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收徒?(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收徒?(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雪亮的月光照耀下,殷血歌睁开了双眼。

    月光下,血妖一族的血脉天赋自然而然的发动,漫天月华隐隐有一丝丝银色的光流不断坠入殷血歌的身体。刚开始只是他身体附近一丈左右的月光有这样的异象出现,当他睁开双眼后,这样的异象覆盖的范围骤然膨胀到了数里方圆。

    这数里地内的月光精华被他一人剥夺,点点先天太阴之气化为寻常肉眼不可见的灵液宝珠不断涌入他的身体,充满了他的四肢百骸,填充了他的经络血管,让他的每一个细胞都欢呼雀跃起来。

    这一路遁逃,大概有一年时间或者更长。

    殷血歌顺着海流,不断的向远离琼雪崖的方向逃跑,他一直藏身在深海随着洋流前行。有鲛人少女赠送的避水珠,在深海底的呼吸并不成问题,最大的危险刚开始是那些修士胡乱丢下来的各色雷火,接下来就是深海各种海兽。

    这一路行来,好几次碰到了可怕至极的深海巨流,一个翻卷就将他打出数十万里地,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每一次都折磨得殷血歌险死还生,每一次都掏空了他最后一点力气。

    但是也正是这样的深海巨流,虽然让殷血歌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但是也让他好几次的逃脱了必死无疑的绝境,让他从那些凶猛狰狞的海兽大嘴下逃出了生天。

    一年时间,漫长的遁逃之路,殷血歌根本没有机会安心修炼,他只是不断的跑,不断的逃,不断的亡命厮杀,不断的身负重伤。幸好这一路上他吞噬了无数海鱼海兽的精血,每一次重伤都只是让他的身体变得越发的强悍,让他的修为越发的精纯。

    其实两个月前,他就再也没有碰到那些满天下搜寻他的修士,这两个月来,他只是不断的和海兽厮杀争斗。这一片海域却也奇怪,没有任何小岛供他落足,他只能胡乱的顺着一条洋流向前漂行。

    就在小半天之前,他碰到了一头快要修成元婴的海妖。那海妖一言不发就大打出手,殷血歌和血鹦鹉两人联手,好容易才将那头海妖拾掇了下来,但是他也耗尽了所有力量,就连血鹦鹉都累得快要昏迷过去,所以一主一仆这才漂在海上,任凭海流将他们带到了这里。

    缓缓站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正一手掐着血鹦鹉的脖,身上一丝不着,浑身脏兮兮的盻珞,殷血歌张开双手,向着天空的五轮明月深深的一吸。

    顿时肉眼可见一道尺许粗的银色光流无声无息的注入殷血歌的嘴里,他的身体宛如气球一样微微膨胀开,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寸肌肤都突然流出了银色的皎洁光芒。

    四周天地大势突然一阵晃动,滚滚幽冥之气呼啸而来,不断注入殷血歌的丹田,化为点点血元滴落在已经压缩成一点血光的重浮屠小塔上。太**华一遍遍的洗练着殷血歌的身体,空虚的身体内不断涌现出新生的力量,殷血歌只觉自己的力量在不断的膨胀,不断的提升。

    丹田压缩成微小一点的重浮屠小塔上突然**出无数团血色莲花图案,一种奇妙无比的感悟突然从丹田涌现。殷血歌张开了双眼,他的眸里隐隐有一条极其简单,但是仔细看上去却又无比复杂的纹路一闪而过。

    那是大道的痕迹,那是天道留下的一缕气息。

    殷血歌突然笑了起来,他右手食指指向天空,轻声说道:“破而后立,原来如此。”

    一路挣扎,一路厮杀,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完全匮竭,尤其好几次处于生死关头,殷血歌自己心头都蒙上了浓郁的死亡阴影。

    但是这一刻,在这个平静偏僻的小海岬内,在这黑漆漆的由无数贝壳风化形成的沙滩上,看着满天的月光,看着身边那个面容模糊、浑身脏兮兮的小丫头,再看看扯着脖在那里骂骂咧咧的血鹦鹉,殷血歌的心头突然一阵的宁静。

