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杀牛(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六十四章 杀牛(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火牛王慢的从地火地穴爬了出来,迈着闲的步向数里外一处水草丰美的小湖走去。那个湖泊已经被他划定为自己专用的进食场所,哪头地火牛敢去那里偷吃一口水草,都会被他狠狠的暴打一顿。

    作为一头相当于人类修士元婴高阶的牛妖,火牛王已经通了灵智。

    他打心眼里看不起那些依旧只会依仗本能行事的同族,所以他跑到地面上来进食的时候,都不会让那些地火牛跟着。

    静静的品尝鲜甜可口的水草,同时静静的思索修炼的奥秘,像是一个人类智者一样思索自己的‘牛生,,盘算自己的未来,这是火牛王最大的爱好。他期待着自己修成元神,化身为人的那一天,到了那一天,他就是一头真正的妖,而不再是一头妖兽。

    殷血歌看着慢走到湖泊边的火牛王,用力的将手上的石块投掷了下去。

    重达十万斤的巨石,被殷血歌从十几里的高空全力投掷下来。殷血歌的力量,加上巨石自身的冲击力,这可怕的一击足以轰碎一座小山。血妖一族敏锐的视力,足以保证殷血歌这一击能够命目标。

    正站在湖泊浅水,一口一口啃噬水草的火牛王只觉头顶一黑,沉重的一击将他打得一个趔趄跪倒在湖水。他的牛鼻深深的插进了水底的淤泥里,冰冷的湖水从他的鼻孔和耳朵里灌了进去,粘稠的泥浆不断涌入他的喉咙·差点没把他憋得昏了过去。

    轰然巨响声,火牛王的脑袋将那块巨石震成了碎片,无数碎石飞舞,火牛王怒吼着从泥浆拔出了自己的脑袋,然后恶狠狠的瞪大了通红的牛眼向着天空望了过去。

    ‘呼呼,声,两条红色的火光从火牛王的鼻孔内喷了出来·随之喷出的还有大量的泥浆和湖水。这些泥水被烧得‘嗤嗤,作响,化为大片水汽弥漫四方。

    气得浑身鳞甲都一片片竖起的火牛王仰天打了个响鼻·他死死地盯着悬浮在空的殷血歌·身边一团火云凭空涌出。四蹄踏着火云,火牛王摇摇摆摆的飞了起来。强大的妖气卷起了狂风,火云吞吐,火牛王冲上高空,用头顶五根尖锐的牛角狠狠的向殷血歌撞了过来。

    “真会飞啊,真不愧是堪比元婴修士的牛妖。”殷血歌感慨了一声,张开本命蝠翼转身就走。

    火牛王毕竟是陆地上的妖兽·虽然拥有相当于元婴境修士的实力·他能够借助妖云腾空飞行,但是和殷血歌相比,他无论是飞行的速度还是灵活性都差了一大截。殷血歌只用了一小半的飞行速度,就将火牛王远远的丢在了后面。

    气得怒吼连连的火牛王长大了眼睛,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盯着前方数百丈外的殷血歌张口就是一道红色火光激射而出。

    殷血歌的身体无比灵活的在空打着转儿,水缸粗细的火光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飞过。灼热的火光呼啸着轰在了地上·就听得一声巨响传来火光四射。等得火光消散后,地面已经被轰开了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大坑。

    “喂,大家伙,我知道你得懂我在说什么。”殷血歌转过头向着火牛王挑衅着:“我的一个朋友想要吃牛-鞭汤,所以我想试试能不能一石头砸死你。但是你的脑袋这么硬,居然没砸死?看来你的那条行货和我无缘啊。”

    “反正我也没砸死你,你也不要老追着我是不是?你也没什么损失,干嘛动这么大的火气?”

