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仙绝之地(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七章 仙绝之地(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黑漆漆密布着无数嶙峋礁石,宛如兽牙凸起的海滩上,盻珞手持一根蛇牙木磨成的木矛,紧咬着牙齿,藏在一块凸起的礁石后面。在她前方百多丈远的地方,一只招潮兽正警惕的从海水探出一个小脑袋,熠熠生辉的眼眸向着四周张望着。

    招潮兽,形如鼬鼠却通体**,一身兽皮油光水滑,更兼肉质细腻、脂肪含量极高,是极好的猎物。一头长有两尺左右的招潮兽,足以让三五个成年人美美的吃上好几天。

    但是这种小海兽警惕心极高,寻常人极难捕捉。只有极有耐心的猎手,经过漫长的等待,才有可能趁着他们在海猎食后返回陆地的那一段儿混乱,顺利的猎得一头。

    作为先锋兵的招潮兽在海水张望了好一阵,他慢慢的浮上了水面,悄无声息的游到了岸边,小心翼翼的踏上了海滩。抖了抖身上的水滴,这头招潮兽向着海滩上前进了几步,慢慢的一直向前行进了数十丈距离,发现四周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危险,他这才回过头,向着海面叫唤了几声。

    下一瞬间,远处的海面上突然浮现出了密密麻麻数以万计的黑色小脑袋。无数的招潮兽排着整齐的队伍,动作一致的向着岸边游来。一行一行的招潮兽冲上了海岸,用力的摇摆着身体将身上的水珠甩得老远,然后兴奋的‘叽叽喳喳’的叫唤起来。

    招潮兽的数量惊人,后面的招潮兽不断的涌来,已经登上岸的招潮兽就迅速的向着距离海滩有足足七八里地的一片树林狂奔而去。就好似一片黑漆漆的潮水漾过大地,招潮兽细碎的脚步声汇聚成了一片雷鸣声,震得海滩都隐隐颤抖起来。

    盻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细小的胳膊上凸起几条青筋,手上长有一米左右的蛇牙木长矛带起一道细微的破空声,快若闪电般刺进了一头从她身边掠过的招潮兽的身体。

    这头体长将近三尺的招潮兽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蛇牙木的木质纤维蕴藏了极其强烈的麻痹药物,倒霉的招潮兽只是抽搐了一下,就浑身僵硬的倒在了地上。

    盻珞的长矛轻盈的点出,又有两头体积稍微小一点的招潮兽抽搐着倒地。她咬着牙拖着三头招潮兽的尾巴,将他们拖到了自己藏身的礁石后面,然后就看到大群大群的招潮兽从礁石的两侧狂奔了过去。

    也有招潮兽注意到了这里的变化,似乎有他们的同伴突然消失不见了。但是这里距离海水不过百多丈,他们就算是想要停下脚步看个真切都做不到,后面有无数的同伴推搡着他们的身体,提打着他们的屁股,逼迫他们向前急速奔走。

    于是几头速度略微放慢了一点,想要停下来查探情况的招潮兽被撞得连连翻滚。气恼的尖叫了几声,这几头招潮兽也就懒得搭理刚才的,一门心思的闷着头跟着同伴向自家巢穴所在的树林冲了过去。

    如此过了足足一刻钟,宛如潮水一样的招潮兽大队才逐渐消失。

    盻珞这才慢慢的吐了一口气,将提起的那一颗心慢慢的放了下来。杵着手上的长矛,盻珞慢慢的站起身,瞳孔旁边带着一点儿亮银色的双眸向着四周顾盼了一阵,这才缓缓的挺直了腰身。

    瘦,很瘦,而且个头也不高。就好似一把芦柴棒一样的盻珞猛地看上去,就和被她猎杀的那头大一点的招潮兽块头差不多,顶多也就比那头招潮兽略微高出半个头的样。

    如此干瘪瘦弱的身上裹着一条脏兮兮的兽皮,除此以外就没有任何别的衣物。盻珞的双脚同样用粗陋的兽皮包裹着,这样可以让她在海滩上奔跑的时候,不至于被粗糙而锋利的礁石划破脚底板。

