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六十章 强行收服(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六十章 强行收服(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周一啦,卖个萌咯!

    大家五四青年节快乐,作为一个骄傲的少年,猪头向大家致以节日的问候。所以,请把可爱的推荐票多给猪头投一点好不好?

    天色将黑的时候,盻珞又躲藏在了招潮兽每日回转巢穴必经的海滩上。

    数百丈外,殷血歌很没形象的蹲在一株大树的树杈上,嘴里叼着一根长长的草茎,双手耷拉在身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挠动着树杈的树皮。

    他在想盻珞所说的,能够救她爹爹的那件物事。

    凡间水牛体内会结出牛黄,那是一味贵重的药材。而牛妖体内也偶尔会有牛黄出现,这种妖牛体内结出的牛黄就更加的珍贵,如果是千年牛妖体内挖出来的牛黄,那价值简直无法估算。

    盻珞的父亲毒伤还没有眼下这么严重,还能勉强行动的时候,就曾经在聚居点数百里外的一处地火火眼,发现了一群地火牛。这是一种高阶的妖兽,寻常小牛犊都皮粗肉糙,凭借着强横的**和喷吐高温火焰的天赋神通,小牛犊都能和寻常金丹境修士打个不分上下。

    而这群地火牛当有一头火候极深的老牛王,以盻珞爹爹的眼力,他一眼看出这头老牛王体内绝对凝结了一大块牛黄,而且已经被他祭炼成了本命法宝。地火牛秉承地火阳气而成,老牛王的牛黄内蕴一道地火阳和之气,若是能得到他的牛黄调配药物的话,就能驱散他体内的阴寒奇毒。

    “不好对付啊。”殷血歌有点苦恼的抓了抓脑袋。

    盻珞莫名其妙的拜自己为师,他也傻乎乎的就收下了这么一个徒弟。从情分上来说,他是应该帮助盻珞救她父亲的。但是看盻珞父亲虽然伤成这种模样,依旧拥有那样的威势,就知道他以前肯定是一个极其了得的强大修士。

    这样的人物就算是重伤之余,起码也能爆发出相当于元婴境的杀伤力。就这样,他都没能将那头老牛王拾掇下来,可见这老牛王的实力起码也在元婴期以上,可不是现在的殷血歌能对付的。

    “除非,想点别的法。下毒是不行的,污染了那块牛黄,就没办法救人了。”慢慢的将嘴里的长草一点点的嚼碎了吞下肚,殷血歌眯着眼暗自盘算着:“陷阱么,没什么用。那么只能用阵法了。借助阵法的威力,以我金丹境的实力,困杀一个元婴境的牛妖,还是有几分可能的。”

    阵法是一个好东西,往往能够起到以弱胜强、扭转乾坤的神效。但是殷血歌在阵法上并无钻研,他连最简单最基础的阵法都一窍不通,想要掌握这种能够越级击杀强大妖兽的阵法,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血鹦鹉就好像一头啄木鸟一样站在树干上,弯嘴‘嘟嘟嘟’的在树干上开凿出一个又一个的小坑。每次他开凿出一个小坑后,就会飞到地面上,将他刚才收集来的一些甲虫的虫卵塞进那小坑里。可想而知,等这些虫卵孵化后,这株倒霉的大树会变得有多凄惨。

    这家伙果然是一个恶棍,和啄木鸟做的事情完全相反么。

    看到血鹦鹉玩得兴高采烈的模样,殷血歌突然问道:“鸟爷,如果我想要用阵法困死一个实力比我强很多,起码也是元婴期的妖怪,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血鹦鹉浑身羽毛顿时全部竖了起来,他无比兴奋的冲到了殷血歌面前,就这么悬浮在半空,近乎癫狂的挥动起翅膀来:“用阵法害人?当然有法,嘿,而且简单易学,威力极大啊。”

    “阴姹女夺魂阵怎么样?杀掉百十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岁女童,取她们的心脏和骨骼炼制成阵器,用她们的冤魂之力充当阵法的法力来源,就算是修成元神的大能修士也会被活活困死。”

    殷血歌翻了个白眼。

    “要么阳童蚀元大阵,杀掉三千百个阳年阳月阳时出生的十岁的男童,取心头精血和他们的精元宝贝袋祭炼成蚀元吞天兜,用他们的骷髅头骨炼成阵盘,这座大阵一旦布下来,就算是散仙也要被练得魂飞魄散。”

