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授徒(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授徒(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地穴血池,黑虎、火蝎等人依旧浸泡在血池。

    血鹦鹉正‘哼哧哼哧’的扛着一头硕大的弯角蛮牛,一爪撕开了蛮牛的脖,将牛血放进血池。等得牛血放干净了,血鹦鹉这才抓出了蛮牛体内的妖丹,‘嘎嘣’一口吞进肚里。

    黑虎、火蝎的气息都有了极大的增长,尤其是黑虎周身血气奔涌,体内真气犹如潮水一样往来流转,隐隐血光直冲脑门,眼看着就要结成金丹。

    而他们麾下的那些大汉,实力也都有了极大的长进。低阶血妖只要有足够的精血供应,他们的实力提升实在是惊人。如今这些大汉基本上都有了练气境的修为,有好几个人都已经到了快要凝结金丹的临界点了。

    感受着这些大汉的气息,刚刚回转的殷血歌不由得连连点头。

    毕竟是仙界,遍地都是精血充沛的强大妖兽,黑虎他们的实力提升,可比末法时代鸿蒙本陆的那些血妖幸运多了。那些血妖只能吸收普通人类的精血,缓慢的提升实力。但是一千个普通人类的精血,也比不上一头金丹境的妖兽。

    听到殷血歌有意放重的脚步声,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负责照看黑虎一众人的血鹦鹉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举起翅膀用力的擦了擦额头上莫须有的汗水。

    “鸟爷这辈还没这么伺候过人呢。这十几天的功夫,鸟爷都宰了五百多头金丹境的妖兽放血。这些家伙,哼!”骄傲的昂起了头,血鹦鹉向着殷血歌不断的抛着媚眼,那意思就是——鸟爷我这次辛苦大了,赶紧奖赏我啊,赶紧奖励我啊。

    ‘嘿嘿’笑了几声,殷血歌手指在乾坤戒上抹了一下,一大堆三千多颗光灿灿散发出强大妖气的妖丹咕噜噜的滚了满地都是。血鹦鹉的眼珠都看得发直了,他欢呼一声,一个虎扑冲了过来,将全身都埋进了这一堆妖丹。

    “鸟爷发达了,嘿,嘿嘿,有了这些妖丹,鸟爷用不了几天,就能回复元婴境的修为。”血鹦鹉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有了元婴境的实力,鸟爷能做的事情就多了啊。”

    拍了拍血鹦鹉的脑袋,殷血歌来到了洞穴角落里。

    盻珞拿着一块儿毛巾,正在帮青丘炎擦拭身体。看到殷血歌走了过来,她急忙站起身,甜滋滋、脆生生叫了一声‘师父’。

    殷血歌笑着坐在了一块大石上,轻轻的拍了拍盻珞的小脸蛋。正躺在几块厚重柔软的兽皮上,脸色已经好了不少的青丘炎睁开眼睛,向着殷血歌打了个招呼。

    “前辈气色可是好了不少。”殷血歌笑了笑。

    “道友的实力进展,实在是让我吃惊。”青丘炎诧异的看着殷血歌:“道友修炼的何等道籍?十几日不见,道友似乎已经到了金丹高阶的水准?修为如此神速,似乎也只有某些格**狠邪恶的魔道功法才能做到。”

    手掌一翻,一团金色的佛光悄然出现,淡淡佛光照耀在青丘炎身上,令得青丘炎的脸色都微微一变:“看来不是魔道功法,否则魔、佛不能并存,道友实在是让青丘炎震惊了。”

    殷血歌笑着摇了摇头,他也不解释自己到底修炼的法门,而青丘炎也就让开了这个话题。他只是担心殷血歌是不择手段,疯狂提升自身实力的邪魔,既然殷血歌能够修炼佛门佛光,显然这个猜测就不成立,那么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有点兴奋的坐了起来,青丘炎喘息了几声,他看着殷血歌沉声道:“这么说来,我们随时都能离开仙绝之地了?”

    犹豫了一阵,殷血歌向浸泡在血池的黑虎等人望了一眼,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前辈很着急离开么?”

