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火牛群(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火牛群(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慧厄并没有久留,他只是向殷血歌宣布了一些针对外来修士的禁令后就离开了。

    仙绝之地有仙绝之地的规矩,殷血歌这样的外来修士,他可以收服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但是不能向平民百姓出手。换言之,殷血歌不能祭炼诸如‘万魂幡’、‘百鬼夜行图’之类,依靠屠杀黎民收取阴魂怨灵而成的邪门法宝。

    除此之外,不管殷血歌征服多少聚居点,建立规模多大的势力,功德院都不会插手。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哪怕殷血歌收服数亿民,占据方圆万里之地,建立一个世俗皇朝来玩,功德院也只当你在过家家一样,不会对殷血歌指手画脚约束他的行为。

    同时慧厄也向殷血歌解释了为什么外来修士再也无法离开的问题。

    仙绝之地的幽冥之气被人施展**力、大神通扭转了其腐蚀生灵血肉灵魂的特性,所以生灵能够在仙绝之地生存和修炼。但是外来修士一旦接触了这种幽冥之气后,体内真元被这种幽冥之气侵染,他就再也无法摆脱对幽冥之气的依赖。

    曾经有外来修士误入仙绝之地后,想要离开,但是他们只是离开了幽冥之气的笼罩范围,就迅速真元自燃烧得魂飞魄散。

    慧厄的解释让殷血歌半晌说不出话来,真元自燃,将灵魂都能烧成一缕青烟,这种死法也太可怖了一些。但是殷血歌向慧厄追问功德院的来历,以及这幽冥之气的来龙去脉,慧厄只是云遮雾绕的笑了几声,没有给殷血歌任何解释就离开了。

    倒是殷血歌融合之后的密卷,被慧厄用一道佛光修改了上面的字迹,黄字第一千百四十五号。很显然,殷血歌统一了黑虎帮和蝎帮,加上他自己,这个新生势力有了两个金丹境的修士坐镇,在黄级的势力,这实力排名就上涨了三百多位。

    从也能看出来,这黄级的势力的确不怎么强大。

    “有阴谋,肯定有阴谋。”

    霸占了黑虎的虎皮交椅,殷血歌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和蹲在他腿上的血鹦鹉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这个莫名的功德院,怎么听都不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门派势力,相反从慧厄佛门修士的身份上,殷血歌猜测这功德院应该是某个佛门势力的一个分院?

    就好像金佛寺就设有专门负责厮杀争斗的金刚院,也有精研禅法一心苦修的菩提苑等。这功德院想来也是如此,只是殷血歌始终弄不明白,两仪星上怎么会有一个佛门势力?

    而且幽冥之气从属性上而言属于至阴至邪,佛门的禅功佛法则是阳刚宏大,两者是迥然对立的力量。一群佛门修士居然在幽冥之气笼罩的仙绝之地立下了道场,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阶层分明的势力系统,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佛门的秃是世上最让人讨厌的人。”血鹦鹉的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咕噜声:“鸟爷亲爹说过,宁可相信男人能生娃,也别相信任何一个秃的那张嘴。幽冥界多少大能啊,他们只是想要去鸿蒙本陆那花花世界旅游一番,好些都是被佛门的秃打得魂飞魄散。”

    吧嗒了一下嘴,血鹦鹉翻起了白眼,他歪着脑袋琢磨了一阵,这才犹豫道:“鸟爷还记得,在幽冥界似乎有一座万佛山,就是那些佛门秃弄出来的阵仗。奶奶的,那万佛山单纯佛陀级的大罗金仙就有数十尊坐镇,专门让他们门下的小秃超度冤魂积累功德。”

    冷笑了几声,血鹦鹉发着狠说道:“超度冤魂也就罢了,万佛山的秃们一天到晚找幽冥界各方土著的麻烦,说是降妖除魔功德无限。真他-娘-的没天理了,一群秃闯进别人家里降妖除魔,居然还说什么积累功德,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积累功德’四个字让殷血歌的眼前骤然一亮,功德院,功德院,难不成慧厄他们就是来仙绝之地积累功德的?或许这就是慧厄他们身后的佛门势力一个历练的所在,让他们门下的小辈捞好处的地方。

    两仪星归属峤琰域管辖,而峤琰域最强大的地头蛇势力就是三尊盟,这三尊盟内,可就有一佛门大势力悬空寺。难道说,这功德院是悬空寺伸出来的手?

