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取而代之(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取而代之(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推荐票,亲爱的亲们,不要忘记了。

    “师父,盻珞不是故意的。”

    盻珞眼眸银光流转,两颗硕大而晶莹的眼泪已经在眼角打转。

    青丘炎惊骇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做梦都没想到,仅仅是继承了《大罗浮生幽冥道》,从未修炼过一天的盻珞,就直接晋升到了金丹巅峰,而且拥有了如此可怕的力量。

    大罗道藏,真正是可怖的大罗道藏。青丘一族也有自家老祖流传下来的衣钵传承,但是从未听说青丘一族有哪位族人从自家的传承那里,得到过类似盻珞这样的好处。什么叫做一步登天,这就是一步登天。

    金丹巅峰的修为微不足道,以仙界豪门世家的手段,一些宗脉嫡系的婴孩刚出生一个月,就能让他们凝结金丹,这点小技巧微不足道。但是盻珞的法体居然如此恐怖,蕴藏了如此巨力,这就太吓人了。

    “血歌道友,血歌道友?”看着差点没哭出来的女儿,青丘炎也紧张了起来。刚才盻珞轻轻一掌,他可是清楚听到了殷血歌胸骨碎裂、内脏爆炸的声音。哪怕他知道血妖一族的生命力比寻常人类修士强悍百倍,他也害怕殷血歌被打出一个好歹。

    艰难的哼哼了一声,殷血歌默运血海浮屠经,就见到他周身血光流荡,断裂的骨骼迅速的拼凑在一起,炸裂的内脏也都急速的愈合。短短一盏茶时间,受损严重的**就恢复如初,只是耗费了一些血气。

    狼狈的将自己从山石拔了出来,殷血歌连连苦笑着摇了摇头。

    快步走到盻珞身边,殷血歌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柔声说道:“师父没事,盻珞乖,不要哭。”

    一边宽慰盻珞,殷血歌一边和青丘炎交换了一个骇然的目光。大罗浮生幽冥道居然有如此神妙,盻珞一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短短时间内就拥有如此巨力,这简直就是耸人听闻。

    “盻珞。”青丘炎喘了几口气,他严肃的看着盻珞沉声道:“这两天,乖乖的按照你师父传授给黑虎他们的大力魔龙拳,你每天都给我把这一套拳路打上一千遍,等你什么时候习惯了手上的力量,你再和别人接触。”

    盻珞乖乖的点了点头,她习惯性的伸手去抓殷血歌的袖,哪知道她小手刚刚碰到袖,五指下意识的一用力,就听得‘啪’的一声,殷血歌的袖已经炸成了漫天碎屑。盻珞纤细白嫩的五指一把扣在了殷血歌的手腕上,殷血歌的手腕顿时扭曲成了古怪的模样。

    青丘炎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殷血歌痛得差点没叫了起来。幸好他还记得自己是盻珞的师父,被自己徒弟抓了一把,就痛得哭天喊地的,这也太丢脸了吧?所以殷血歌强忍着痛,看着呆呆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盻珞强行挤出了一个笑容。

    “盻珞乖,师父不痛。但是你这几天要小心,不要和别人玩了。不然,会玩出人命的。”

    盻珞终于回过神来,她忙不迭的丢开了殷血歌的手腕,可怜兮兮的连连点头。两颗在她眼角挂了好久的眼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她小嘴一扁,很是有点委屈的嘀咕着:“盻珞不是有意的,盻珞的力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摇摇头,殷血歌和青丘炎同时叹了一口气。

    殷血歌有点发愁,盻珞这个小怪物一样的徒弟,以后要怎么教啊?

