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元婴(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元婴(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黑风老祖逃得飞快,他肉身自爆所化血雾被飞龙上人一爪震碎,但是飞龙上人被那套甲胄上的仙术禁制牵制了一下,黑风老祖的元婴就几乎是擦着飞龙上人的指尖飞了出去。

    殷血歌向后一招手,一道血光冲出,将黑风老祖的元婴卷了过去。

    丹田血海,黑风老祖的元婴沉浸在粘稠的血浆内,没多少时间他的元婴就整个变成了刺目的血色。黑风老祖元婴的双眸也透出了极度狂热,近乎野兽一样的目光——他同样被转化为血海鬼卒,无非他依旧保留了自己的记忆而已。

    “你们胆敢陷害老。”飞龙上人怒吼一声,他双臂一震,庞大的**力量宛如天崩一样发出,但是他身上的甲胄**出丝丝幽光,一阵阵铿锵巨响,甲胄纹丝不动,依旧死死地禁锢住了他的身体。

    四周突然有薄薄的雾气冲出,那些飞龙上人带来的元婴高手被黑风老祖的自爆炸得焦头烂额,他们根本没注意到这些雾气的出现。就见到他们的身体和那雾气一接触,就立刻被青丘炎预先布置在这里的小周天璇玑挪移阵给送了出去。

    眼看着自己的下属被阵法禁制纷纷送得不知去向,飞龙上人不由得惊叫连连:“怎么可能,你们的阵法禁制,是怎么瞒过老的神识的?”

    高空一团金光闪了闪,大罗金风蝉发出一声清脆的秋蝉鸣叫声,丝丝缕缕的金光向着四周扩散开来,将这一片山林遮挡得结结实实。不要说飞龙上人区区一个元神境的修士,就算是普通的天仙甚至是金仙都别想看破大罗金风蝉掩护下的行迹。

    四面八方的山林,飞龙上人麾下的元婴修士纷纷出现。但是他们还没看清自己所处的方向,四面八方都有道道阵法闪光出现。各种禁制大阵将各色负面状态加持在这些元婴修士身上,凭空将他们的实力削弱了三成以上。

    与此同时,殷血歌这些日收服的元婴高手两三人组队的向着这些实力大减的元婴修士冲了过去。殷血歌麾下的元婴修士胸口都有一枚闪耀的玉符若隐若现,这是青丘炎亲手制作的通行灵符,在他布置的阵法,只要悬挂了这枚玉符,所有的负面状态都无法伤害到佩戴者。

    眨眼间半空就只剩下了飞龙上人孤零零的一个人,他身上的甲胄闪耀着淡淡的光辉,沉重的压力逼得他一尺一尺的向地面落下。他怒吼连连,但是怎么都无法挣脱那套甲胄的禁锢。

    一道白光从远处山林射来,这条白光长有千米,宛如一条灵动的长蛇,迅速的在飞龙上人的身上缠绕了数十圈,将他捆得和粽一般。飞龙上人只觉浑身经络骤然凝滞,他体内的真元再也无法调动丝毫。

    单纯凭借**力量无法再空立足,飞龙上人惊怒交加的咆哮了一声,就好像一块石头一样急速的向地面落下。

    虚空青红二色的雷云闪烁,血鹦鹉的那座天十地屠神戮仙沥血魔雷阵悄然发动,这里是仙绝之地,四周幽冥之气极其浓郁,这座来自幽冥界的大阵急速吞噬着四周的幽冥之气,虚空那头巨大的天鬼虚影可比当日诛杀火牛王的时候强大了一倍有余。

    “你们也想杀我?”一头栽倒在地上,飞龙上人怒吼连连:“老是杀不死的。”

    话音未落,盻珞就拎着青丘炎的本命仙器皝尨锤从一片雷云冲了出来:“师父说,你是个大混蛋。”

