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七十章 紧急动员(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七十章 紧急动员(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第二更送上,有推荐票么?多多投点推荐票吧。

    琼雪崖,大雪岭,雪龙谷。

    古松之下,镜花先生盘坐在一尊散发出淡淡明光的蒲团上,一张保养极佳的老脸上阴云密布,正怒视着站在他面前同样面色不善的秀秀。

    “秀秀,你胆敢在老夫面前如此放肆?”

    秀秀向镜花先生深深的稽首行了一礼,冷然笑道:“还请花长老告知小徒去向。”

    镜花先生双眸寒光闪烁,他不阴不阳的说道:“你那徒弟,区区一个练气期的蝼蚁,或者被野狼吃了,或者被秃鹫叼了,或者走路摔死,干脆喝凉水都会噎死,你来找老夫询问你徒弟的消息,岂不是荒谬?”

    秀秀双手握拳,厉声喝道:“花长老,我尊你是本门太上长老,故而对你恭谨有加,还请你不要丢了长老应有的风度。宣勇告诉弟……”

    右手懒洋洋的挥了一下,一道罡气喷出,憋住了秀秀已经到了嘴边的话,镜花先生慢吞吞的说道:“宣勇那小孩,懂什么?他说的话,能当真?你秀秀怎么也是战仙殿主,就为了一毛头小不靠谱的话,赶来这里质问老夫,谁给你的胆?”

    “你!”秀秀气得脸色发青,他哆哆嗦嗦的看着镜花先生,差点就一道雷火劈了出去。

    作为战仙殿主,秀秀一年多以前接到琼雪崖治下南黄岛的紧急求救令信,急匆匆的带着大群战仙殿精锐赶赴亿万里之外的南黄岛,追杀突袭南黄岛的万蛊教修士。

    耗费一年多时间,和万蛊教的修士狠狠的大战三场,连破万蛊教三座蛊毒大阵,秀秀斩杀万蛊教三难境、三劫境修士七人,逼得万蛊教修士远遁,顺势夺取了万蛊教十七座重要岛屿,并且在那一片海域布置了坚固的防线。

    经此一役,南黄岛被抢夺的那些仙石、灵石的损失固然已经全部挽回,更是有了十倍以上的利润。而万蛊教血蛊殿主罗鸦突袭白角岛,打死打伤琼雪崖地盘上百万散修,原本万蛊教高涨的气焰,也被秀秀打压了下去。

    三次大战,秀秀带着麾下修士将夺来的十七座岛屿洗掠一空,斩杀的散修和小家族的修士何止百万?志得意满的秀秀留下了战仙殿几位高阶修士在那一方海域坐镇,这才得意洋洋的回转山门。

    然后他的二弟宣勇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偷偷的给他说了殷血歌不知去向的消息。

    秀秀勃然大怒,他可是从洛雪华那里得知殷血歌的后台靠山是多么的可怕。峤琰域也曾经有前辈仙人外出游历过,血曌仙朝的名头,在峤琰域各大仙门的典籍也有记载。

    虽然不知道血曌仙朝到底在哪个方向,不知道他和峤琰域相隔有多么遥远,但是起码秀秀他们都知道,那是仙界妖仙一族极其强盛的血妖一族建立的仙朝,血曌仙朝强者如云,真个是金仙满地走,天仙不如狗,至于说地仙么,据说在血曌仙朝就是看守门户的货色。

    殷血歌来自血曌仙朝,这样的‘大家豪门’出身的‘贵公’,琼雪崖就算不溜须拍马吧,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得罪他啊。所以洛雪华才将殷血歌委托给自己,让自己收他为徒。

    但是这么一个至关紧要的人物,居然被花家、乔家的人联手,三两下就给折腾得不见了踪影?