    青丘炎则是欣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看她如今拥有的力量,日后等他们父女回转青丘域后,有了青丘一族提供的无穷无尽的修炼资源,这是妥妥当当的一位大罗金仙啊。

    只不过,盻珞的资质如此的出众,或许他还不能这么着急把盻珞带回青丘域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盻珞如此出色,过早的带她回去青丘家,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青丘炎有点苦涩的抿着嘴,青丘家是天狐后裔,盻珞身上有一半人类血统,这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啊。

    十天后,殷血歌站在一座大山之巅,眺望着远处一座被浓雾围绕的土城。

    这时候他身上的长衫、鞋袜都已经塞进了乾坤戒里,身上裹着一条黑虎他们用兽皮制作的粗陋兽皮衣物,脚丫上包裹着两块兽皮,头发也蓬松凌乱,看上去就和仙绝之地的普通居民没什么两样。

    血鹦鹉趴在他肩膀上,一身惹人注意的血色羽毛已经用树藤的汁液染得花花绿绿的,看上去就是一只普通的花鹦鹉。他脚下还躺着一头七窍流血的大野猪,起码有一千多斤重,脖上有着好几个深达一尺的创口,就是这些用木矛刺出来的伤口夺走了这头野猪的性命。

    “得找个落脚的地方,顺便收服一批修士才是。”一把抓起了地上的大野猪,殷血歌一步一步的向着十几里外的土城走了过去。

    在仙绝之地,能够修建这么一座看起来很是简陋的土城,这也只有玄级势力才能做到。按照黑虎和火蝎的交代,眼前这座土城就属于一个在玄级势力极其弱小的势力‘血蟒门’。虽然在玄级势力极其弱小,但是这血蟒门也已经是周围两万里内的霸主级存在。

    起码黑虎帮和蝎帮,他们都是名义上归附在血蟒门之下。而黑虎数年前还来过这里一次,那一次他花费了极大的代价,用巨量的妖兽皮,从血蟒门这里交换了两百多套皮甲,就是殷血歌见到的,虎大爪他们身上穿戴的那种粗陋的皮甲。

    十几里的距离对殷血歌而言只是眨眼就到的距离,但是这一路上,山林有无数血蟒门治下的平民在狩猎劳作,尤其是距离土城还有十里左右时,山林就开辟了大量的农田。所以殷血歌没办法快速的前进,只能一步一步的扛着野猪向城门的方向走去。

    路边农田内,无数的平民正在伺候一种黑杆白花看似水稻,却比水稻体积大了数倍的作物。他们看到殷血歌扛着这般大的一头野猪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一些人就啧啧惊奇的相互打听这是哪家的娃娃,看上去年纪也不大,怎么就能猎杀这么一头大野猪?

    如此行了十几里,顺着一条凹凸不平的土路来到了城门前,几个身穿血色皮甲的大汉当即挡在了殷血歌面前。一个比殷血歌高出一头有余的大汉一巴掌推在了他的胸口上,无比粗暴的咆哮起来:“哪里来的小?这座血蟒城,是你想进就进的地方么?看你很眼生嘛。”

    佝偻着腰身,殷血歌向这些大汉殷勤的笑着:“几位大哥,我是从大刀会的地盘逃过来的。以后我想在血蟒门这里讨口饭吃,我……”

    “大刀会?”几个大汉当即凑到了殷血歌身边,大刀会也是血蟒门周边黄级势力的一个,实力比起黑虎帮还要弱了一大截,属于那种末流势力的末流。所以这些大汉丝毫不把大刀会的名头放在心上,他们只是好奇,殷血歌为何要逃出来。

    “看你能狩猎这么大一头野猪,看来也是把好手,淬体几重了?”一个大汉用力的在殷血歌胸口砸了一拳,殷血歌只是笑了笑,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几个大汉顿时连连惊叹起来,在他们看来,在殷血歌这年纪,能够承受他们的一拳,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几位大哥,我已经是淬体重的实力了。”殷血歌笑得很灿烂:“我不小心恶了大刀会的刀二爷,把他的女人给睡了,所以他要扒了我的皮,我就逃出来了。”

    不等这些大汉开口,殷血歌已经将背上的野猪丢在了地上:“这头野猪,就算是小弟的一点见面礼,还请几位大哥以后多多关照。”