    说实话,殷血歌现在还不想离开这里。仙绝之地充斥的幽冥之气,更有悬空寺功德院在这里经营,这对两仪星的本土修士而言,无疑是绝对的禁地。现在不管是琼雪崖、万蛊教还是玉琼峡,殷血歌都有对头在那里,离开仙绝之地的风险就太大了。

    与其离开后继续被人满天下的追杀,那还不如留在这里继续经营呢。

    青丘炎也犹豫了一阵,然后他苦恼的看向了乖乖的坐在一旁,大眼睛滴溜溜直转的盻珞。苦笑了一声,青丘炎无奈的摇了摇头:“若是我自己,留在这里多休养一段时间,等得实力完全恢复了再离开自然是好的。但是盻珞,她已经快十岁了,再耽搁下去,耽误了最佳的奠基时机……”

    “盻珞的资质极佳。”殷血歌接过了话题:“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何等灵根,但是我探查过她的身体,她的天赋毫无疑问是极好的。我也好奇,为何盻珞没有进行过任何的修炼?”

    摊开双手,青丘炎叹了一口气,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盻珞,无奈的说道:“阴鬼脉,天生鬼灵之体。我身怀尾天狐血脉,而她母亲是至阴至寒阴之躯,盻珞的身躯就发生了变异,这等阴鬼脉,只能修炼鬼道神通,其他道门、佛门、妖仙、魔道,都是沾染不得的。”

    殷血歌神色诡异的看着青丘炎:“前辈的意思是?”

    青丘炎苦笑连连,他无奈的摇着头:“我青丘一脉的藏书,倒是有几门不错的鬼仙天书。盻珞这等情况,我只能带着她尽快的返回青丘域。这一路上还不知道要耽搁多少时间,等她年纪再大一些再修炼的话,就太耽误时间了。”

    盻珞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丫头,居然是阴鬼脉,天生的鬼灵之体。

    殷血歌也弄不明白,青丘炎是尾天狐的后裔,盻珞的母亲雪飞琼是正儿八经的人类,他们的女儿,怎么可能是鬼灵之体?尾天狐血脉和阴之躯混在一块儿,居然会孕育出这样的后裔么?

    好吧,天道无穷,鸿蒙万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多了去了,这里面的奥秘,谁能完全掌握呢?

    远处血鹦鹉耳朵尖,他听到了青丘炎的话,顿时犹如疯癫一样冲了过来。两眼闪烁着刺目的血光,血鹦鹉冲着盻珞的身体仔细的打量了一阵,然后他突然张开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地穴的幽冥之气翻滚着化为灰色雾气涌入血鹦鹉的嘴,血鹦鹉念诵着古怪的咒语,被佛门用秘法改变了性质的灰色幽冥之气在他肚里慢慢的变化色泽,渐渐的变得漆黑如墨、并且晶莹光泽。

    ‘嗤嗤’一声,血鹦鹉张嘴喷出了一道长长的黑色幽冥之气,这一道灵蛇一样跳动着的纯正幽冥之气迅速没入了盻珞的眉心。就听得盻珞体内响起了一阵阵轻微的风啸声,盻珞体内散发出一道淡淡的微风,围绕着她的身体急速的旋转起来。

    ‘呼呼’声不绝于耳,四周的灰色幽冥之气不断汇聚过来,然后在距离盻珞身体不到三寸的地方,灰色雾气迅速化为黑色。血鹦鹉低沉的念诵着咒语,盻珞的皮肤下突然有大片黑色的纹路浮现。

    “真的是阴鬼脉啊!”血鹦鹉震惊的尖叫起来:“鸟爷想起来了,幽冥界的一位鬼尊曾经给他儿悬赏过,谁能给他儿找到一位身怀阴鬼脉的妃,他愿意施展无上神通,为人灌体输功,将其强行提升到金仙境界!”

    阴鬼脉,这等资质对于寻常道门、佛门的修士而言没有任何价值,但是对于幽冥界的那些鬼物魔头来说,这几乎可以和圣品仙根相提并论。这是绝佳的鬼道修炼天才,只要给他足够好的鬼道道籍,身怀阴鬼脉之人注定是能修炼成大罗金仙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血鹦鹉的鼻孔里喷吐着热气,他放声尖叫起来:“鸟爷居然看走眼了,这小丫头,居然是阴鬼脉。见鬼,见鬼,鸟爷嫉妒了,真想一口吞了这小丫头。”

    青丘炎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他的掌心丝丝热气喷出,眼看着他就要拔出自己的本命仙器,狠狠的给血鹦鹉一锤,把这口无遮拦的扁毛鸟整个砸成肉饼。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殷血歌一把抓住了血鹦鹉的脖,他阴沉着脸沉声道:“你确定你嫉妒了?”