    秀秀毕竟是战仙殿主,在大雪岭一脉也是举足轻重的核心人物,他的党羽、耳目自然遍布整个大雪岭。甚至就算在琼雪崖的诸多世家大族,他也暗自布下了大量的眼线。

    宣勇作为秀秀的徒弟,自然是没有权限动用那些高级奸细,但是秀秀一发动自己手上的所有力量,彻查殷血歌失踪的前因后果,这事情自然就瞒不过他了。

    从殷血歌被花巧语强逼着送去墨珠岛,一直到乔木蝶带人去墨珠岛收取墨珠,以及墨珠岛的所有采珠人都莫名其妙的被更换了一遍,再到最后镜花先生下令偷偷悬赏追杀殷血歌的事情,秀秀只耗费了一天的功夫就全部查了出来。

    怒火攻心的秀秀这才闯入雪龙谷,当面质问镜花先生。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身为琼雪崖的太上长老,比自己还要高出一辈的师门长辈,镜花先生居然是如此的无赖。他一口否认了秀秀的所有质问,摆出了一副万事和他无关的架势。

    “花长老,那殷血歌身份特殊,你万万不要作出太过分的事情。”想要出手,但是又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镜花先生的对手,秀秀只能怒气冲冲的跺了跺脚,隐隐点出了殷血歌的身份。

    “一区区练气期的娃娃,有什么特殊的身份?”镜花先生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声:“难不成,他是三尊盟哪位大能仙人的后代?嘿,若真是如此,他怎么会成为我琼雪崖大雪岭的弟?”

    深深的看了镜花先生一眼,秀秀冷然道:“他是血曌仙朝大族后裔,因为星空大挪移仙阵出错,被卷入峤琰域,这才被宫主看上令我收为门徒。花长老的所作所为,嘿,本座自然无法和花长老计较,只希望未来血曌仙朝找上门来,花长老您能扛得住才是。”

    说着说着,秀秀的腰杆也挺直了,语气也多了几分不客气。

    秀秀的一张老脸则是变得极其的难看,血曌仙朝?他隐隐记得,在他年轻的时候,他仅仅是一个金丹境修士的时候,他在琼雪崖藏经楼的一座偏殿内,翻阅那些仙人前辈留下的笔记时,似乎是见到过有关血曌仙朝的记载。

    那是一个血妖建立的庞大势力,在整个仙界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妖仙一族极其鼎盛,整体实力虽然远不如人类修成的仙人阵营,但是妖仙一族格外的团结对外,任何一个势力敢于招惹他们,势必受到整个妖仙阵营疯狂的报复和打击。而妖仙一族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保留着禽兽类最大的特征,那就是护犊。

    如果殷血歌只是出身血曌仙朝的某个小门小户,镜花先生自然也不用担心殷血歌的长辈会寻遍整个仙界追索殷血歌的下落,自然就不用担心未来的报复。

    但是……

    “小门小户的练气期修士,怎可能从星空大挪移仙阵的乱流逃生?”秀秀幸灾乐祸的看着面色惨变的镜花先生,他连连冷笑道:“那等灾难,没有天仙一流大能亲手制作的仙符护身,区区练气期修士,怎可能幸存下来?”

    “他,总不至于出身豪门。”镜花先生无比苦涩的看着秀秀。

    “殷族乃血曌仙朝监国长公主太平公主下属,太平公主于殷血歌,有半师之情;殷血歌的生母,更是太平公主钦定的真传弟。”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从虚空传来,周身环绕着凌厉寒气的洛雪华面无表情的从空气一步走出。

    她怒视着镜花先生,厉声喝道:“这是师弟将事情通传本宫之后,从幽泉那丫头嘴里问出来的事情。本宫又去翻阅了七千年前,本门长辈在外游历购买的《仙界史录?妖仙部》记载,那里面提及太平公主的只有一句,那就是太平公主在三百万年前,就已经是血曌仙朝长公主。”

    镜花先生面如死灰的向后一仰,差点没摔在雪地里。

    三百万年,单纯从这漫长的年月就知道,太平公主只要不是一头白痴,身怀血妖一族皇族血脉的她,怎么也会是金仙境的大能。金仙啊,金仙,镜花先生他们连天仙的门槛都还没望到呢,就别提金仙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而太平公主能够成为血曌仙朝如此庞大一个妖仙帝国的监国长公主,她的实力只可能比金仙更高,而她的手段和心性,更是不用提了。殷血歌的母亲能够被这样的恐怖人物收为真传弟,那么殷血歌的母亲又是何等变态的天骄?

