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铸造宗师(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六十五章 铸造宗师(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必须承认,修士做体力活是一把好手。

    黑虎和火蝎带着数百淬体境、练气境的修士,只耗费了小半天的功夫,就在盻珞家草棚的旁边,搭建起了一座坚固的三层小楼。从山上开采出来的青石条搭建起的三米高院墙,在小楼边围起来了一个足足有三亩地大小的院。

    甚至很有几分精明甚至是奸诈的火蝎,还带着大群下属,从山上挖来了许多花花草草,在小楼的屋前屋后种了无数。各色鲜花围绕着小楼,让这小院也凭空多了几分颜色。

    而黑虎就实在得多,他带着虎大爪等人在山林狩猎了大群的妖兽,将这些妖兽都洗扒干净了,用海盐厚厚的腌了一层,整整齐齐的挂在了院里专门搭建的伙房屋檐下。

    青丘炎已经被挪进了小楼,在第三层的卧房,一张足够一头水牛打滚的木榻上,面色发红的青丘炎正盘坐在那里,火牛王的牛黄悬浮在他面前,两条淡淡的黄色烟气从牛黄不断涌出,缓缓的被他吸进了鼻里。

    盻珞乖乖的站在青丘炎的床榻边,不眨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殷血歌坐在一旁的一张原木大椅上,翘着腿儿看着刚刚洗刷干净,身上的污垢将连续桶洗澡水都染得漆黑的盻珞。将身上的那些脏兮兮的玩意都洗干净了,穿上了一件干净的丝绸长衫,盻珞却是一个真正的小美人坯。

    乌黑的秀发隐隐带着一层银光,美丽的大眼睛内同样有一线银光闪烁。秀气的瓜脸,一点红唇微红,挺翘的小鼻带着几分娇憨和调皮,通体骨骼清奇、身边隐隐有一层烟霞笼罩,这个不过七八岁的小姑娘,真难以想象她长大后会是如何倾国倾城的人物。

    “真够可怜的,鸟爷都觉得太他-娘-的残忍了。”

    蹲在殷血歌的头顶,血鹦鹉歪着脑袋巴巴的看着盻珞,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自己人,不好意思下手,否则当年见了这样的小丫头,鸟爷肯定是要抢回去的。好好养上几年,大鱼大肉的灌下去,这就是一个绝色美人儿啊。”

    “啧啧,这样的美人儿坯,居然拎着木矛在那里狩猎野兽。暴殄天物啊,真是。”

    血鹦鹉很不屑的扫了一眼蹲在房门口,好似一条忠心耿耿老猎狗的黑虎。血鹦鹉很鄙视这个不开眼的家伙,自己的地盘上有这样的美人坯居然都没发现。换成他鸟爷,自家地头上哪家哪户的女儿漂亮,什么时候逃脱过他的一对儿火眼金睛?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青丘炎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眉心一缕白气冉冉的冒了出来,白气隐隐有无数细小的闪耀着银青色光芒的冰晶闪烁。青丘炎右手轻轻一挥,这道白气被一道强劲的狂风送出了屋外,就听得‘咔咔咔’一连串响,院里盛开的百花突然都被一层厚厚的冰霜冻得结结实实。

    小院里的温度直线下降,几个站在小院门口守卫的大汉被那寒气一袭,饶是他们都有练气期的修为,身体比寻常人强壮百倍,依旧被冻得瑟瑟发抖。冻得唇青脸白的他们下意识的向外连连倒退,直到远离小院数十步了,这才避开了那股可怕的寒意。

    “好歹毒的寒气。”殷血歌看着瞬间被冰封的小院,不由得站了起来。

    仅仅是一缕寒气就有如此威力,青丘炎被所谓的玄凌冰光重创,这样的寒气藏在他骨髓,已经和他元神融为一体,他到底在忍受多大的折磨?