    “多想无益,这仙绝之地,总不至于真不能让人离开。”殷血歌沉吟了一阵,摇了摇头:“嘿,我们可不能一直蹲在这里。积攒足够的实力之后,我们毕竟还是要离开的,幽泉还在琼雪崖呢。”

    从慧厄那里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或许盻珞的父亲会知道得多一点?

    站起身来,殷血歌快步向盻珞家走去。黑虎和火蝎急忙跟在了殷血歌身后,殷勤的伺候着。

    盻珞家的小院里,盻珞正支使着殷血歌派来保护她的大汉忙得团团转。盻珞的父亲还能行动的时候,亲手搭建起了几间草棚。如今有一间草棚因为风吹雨打已经松动摇晃,屋顶也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窟窿,盻珞年幼没什么力气,又忙着要出去狩猎赚取口粮,哪里有时间修缮?

    所以几个大汉正忙活着砍伐木头,更换了草棚的梁柱,用新割下来的茅草重新加盖屋顶。

    见到殷血歌,盻珞急忙跑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张脏兮兮的笑脸笑得无比的灿烂:“师父,这几位大叔正帮盻珞盖房呢,嘻,他们的动作可比盻珞麻利多了。”

    看了一眼正在忙活的大汉,殷血歌向黑虎瞪了一眼:“这屋也太简陋了一些,给你两天时间,在这里给我搭建一栋木楼出来。尽量的坚固和宽敞一些,所有的桌椅床铺都给我配齐全了。”

    黑虎和火蝎同时应诺了一声,当即就咋咋呼呼的去招呼人去了。

    殷血歌走进了屋,蹲在了盻珞的父亲身边,手指按在了他的腕脉上。大汉的脉搏极其微弱,但是跳动的速度却快得惊人,就好似有数十只小跳蚤在同时乱蹦弹。可见他的气血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极快的心跳却在加速的消耗他所剩不多的气血。

    沉吟了一阵,殷血歌身体一晃,径直进入了幽冥十八禁囵塔内。

    五尊神灵正大呼小叫的咒骂着那些镇狱鬼王,得到幽冥之气的滋养,镇狱鬼王们的气息强盛了一大截。满天都是鬼火和阴雷呼啸落下,打得五尊神灵血肉横飞,令得他们的叫骂声越发的难听。

    殷血歌也不浪费口舌,他直接将五尊神灵体内刚刚滋生的一点神血抽得干干净净,将火神体内的那一团神血保留了下来。

    遁出塔狱后,殷血歌掰开大汉的嘴,小心翼翼的将那一团散发出滚烫气息的神血灌了下去。天地生养的神灵,尤其是掌握了火系法则的神灵,他的神血自然蕴藏了强大的火焰力量。而且神血内蕴强大的生命能量,对大汉的伤势肯定会有好处。

    盻珞不眨眼的看着殷血歌,大眼尽是惊讶之意。在她看来,殷血歌突然的消失,然后又突然出现,这真的是神仙一样的本领了。但是很快她的惊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急切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看着他突然剧烈起伏的胸膛。

    一声长长的呼吸声从大汉的嘴里喷出,从他的嘴里喷出了一道淡淡的白气。茅草棚内温度突然直线下降,大汉所躺的草窝那些长草都结出了淡淡的冰霜。盻珞冷得瑟瑟发抖,下意识的就靠在了殷血歌的身上。

    大汉睁开了眼睛,急促的喘息了几声。他不眨眼的看着殷血歌,沉沉的问道:“何等天地灵物?”

    殷血歌笑着握住了大汉的手:“一团火属妖兽的精血,不知道前辈的伤势如何了?”