    “宫主,老夫。”镜花先生这一下是骄傲不起来了,也摆不出那副倚老卖老的嘴脸。

    惨白的面孔渐渐地被一层薄薄的红晕取代,镜花先生沉默了半晌后,他突然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老夫怎么也是本门太上长老,本门仅有的几位地仙之一,这种事情,为何不对我说?”

    镜花先生此刻气愤到了极点,如果不是洛雪华手掌本门最强力的仙器的话,他甚至有心思狠狠的和洛雪华较量一番,大家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撕破脸算逑。在镜花先生看来,洛雪华和秀秀不第一时间向他通知殷血歌的身份来历,这分明就是有意的挖坑陷害他。

    血曌仙朝啊,那不知道位于何方,和峤琰域相距遥远的血曌仙朝,很可能他们一辈都找不到峤琰域,但是谁能保证殷血歌的身上没有什么族内大能高手留下的印标?

    或许那些金仙,或者比金仙更恐怖的存在,他们就能跨越漫漫虚空,直接找到峤琰域来?

    以血曌仙朝的恐怖势力,他们一句话,或许未来就再也没有所谓的琼雪崖八大家族了。

    镜花先生宛如要吃人一般看着洛雪华,他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洛雪华,你这丫头是有意这样。你,你,你……”

    洛雪华也怒视着镜花先生,她冷厉的喝道:“本宫可有让你以太上长老之尊,以堂堂地仙的身份,去欺负一个金丹都没结成的普通弟?花长老,你不觉得这些年,你和你的族人,越发的过分了么?”

    不等镜花先生开口,洛雪华已经怒声呵斥道:“三百年前,本宫弟靑渃是如何死的?两百五十年前,本宫弟葭罂是如何被人毁了道基?一百七十年前,祖师保佑,本宫云游在外,收到的仙品灵根弟璍鱼儿,她刚刚修成元婴,就被人以采补邪术生生吸干全身精气,这又是谁做的?”

    ‘铿锵’一声,一柄宛如寒冰制成,通体晶莹剔透,闪耀着淡淡冰光的长剑被洛雪华一手拔了出来。淡淡冰光照耀着洛雪华绝美的面孔,她阴沉着脸厉声喝道:“这些帐,本宫总有一天,要和某些人算个清楚。”

    镜花先生暴怒跃起,他厉声尖啸道:“洛雪华,你莫非以为你翅膀硬了,就有胆量和老夫作对?”

    洛雪华长啸一声,她身边突然荡起了大片水光,随后这些水光突然化为无数玄冰微粒呼啸飞起。一团湍急的冰霜风暴带动了洛雪华的长发、白裙,冰风暴三道雪亮的剑光喷薄而出,径直向镜花先生射去。

    “作对,又何妨?”洛雪华冷厉的笑了起来,剑光犹如玉龙飞舞,顷刻间就到了镜花先生面前。

    镜花先生被吓得魂飞天外,他做梦都没想到,洛雪华居然真的就向他出手了。这是疯了么?这臭女人真的想要坏了琼雪崖的根基?怎么着镜花先生也是三品地仙巅峰的实力,一只脚都踏进了地仙四品的门槛,实力比两品地仙巅峰的洛雪华,那是绝对压制了她一头的。

    这女人,她怎么就敢对自己下手?

    更让镜花先生惊恐的就是,洛雪华手上的飞剑他从来没见过!

    他敢用自己祖先十八代的灵魂发誓,洛雪华手上这柄飞剑,绝对不是琼雪崖仅有的几件仙器之一。这柄飞剑散发出的气息古老而神秘,让镜花先生有一种自己随时可能被击杀的危机感。这样的仙器绝对不是普通地仙器,但是这样的高阶仙器,怕是整个峤琰域都找不出几件来,琼雪崖哪里有那个财力去购买这样的高阶仙器?

