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遁逃(18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六章 深海遁逃(18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小儿嘴臭,该打。”

    镜花先生冷笑一声,隔着老远轻轻一掌向殷血歌抽了过来。殷血歌下意识的身体一晃,从原地挪开了七八步远,但是一记沉重的耳光依旧打在了他脸上。耳光不重,大概也就是千多斤的力气,殷血歌甚至没感到任何的疼痛,但是这太憋气了。

    闷哼一声,三阳开泰斧带起一团丈许方圆的火光向镜花先生当头劈了下去。

    镜花先生摇摇头,他随手向三阳开泰斧一指,小巧的牛角斧就滴溜溜的从空落下,恰好落进他的掌心。镜花先生双手握着三阳开泰斧轻轻一搓,殷血歌就觉得灵魂一阵刺痛,一口血涌到了嗓眼里,却又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他存在三阳开泰斧内的一缕神识已经被抹杀,面对镜花先生,三阳开泰斧内重重叠叠的阵法禁制完全没有任何防御力,被他轻轻一搓就将处于重重禁制保护下的神识碾成粉碎。

    “三阳开泰斧,嘿,琼雪崖原本有水火两脉道统,虽然火修一脉远不如现今的水修一脉,但是这三阳开泰斧怎么也是火修一脉的重器,你这黄口小儿,怎配得上他?”两根手指拎着三阳开泰斧,镜花先生不屑的摇了摇头。

    殷血歌心暗骂了一句该死,斜刺里突然有破空声袭来。

    他向左右看去,花巧语和乔木蝶正张开双手,纵起遁光向着浑身是血的珊瑚等女冲了过去。这两个老女人倒也清醒,三十个鲛人少女身上有着太大的价值,她们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瓜分战利品了。

    “我还没死呢。”殷血歌怒吼了一声,他眉心一道黑气**而出,幽冥十八禁囵塔放出幽冥鬼光,卷起了珊瑚诸女急速涌回了殷血歌的识海。

    幽冥鬼气乃极阴至邪之物,珊瑚等鲛人少女的体质虚弱,修为低微,一进入幽冥十八禁囵塔,被那浓郁的幽冥鬼气一冲,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顿时冻得昏迷了过去。塔狱的镇狱鬼王们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在他们的驱动下,幽冥鬼气在珊瑚她们体外凝成了一座座黑漆漆的玄冰棺材,将她们暂时封印了起来。

    “小,你就乖乖俯首就擒罢。”看到殷血歌居然有这样的手段,将这么多大活人收入自己的体内,花巧语和乔木蝶的眸里顿时奇光大盛。

    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他怎么也不可能有开辟戒虚空存放活人的本事,普通的乾坤戒和乾坤袋么,活人一进去那就肯定会活活憋死。也就是说,殷血歌身上有足够存放最少三十几个人,而且能够让人活得好好的空间法宝。

    任何一件空间系的法宝都是无比珍贵的,尤其是这种能够让活人生活在里面的空间系法宝,更是价值连城。整个琼雪崖,也就雪神宫主洛雪华手上有这么一件儿随身携带的洞府,这可是琼雪崖一脉压箱底的宝贝。

    想到殷血歌身上可能隐藏了这样的重宝,两个老女人的灵魂儿都被贪婪之火烧得沸腾了起来。花巧语脚下的五彩玉石雕成的花篮内喷出无数巴掌大小的花朵,乱杂杂的带着扑鼻的异香向殷血歌打来。而乔木蝶则是双手一拍,她的袖里就突然飞出了无数七彩的蝴蝶。

    百花、蝴蝶,奇香扑鼻,漫天都是霞光闪烁,伴随着淡淡的仙音曼妙,殷血歌的灵魂都猛地一阵颤抖,差点从眉心被吸了出去。幸好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内一道血气射入了他的灵魂,帮他将骚动的心灵稳固了下来。

    “两位怎么也是前辈高人,居然用这种不入流的五色**的手段,不显得下作么?”

    殷血歌怒啸了一声,他的本命蝠翼张开,体内血元奔涌,一道尖锐的裂魂蝠音冲天而起。快要贴近他身体的几朵鲜花、几只蝴蝶被湍急尖锐宛如锯齿的声波一冲,顿时化为无数细碎的光点飘散。

    花巧语和乔木蝶不由得惊叹了一声,这个小辈还有几分实力么?