    大汉沉吟了片刻,双手用力一撑,就慢慢的坐了起来。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大汉苦涩的摇了摇头:“我是被‘玄凌冰光’所伤,寒气直入骨髓,已经和元神纠缠在一起。这火属妖兽的精血固然蕴藏了一团至阳之气,却奈何并不对症。”

    “只能是火牛王的牛黄?”殷血歌皱起了眉头。

    “道友倒是不用为难。”大汉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青丘炎乃不祥之人,这条贱命,其实早就该丢弃了。道友若能善待盻珞,青丘炎已然感激不尽。”

    蹲在殷血歌身边的盻珞没吭声,但是一对大眼睛内已经充满了泪水,两行清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呆呆的看着青丘炎,一双小手死死地抓住了殷血歌的袖。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青丘炎沉声道:“盻珞已经拜道友为师,这是道友和盻珞的缘分。日后若是道友能碰到青丘家的人,就将盻珞交给他们,青丘家自然会对道友有一番心意。”

    殷血歌听得青丘炎的话,顿时一阵头痛。看看蹲在身边的盻珞,再看看一本正经的青丘炎,殷血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碰到青丘家的人?嘿,前辈这话真是,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仙绝之地还不知道,或许想要离开这里,还得依仗前辈大力。”

    掏出一瓶能够补充元气,滋养气血的‘回元丹’丢给了青丘炎,殷血歌沉声道:“所以,那火牛王的牛黄,还真得弄到手才行。这仙绝之地的古怪太多,小我的实力,又太低了一些啊。”

    青丘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握住药瓶,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友也是个下定了心思,就不会改变的人。如此,青丘炎只能承了道友的人情。只不过,玄凌冰光歹毒异常,我如今却是连一丝儿法力都调动不得,猎杀那火牛王,可就真帮不上道友了。”

    殷血歌点了点头,他不再说话,而是拍了拍盻珞的小脑袋,径直站起来走了出去。

    找到虎大爪,向他讨要了一张画在兽皮上的简陋地图,询问了一番附近的地势地貌后,殷血歌就化身一道血光飞了起来,向着盻珞所说的那一群火牛聚居的地火地穴走去。

    一路行来,殷血歌就发现仙绝之地几乎就是一片蛮荒之地,除开聚居点附近开辟了些许薄田,其他地方基本上就是原滋原味的原始丛林。山岭之间妖兽成群结队的往来奔走,殷血歌甚至看到了数千头妖猴组成的猴群在树林蹦跳嬉戏。

    如此险恶的环境,真亏了曾经的黑虎帮和蝎帮两伙人,是怎么隔开了两百多里地还结上仇的。尤其是火蝎带着五百号下属来进攻黑虎帮,居然没有在半路上被那些妖兽群给撕成碎片,这还真是他们的幸运。

    起码对殷血歌而言,那数千头妖猴组成的猴群,是他都要退避三舍的。

    如此凌空飞行了一个时辰,殷血歌终于找到了群山环绕的一块儿盆地。长款超过三百里的盆地内水草丰美,到处都是溪流和小湖。但是天地造化就是这般神奇,在这一块儿盆地的正间,却有一个地穴洞眼,正不断的喷吐出黑烟火光。

    从高空看下去,这地火地穴距离地面大概数百米的地方,就是一片方圆数百亩的地火岩浆。一群一群通体赤红色,生了三支尖锐牛角,体长超过五米的硕大妖牛,正摇晃着身体,浸泡在岩浆享受地火的温暖。

    看着那沸腾的岩浆,殷血歌都觉得牙齿有点发酸。以他如今的**强度,他都不敢将身体浸泡在岩浆。这些地火牛能够用岩浆沐浴,固然他们是火属性的妖兽,但是他们的**强度也可想而知。

    随意一头地火牛都能轻松的对付一个金丹境的修士,而他们的火牛王的实力,更是可想而知。

    在这些摇头晃脑不断‘哞哞’长啸的牛群梭巡了一番,殷血歌就看到了正被一群母牛环绕着的一头壮硕公牛。这头大公牛体长足足有十米开外,牛头上生了五支形如尖刀的牛角,厚厚的牛皮上甚至生出了形如龙鳞的红色鳞甲。