    脏兮兮的头发,脏兮兮的脸蛋,脏兮兮的胳膊腿儿。盻珞的身上是如此的脏,甚至会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从生下来以后就没有洗过澡。她身上唯一的亮点,或许就是她那一对儿宛如宝石一样熠熠生辉,边缘有着一圈儿细细的亮银色的大眼睛。

    但是盻珞或许也知道自己的眼睛太过于吸引人,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会眯着眼,就好像永远都没睡醒一样眯着眼。平日里她也时常耷拉着脑袋,加上她头上乱麻绳一样的头发不时垂下来挂在她的小脸蛋前面,也没有人会注意到她脸上这一对儿美丽的眼睛。

    用木矛戳了戳地上三头浑身僵硬却依旧活着的招潮兽,盻珞轻轻的笑了一声。

    很不错的收获,在这一片海滩附近的聚居点内,盻珞是唯一一个掌握了猎杀招潮兽技巧的孩。其他能够猎杀,敢于深入海滩猎杀招潮兽的,无不是孔武有力的青年壮汉。曾经也有小孩学着盻珞这样,躲藏在礁石后面偷袭招潮兽,但是他们的下场无不是被招潮兽群踏成了肉泥。

    ‘嗖’、‘嗖’的破空声远远传来,一个身穿黑色兽皮软甲的壮汉宛如一只大鸟一样,轻盈的踏着礁石向这边急速本来。这大汉每一个起落都能窜出十几丈远,看上去简直就好像在御风飞行一样。

    这个黑甲大汉径直向着盻珞这里奔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还有同样装束的壮汉向着海滩上的其他狩猎人纵身跃去。看这些大汉一蹦老远的势头,他们起码也是淬体重、十重甚至是练气期的实力。

    一道恶风扑面袭来,黑甲壮汉重重的落在了盻珞面前,将地上细碎的小石踩得‘咔咔’作响。壮汉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盻珞的肩膀上,打得盻珞连连后退,后背重重的撞在了礁石上,痛得她眼泪水都差点流了出来。但是盻珞紧紧的咬着牙,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也没有流出一滴眼泪。

    壮汉蹲在地上,拎起三头招潮兽仔细的比划了一下,然后将两头块头最大的招潮兽拎了起来,搁在了自己的背上。他欣然的向盻珞点了点头,大声笑道:“臭丫头,想不到你这本事越来越出挑了?一次猎杀三头招潮兽,嘿,就算是那群废物男人都难得做到吧?”

    吧嗒了一下嘴,上下打量了一下盻珞甚至没有自己小腿粗的小身板儿,大汉很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你生得丑了些,臭了些,大爷我也没有儿,不然你这么能干的小丫头,拿来做儿媳妇可不错。”

    盻珞抱着蛇牙木制成的木矛,一点儿都不敢吭声,她哆哆嗦嗦的弯下腰,向大汉表现出了服从和恭顺的态度。大汉满意的点了点头,轻轻的踢了踢地上还剩下的那头体积最小的招潮兽,淡淡的说道:“你倒是个有孝心的娃娃,以后我家的孩能像你这样,大爷也不怕自己出事了。”

    嘟起嘴唇,大汉仰天打了个尖锐的唿哨,他向着远处那些黑甲大汉打了个手势,那些黑甲大汉纷纷发出尖锐的唿哨声加以回应。大汉这才轻哼了一声,向盻珞挥了挥手:“好了,你回去吧。我已经打了招呼,这路上没人敢再从你身上捞好处。”

    怪笑了几声,大汉再次凌空跃起,一步迈出了二十几丈远,然后向着百多丈外的一个身材枯瘦,身高则是有将近一丈的黑皮大汉厉声呵斥起来:“黑鸦,你小不会又藏了私货吧?你这个狗-娘-养的杂碎,真不怕我们黑虎帮的兄弟们拆碎了你的骨头?”