    但是在两个修成元神的大能修士面前,区区练气期的殷血歌发出的裂魂蝠音对她们完全没有任何影响。她们双手结成法印,一口真元吐出,体内法力流转,漫天的百花和蝴蝶的数量突然暴涨百倍,里许方圆的空间全部被五颜色的蝴蝶和鲜花占据。

    镜花先生把玩着三阳开泰斧,面带清冽的冷笑,眯着眼看着被百花、蝴蝶笼罩的殷血歌。

    区区一个练气期的小修士,花巧语和乔木蝶,她们虽然资质略差了一些,但是也都是元神大成,度过了三难当起码一难的三难境大修士。两人联手对付殷血歌,这甚至就是拿着牛刀去捅蚂蚁嘛。

    就在这时,身体好似被好几座大山压制着,体内血元都变得凝滞有点不听使唤的殷血歌突然张开嘴发出一声大吼。一道蓝光从他眉心冲出,大荒龙鲸大浪舟呼啸而出,重禁止大阵同时开启,一片茫茫水波和浩淼云气将他还有血鹦鹉整个笼罩在内。

    无数的蝴蝶、百花同时落在了厚重的防御大阵上,沉闷的爆鸣声不绝于耳,光晕上点点涟漪溅出。大浪舟被震得剧烈的颤抖,但是重防御大阵组成的防御结界依旧完整,任凭花巧语和乔木蝶如何催动法诀,却始终无法破开这一重防御。

    “噫?”镜花先生惊讶的感慨了一声:“是大荒龙鲸大浪舟啊,这条龙鲸的元神,还是老夫亲自出手擒拿了,送去白角岛严家的海珍阁嘛。这可是顶级的灵器,怎么会落到一个娃娃手上?”

    殷血歌已经闯进了大浪舟的主控楼阁,从血鹦鹉嘴里掏出了几块极品仙石,用最快的速度填充进了防御大阵的法力枢纽。然后他双手按在大阵的控制核心上,一道狂暴的神识闯了进去。

    大浪舟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一条龙鲸虚影从大浪舟的上空浮现出来,他仰天一声长啸,大浪舟带起百丈巨浪,分开了四周繁复的百花和蝴蝶,向着南方笔直的冲了过去。一路上无数的蝴蝶和百花纷纷碎裂,眼看着大浪舟就冲到了四周浓郁的白色雾气边上。

    控制着四周大阵的八名少女同时呵斥了一声,她们催动十四面蓝色旗幡剧烈的摇动着,不断的汲取海洋的海水,化为蒙蒙水汽笼罩四方。

    镜花先生看得有趣,他不由得抚掌大笑:“两个小丫头,莫非你们要让这娃娃就这么逃走?老夫本体可是蹲在大雪岭雪龙谷内潜修,这里的一具分身只不过是元神境的修为,难道你们还要老夫亲自出手?”

    花巧语和乔木蝶脸色同时变得酡红一片,花巧语厉声喝道:“老祖且在一旁等候,今日由不得这小贼放肆。”

    “谁是贼,这话还不一定呢。”殷血歌在大浪舟内厉声长啸,然后他狠狠的一跺脚,整个大浪舟轰然爆炸开来。在大浪舟爆炸的一瞬间,大浪舟内铭刻的座防御大阵骤然向内一缩,一重厚厚的防御光罩将他和血鹦鹉牢牢地裹在了里面,整个船体则是化为一团强光迅猛爆开。

    ‘哎哎呀’一声惊呼,措手不及的花巧语和乔木蝶被炸得飞了出去。

    可怜她们只以为生擒殷血歌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她们连一点儿防御自身的准备都没有。大荒龙鲸大浪舟,这可是海珍阁压箱底的渡海灵器,如此大型的灵器自爆,连同刚刚填充进去的几块极品仙石都一并爆炸开来,这威力几乎堪比散仙的倾力一击。