    “给我一年时间,大概就能完全复原。但是这修为想要恢复,怕是就要消耗不少时间了。”双手捧着面前那块体积硕大的牛黄,青丘炎向殷血歌深深的看了一眼:“道友大恩,青丘炎铭记在心,就不复多言了。”

    殷血歌拍了拍依旧有点酸麻的双腿,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既然撞见了青丘前辈这件事情,盻珞和我又是师徒的缘分,些许事情也就不用多说。再者,那火牛王虽然厉害,但是他毕竟只是一头妖兽,空有道行,却无神通法力,对付他倒也不算危难。”

    话是这样说,殷血歌回想自己被火牛王一道血箭打碎了双腿的事情,依旧浑身冷汗淋漓。还好他闪避的快,否则这一道血箭如果再向上一尺多,他用来刺激火牛王的挑衅言语,就得报应在他自己身上了。

    双腿粉碎,幸好火牛王浑身精血还有三成左右保留了下来,殷血歌吞噬了这头千年老牛的精血后,玄妙无穷的血海浮屠经当即让他血肉重生,那些飞溅的血肉都化为血浆流回体内。

    他只是双腿粉碎吃了一通苦头,但是实际上并无太多的损失。相反他吞噬了火牛王的精血后,自身修为更是大涨了一截,丹田的那一片血池,已经快有五米直径,实力提升了何止一倍?

    青丘炎笑了笑,没吭声。把玩着手上那块巨大的牛黄,感受着其庞大的妖气妖力,以青丘炎的眼力见识,他自然能判断出这头火牛王的真正实力。殷血歌不过是刚刚踏入金丹境的修士,虽然借助奇门阵法困杀了火牛王,这其的风险依旧是无比巨大的。

    所以这次青丘炎欠了殷血歌天大的人情,这份人情,他日后是要还上的。

    站在一旁的盻珞惊喜的抓住了青丘炎的手掌:“爹爹,你以后都不会再睡觉了么?”

    看着盻珞,青丘炎微微一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乖盻珞,爹爹以后都不会像以前那样一睡不醒了。这两年,乖女儿你吃了不少苦头,都是爹爹无用。”

    盻珞扑到了青丘炎的怀里,用力的将脑袋往他胸口磨蹭了起来。就好似一只撒娇的猫儿,盻珞‘嗤嗤’的笑着:“才没有,爹爹是最好的爹爹了。”

    笑着笑着,盻珞大眼却有两行泪水‘汩汩’而下,娇小的身躯也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

    血鹦鹉有点郁闷的哼哼了一声,他拍打着翅膀径直飞出了窗外。“鸟爷最烦这种父慈孝的戏码,娘-的,鸟爷的亲爹就是一老王-八,鸟爷讨厌这种场面。”

    一路骂骂咧咧的,血鹦鹉一个闪身,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青丘炎轻轻的搂着盻珞,然后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那么,再自我介绍一番,在下青丘炎,出身青丘域青丘家。现今青丘家的家主,正是在下父亲。”

    殷血歌惊骇的看着青丘炎,青丘域,顾名思义起码也是一个和峤琰域相当的仙域,而一个仙域居然能够以青丘家的姓氏命名,可见这青丘家的势力强盛到何等程度。

    似乎是看出了殷血歌心的震惊,青丘炎带着一丝苦涩,将他为何沦落到此的缘由娓娓说来。

    一如殷血歌所猜测的那样,青丘家是一个极其鼎盛的仙界豪族。青丘家血脉尊贵,其始祖乃天地间的第一头尾狐,在妖仙一族地位极其尊荣。青丘族人天生睿智,是天下妖族共尊的智者。基本仙界的鼎盛妖族势力,都会有三五个青丘族人充当幕僚。

    就好像血妖一族建立的血曌仙朝,历任的宰相,有超过一半出身青丘一族。实力强横的万妖盟内,也有好几位掌管钱粮开支的长老是青丘一族的族人。

    或许是血脉遗传了那位始祖尾狐自由不羁的天性,所有的青丘一族的族人,他们都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他们喜欢四处流荡,见识仙界各地的风土人情,欣赏仙界无穷无尽的瑰丽风景。

    青丘炎就和自己的那些族人一样,当他修炼到元婴境后就毅然离开了家乡,踏上了漫漫旅途。当口袋里还有足够的路费时,他就会在茫茫仙界各处流荡;当他的口袋里就连一块下品灵石都找不出来的时候,他就会在某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依仗自家祖传的炼器手艺挣一笔路费,然后继续上路。