    那黑皮汉‘咕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叫起了撞天冤:“我的虎大爷哩,我黑鸦猪狗一样的人,哪里敢坏黑虎帮的规矩哩!我今天就打了两头大家伙,全部都在这里哩。”

    到处都传来类似的哭诉声,好些个块头足足是盻珞的四五个甚至五个大小,生得牛高马大的大男人跪在地上向那些黑虎帮的大汉哭诉着,一个个为了一两二两皮肉的归属,在那里斤斤计较个不停。

    盻珞将地上那头体型最小,但是也有两尺出头长短的招潮兽背了起来,艰难的扛在了肩膀上,然后回过头向着百多丈外的大海看了过去。

    传说,在这片无穷无尽的大海,有一个神奇的世界。那里的人个个都和黑虎帮的这些强者一样修炼,他们当还有能够真正的飞天遁地,而不是一蹦一跳的向前赶路的仙人。在那个神奇的世界,没有饥饿,没有寒冷,也没有随时可能毙命的危险。

    那里所有的人都居住在温暖而安全的宫殿,他们有无穷无尽的最鲜嫩的招潮兽的兽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而且他们的寿命很长,比这个名之为仙绝之地的所有居民的寿命都要长很多。

    至于他们能够活多少年,聚居点内有的人说他们都能活一百年,有人说他们都能活三百年,也有人说他们都是神仙,他们起码能活一千年。

    盻珞从来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但是从她的父亲那里,她知道……

    盻珞突然惊骇的睁开了眼睛,她的瞳孔附近那一线细细的银光骤然一亮,她已经看到了数十里外的海面上,一个赤身露体的少年正飘浮在那里。在海流的推动下,这个胸口上趴着一头硕大的血色大鸟的少年,正慢慢的向着这边漂了过来。

    按照他漂流的方向以及速度,盻珞甚至能判断出,他将在两个时辰后,漂到七八里外的一个偏僻海岬里。而那个偏僻的海岬,盻珞是非常熟悉的,因为她经常偷偷的在深夜去那里,坐在那里的礁石堆里,静静的眺望夜空的月亮。

    抬头看看天色,这天很快就要暗下来了。而且今夜会是满月,两仪星最美丽的五轮月亮将同时在天空展示她们最美丽的一面。今夜不会有星星,但是月光灰照得天地通明就和白昼无异。

    深深的看了一眼数十里外那个只有自己能看清的人影,盻珞强忍着心头的火热,扛着那头招潮兽,用最快的速度向自家所在的聚居点狂奔而去。当然所谓的狂奔也只是相对的,以盻珞的那点小身板,那点力量,她也只是摇摇摆摆的,比寻常人走路的速度略微快上一点儿。

    所谓的聚居点,就是在两列山峰之间的一个山谷内,胡乱开辟出来的一块儿平地。

    这样的一个聚居点,居然聚集了超过五十万平民。到处都是简陋的茅草棚或者在山坡上开辟出来的地洞,超过五十万人就这么住在四处漏风的茅草棚或者一到雨季就变成泥汤的地洞。

    聚居点内唯一的全木建筑,就是黑虎帮的总堂所在。

    那是一座占地有七八亩地,最高的建筑有三层的木楼。黑虎帮主‘黑虎’以下,两百多名以‘虎’为姓氏的恶汉就全部居住在那一座被居民们称之为‘虎穴’的小楼。

    低着头,在无数贪婪、炽热的目光扛着那头招潮兽快速的返回了自家的窝棚,直到家里的两头老猎狗摇摆着尾巴慢慢的迎了上来,盻珞这才松了一口气,将招潮兽丢在了杂物房内,然后亲热的拍了拍两头已经因为伤残无法快速奔走的老猎狗的脑袋。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盻珞才会表现出一丝少女的心性,她的脸上也才会露出一丝笑容。

    安抚了两条亲密犹如家人的老猎狗,从招潮兽的身上切下了几块肉喂给他们吃了,盻珞小心的走进了最大的一间窝棚,呆呆的看着躺在简陋的草窝里一动不动的年男。

    瘦得皮包骨头,但是高有尺高下的年男胸膛微微的起伏着,七窍喷出的气息隐隐可以嗅到一股腐烂的臭味。他静静的躺在那里,就好似死人一般。

    但是盻珞小心的凑到他身边,想要用一块兽皮帮他擦拭身体的时候,大汉猛地睁开了眼睛,眸里闪过了一抹凌厉的寒光。当他看到靠近自己的是盻珞时,大汉顿时艰难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盻珞,你回来了?今天可顺利么?”