    血鹦鹉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他有点惊惶的向青丘炎望了一眼,无比谄媚的笑了起来:“是鸟爷想错了。嘿嘿,我罗睺魇摩,我其实走的是魔道的路,这鬼道么,只是辅修而已,哈哈哈,只是辅修。嘿,我罗睺魇摩的先天魔体,比阴鬼脉也差不到哪里去啊。”

    张开翅膀,血鹦鹉用最快的速度逃得远远的,一头扎进了那一堆妖丹。

    殷血歌笑着向青丘炎摊开了双手:“这贼厮鸟口无遮拦的,前辈还不要见怪才好。”

    青丘炎眸里奇光闪烁,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殷血歌,然后再向着血鹦鹉望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血歌道友好惊人的气运,罗睺,罗睺,嘿嘿,他真是那一家的人?”

    眨巴了一下眼睛,殷血歌笑问道:“罗睺一族,有什么说法么?”

    青丘炎沉默了一阵,这才笑了起来:“倒是无妨,整个仙界,除开寥寥几个传承没有打断过的古老世家和仙宗仙门,怕是也没多少人会记得‘罗睺’的恐怖。就算是我青丘一族,对此的记载也是只鳞片爪,说出来倒是徒乱人意。”

    “总之,以后让这大鸟,不要到处乱报自己的姓名就好。”青丘炎严肃的看着殷血歌:“在这仙界的偏僻之地倒也无妨,但是如果靠近了央仙域,那就最好让他装哑巴吧。”

    点了点头,殷血歌又看向了乖乖的坐在一旁的盻珞,他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青丘炎说了好长一段话,他也有点精疲力尽了。他缓缓的躺在了兽皮上,沉声道:“所以,接上前面的话题,我还是要带盻珞尽快的离开仙绝之地。毕竟这峤琰域在仙界,都属于基本上没人搭理的荒芜所在,真正的穷乡僻壤,这周边数以万计的大小星域,都找不到一本合适盻珞的鬼道功法。”

    “或许,没这么绝对。”殷血歌拍了拍盻珞的肩膀,下定了决心的他毅然说道:“或许,我这里就有一部适合盻珞的道藏。盻珞如果这时候就开始修炼的话,自然耽误不了她的前途,而且,她未来的成就,也定然不凡。”

    ‘道藏’二字一出口,青丘炎就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苦笑着向殷血歌连连摇头:“血歌道友,这‘道藏’二字,在仙界可不是能胡乱使用的。偌大仙界,只有那些大罗金仙,以及比他们更强的一方道祖级的人物,他们以本命鸿蒙元气凝聚的衣钵传承,才能称之为‘道藏’。”

    “我说的,就是这样的道藏啊!”殷血歌看着目瞪口呆的青丘炎,笑得无比灿烂。

    一把抓起了盻珞,让她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殷血歌很是肃穆的看着盻珞乌溜溜的大眼睛:“盻珞,这道藏,是师父我在一处前辈道场得来的。你既然拜我为师,我就有责任给你最好的传承。但是你既然继承了那位前辈的衣钵,那么你日后,也得尊奉那位前辈为师,切不可忘记了。”

    青丘炎的身体微微哆嗦着,他的年龄可比殷血歌大得多,出身青丘天狐一族,更游历了无数地方,他的见识阅历非同小可。所以他看出殷血歌并没有开玩笑,殷血歌真的保存了一部大罗道藏。

    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那些真正的大罗金仙,他们除了偶尔开坛讲经的时候,将自己的修炼经验和对天道的领悟无比吝啬的开口讲上一小段儿,极少有大罗金仙会慷慨的耗费自身大半的鸿蒙仙气,凝聚一部衣钵传承。