    这头大家伙懒洋洋的趴在一块大石头上,任凭身边的众多母牛如何的献媚,他却看都懒得看她们一眼。

    一团直径数米的黄光悬浮在火牛王的面前,在这团黄光隐隐是一团不规则的球状物。这团黄光慢的旋转着,光晕一会儿膨胀,一会儿缩小,隔着十几里地,嗅觉敏锐异常的殷血歌都能嗅到那团光晕散发出的一股馥郁的香味。

    这香气有着极强的穿透力,从鼻头一路向下,就好像两条火蛇一样钻进肺里,随后慢慢的扩散开来,化为一团暖洋洋的浓香流转全身。只是吸了几口这香气,殷血歌就觉得自己的精神都好了不少。

    “好大一块牛黄啊。”血鹦鹉神色猥琐的看着那头火牛王:“嘿,牛黄都有这般大,他的那条行货能有多长?鸟爷想要吃牛鞭汤了。啧,这么大一头火牛的行货,一定很滋补。”

    抖手将这满脑都是下流想法的扁毛鸟赶下了自己的肩膀,殷血歌皱着眉头看着那头火牛王:“你说,我把你丢过去,你抓起了那块牛黄后,你的速度能不能摆脱这大家伙。”

    血鹦鹉浑身僵硬的悬浮在了半空,过了好半响,他才眨巴着小眼睛,无比谄媚的凑到了殷血歌的面前:“您不觉得这么做,有点太丧尽天良么?您看,我是多好的一头宠物,像鸟爷这样温顺、可爱、纯善、纯良的宠物,您舍得让我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那就闭上你的鸟嘴。”一把捏住了血鹦鹉的喙,殷血歌沉声道:“得想个办法,拾掇了他。这家伙这么大的块头,而且修为这么强悍,如果我能吸光他的精血,想来实力定然能暴涨一截。”

    血鹦鹉眨巴着小眼睛,坏水又冒了出来:“可不是么,其实那叫做慧厄的老秃驴,您要是能吸光他的精血,说不定您就直接结成元婴了。”

    惊愕的看着喙被自己死死捏住的血鹦鹉,殷血歌发现,这家伙居然是在用腹语术说话。无奈的丢开这家伙的鸟嘴,殷血歌用力的摩擦着双手:“别说这些废话,功德院这些人,我们暂时招惹不起。就那个慧厄,一指头就能把我们两个戳死。先说说看,这头火牛王怎么对付?”

    沉默了一阵,血鹦鹉咬咬牙,将四十根鬼头桩吐了出来。

    丝丝黑红二色的雷光在这些细小的鬼头桩上闪烁,血鹦鹉张开了翅膀,叹了一口气:“要不,试试鸟爷的天十地屠神戮仙沥血魔雷阵?这大阵威力达到极限,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会被劈得魂飞魄散。但是鸟爷现在实力不济,这大阵最多,最多也就能应付一下普通元婴期的角色?”

    不等殷血歌开口,血鹦鹉就瞪大了眼睛叫嚷了起来:“丑话说在前面,这大阵消耗极大,天知道要填多少灵石、仙石进去?反正鸟爷现在是没有力气催动这大阵的,只能靠灵石、仙石顶着了。”

    鬼鬼祟祟的看了殷血歌一眼,血鹦鹉小心翼翼的说道:“另外,这大阵只能先布置好了,然后引人入阵。鸟爷现在实力不济,根本不能临战的时候再布阵,那难度太大了。所以,还得您亲自将那条行货引进阵内,这风险可真不小啊。”

    “风险?”殷血歌冷笑了一声:“做什么没有风险?你只管找个好地方,把大阵立起来就是。”

    狠狠的瞪了血鹦鹉一眼,殷血歌用手指头狠狠的弹了一下他的脑袋。

    “以后有好东西,就不要藏着掖着,少给我说什么绝龙断脉沙河大阵之类的玩意,你就不怕造孽太多,以后渡劫的时候天打雷劈把你劈到死么?”

    血鹦鹉无奈的张开了翅膀,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可是不造孽,人生还有意义么?鸟爷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人添堵啊。喂,喂,您别这么急着去逗那头行货啊,等鸟爷先找个风水宝地啊。”

    拍打着翅膀,血鹦鹉迅速的绕着四周转起了圈。(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