    盻珞笑着连连点头,她压低了声音,轻轻的说道:“今天盻珞猎到了三头招潮兽呢,但是两头大的都被虎大爪挑走了。只不过剩下的这头,爹爹,也足够我们吃上好几天的了。”

    大汉苦涩的笑了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的面孔上一团红气涌出,令得他无奈的**了一声,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盻珞,然后微微吐了一口腐臭的热气,再次昏迷了过去。

    盻珞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她蹲下身体,用力的握住了大汉宛如骷髅一般的手臂,两颗热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始终没有掉下来。

    从大汉脑袋边的草窝里翻出一柄锋利的,用不知名兽骨为柄的小匕首,盻珞去到了隔壁的杂物间,将那头招潮兽仔细的分割成了小块,将所有能食用的兽肉用厚厚一层海盐封存了起来。

    这里靠海,只要舍得花力气,海盐并不难得,这也是聚居点内的居民最常用的保存食物的手段。

    忙完了这一切,盻珞升起火,仔细的烤熟了一块儿拳头大小的兽肉。用匕首将兽肉分成两块,大概只占三分之一的那一块儿兽肉被盻珞自己吃掉,剩下那块比较大的兽肉,则是搁在了大汉脑袋边的一张大上。这样只要大汉苏醒,他就能立刻找到吃的东西。

    叮嘱两头老猎狗守在大汉的身边,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盻珞急忙抓起自己的蛇牙木长矛,悄无声息的走出了窝棚。避开四周居住的邻居,盻珞顺着最偏僻的道路,没有惊动任何人的离开了聚居山谷,快速向着白天她判定的那个海岬走去。

    她倒是不担心窝棚内自己父亲的安全,有黑虎帮虎大爪打过的照护,聚居点内还没有人会不怕死的去招惹她们父女两。

    来到那个形如鲨鱼牙齿,海滩上尽是磨贝壳磨成的沙,踏上去‘飒飒’作响的海岬,盻珞小心的握住了长矛,悄步向着海岬的尽头走去。

    海面上,她白天里见到的那个少年已经漂到了距离海岸不到百丈的地方。他和他肚皮上的那只血色的大鸟,依旧是一动不动,浑身死气沉沉的没有半点儿活气。

    盻珞向四周张望了一阵,她放下长矛,脱去身上的兽皮,光着身体跳进了海水。

    一刻钟后,盻珞大声喘着气,艰难的抓着殷血歌的长发,将他和血鹦鹉一起拖到了海岸上。好容易才将殷血歌拖到了一块礁石后,天空五轮月亮的光芒已经照亮了殷血歌白皙、英俊的面孔。

    盻珞顾不得披上兽皮,她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殷血歌白净的面孔,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生得真好看,比聚居点内的那些男人生得好看多了。”

    盻珞几乎是沉醉的看着殷血歌,虽然殷血歌白皙而瘦削的身材不符合仙绝之地的生存法则,但是这无法掩饰他那足以通杀岁到十岁、百岁、千岁以此类推所有女性的英俊面容。

    但是很快的,盻珞的注意力就被血鹦鹉勾引了过去。

    她一把抓住了血鹦鹉的脖,然后很熟练的在血鹦鹉的肚皮上摩挲了起来。

    “肥,这么肥的一只鸟儿,真是太肥了。”盻珞的嘴角有口水流了出来:“一定佷美味。”

    “肥?肥你大爷,你qun家才肥!”血鹦鹉突然睁开了眼睛,气急败坏的咆哮了起来:“鸟爷这不是肥,这是壮,这是强壮的壮,知道么?鸟爷这是强壮,健壮,看看鸟爷这一身的肌肉疙瘩?”

    “鸡肉么?”盻珞诧异的看着血鹦鹉:“你不是鸡,怎么会有鸡肉?我见过野鸡,你和他们长得完全不同。”

    “我,干。”血鹦鹉气得浑身毛都竖了起来,他很想冲着盻珞咒骂几句,但是他突然浑身僵硬的愣在了那里:“幽冥之气?我的亲爹老在上,这里怎么有幽冥之气?乖乖隆个洞,你母亲啃大葱,没有仙灵之气,没有天地灵气,这里居然有幽冥之气,乖乖,鸟爷我发达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