    幸好这自爆的威力是全方位的四处散开,并没有朝着特定的一点发动攻击,所以花巧语和乔木蝶在绝境找到了一丝脱险的机会。她们仓促祭起了自己发动最快的护身法宝护住了身体,然后她们就彻底淹没在了大浪舟自爆释放的强光。

    十四面大旗组成的大阵瞬间崩解,这座大阵只是花巧语和乔木蝶用来掩人耳目,不让人发现这里动静的小型幻阵而已,并没有什么防御力。大浪舟轰然爆开,这座大阵彻底粉碎,八名控制大阵的少女被震得粉身碎骨,就连魂魄都被炸成了一缕儿青烟。

    就连站在远处好整以暇的以一种世外高人的出尘面孔,在一旁看热闹的镜花先生都是脸色骤然一变:“这娃娃好狠戾的心肠,他怎么就舍得将这么一座灵器楼船给毁掉了?他是哪家教出来的娃娃?这么小点年纪,居然……”

    镜花先生的话没能说完,他的这具分身不过是化神境的修为,面对如此巨大的一座灵器楼船的自爆,尤其是里面还混杂了几块极品仙石瞬间释放出的全部能量,饶是镜花先生心有无数的仙术,无数的神通法力,但是现在他的实力就这么点儿,一应仙术手段都施展不出来。

    甚至他这具分身就携带了一件普通的上品法宝护身,而一件上品法宝面对一座巨型灵器和几块极品仙石的自爆,未免就显得太过于孱弱了一些。

    大浪舟自爆的威能呼啸而来,镜花先生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扑面而来的光幕,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殷血歌,老夫记住你了。你这个欺师灭祖背叛师门的逆贼,琼雪崖一定倾尽全力满天下追杀你,一定要让你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强光淹没了镜花先生的分身,他护身的法宝被粉碎,他的分身瞬间在强光化为一缕青烟。

    远在亿万里之外的琼雪崖大雪岭雪龙谷,一派仙风道骨的镜花先生正盘坐在一株古松下,笑盈盈的向几个花家的晚辈传授凝练冰雪精英,提炼雪魄神雷的经验。骤然间他剧烈的咳嗽了一声,好一个仙风道骨、不染尘埃的地仙老祖,居然七窍喷血的一头栽倒在地。

    “该死,是谁敢灭我分身?”虽然是地仙老祖,但是猛不丁的一具化神境的分身被灭,那就好像一个强壮的大汉在小腹上被人捅了一刀,那伤势依旧是痛彻心扉。

    一群吓得目瞪口呆的花家晚辈七手八脚的扶起了镜花先生,原本仙风道骨,此刻变得浑身是血好似被一群围观群众殴打了三天三夜的小偷一样狼狈的镜花先生,他就这么站在古松下,毫无形象的放声怒吼起来:“该死的殷血歌,他居然敢勾结万蛊教魔头,暗算师门长老,如此逆徒,当杀,当杀。”

    抖手将一块巴掌大小的精美玉符丢了出去,镜花先生冷声道:“传令下去,凡我琼雪崖所属,倾力追杀叛门逆徒殷血歌。如有人能将他头颅献上,老夫可破例收他为记名弟。”

    一众花家晚辈的眼珠变得锃亮锃亮,他们忙不迭的捡起那块玉符,就要架起遁光离开。

    镜花先生突然叫住了自家的这些晚辈,他沉默了一阵,轻轻的挥了挥手:“暗地里行事,不要惊动了宫主一脉的那些人。封锁所有通往琼雪崖山门的传送阵,不许他靠近山门一步。在外面,偷偷的将他解决了。”

    花家的晚辈们顿时明白了镜花先生的用意,他们纷纷应了一声,然后急匆匆地赶去四周传令去了。

    大海之下,殷血歌小心翼翼的抱着血鹦鹉,运转秋蝉蛰隐术收敛了全部的精气神,宛如一根死木头一样随着海流向着南方漫无目的的飘去。在他的上空,在海面之上,无数花巧语和乔木蝶招来的琼雪崖修士正无头苍蝇一样飞来飞去,将方圆数万里的海域封锁得水泄不通。

    一道道强劲的神念不断扫过殷血歌的身体,一些实力达到了化神境的修士,他们的神识凝练犹如实质,殷血歌可以看到一条条或明或暗的光线呼啸着在海水扫过。这些强大修士的神念就好像无数柄铁扫帚,将海底搅得乌烟瘴气,无数的砂石泥浆都翻滚了起来。