    殷血歌重重的叹了口气。

    “要不,还有更凌厉的。让鸟爷我想想。”歪着脑袋,血鹦鹉兴奋的挥动着翅膀:“绝龙断脉沙河大阵。牵引方圆十二万里内的地下灵脉,找齐起码一万两千条河流湖泊的水脉,灭杀千万凡人,取他们临死的怨念和阴魂,融合先天太阴之气祭炼成沙河枷锁,将这地脉灵气和水脉牵连到一起。”

    血鹦鹉兴奋得小眼珠都在放光:“蓄势之后,这大阵一旦引爆,方圆百万里内尽成混沌,真他奶-奶-的过瘾。杀死千万凡人祭炼阵器,这座大阵就能击杀地仙;杀死亿万凡人祭炼阵器,这座大阵就能击杀天仙;如果能舍得千亿凡人的性命,就算是金仙也就是一下的事情。”

    殷血歌听得浑身毛骨悚然,他惊悚的看着血鹦鹉骂咧道:“谁教你的这些歹毒玩意?”

    血鹦鹉得意洋洋的昂起了头:“鸟爷有个亲爹,那个老家伙不是个好东西。嘿,那绝龙断脉沙河大阵,当年鸟爷就见到他用过。嘿嘿,他击杀了百亿生灵祭炼阵器,将一个胆敢反抗他派去的征税官的幽冥凤凰一族的整个领地,彻底化为乌有。”

    殷血歌眨巴着眼睛,他看着神智有点癫狂的血鹦鹉,半晌没说出话来。这都是什么样的亲爹,才能教出这样的宝贝儿?

    有点苦恼的用翅膀拍了拍脑袋,血鹦鹉有点烦恼的叹了一口气:“啧,鸟爷的脑有点不好用了,我那亲爹长什么模样都忘记了。还有,鸟爷记得的威力足够的大阵就这三个,其他的很多好东西都忘了啊。”

    “比如说。”鸟爷很是烦恼的看着殷血歌:“我印象有座大阵,只要是个男人在那大阵,哪怕连御万女都是刚硬威猛,而且能借助万女阴元不断提升自身修为,可是这么有用的大阵,鸟爷居然忘记怎么布置了。”

    殷血歌无语,他彻底打消了让血鹦鹉帮忙出主意的念头。那些伤天害理的大阵,就算是威力再强大,殷血歌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再说了,就算殷血歌丧心病狂到利用这些大阵出手,你让他一时半会去哪里找那些女童、男童,让他哪里去弄千万凡人的怨气和阴魂?

    就在这时候,招潮兽的斥候兵已经走上了海滩,过了一会儿,招潮兽的大部队就已经蜂拥而上,宛如一片黑色的浪头向着树林的方向冲了过来。

    殷血歌急忙站起身,向着盻珞的方向张望了过去。就见到盻珞让开了招潮兽的先锋军,等到招潮兽拥挤的大部队赶过身边的时候,这才轻巧的挥动长矛刺了三头招潮兽。

    盻珞的木矛是使用蛇牙木制成,这种长矛自带一种极其强烈的麻痹毒素,所以盻珞虽然力气不大,但是也足够保证她刺穿招潮兽的皮肤,让这些招潮兽浑身麻木动弹不得。

    浩浩荡荡的招潮兽大部队没有搭理盻珞,而是径直闯进了树林,回到了他们筑巢的林深处。

    远处传来了破风声,那些黑虎帮的大汉及时的出现了。他们纵身跃起,一个弹跳就是十几丈甚至数十丈远近。他们放声大笑着和海滩上那些狩猎招潮兽的男女打着招呼,将这些狩猎人三分之二的收获纳入自己囊。

    “盻珞丫头,今天又是三头?”和盻珞很熟悉的虎大爪一把抓起了盻珞脚下躺着的两头招潮兽,笑吟吟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好能干的丫头,哪家的娃娃要是能娶了你,以后就有得享福了。”