    对大罗金仙而言,想要凝聚一部可供门人弟参悟的道藏传承,那也是极其辛苦的事情。在央仙域那样的地方,知名的大罗道藏也不过数十部,而且都被那些大罗金仙创下的仙宗仙门视若珍宝的谨慎收藏,寻常仙人敢靠近一步都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任何一部大罗道藏,都足以让一个仙门崛起,成为仙界有数的大势力。

    在这里,在峤琰域,在这仙界真正的穷乡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一个金丹境的小娃娃,居然如此轻松、如此慷慨的拿出了一部大罗道藏。更让青丘炎抓狂的就是,得到这好处的是他的女儿,而他这个天真懵懂的女儿,根本就是莫名其妙的就拜殷血歌为师。

    这样的好事,怎么就没掉到他青丘炎的头上?

    丝丝黑气从殷血歌的眉心喷出,殷血歌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他低声的咕哝着:“喂,喂,我知道你能听明白我的话。这小丫头可是阴鬼脉,天生的鬼灵之体,这个衣钵传人,很不错啊,你看看……”

    话音未落,一块巴掌大小的鬼面玉碟就从殷血歌的眉心钻了出来。

    这枚圆润无瑕,隐隐散发出丝丝黑色光线,透露出无穷神秘的玉碟轻轻的绕着盻珞转了一圈,骤然就化为一道黑光遁入了盻珞的眉心。随后盻珞突然睁开了眼睛,她惊呼了一声:“好多东西,头好涨。”

    ‘嗡’的一声,盻珞眉心一道黑光闪过,偌大的方圆十几里的地穴突然被浓郁的幽冥鬼气塞满。这些幽冥鬼气已经完全凝聚成了黑色的水波,填充了整个洞府。如此巨量、如此浓郁凝结的幽冥鬼气,殷血歌和青丘炎都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根本就好似无生有一般,这幽冥鬼气就这么出现了。

    下一瞬间,这起码相当于数十个元神境修士所有修为的幽冥鬼气,就这么‘呼啦啦’的一声注入了盻珞娇小的身体内。盻珞的小脸蛋扭曲着,她的身体轻盈的飞了起来,就这么悬浮在了半空。

    强大无匹的幽冥鬼气在她体内疯狂穿梭着,以一种无法言语的神奇方式,以一种让殷血歌都感到崩溃的速度增强着盻珞的身体。

    一百斤,两百斤,三百斤……一千斤,五千斤,八千斤……一万斤,十万斤,二十万斤!

    盻珞娇小的身躯被急速的淬炼加强,她的身体变得逐渐朦胧起来,一股股惊人的却又飘忽不定的威势从她体内扩散开来。殷血歌和青丘炎的神识死死地锁定了她的身体,惊恐的感受着她急速增强的**力量。

    血鹦鹉也畏惧的从妖丹堆里抬起头来,睁大了小眼睛呆呆的看着盻珞。

    “大罗道藏?怕是不仅如此。”血鹦鹉低声的自言自语着,殷血歌和青丘炎却都没注意到他的这句话。

    盻珞直接在一刻钟内完成了全部淬体境的修炼,她的**力量更是被某种匪夷所思的神奇规则直接改造得让殷血歌和青丘炎都无话可说——他们都无法判断出这小丫头如今的**力量又多强,但是最少也是以千万斤来计算。

    一个十岁的,刚刚开始修炼的小丫头,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让殷血歌都有点嫉妒了。

    随后洞穴再次被黑漆漆的鬼气充满,随后又被盻珞的身体吞噬。

    如此反复次之后,盻珞终于恢复了正常,她慢慢的降落在地面,一股金丹巅峰修士特有的气息从她娇小的身体内散发出来,殷血歌和青丘炎已经惊骇得无法说话了。

    “师父,盻珞好像变得好厉害了。”

    盻珞惊喜万分的扑向了殷血歌。

    下一瞬间,盻珞娇小的手掌在殷血歌的胸膛轻轻的碰了一下,殷血歌就好似出膛的炮弹一样飞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洞穴的岩壁,半个身体都深深的没入了坚硬的岩石。

    胸口两排肋骨全部粉碎性骨折,五脏腑都裂开了无数的伤口,殷血歌差点被这一巴掌打得昏厥过去。

    “金丹境?没道理啊。”殷血歌连连吐血,差点没哭了出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