指,一道佛光射出,血鹦鹉顿时浑身僵硬的杵在了那里,再也无法动弹。

    “佛门广大,你可愿入我门来?”

    看着满脸是笑的一,殷血歌心里突然微微一动。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冷笑道:“入你佛门,好处呢?”

    一呆了呆,她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能问出这样的话来,她犹豫了好一阵,这才揉了揉眉心,轻轻的笑了起来:“哎呀,这就难得说了,我前世宿慧尚未苏醒,那些好东**在哪里了,我都忘了呀。要不,先欠着?”

    殷血歌默然无语,只是死死的盯着一。(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