    红甲大汉们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仙绝之地,任何一个修士都是珍贵的资源,哪怕是淬体境的修士,当妖兽群突然对自家领地发动袭击的时候,一个淬体境的小角色都有着不可忽视的价值。所以一个在大刀会的追杀下,居然还能逃出数百里地,逃到血蟒门地盘上的淬体境小修士很值得看。

    仙绝之地,蛮荒之地,弱肉强食的地方,这些大汉欣赏的就是这种喜欢招惹是非,同时惹是生非后还有足够的力量承担后果的人。

    “是个识趣的好苗啊,跟我来吧,按照我们血蟒门的规矩,想要加入我们,都得让门主亲自问话才行。看你年纪轻轻的,居然能有淬体重的实力,不容易啊。”一个大汉向殷血歌招了招手:“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门主。”

    殷血歌乖乖的跟在了大汉的身后,跟着他通过了城门,走进了血蟒城。

    通过城门的时候,一道淡淡的金色光晕在殷血歌身上轻轻扫过,殷血歌低下头,没做声。血蟒门虽然势弱,毕竟是玄级势力,所以他们有实力建立城池,同时功德堂还赏下了一座阵法保护整个土城。

    殷血歌对阵法几乎是一窍不通,所以在黑虎、火蝎介绍了血蟒门的情况后,他就决定用这种方法混进血蟒城。唯一的惊喜就是,他借口要加入血蟒门,居然就能直接见到血蟒门主‘血蟒’。

    土城的面积不大,长宽不过一里左右,城内的居民也只有万余人。能够住进血蟒城的,清一色都是血蟒门的修炼者以及他们的亲眷、仆役。按照黑虎的说法,血蟒门自血蟒以下,金丹境的修士大概能有七八人,练气境的修士能有三百余人,其他的淬体境的修士能有七百人之众。

    这样的实力,在这方圆两万里内,的确能够称霸一方了。

    在土城正的一座石木结构的小楼,殷血歌见到了血蟒。这是一个身高尺开外,生得熊腰虎背,周身肌肉虬结宛如金属雕像的年汉。他仅仅在裆下裹了一块兽皮,浑身赤铜色的皮肤就这么袒露着,殷血歌见到他的时候,他正搂着两个身材火爆的女人乱亲乱啃。

    就算是殷血歌和那带路的大汉站在了他的面前,血蟒依旧是旁若无人的和两个女人纠缠在一起。他甚至正眼都不向殷血歌以及那带路的大汉望一眼,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两个女人身上。

    静静的等待了一盏茶的时间,殷血歌终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敢问是血蟒门主当前?”

    血蟒微微昂起了头,不屑的向殷血歌扫了一眼:“眼生,没见过,是来投靠老的?”

    带路的大汉急忙将刚才殷血歌的说辞仔细的重复了一遍,血蟒顿时轻轻的点了点头,冷笑着挥了挥手:“倒是有种,老喜欢这种娃娃。给他说一遍规矩,然后先分去巡逻队干上,每天去盯着那些外出狩猎的蠢货,我们血蟒门的规矩,是所有猎物十成抽八成,记住了?”

    殷血歌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看着血蟒苦笑道:“其实,我来这里,还有其他的原因。”

    血蟒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他一把将身上的两个女人丢开,慢慢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浑身宛如赤铜浇铸的肌肉疙瘩已经快速的膨胀起来。他死死的盯着殷血歌,冷声笑道:“别的原因?小,你敢戏弄老?大刀会的人?刀老大、刀老二他们,是想死么?”

    耸耸肩膀,殷血歌眉心一道黑气突兀的喷了出来,随后他袖里一道白光冲出,化为一条白色的绳索向着血蟒缠绕了过去。

    这条白色的绳索是青丘炎借给殷血歌使用的‘捆仙索’,本体材质是青丘炎的父亲尾巴上脱落的白色狐毛,用三种妖火仔细锻炼了三百十年,才祭炼出了这么一条宝贝。这条捆仙索威力强横,青丘炎都无法自如掌控,所以他父亲在上面炼制有道妖箓禁制,青丘炎的实力提升一截,就能解开其一道禁制。