    如此东游西荡了数百年,虽然没有刻意的修炼,但是这里毕竟是仙界,修炼的环境比末法时代的鸿蒙本陆强出了百倍不止,青丘炎的实力也慢慢的从元婴境一路攀升到了三劫境。

    二十年前,青丘炎在某个偏僻小星球的荒漠发现了一座被废弃了很多年的星空挪移仙阵,他兴致勃勃的将那已经损毁了大半的仙阵修复,就通过那座仙阵来到了两仪星。

    以青丘炎三劫境后期的修为,以青丘家祖传的炼器手艺,青丘炎在两仪星短短几年内就创出了偌大的名头。尤其是他以三劫境的修为,居然能够炼制地仙器,这更是引起了整个两仪星的震动。

    “然后,我就认识了盻珞的母亲。”青丘炎轻轻的抚摸着盻珞的脑袋,然后用力的拍了拍她的胳膊:“盻珞,爹爹和你师父有话说,你出去自己玩一会儿。”

    盻珞呆了呆,她可怜巴巴的嘟起嘴唇,摆出了一副不乐意的模样。但是看到青丘炎那坚定的目光,盻珞只能乖乖的答应了一声,一步一回头的走出了屋,很不乐意的溜达到了院里去。

    随手放出一道禁制,青丘炎苦涩的笑了笑:“嘿,还有金丹境的实力,真是要感激她们。”

    殷血歌瞪大了眼睛看着青丘炎,他隐隐感到,这接下来的故事,怕是会很狗血,非常的狗血。

    “玉琼峡的那个老娘们,是个老-婊-。”青丘炎笑盈盈的看着殷血歌。

    盻珞的母亲是玉琼峡的弟,殷血歌的对头赤眼媚,以及她那个心狠手辣的师姐雪千影,同样是玉琼峡的弟。而盻珞的母亲雪飞琼,是玉琼峡太上长老雪萱菱嫡亲的孙女。

    其实玉琼峡就是雪家,雪家也就是玉琼峡,像赤眼媚这样的外姓弟,其实在玉琼峡更近乎于家臣甚至是奴仆一类的角色。雪家就是玉琼峡的根本,是玉琼峡真正的宗脉所在。

    “我还记得,她带着一块儿分影旋光玉,三百斤冰川墨沉银,两万年冰川玉髓,想要求我为她炼制一柄本命灵剑。”青丘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拍了一下面前悬浮着的牛黄。

    或许是冤孽,或许是其他什么,在外东游西荡了数百年,露水姻缘也有了数十遭,勾勾搭搭的情人起码有上百人的青丘炎,居然就对生得玉雪可爱,犹如一朵冰莲花的雪飞琼动了真心。以雪飞琼拿出来的那些材料,其实最多就能锻造出一柄顶级的灵器,但是青丘炎自己掏腰包为她补充了几样珍稀材料,硬生生的为她锻造出了一柄下品的仙剑。

    放在青丘家,一柄下品地仙器根本入不得眼。但是这里是两仪星,最强的仙人也不过是地仙三品的水准,而且这里的炼器水准极不入流,就连琼雪崖也只有几件压箱底的地仙器作为镇宗之宝,而且这几件地仙器,还是琼雪崖的开山祖师花费了巨大的代价,从峤琰域的其他星球好容易购买回来的。

    可想而知那时候实力不过金丹期的雪飞琼居然得到了一柄仙剑,她是如何的雀跃欢喜。

    而青丘炎自身也生得高大俊朗,有着一副好皮囊,更兼他走过无数的地方,见识过无数稀奇古怪的事情。雪飞琼这辈就连两仪星都还没转遍,面对高大俊朗、相貌堂堂、见识广博的炼器宗师青丘炎,她自然是毫无抵抗之力的就沦陷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青丘炎和雪飞琼私定了终身,春风一度后,雪飞琼就生下了盻珞。

    青丘炎那时候在一座海岛上开辟了一处洞府,夫妻两带着幼女盻珞在那岛上逍遥度日,每日里坐谈论道,真的是那神仙一般的日。

    “啧,小日过得挺滋润吧?”血鹦鹉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了回来,趴在殷血歌的椅背上,滴溜溜的转着眼珠看着青丘炎:“不过这世上最有趣的事情就是棒打鸳鸯,你们两口肯定被乱棒打死了吧?”