    这些黑漆漆的泥浆将海水染得漆黑,殷血歌欣喜若狂的将身体藏进了这些泥浆,慢慢的顺着海流继续向南方飘去。他不敢去北方,那是通往琼雪崖山门的方向,可想而知那里已经被全面封锁了。

    如果他仅仅得罪了花巧语和乔木蝶,那么他还有几分希望让洛雪华为他做主一二。

    但是他现在得罪的是镜花先生,是琼雪崖三大地仙老祖之一的镜花先生。殷血歌不认为洛雪华会为了给自己主持公道,而得罪自家山门的擎天玉柱。就算殷血歌身后有个血曌仙朝的招牌挂着,但是血曌仙朝距离这一片星域还不知道有多远,或许洛雪华他们一辈都不会和血曌仙朝扯上任何联系。

    所以在殷血歌的判断,洛雪华是不会为了他而和镜花先生发生全面冲突的。

    就算他现在找到了洛雪华,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他被当做牺牲品,成为镜花先生发泄怒气的靶。

    所以他不能回去,他现在只能死求活,挣扎着闯出一条活路来。在这个陌生的仙界,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两仪星,甚至幽泉都没有跟随在他身边,他身边只有一头不怎么靠谱的血鹦鹉,他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挣扎着活下去。

    活下去,然后变得越来越强,一直强悍到再也没有人敢将他随意的当做可以**的蝼蚁来对待。

    丹田,重浮屠小塔上的朵莲花轻轻的旋转着,一丝丝血光照耀四方。围绕着重浮屠小塔的浓郁血光犹如心脏一样跳动着,每一次跳动,都会压迫得浮屠小塔向内塌陷一丝。而小塔每缩小一丁点儿,殷血歌体内的血元就越发的凝聚凝炼一分。

    血鹦鹉乖巧的趴在殷血歌的怀,他眸里血光闪烁,阴戾凶狠的目光滴溜溜的向着四周打量着。如果不是知道殷血歌正带着自己逃命呢,他肯定已经破开嗓大骂起来,将镜花先生、花巧语和乔木蝶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进去了。

    随着海流慢慢的向南方前进,四周扫描的神识不见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

    很显然,有更多的修士加入了对殷血歌的追捕。透过浑浊的海水向上望去,可以看到每隔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就会有三五个或者十几个修士成群结队的从海面上飞过。

    如此向着南方漂流了小半个月的功夫,那些在海面上搜索的修士似乎失去了耐心,突然就有一个修士将数十颗拇指大小的火雷投掷了下来。这些火雷‘骨碌碌’的一路滑了下来,有好几颗火雷就要死不死的正好落在了殷血歌身边,静静的躺在他身边的海床上。

    ‘轰轰’声突兀的响起,数十颗火雷鱼贯炸开,这些显然出自元婴修士之手的火雷每一颗爆炸的威力极强,比起金丹巅峰修士的全力一击还要厉害数倍。

    殷血歌的身体虽然已经到了木身境,却最多能承受金丹境修饰的攻击。

    每一颗火雷爆开,威力都涵括方圆百丈之地。好几颗火雷的威力聚集在一起,就炸得殷血歌身上那件法衣寸寸粉碎,炸得他皮开肉绽,五脏腑都有了无数的裂痕。

    火雷的爆炸停下后,这一片海域已经变成了死地。

    无数海鱼海兽被炸得粉身碎骨,血浆将这一片海水都染成了赤红色。

    殷血歌残破的身体浸泡在这一片浓郁的血色,大量的鲜血精华不断被他身体吞噬,逐渐融入了他的四肢百骸,逐渐被重浮屠小塔吸收。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海面上传来:“这里没有,那小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他怎经得起我们的雷火?”

    很快,周边海域不断响起了各色雷火爆炸的声音,海水激烈的翻滚着,无数巨型海兽海鱼被击杀,他们的鲜血让方圆数千里的海域都变成了一片赤红色。

    殷血歌就在这一片血水越漂越远,一步步的向南方靠近。(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