    如今青丘炎已经解开了其两道禁制,这条捆仙索已经提升成为了下品地仙器,就算殷血歌的实力不够,他依旧能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白光一闪,血蟒就被捆仙索捆了个结结实实。他体内婴元顿时彻底凝固,再也无法调动一丝一毫。同时他的身体一阵沉重,饶是他修炼功德院赏赐的功法,已经练到了身如铁石刀枪不入的境界,同时周身有百万斤巨力,依旧被捆仙索禁锢得难以喘息。

    “小,你找死。”血蟒想要开口大骂,但是殷血歌眉心喷出的黑气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盻珞轻笑一声从黑气闪身而出,双手一错拉开大力魔龙拳的架势,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血蟒的心口上。就听得一阵骨骼断裂声响起,血蟒痛得嘶声惨嚎,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喷了出来。

    给殷血歌带路的大汉已经吓得魂飞天外,他哆哆嗦嗦的想要逃走,但是血鹦鹉飞了过来,一翅膀将他打晕了过去。同时血鹦鹉张开嘴,黑红二色奇光喷出,向着两个躺在地上尖叫的女人一扫,轻轻松松的将她们打晕,顺便将她们今天的所有记忆全部抹清。

    “无耻小辈,竟敢偷袭老。”血蟒大口喷着血,却依旧放声大吼。

    “是啊,小出身大刀会,等会如果成功,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也就不说事后打击报复的事情。”殷血歌麻利的凑到了血蟒面前,张开嘴就朝着他的脖咬了下去:“如果失败了,无缘无故杀了前辈,对我们也没有好处不是?所以,您要报复,就去找大刀会的人呗。”

    一番话说得血蟒直翻白眼,但是看着殷血歌嘴里突然冒出来的四根尖锐的犬齿,血蟒只觉得头皮发寒。

    “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老喜欢女人,你一大男人亲我脖算什么?”被怪力盻珞倾力打了一拳差点没打死,血蟒都不觉得怎么害怕。但是看到殷血歌张开嘴向自己的脖凑了过来,血蟒吓得小腹一抽,差点就尿了裤裆。

    ‘嘎吱’一声尖锐的金铁摩擦声响起,殷血歌的犬牙缓慢的刺进了血蟒的脖颈,扎进了他的动脉。

    悬空寺作为峤琰域三大霸主之一,他们传授下来的法门也果然有趣。血蟒的法力修为不怎么样,在殷血歌看来都只是普普通通,但是他的**却着实强悍得离谱。

    殷血歌只觉自己的牙齿好似刺进了一块柔韧的铜锭,如果不是他自身的**强度也极其变态,恐怕他都无法奈何血蟒。但是只要他能刺穿血蟒的脖颈,那么血蟒的一身精血,就好似滔滔江水一样不断流入殷血歌的肚皮。

    不知道功德院的那些大和尚还给血蟒服用了什么古怪的药剂,血蟒的精血沉重犹如铅汞,热力袭人并且蕴藏了极其强大的精血之力。随着血蟒的精血不断被本命血莲吸收转化,殷血歌丹田的血海一寸寸的扩张开,眼看着就要突破直径十米的极限。

    “吸血的怪物!”脸色变得惨白的血蟒哆哆嗦嗦的哀嚎着:“干嘛找上我?老得罪谁了?老最近安分守己,从来没做坏事,你干嘛找上我?”

    血鹦鹉飞到了血蟒的头顶站定,然后轻轻的拍了他一下:“这就是好人不长命啊,以后多做点坏事,咱们老板就不会找你的麻烦了,记住了?以后跟着鸟爷混,你就不怕有麻烦了。”

    一刻钟后,血蟒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缓缓的张开了一对儿宽达十米,散发出浓郁血色的本命蝠翼。

    殷血歌满意的看着双眸通红跪在面前的血蟒,低沉的喝道:“把你的手下一个一个的叫进来吧,他们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了。”

    一天一夜后,血蟒城正式改名换姓,变成了殷血歌的地盘。(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