    ‘呼’的一声巨响,单纯自身重量就超过百万斤的仙器皝尨锤在盻珞怪力的驱动下,宛如从高空坠落的流星,带着一道刺目的火光砸在了飞龙上人的面孔上。

    青丘炎正在控制四周大量的阵势无法分心,他此刻也没有足够的力量驱动皝尨锤。但是这毕竟是仙器,单纯他的重量就足够压死一个实力普通的元婴修士。在盻珞如此怪力的驱动下,皝尨锤给了飞龙上人极其惨重的打击——飞龙上人满面喷血,他的面孔整个贴在了锤头上。

    这一击,飞龙上人的脸被砸得平整如镜,如果不是他的皮肤有点粗糙的话,这张脸都能当镜使了。

    “小贱人!”飞龙上人平板的脸上裂开一条血口,他嘶声怒吼着。

    “大混蛋。”盻珞清脆的叫嚷了一声,然后做了一件让殷血歌瞠目结舌,让青丘炎差点没吐血的事情——她飞起一脚,狠狠的一脚踢在了飞龙上人的胯下。

    隔着好几里地,殷血歌和青丘炎都听到了飞龙上人胯下宛如雷鸣的巨响。‘砰砰’两声炸裂声清晰入耳,殷血歌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而青丘炎则是呆呆的指着自己的女儿,脑里一阵阵的眩晕。

    “果然是机灵聪颖,可造之材。”血鹦鹉悬浮在魔雷大阵上空,欣然的看着盻珞这干净利落,直把飞龙上人踹得飞起来的一脚:“鸟爷可没做什么,只是给这小丫头说,小姑娘总得学几招防身术……看起来效果不错。”

    飞龙上人痛得眼前一片片的发黑,就算他是元神境的修士,就算他修炼悬空寺功德院赏赐的佛门金刚护法神通已经到了肉身坚硬如铁的程度,面对盻珞的怪力,他的下身依旧被踹成了一团浆糊。

    而任何一个雄性生物,他的要害无非就是那一块儿罢了。

    飞龙上人堂堂元神境的大能,硬是被盻珞的这一脚踹得差点没痛死过去,两行血泪从他眼角喷出,飞龙上人痛得差点要嘶声痛哭起来。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膀胱和肠都在抽搐,好像有无数柄小刀在自己的内脏乱搅,他痛得浑身肢体都麻痹了。

    盻珞望了一眼被自己踢得重新飞上天空的飞龙上人,用力的擦了擦鼻。她想起了殷血歌对自己的交代,一击成功后,她当即向后一退,直接退进了雷云消失得无影无踪。

    高空天鬼掌心的魔雷已经凝聚成功,魔雷无声无息的融入了飞龙上人的身体,迅速的破坏起他的五脏腑和周身经络。飞龙上人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脑袋、下身和体内的剧痛让他嘶声尖叫起来,他只觉得自己好似身处地狱,这种折磨让他恨不得自己能够当即死去。

    “你们到底是谁?老何曾得罪过你们?不是黑风老祖,他没这么大的手笔。”飞龙上人嘶声哀嚎着。

    殷血歌站在魔雷阵外,静静的看着一颗又一颗的魔雷不断落下,打得飞龙上人浑身连连抽搐。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淡然说道:“我们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的确没得罪我们,但是找你的麻烦,需要借口,需要理由么?”

    微微顿了顿,殷血歌很灿烂的笑起来:“你非要一个借口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一个借口——替天行道!”

    “飞龙上人,你罪孽深重,罪恶滔天,实在是罄竹难书,今日我等替天行道,灭你元神,抽你精血,夺你基业,抢光你的钱,玩你的女人,我们这是功德无量的好事。”血鹦鹉兴奋的大吼着:“替天行道,功德无量。狗-日的,用这种口号打家劫舍,爽!”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飞龙上人的生命力显然超出了殷血歌他们的预估,而血鹦鹉和青丘炎如今能够催动的大阵威力也是太弱了一些。虽然耗费了无穷无尽的心机,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布下了这么一个必杀之局,殷血歌他们依旧耗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把飞龙上人的所有力量全部耗尽。

    奄奄一息的飞龙上人躺在地上,捆仙索依旧死死地捆着他的身体,他想要自爆元神都做不到。

    艰难的喘着气,飞龙上人呆呆的看着雷云弥漫的天空。过了好久好久,他才有气无力的哼哼了一声:“老这辈,还没活够啊。上个月抢回去的那几个娘们,老还没玩腻呢。”

    殷血歌站在飞龙上人身边,看着他那张扁平如纸的面孔,冷笑了一声。如此凶残之人,对他做任何事情都是丝毫没有心理压力的吧?