    ‘嗡’的一声,镜花先生体内仙力流动,他面前突然有大片水汽凝成了了无数朵美轮美奂的白色花朵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但是在那三道犹如玉龙的剑光面前,镜花先生的仙术就好似一片纸一样被轻松戳穿,镜花先生就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噗嗤’一声,他的左侧肩膀剧痛,一道剑光已经将他的手臂一剑斩下。

    ‘啊呀’一声惨嚎,镜花先生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他右手捂住被肩膀上的伤口,惊恐而不能理解的看着白衣飞舞笔直向自己冲来的洛雪华。怎可能,怎么可能,这个女人她的修为,居然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居然提升到了和镜花先生相当的水准!

    三品地仙巅峰,甚至隐隐有突破到四品地仙的征兆。

    而且她手持的仙器威力绝伦,镜花先生居然连抵挡一下都做不到。

    “洛雪华,你,你,你们到底做了什么?”镜花先生绝望的尖叫起来。

    洛雪华眸里寒光四射,她一言不发的挥出一道剑光,就朝着镜花先生的脖斩了过去。

    秀秀在一旁大吼了一声‘好’,琼雪崖一脉,师徒嫡传和世家门人之间,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若是镜花先生被击杀,那么洛雪华就定能干掉世家门人的另外一尊地仙,然后将琼雪崖门内的所有世家门人斩尽杀绝,还琼雪崖一朗朗青天。

    到时候秀秀一定要亲自出手,将他早就记恨的那些人,比如说花巧语、乔木蝶这几个臭娘们一并杀了。

    就在这时候,一片淡金色的佛光突兀的在镜花先生的身前涌现,洛雪华挥出的剑光重重的斩在了佛光上,却被那看起来不过蝉翼般薄薄一片的佛光挡了回来。

    “我佛慈悲,洛宫主为何妄动雷霆?”一声低沉的佛号传来,一个身高尺开外,皮肤金灿灿的宛如金刚力士,生得熊腰虎背,行动间宛如狮缓行的壮硕和尚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洛雪华身边。

    “渡难大师,您怎么来了?”洛雪华看到这周身佛光隐隐的大和尚,急忙向他行了一礼。

    渡难和尚,峤琰域三尊盟之一悬空寺金刚堂主,得成佛门正果的金身罗汉,据说一身佛力雄厚异常,足以和品巅峰的地仙抗衡。尤其渡难和尚天生神力,曾经当着峤琰域众多修士的面,一把抓起一座万丈高峰将一头兴风作浪的恶龙碾成肉饼,故而在峤琰域又有‘降龙罗汉’的美名。

    而悬空寺金刚堂在悬空寺专责‘护法’,说白了这金刚堂内的大和尚,都是口诵慈悲经,一片杀人心的杀胚,从修士到妖魔,从老人到孩童,从孤魂到野鬼,就没有他们不能杀,不敢杀的。尤其渡难和尚,他法号‘渡难’,但是很多修士都在背后偷偷摸摸的说——遇到了渡难和尚,你就真的大难临头。

    淡淡的笑了笑,渡难和尚丢出了手上一个淡金色被佛光缠绕的信封。

    “贫僧是专门送信来的。琼雪崖门下,所有神游境以及神游境以上的修士和仙人,全部赶赴三尊域听用。这并非我三尊盟的命令,而是‘玄天府’颁发的法旨,所以,还请洛宫主即刻调动门人弟,所有人必须立刻出发,若是有胆敢拖延时间的,贫僧就只能发慈悲心,将其超度了。”

    洛雪华、镜花先生还有秀秀都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琼雪崖所有的神游境以及神游境以上的修士都要赶赴三尊域听命,既然如此,毫无疑问的万蛊教的修士也是如此待遇,这是要抽调整个两仪星所有的神游境以上的修士去三尊域了。

    “敢问大师,到底发生了什么?”洛雪华一张俏脸都吓得有点惨白了。

    她隐隐记得,在琼雪崖的历史上,这样的征召令也有过几次,每一次两仪星都是哀鸿遍野,每一次两仪星都是死伤惨重,琼雪崖的开山祖师以及后来的一些得成仙人正果的长辈,都是如此陨落的。

    “我佛慈悲,无非是去超度一些该死的人物罢了。”

    渡难和尚笑得很灿烂,而洛雪华、镜花先生、秀秀则是脸色惨白,犹如死人。(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