    “活着,真好。”

    漫长的逃难,漫长的厮杀,最终化为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活着,真好。只要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就有无穷的希望。世上的事情,莫不若此,只要一个人还活着,他就有无穷尽得到可能。殷血歌此刻满心欢喜,他居然还活着,在这么多修士的追捕猎杀下,他居然四肢齐全的活了下来,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周身精力弥漫,匮竭的力量不断涌出,殷血歌深深的呼吸着,他体内的全部精气神突然向着重浮屠小塔凝聚的那一团血光涌了过去。他的面孔急速苍白,浑身血气瞬间被抽得干干净净,甚至他的灵魂都被那一点血光抽去了一部分,悄然融入了那一团血光。

    朵朵血莲花在丹田内绽放开,骤然间所有的血莲花向内一凝,一点活泼泼灵动异常,蕴藏了无穷生命生机的血光在无数朵血莲花瓣悄然浮出。这一点血光包容了殷血歌的全部精气神,蕴藏了庞大的血元能量,更有殷血歌一部分的灵魂蕴藏在内。

    “原来如此。”

    轻轻一笑,殷血歌双手结了一个古怪的宛如莲花的印诀,他的心脏内一团血炎喷薄而出,然后突然化为三百十团拳头大小的血色火焰环绕全身,同时灼烧起他的整个身体。

    ‘嗤嗤’声,大量黑色的粘稠的烟雾从殷血歌的头顶冒出,这是他一路上吞噬了不知道多少海鱼、海兽的精血而囤积在体内的杂质。这一路上他也没有机会认真修炼,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也一次都没有运转过,故而他体内的杂质已经多得惊人。

    低沉的雷鸣声不断响起,无名法诀不断的运转,大量粘稠的杂质不断从体内喷出。殷血歌只觉浑身一阵阵的轻松,很有一种飘飘欲仙快要随风飘去的感觉。

    先天太**华随着月光不断涌入身体,填补着殷血歌这一路上厮杀征战造成的生命本源的亏耗,让他的生命气息变得越发的茁壮旺盛。

    盻珞震惊的看着殷血歌,因为她听到殷血歌体内传来的奇异的响声,并且看到殷血歌的身体正伴随着‘咔咔’的脆响悄然的长高,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殷血歌就这么平地拔高了两寸有余,看上去已经和寻常十七八岁的青年没什么两样。

    他满头的长发直接披散到了脚踝附近,海风呼啸而来,他的长发一根根的飞起,在月光下反射出了淡淡的光辉。

    “天地未开之时,鸿蒙无非一粒。”

    清然一笑,殷血歌丹田连续声清脆的仙音飘出,一朵拳头大小的瓣血莲在他丹田悄然成型,一颗拇指大小形如莲的本命血莲稳稳的悬浮在那血莲上,不断放出丝丝缕缕的血光照耀整个丹田。

    ‘汩汩’声不绝于耳,殷血歌丹田开始有大量粘稠的血浆喷出。这些血浆沉重犹如水银,晶莹剔透宛如水晶,殷红璀璨好似红宝石,更散发出淡淡的馨香。

    这一片血浆迅速的向四周扩散着,眨眼间就已经膨胀到了直径三米左右。

    那一朵血莲就静静的飘浮在这一片小小的血池上,全身所有经络大量的血元不断注入丹田,经过那一刻本命血莲的提纯之后化为点点血浆注入血池。然后血池的血浆不断飞起,流入身体各处经络,为殷血歌提供绵绵不绝的庞大力量。

    本命血莲修成,殷血歌俨然已经踏入了寻常修炼者的金丹境界。

    高空,一点雷云刚刚成型,殷血歌向那雷云望了一眼,秋蝉蛰隐术悄然发动,胸口处蛰伏的大罗金风蝉放出一丝黯淡的金光绕着他的身体轻轻一扫,本命血莲凝结时的一丝异样气息就这么悄然散去。