    盻珞抱着自己的木矛,没吭声。虎大爪的话,让她联想到了昨天晚上碰到的彭姓男和他的儿。虽然有点懵懂,但是盻珞也知道,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殷血歌脚下微微一动,一道微风吹过,他已经横跨数百丈,来到了盻珞身边。一巴掌拍在了虎大爪的手掌上,一声脆响后,虎大爪痛得惨叫了一声,丢下肩膀上的两头招潮兽狼狈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惊慌失措的向后连连倒退,虎大爪用力的揉搓着被殷血歌打了一巴掌的手背。只是轻轻的一击,虎大爪的手背已经剧烈的肿胀了起来,五条清晰的手指印正在急速的变红,发青,然后淤血的地方就变成了青黑色。

    “向着一个小丫头伸手,你们可真有出息。”殷血歌冷漠的看着虎大爪:“你们也是修炼之人,猎杀这些妖兽也不是什么难事,为何要向盻珞他们伸手?”

    黑虎帮的这些大汉,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有着将海滩上这些狩猎人屠戮一空的实力。如果仅仅是为了食物,他们自己动手的话,一天所得就能让他们安逸的逍遥小半年。但是他们不自己动手狩猎,反而是来这里剥削这些普通人,这让殷血歌觉得很看不顺眼。

    如果单纯是剥削其他人也就算了,虎大爪居然向盻珞出手,他这个做师父的,怎么也不能不吭声吧?

    虎大爪警惕的看着殷血歌,他低沉的咆哮道:“这是黑虎帮定下来的规矩。这方圆千里内,黑虎帮就是天,黑虎帮就是地,黑虎帮定下来的规矩,就算是天王老都得守着。”

    一旁突然传来了大声的嘶吼声:“大爪大哥,就是这个家伙。这家伙不是我们聚居点的人。他是盻珞这小jn货勾搭来的外来人,这小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外来人。”

    殷血歌扭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昨夜的彭姓男畏畏缩缩的拎着一根长矛,藏在两个黑虎帮的大汉身后。见到殷血歌向自己望了过来,彭姓男顿时吓得一哆嗦,宛如受惊的猴一样向后窜了出去。

    四周的近百名黑虎帮大汉同时向殷血歌这边逼近,更有人拔出了短刀短剑,威吓性的连连虚砍,不断发出‘嗤嗤’的破风声。几个身躯格外魁梧的大汉更是拔出了沉重的大斧,面带凶狠的大步向殷血歌奔了过来。

    “小,你敢招惹我们黑虎帮,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虎大爪看到自己的同伴赶过来增援,顿时凭空多了无穷的勇气。虽然刚才殷血歌轻轻的一巴掌差点没把他的手掌给打碎了,但是虎大爪觉得,自己这么多兄弟在场,殷血歌就算是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胆气一壮,虎大爪几个大步冲到了殷血歌面前,俯瞰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殷血歌,虎大爪放声大笑起来:“来,乖乖的跪下磕头求饶,大爪爷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顺带着交代一下,你是哪里来的,来我们黑虎帮的地盘干什么?对了,你身上的衣服,啧啧,这是什么料?”

    贪婪的看着殷血歌身上光洁的长衫,虎大爪的眼珠都变绿了。

    黑虎帮控制的聚居点内,众人穿戴的衣物靴都是用兽皮制成,而且这些兽皮都只经过了粗陋的加工,很多兽皮就连兽毛都没刮干净。这样的材质,哪里能和殷血歌身上的用异种蚕丝制成,并且加持了各种清洁阵法的修士长衫相比?

    “什么料?”殷血歌看着虎大爪,他的心里突然微微一动。

    和这些黑虎帮的人浪费口舌,实在是没有必要。他们的实力很是不弱,比起外界和他们修为相当的修士,这些黑虎帮的大汉无论是**还是真气都强出了好几倍。这样的修士,如果殷血歌能够传授他们更高级的修炼法门,或许用不了多少时间,他麾下就能多出一支强悍的武装。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殷血歌受够了被人追杀的苦头。单枪匹马的作战,实在是太过于辛苦,如果能够有一批忠心耿耿不虞背叛的下属,很多事情做起来就更加方便了。

    要说忠心耿耿的下属的话,有什么是比血妖一族的血仆更加可靠的?

    古怪的笑了一声,殷血歌看着虎大爪柔声道:“我赐予你们近乎永恒的生命,而你们只需要献出**和灵魂,这笔买卖,你们赚了。我得在你们这群混蛋身上,浪费多少本命精血?”