    殷血歌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很想掐着血鹦鹉的脖将他丢出去。

    青丘炎则是犹如见鬼一样看着血鹦鹉,虽然他现在只有金丹期的实力,可是他用来禁制这房间的手段,却是青丘一族秘传的仙法。就算血鹦鹉能够以暴力破解他的禁制,青丘炎也会第一时间有所感应。

    可是这神出鬼没的大鸟,居然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房间内,青丘炎的禁制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怔怔的看着血鹦鹉,青丘炎半天没吭声。血鹦鹉挥了挥翅膀,很不耐烦的催促着:“别吊胃口啊,赶紧说啊,接下来是怎么回事?被乱棍打了?玉琼峡的老-婊-打散了你们这对儿鸳鸯?唉哟,没道理啊。”

    血鹦鹉兴奋的抖动着翅膀上刚刚生长出来的一层细细的绒毛,絮絮叨叨的说道:“我想想,别急着说啊,让鸟爷来猜猜。嘿,总不至于是哪个老女人看上了你的姿色,啧啧,想要对你下手,你却又是一个玉洁冰清的贞洁之人,所以你用暴力反抗她的侵扰,结果被打成重伤?”

    “或者,你还失-身于她了?”血鹦鹉伸长了脖,长长的脖看上去就好像一支被吊死的鸭一样直愣愣的指着青丘炎:“嘿,你不会真的被一个几千岁的老女人给怎么样了吧?”

    殷血歌再次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再一次起了抓起血鹦鹉,将他丢出去的心思。

    青丘炎犹如见鬼一样看着血鹦鹉,过了许久,他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做梦都没想到,那雪萱菱堂堂五劫散仙,居然作出那等龌龊下流的事情。她想要强取我狐丹一点真阳修补她的仙体,若是成功,她就能补回仙体缺损,重新拥有完整的地仙仙身。”

    冷笑了一声,青丘炎咬着牙说道:“若是真的让她成功了,以她的法力修为,她就能一跃而成为五品地仙,成为两仪星最强大的仙人,玉琼峡雪家自然也会胜过琼雪崖和万蛊教,成为两仪星最强大的势力。”

    “她真的想要老牛吃嫩草?”血鹦鹉呆头呆脑的看着青丘炎:“她生得水灵不?散仙嘛,就算是年纪大点,这容貌其实也还是不错的。鸟爷如果是你,干脆就眼睛一闭躺着享受就是,嘿嘿,反正男人不吃亏嘛。”

    青丘炎气得脸皮发青,稍微恢复一点的他差点没被气得再次昏厥过去。

    死死地咬着牙,青丘炎厉声喝道:“我青丘炎堂堂伟男,怎能作出这等不知羞耻的龌龊事情?”

    “啊呸!”血鹦鹉歪过脑袋,重重的向地上啐了一口:“最讨厌你们这种正义凛然的货色,鸟爷只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堂堂伟男又怎么样?看看你,还不是被打得和条死狗一样,带着女儿逃到了这里?”

    眸里闪烁着诡谲凶残的血光,血鹦鹉狞笑道:“鸟爷是你的话,就和她成就好事,事情做到一半的时候,给她洒一把‘贞女倒’,然后用‘大黑天畀罟夺元术’,将她一身精血和法力修为全部抽干。嘿嘿,一个五劫地仙的全部法力啊,你这蠢货!”

    青丘炎茫然的转过头,呆呆的看着殷血歌:“道友,你这妖宠,到底是何等来历?”

    殷血歌摊开双手,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外面突然一道惊天动地的雷火轰了下来,小院附近的一片窝棚被雷火轰得稀烂,数十个平民被炸成了漫天肉沫儿。(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