    天空的雷云不知所措的在方圆十几里内转了几个圈,最终不甘心的慢慢散去。

    殷血歌饶有兴致的看着天空的雷云,突然展颜一笑。他对自家老爹出身的第一世家越发的感兴趣了,传说结成金丹必须要承受的小雷劫居然都被他躲了过去,这秋蝉蛰隐术真正是了不得。

    他也不担心避开了小雷劫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寻常修士真气驳杂,**不纯,必须依靠小雷劫淬炼真气,捶打肉身,每一次雷劫对那些寻常修士都是一次肉身和真气双重进化的机会。

    但是殷血歌修炼的都是何等道籍,在无名法诀汇聚的天地大势捶打下,他的**就连一丝儿杂质都没有,他的真气也是凝炼凝结到了极致,这个小雷劫渡不渡也就是这么回事。

    吐出一口长气,从乾坤戒内掏出一件长衫披在了身上,殷血歌转向了呆呆的蹲在地上直愣愣看着自己的盻珞。四周的异象都已经消失,无论是月光的银色光流,或者是滚滚而来的幽冥之气,这一切都好似一个梦幻,早就随着海风悄然飘去。

    “小丫头,你的心很好,居然知道把我们从海上拉到岸上来。”背着手,俯下身看着盻珞,殷血歌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盻珞。”盻珞乖乖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还在沙滩上一笔一划的将自己的名字写了出来。她的字迹很生硬,但是一笔一划很是工整,显然是花了大力气学写字。

    “盻珞,很好听的名字。”仔细的看着沙滩上的那个美丽的名字,殷血歌歪着脑袋,上下打量起盻珞来。矮小干瘪的身体,浑身脏兮兮的,小脸蛋上更好像带上了一层面具,灰尘和泥浆在她的脸上厚厚的涂上了一层。

    这小丫头是故意将自己涂抹成这个样,看她的脸盘儿,这分明是个小美女的轮廓。而且她虽然有意眯起了眼睛,可是她眸里一闪而过的银光,可是瞒不过殷血歌锐利的目光。

    “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盻珞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挺起了胸膛,正视着殷血歌说道:“你是从仙绝之地之外的地方来的神仙么?”

    仙绝之地?殷血歌的目光闪烁,他迅速想起了两仪星的风土记录关于仙绝之地的介绍。

    这是两仪星上所有修士都不愿意靠近的一块儿绝境,这里没有一丝儿天地灵气存在,只有一种让修士极其厌恶、无法利用,碰触的时间太久甚至会腐蚀修士的身体和灵魂的可怕气息。所以恒古以来,两仪星的修士,哪怕是那些散仙和地仙大能,他们都不愿意靠近这里一步。

    尤其是那些散仙,他们的**因为各种缘故毁坏,只剩下元神修炼成近乎于地仙的仙体,但是仙体的稳固程度远不如地仙。仙绝之地的气息对地仙只是有害,对散仙而言,可就是致命的毒药了。

    现在看来,这所谓的不明气息,分明就是幽冥之气,而且是浓度极高的幽冥之气。这里的幽冥之气甚至比邙山道场小幽冥境的幽冥之气更浓郁数倍,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话,寻常人怕是在这里活不了几天就会因为幽冥之气的腐蚀而死去。

    所以,盻珞这个小丫头居然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殷血歌面前,这实在是让他诧异。

    看到殷血歌没回答自己的问题,盻珞突然跪倒在殷血歌的面前,用力的向他磕了几个响头。一边磕头,盻珞一边悄声说道:“爹爹说,给神仙磕头了,就是神仙的徒弟了。那么,盻珞现在是你的徒弟了。”

    血鹦鹉‘咯咯’一声笑,仰天一屁股栽倒在沙滩上。他幸灾乐祸的看着殷血歌,将他的心底话一下就说了出来:“尊主自己都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收徒弟?哈,还收了个黄毛小丫头。有史以来最不靠谱的师徒,嘿,鸟爷绝对没说错。”

    ‘砰’的一声,殷血歌一脚将血鹦鹉踹飞了出去,什么叫做有史以来最不靠谱的师徒?这贼厮鸟说的都是什么话?