    火牛王气得眼珠里都喷出了火光来·无耻的人类修士,用巨石砸了他的脑袋不提·居然还想要对他做那种下流的事情?把他的那条宝贝割下来炖汤?这,这,这简直就是在火牛王的脑袋上拉屎拉尿。

    “死。”火牛王张开嘴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作为已经通了灵智的强大妖兽,他勉强也能学习着发出单调的单独音节。低沉的咆哮了一声后,火牛王张开嘴,连续喷出了数十道火光。

    殷血歌的身体在空上下乱飞,不断划出一道道弧线。数十道火光都紧擦着他的身体掠过,不断的在地上炸出一个个大坑。原本风景秀丽的盆地内燃起了数十个火头,火牛王喷出的妖火入水不灭,见风就着,就算是石头都要被烧化一层,眼看着狂风卷着火头向着四周蔓延过去,这一方盆地已经变成了一个火场。

    向前逃窜了十几里地,殷血歌又回头向火牛王笑了笑:“看看,发这么大牛脾气干嘛?这可是你自家的地盘,烧得稀烂了,这是在毁自己的家当,多不合算?”

    火牛王疯狂的咆哮着,张开嘴不断喷出一道道火光向着殷血歌乱射。他只是一头高阶妖兽,虽然实力堪比人类元婴境的修士,但是他除了喷吐妖火这一种远程攻击手段,其他什么妖法一概不会。

    但是面对殷血歌这种灵活得好似油里泥鳅的家伙,他的妖火喷射想要打敌人的概率太小了。

    牛脾气,牛脾气,火牛王的犟性涌了上来,他双眸通红的盯着殷血歌就一路追了下去。他只了一个死理儿,他就不信殷血歌能够一直这么飞下去,他定要追上殷血歌,用牛角在他身上开数百个窟窿眼儿。

    不管不顾的追着殷血歌,火牛王风风火火的一路就追出了五百多里地。这一路上他也不喷火了,也不叫唤了,只是认准了殷血歌的背影一路狂奔。

    转过身,看着浑身火光四射紧追不舍的火牛王,殷血歌点了点头。很好,这家伙手下的那些火牛并没有跟上来,这省去了他多少的麻烦啊。血鹦鹉之所以将他的那座大阵布置在数百里外的山岭,就是怕有别的火牛闯过来救他们的牛王·现在可就省事了。

    前方两山之间,出现了一条极其曲折幽深的峡谷,殷血歌一头撞进了峡谷,火牛王也丝毫不提防的紧跟着冲了进去。眼珠都烧得通红的火牛王心充满了怒火,他可不相信殷血歌能够把他怎么样。

    妖兽的思维很简单,哪怕是通了灵智的火牛王也是这般想——既然你见了我就逃走·那么你就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既然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干嘛要小心谨慎呢?

    顺着绵长的峡谷向前狂冲了一阵·火牛王突然惊喜的发现·殷血歌就站在一块凸起的山岩上远远的看着自己。血鹦鹉张开翅膀悬浮在殷血歌的身边,他的翅膀上隐隐有淡淡的血光放出。

    “死!”火牛王欣喜的大吼了一声,低下头挺起牛角就冲了过去。

    四周突然有大片血云奔涌而出,浓郁的血云急速向四周扩散开,将方圆数里的峡谷都笼罩在了里面。血云笼罩的范围内光线急速黯淡下来,浓郁的血光将一切都变成了血色。火牛王向前猛冲的身形骤然一滞,一股粘稠、阴柔的力量裹住了他的身体·让他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力气。

    火牛王的眸里露出了一丝惊恐·这种粘稠而阴柔的力量,让他想起了童年时他误入沼泽地,差点被烂泥吞噬的往事。他张开嘴低沉的咆哮着,张开嘴向着四周就是一通妖火喷了出去。

    一阵的天旋地转,无数条浓郁的血云围绕着火牛王急速旋转起来。天十地屠神戮仙沥血魔雷阵已经发动,这里的空间方位和重力法则都被扭曲,火牛王再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再也分不清上下高低。他喷出的火光更是扭曲着宛如一条小蛇一样在空乱窜,没有飞出多远就直接撞回了他身上。