    凑到了飞龙上人面前,殷血歌淡然道:“那,你就魂飞魄散吧。你的全部修为,我就不客气了。”

    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汪血池轻轻的摇晃起来,一个小小的漩涡在血池悄然出现。一篇夺取他人元神,抽取强大的元神之力补充自身,在突破金丹境转化元婴时,尽可能的让自己元婴得到最大益处的邪异法门化为数百个清晰的血色大字,在血池凝聚了出来。

    这就是殷血歌对付飞龙上人的最主要的原因,他要借助飞龙上人强悍绝伦的修为,给自己打下坚定的基础。

    看着面容狰狞的飞龙上人,殷血歌有点不快的叹了一口气:“真够丑的,放在殷族庄园里,你这种面相只能丢去最下等的血奴当清扫粪坑,你的血根本没资格上餐桌啊。”

    用血妖一族特有的严苛的审美观吐槽了一句,殷血歌将自己的双眼凑到了飞龙上人的眼眸前。一丝丝血色幽光在他的双眸急速流转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了两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识海的血池急速旋转着,同样变成了一个细小的漩涡。但是这诡异的漩涡却有着极可怕的吞噬力,飞龙上人的元神发出凄厉的哀鸣声,他的元神之力化为肉眼可见的淡淡金光,一丝一缕的从殷血歌的双眸飞进了他的识海。

    这就是血海浮屠经给予殷血歌的又一项神通‘噬魂血眸’,只要他的双眼和其他的修士对上,就有可能吞噬对方的元神。当然现在殷血歌自身修为低,实力差,这门神通还不是很厉害,想要对付飞龙上人,都要将他折磨得奄奄一息,让他再无反抗之力才能下手。

    等他未来修炼得强大了,元神之力也足够强横了,隔着数百数千里,只要远远的瞪一眼对方的双眼,就能直接将对方元神遥空吞噬过来。到了那时候,噬魂血眸可就异常可怕了。

    丝丝缕缕的元神之力被血池吞噬,随后化为血色的雾气静静的渗入了本命血莲。

    本命血莲内那一个和殷血歌生得一模一样的细微人影逐渐的清晰起来,而且体型也在慢慢的变大。这个人影膨胀起来,连带着血莲也都迅速的膨胀开。四周血海不断的放出淡淡的血气滋养血莲,让血莲越发的光芒万丈。

    飞龙上人的元神极其强横,单纯从神识强度上而言,最弱的元神境修士都堪比一百个元婴境的修士,而最弱的元婴境修士,起码也堪比十个以上的金丹境。

    也就是说,飞龙上人的神识之力,起码是殷血歌的千倍以上。随着飞龙上人的元神之力不断被他吞噬,殷血歌只觉自己越发的耳聪目明,就连思维的速度都变得灵动圆润以及快速了许多。

    “邪魔之徒,尔等,邪魔。”飞龙上人奄奄一息的哀嚎着,这也是他最后能做的事情。通过双眼就能夺取其他修士的元神,这种行径绝对不是什么名门正教的修士做得出来的。

    不屑的张开本命蝠翼,周身血炎翻滚的殷血歌淡然道:“我是妖孽,不是邪魔。”

    一天之后,飞龙上人庞大的元神整个被殷血歌消化,他的元神所有的记忆都被彻底消灭。从此世间再无飞龙上人,他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不,他还留下了一具**,而且血液依旧滚烫而鲜美。

    尖锐的犬牙艰难的刺进飞龙上人的颈部动脉,殷血歌吞噬着飞龙上人的精血,他自身的气血也剧烈的翻滚起来。丹田的血海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一层无形的屏障被挣开了。