    冷哼一声,向血鹦鹉狠狠的瞪了一眼,殷血歌一手按在了盻珞的脑门上。

    一丝血气渗入盻珞的身体,殷血歌感受着盻珞体内的经络和血气运转的情况,只觉得无比的诧异。这丫头居然是天生的百脉畅通,而且气血也比寻常孩童强盛了数倍。更让殷血歌震惊的就是,盻珞的先天元-阴格外的丰沛灵动,简直就好似一口火山藏在她体内,随时都可能爆发。

    如此精纯庞大的元-阴之气,殷血歌相信这丫头的资质绝对好得惊人。奈何他手头上没有任何测试灵根天赋的工具,根本无法为盻珞测定她的天赋属性罢了。

    但是殷血歌敢肯定,这丫头的天赋绝对不会差,最少最少也是一个顶级的真品灵根,更大的可能是仙品灵根。而殷血歌现在也知道,任何一个仙品灵根,哪怕是在仙界,都是让个大宗门打破脑袋都要争夺的宝贝啊。

    “好,好,好,盻珞是吧?你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我叫殷血歌,你以后就是我的开山大弟。”

    殷血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开山大弟意味着什么,反正就这么近乎玩笑一般,抱着一种捡到了大便宜的心思,殷血歌就在这荒僻的沙滩上,收下了他门下最重要的盻珞。

    此时的盻珞则是万事不通,她只是单纯的依靠聚居点的一些传说,觉得殷血歌是来自外界的‘神仙’,她就干脆的拜了殷血歌当师傅。

    虽然未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在这明丽的月夜,刚刚凝结金丹的殷血歌,以及还没有开始修炼的盻珞,谁又说得清未来的事情呢?

    一把抓起了跪在地上的盻珞,皱着眉头向她光溜溜的小身板望了一眼,殷血歌从乾坤戒内掏出了一件宽大的袍,用力的将她卷了起来。

    一边包裹盻珞,殷血歌一边嘀咕道:“小丫头,穿衣服要注意啊,这光溜溜的可不行。”

    “嘿,可不是么?这光溜溜的,只是便宜了别人。”

    一个轻浮的声音从远处的礁石后传来,殷血歌的眉头一挑,冷笑着向那边望了过去,却是一点儿声音都没出口。今天月色很好,殷血歌的视力又极强,他已经看到了数十丈外一块礁石后走出来的一名壮硕男,以及跟在他身后的一个干瘪枯瘦,看上去好似一只大马猴的少年。

    壮硕男拎着一根木矛,步伐沉重的向这边走来。那个生得好似大马猴的少年手持一张木弓,脸上挂着一种极其猥琐、下流的笑容,目不转睛的盯着盻珞,亦步亦趋的跟着那壮汉,躲躲闪闪的挪了过来。

    “彭叔。”盻珞向后退了一步,小脚踩在了自己的长矛上。脚尖轻轻一挑,蛇牙木制成的木矛荡起一条弧线跳了起来,盻珞稳稳的一把抓住了长矛,摆出了一副防御的架势:“彭叔怎么会来这里?”

    被称为彭叔的壮汉狠狠的瞪了殷血歌一眼,他本来想要对盻珞说点什么,但是他的眼睛突然睁得老大的,他死死地盯着殷血歌身上的长衫,语气急促的说道:“你身上穿着的是什么?是什么皮?怎么这么软?这么滑?还能反射月光?这是什么皮?脱下来,快,全部脱下来,还有你脚上的靴,全部脱下来。”

    一旁传来了血鹦鹉怪声怪气的笑声,随后一团血光飞了过来,血鹦鹉一翅膀将那大汉打得飞了出去。

    “干,敢在鸟爷面前拦路打劫?你不要命了?喂,娃娃,你来这里做什么?”

    血鹦鹉围绕着那大马猴一样的少年盘旋飞舞着,吓得那少年瑟瑟直抖。

    “我爹,我爹给我找婆娘来的。”

    “他说,找了盻珞做婆娘,就一辈不愁吃喝了。”

    殷血歌愕然,血鹦鹉‘咚’的一下直接从天上摔了下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