    数十道火光都被扭转了前进的轨迹,全部攻击了火牛王自身。

    沉闷的爆炸声,火牛王身上火光四射,他的数十片鳞甲被炸得飞起,血淋淋的皮肉都被一层粘稠的火焰覆盖着熊熊灼烧。火牛王被自己的妖火打得狼狈不堪,他惊悚的闭上了嘴,再也不敢胡乱攻击。

    “无耻·人类。”火牛王低沉的咆哮着,艰难的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声音:“你们·想,干,什么。”

    “牛鞭汤一碗,滋阴壮阳,大补元气。要说这炖牛鞭汤啊,鸟爷可是祖传的手艺。取新鲜牛鞭一条,用热水绰去血腥味,加葱姜、大蒜……”血鹦鹉悬浮在血云上空,怪声怪气的胡说八道着。

    火牛王气得浑身都在哆嗦,但是他下意识的将两条后腿夹得紧紧的。哪怕是一头凶狠残暴的妖兽,但是当他知道有某些下流而无耻的家伙,正在算计他的那条宝贝的时候,依旧下意识的觉得浑身发冷。

    殷血歌站在血鹦鹉身边,厉声喝道:“火牛王,我不想伤你性命。交出你的那块牛黄。”

    血鹦鹉布下的大阵蓄势待发,一丝丝黑红二色的雷光正在血云跳动,不断的抽取四周的幽冥之气化为雷光积蓄威力。十几块仙石、数百块灵石同样悬浮在血云,正不断的被大阵抽取着里面的灵气。

    殷血歌不想和火牛王拼命,毕竟血鹦鹉的这大阵是否靠谱且不提,这些仙石和灵石的消耗也让他心痛。

    如果能够威吓火牛王让他交出自己的牛黄,显然这更符合殷血歌的利益。

    “不,可能。”火牛王一听殷血歌的话,顿时浑身都涌出了高温的火焰。他的那块牛黄已经被练成了本命法宝,他一身妖力倒是有大半都储存在那块牛黄。要是把这块牛黄交了出去,这等于要了他的命。

    “杀。”仰天咆哮了一声,火牛王的五根牛角突然齐根断裂,化为五条粗大的火光向着四面八方胡乱的刺了过去。刺眼的火光不断从牛角上迸射出来,牛角和大阵的禁锢之力相互摩擦着,不断发出宛如生锈的门轴转动时的尖锐响声。

    四十根鬼头桩从血云冒了出来,伴随着凄厉的鬼啸声,鬼头柱上的恶鬼雕像一跃而起,化为活灵活现的鬼影在血云不断的跳跃飞舞。漫天都是森森鬼影盘旋舞动·这些鬼影每转动一次,血云就越发的浓郁一分,四周的幽冥之气就被吞噬一大块,而血云的仙石和灵石就变得越发的黯淡。

    牛角所化的火光穿透了一条条鬼影,但是这些鬼影就算被牛角炸得粉碎,很快却又重新凝现了出来。而且鬼影和曜-间不断的相互融合吞噬·最终千万鬼影变成了一尊面容狰狞,背生数对翅膀·周身赤红色的巨型天鬼。

    这尊天鬼高有百米上下·他恰恰的悬浮在火牛王的上方,双手结成古怪的印诀,无数条细细的雷光正急速向他的掌心凝聚。也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天鬼的掌心就托起了一团黑红二色宛如太极图一样缓缓旋转,直径超过十米的巨型雷球。

    “死。”火牛王不愧是一根筋的生物,他瞪大了牛眼,五条牛角所化的火光笔直的射向了巨型天鬼的胸口·然后就在他的胸口附近爆炸了开来。

    整个大阵剧烈的颤抖着·站在血云的殷血歌和血鹦鹉被巨大的冲击力打飞,殷血歌的胸口都凹陷了下去,两排肋骨全部被震碎,五脏腑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创伤。

    血鹦鹉则是举起了两只翅膀护住了面门,牛角自爆发出的火光扫过他的翅膀,就听得‘嗤嗤,声不绝于耳,一条条羽毛被强大的冲击力不断剥离他的翅膀。等得血鹦鹉稳下身形的时候·他的两条翅膀已经变得光溜溜的,就连最细小的绒毛都没留下一根。