    本命血莲放出万丈血光,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内涌出大量的信息传进血莲。殷血歌的双眸无数妖异的大道痕迹急速闪过,一道玄而又玄、不可名状、却饱含天地威严,无比辉煌庄严的大道气息悄然在殷血歌身上一闪而逝。

    青丘炎静静的站在殷血歌身边,当他看到殷血歌抽取飞龙上人元神的时候,他很是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仙界有无数夺取他人元神、精血的邪魔功法,但是这些功法最重都会因为根基不稳,并不会有太大的发展前途。

    就算是以吞噬精血著称的血妖一族,他们当真正的大能者,他们也不会用吞噬精血提升修为的法,他们吸血,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日常食物,而不是提升实力的灵药。

    所以殷血歌这么做,在家学渊博、见多识广的青丘炎看来是落了下乘。

    但是此刻殷血歌身上那一闪而过的,让青丘炎下意识的联想到了央仙域无穷无尽的仙人大陆以及无边星空的大道气息,却让青丘炎突然惊醒——一个能够将大罗道藏随意送人的少年,他自身修炼的功法,怎么可能是那种简单的夺取人精血和元神,快速提升修为的垃圾法门?

    “这世上,莫非还有我青丘家都不知晓的血妖传承么?”青丘炎有点傻眼了,血妖一族在仙界建立了规模巨大的血曌仙朝,而历任血曌仙朝的宰相有一半出身青丘家,所以青丘家对血妖一族的各方老祖、诸多大能传承都是一清二楚,没听说有和殷血歌相似的功法流传啊。

    “或许,这是盻珞的造化。”青丘炎微微一笑,看向了自己女儿。

    金丹巅峰时,就能诛杀一元神大能,并且得到他的全部精血来帮助自己突破。如果是血曌仙朝的那些世家公到也就算了,但是殷血歌分明只是一个流落在外的小小血妖,能有这样的造化,这气运可就惊人了。

    突然间,一股澎湃的气息从殷血歌体内扩散开,殷血歌一跃而起,他张开双手,本命蝠翼向着两侧极限张开。一**血炎从他越来越大的蝠翼涌出,他的本命蝠翼变得好似红宝石一样晶莹剔透,渐渐地翼展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三十米!

    殷血歌自己不过是寻常十七八岁少年的身高,但是他的翼展却有三十米开外。如此悬殊的对比,反而让他周身充满了一种妖异、邪恶的绝世华美。

    盻珞就呆呆的看着那一对儿散发出淡淡血光的本命蝠翼,惊喜得连连拍手:“好漂亮的翅膀,爹得,盻珞也能长出翅膀来么?”

    青丘炎正吃惊于殷血歌这一对儿与众不同的翅膀,猛不丁的听到盻珞的话,他差点一脑袋栽倒在地。

    盻珞是青丘炎和人类女所生的女儿,这已经够让他头痛了。如果盻珞还带着一对儿本命蝠翼返回青丘家,青丘炎都能想象自己的下场——起码一万皮鞭的家法是绝对逃不过去的,他的屁股都要被抽成血葫芦。

    殷血歌睁开双眼,双眸通红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眉心一道血光冲出,一尊高有三尺寸通体血光缠绕的元婴从血光冲出,自由自在的在殷血歌身边走来走去。

    青丘炎的大牙都差点没吓掉了,刚刚凝结的元婴,居然就能离体行走!

    三尺寸的元婴,如此巨型的元婴,分明是神游境的修士才能拥有的,而且元婴离体,这也是神游境的修士最大的特征!这怪胎,这小怪物,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恐怖道藏,这完全颠覆了修炼界的常规。

    高空一片雷云悄然凝结,青丘炎急促的叫嚷了起来:“血歌道友,小心雷劫。元婴雷劫,可是不好……”

    话音未落,青丘炎就闭上了嘴。

    他呆滞的看着天空的劫云,为什么这劫云就这么慢慢的消散了?

    殷血歌笑着向青丘炎点了点头,自己元婴重新回到了体内,他凝神内视,不由得为自己体内的巨大变化给吓了一大跳。(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