    双手快若闪电般抓出,不等虎大爪反应过来,殷血歌已经抓住了他的肩膀用力的一压。

    虎大爪惨嚎一声,他的肩胛骨发出‘咔咔’脆响,被逼得重重跪倒在地。殷血歌歪过脑,张开嘴狠狠的向着他的脖咬了下去。四颗长达一寸的锋利犬齿探出,殷血歌疯狂的吮吸起虎大爪的鲜血。

    虎大爪高大魁梧的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他能感受到自己的鲜血正宛如退潮一样被急速抽走,死亡的阴影笼罩了虎大爪的心头,他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怪物,妖怪,鬼啊,救命,兄弟们,救命啊。”

    几个手持重斧的大汉冲了上来,抡起大斧就向着殷血歌劈砍了下去。

    盻珞尖叫了一声,她抓起木矛,狠狠的向着一个手持大斧的大汉刺去,同时她厉声喝道:“不许打我师父。”

    那个大汉看都没看盻珞一眼,直接一脚将盻珞踢飞了十几步远。

    “我-操!”血鹦鹉怒骂了一声,化为一道血光就冲了过来,一翅膀将那大汉打得满脸桃花绽放,一张脸差点都被拍平了:“鸟爷老板的徒弟,你也敢打?无法无天,简直就无法无天。这还有天理么?这还有王法么?向来只有鸟爷欺负人的份儿,谁敢当着鸟爷欺负鸟爷的人?”

    被血鹦鹉一翅膀拍的大汉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昏厥倒地,海滩上顿时一阵大乱。十几个大汉手持短刀短剑向着血鹦鹉乱砍乱劈,血鹦鹉一边骂着污言秽语,一边用翅膀乱拍乱打。

    可怜这些大汉根本不知道他们面对的都是什么样的妖孽,他们的短刀短剑砍在血鹦鹉身上,就连他的羽毛都没法砍破。但是血鹦鹉的翅膀一拍,却能打得他们满脸是血昏厥倒地。

    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有五十个大汉被血鹦鹉放翻。

    而那些围住了殷血歌的黑虎帮大汉,则是犹如见鬼一样尖叫起来。他们的重负、大刀劈砍在殷血歌身上,就被他身上长衫放出的一层柔和光幕挡住,任凭他们如何用力,他们就连那看上去又轻又薄的长衫都无法破坏。

    虽然殷血歌身穿的只是一件普通法器级的长衫,也足以抵消这些大汉的攻击了。

    虎大爪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的脸色变得惨白,生命的气息正在逐渐从他身上流散。等到虎大爪体内的鲜血被抽走了一大半的时候,殷血歌掰开他的嘴,在他嘴里滴下了几滴自己的本命精血。

    虎大爪的身体剧烈的跳动起来,宛如扒皮牛蛙一样急骤的跳动着。一层淡淡的血雾笼罩住了虎大爪的身体,他的体内不断传来‘咕咕’声响,他的皮肤逐渐变得白皙,最终变成了血妖一族特有的惨白色。

    ‘嗷’的一声长啸,虎大爪突然跳了起来,他的背后‘哗啦’一下张开了一对儿黑漆漆丑陋的本命蝠翼,大概两米多宽的蝠翼轻轻的拍打着,放出浓郁的血雾笼罩了他全身。

    仙绝之地充斥着浓郁的幽冥之气,至阴至邪的幽冥之气隔绝了太阳对初生血妖虎大爪的伤害,他兴奋的腾空而起,轻盈的绕着殷血歌飞了一圈。随后虎大爪重重的落地,有点手足无措的他看了看殷血歌,然后敬畏的跪倒在地,用额头紧紧的贴住了殷血歌的靴。

    其他的黑虎帮大汉都吓得呆住了,他们歇斯底里的大声尖叫着,纷纷叫嚷着‘鬼啊’、‘妖怪’之类的词向着四周乱窜乱跑。殷血歌向这些大汉望了一眼,无比冷冽的笑了笑。

    “一个都逃不掉,都给我过来吧。”

    海滩上不断响起凄厉的惨嚎声,一个时辰后,整整十八名被转化为血妖的黑虎帮大汉恭谨的站在了殷血歌面前。

    看着这些对自己毕恭毕敬唯命是从的‘后裔’,殷血歌满意的点了点头。

    “带我去见你们帮主吧。我想,他不会反对自己突然变得长生不老吧?”(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