    “我靠,鸟爷的毛啊!”血鹦鹉气急败坏的尖叫了一声,张口就喷出了一道淤血。

    火牛王的牛角同样是他用自身妖力祭炼了上千年的厉害玩意·五根牛角储存了巨量的地火热力。如今火牛王孤注一掷的将牛角自爆开,这威力几乎堪比元婴巅峰境的修士全力一击了。

    幸好血鹦鹉的这座大阵是幽冥界罗一族的不传之秘,有着极强的防御力。自爆产生的冲击力已经被大阵削弱了成,否则血鹦鹉此刻哪里还有力气叫骂?

    “给鸟爷轰死他!”血鹦鹉尖叫了一声·突然急速的用幽冥鬼语急速念诵起一条复杂的咒语。

    大阵上空巨型天鬼同样被炸得血肉横飞,他的半边胸膛整个都被炸飞了。伴随着血鹦鹉的咒语声·这不断怪啸的天鬼举起了手上的雷球,狠狠的向火牛王投掷了下去。

    一声巨响,红黑二色的雷球撞在了火牛王的身上。和其他路数的雷法不同,这座大阵凝结出的魔雷,居然宛如水银一样侵入了火牛王的身体,瞬间就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火牛王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刚刚想要大声嚎叫,他的四肢百骸还有血脉内脏,都有阴柔无比的雷劲爆发出来。没有任何的爆炸声响,不见任何的雷光闪烁,火牛王的七窍就突然有粘稠的血浆流淌出来。他体内流出的血浆都是黑色的,血液的所有生命力都被腐蚀一空。

    更有一股阴狠邪恶的阴柔毒力在火牛王的体内急速的扩散,这股毒性所过之处,火牛王的身体就立刻变得麻痹僵硬,他再也感受不到自己那一块身体。火牛王惊慌失措的大声吼叫着,他拼命的摇晃着身体,但是面对这么邪恶古怪的攻击,他完全找不到任何应付的法。

    巨型天鬼低沉的咆哮着,他双手向着四周的血云一抓,又是一颗雷球在掌心成型。

    雷球无声无息的融入了火牛王的身体,又是一次雷劲爆发后,火牛王的四蹄一软,无力的跪在了半空。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光洁的牛皮有好几个地方凹陷了下去,那里面的肌肉和骨骼都被雷劲炸成了灰烬。

    “牛黄。”

    火牛王瞪大了牛眼,突然张开嘴喷出了一道黄光。

    殷血歌一惊,他看着那头火牛王,就看到他张开嘴狠狠的向着自己的牛黄喷出一道血箭,那团黄光就急速的闪烁起来,显然火牛王抱了宁可玉碎不能瓦全的心思,想要自爆牛黄让殷血歌半点儿好处都拿不到。

    这可是用来救珞父亲性命的东西,殷血歌一声长啸,顾不得治愈自己胸前的伤口,径直化为一道血光闯入了大阵。血歌剑带起一道血光向着火牛王硕大的牛头斩下,殷血歌张开手向着那团黄光抓了下

    又是一颗雷球轰入了火牛王的体内,火牛王发出一声疯狂的咆哮,他奋力的站起来,朝着殷血歌就是一道血箭喷出。魔雷已经摧毁了火牛王体内的经络,他再也无法喷出妖火,只能将一道心头热血逼了出来,倾尽全力打向了殷血歌。

    一把抓住了那块凹凸不平散发出浓郁香气的牛黄,殷血歌突然双腿剧痛。

    火牛王喷出的血箭打在了他的双腿上,他膝盖以下的两条小腿被血箭打得炸裂开来,无数血肉喷出了数百米元。血箭蕴藏的一点纯阳地火附着在他的断腿上熊熊燃烧着,烧得殷血歌的身体‘啪啪,作响。

    空气弥漫开一股烤肉的香味,殷血歌强忍着双腿剧痛,血歌剑已经重重劈下。

    ‘噗嗤,一声,火牛王硕大的牛头高高飞起,一道血箭喷出来数十丈远。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