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收取墨珠(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四章 收取墨珠(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海面传来的雷鸣声,惊醒了正沉浸在修炼的殷血歌一。

    身体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殷血歌吐出一口暖洋洋的热气,双眸血光一闪而过,身形一晃已经来到了洞穴入口处。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洞穴外的动静,他这才放下心来,仔细的审视起自己的变化。

    丹田,一座重浮屠小塔已经被一团浓郁的血光包裹,宝塔上朵儿重瓣的莲花绽放开来,丝丝蕴藏着无穷玄妙-的血光不断从莲花喷射四方。

    周身气息运转宛如盘上走珠,滴溜溜灵动无比。筋骨强横犹如铁木,身体一动则骨节碰撞发出沉闷轰鸣。更让他满意的是,他此刻体内血气奔涌如雷,炽热如阳,以神识内视,就感觉浑身一团红光喷薄欲出,体力精神都达到了巅峰状态。

    重浮屠小塔上朵莲花全部绽放,殷血歌心知肚明,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凝结本命血莲,达到寻常修炼者金丹境的境界。到了那个境界,血海浮屠经的修炼就算是真正的踏上正轨,无穷的大道奥秘等着他去参悟,等着他去精研。

    血鹦鹉骂骂咧咧的睁开了眼睛,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要掰开他两条盘在一起的腿儿,但是这几天过去了,他的两只鸟爪早就发僵扣在了一起。可怜他的翅膀却又没办法做太精巧的事情,他只能咬牙切齿的,宛如不倒翁一样在地上打着转,愤怒的蹬踏着两条鸟腿。

    好容易听到‘咔擦,一声响·血鹦鹉的两条紧扣在一起的鸟腿终于分开,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翅膀朝着自己的两条腿儿拍打了好一阵,这才小心翼翼的倒抽着凉气站起身来,绕着圈儿开始活动自己的血脉。

    转了几圈,血鹦鹉突然得意的笑了一声·他张开嘴喷出了四十根牙签一样粗细的鬼头桩。黑红色条纹交错盘绕的鬼头桩围绕着血鹦鹉的身体缓缓盘旋,血鹦鹉突然跳着脚笑了起来。

    “那小白脸·果然是牙签男·鸟爷没冤枉他啊!”血鹦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看看他的法宝,被鸟爷炼制成天十地屠神戮仙沥血魔雷阵的阵桩,也就牙签粗细嘛。”

    殷血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对于血鹦鹉,他已经懒得吐槽什么了。

    珊瑚等鲛人少女也同时睁开眼睛,她们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儿,突然惊喜的发现自己体内有一道纯净而柔韧的真气在缓缓流转。原本她们体内充斥的驳杂、虚浮的真气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她们体内的水属性真气虽然比原本的真气数量上少了许多·但是真要说起威力来,可比以前强大了数倍。

    而且她们依旧清晰的记得在殷血歌身边时,她们感受到的那种属于大海特有的大道本质。那种浩淼无边的瑰玮,恒古不变的从容,和风细雨的柔美,以及毁天灭地的恐怖。有了这一丝大道印象存在灵魂深处,这对她们未来的修炼毫无疑问指明了一条通天大道。

    所以珊瑚诸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们依旧整齐的向殷血歌跪拜了下去。

    殷血歌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血鹦鹉心里可是明镜一般雪亮。他大叫着飞上了殷血歌的肩膀,凑到他耳朵边低声嘀咕了几句,于是殷血歌也就心安理得的受了她们这一礼—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行人小心的挪开了洞穴口上的珊瑚礁,然后就听到罗鸦的滚滚尖啸声从海面上直传进了海底:“洛雪华,你区区一道分身,莫非就想击杀老夫?嘿嘿,老夫不奉陪了·白角岛的油水,老夫收下了;这百多万修士的性命·哈哈,你们琼雪崖去头痛吧。”

    殷血歌和珊瑚等鲛人少女同时打了个寒战,百多万修士的性命?岂不是白角岛上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被万蛊教的这些邪修给杀绝了?白角岛经此一役,怕是没有数百年的时间根本无法恢复元气。

    百万修士啊,哪怕其绝大部分都是淬体境、练气境的刚入门的修士,这数字也太吓人了。白角岛是方圆十万里内散修的聚集地,这一场杀戮,怕是方圆十万里内一大半的修士都被灭杀了。

    在琼雪崖和万蛊教的争斗,这些低阶修士自然也有他们的用处,或者驻守各处据点,或者运送各种物资,或者破坏性的开采抢夺来的各种矿脉。猛不丁的损失了百万修士,虽然是散修,但是对琼雪崖的实力也是极其沉重的打击。

    整个两仪星方圆亿万里,平民百姓的数量难以计数,但是所有的修士加起来才能有几个一百万?

    殷血歌侧耳倾听,就听到了洛雪华冰冷宛如冰渣的声音缓缓传来:“罗鸦小儿,本宫不日定然亲自取下你的人头。不管你躲去哪里,你的这条性命,本宫定下了。”

    虚空突然又有一声极其尖锐,飘忽莫测好似从亿万里外传来的声音响起。

    “罗鸦师侄,干得漂亮。嘿嘿,洛宫主此刻怕不是怒火烧,恨不得杀上我万蛊教山门,将我万蛊教整个拔除了?只可惜,你们琼雪崖一群小女人,也只能是想想了。”

    “这次我万蛊教得了个大彩头,可喜可贺,要摆上三天三夜的流水席大肆庆祝才是。洛宫主,就不躬丨远送了,罗鸦师侄留在岛上的那座传送阵,就当是本座的一份小小礼物,洛宫主只管留下就是。”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传来,远离白角岛数百里,深处数十里深的海底,殷血歌他们依旧被那一声巨响震得头昏目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四周的海底山岭一阵的跳动,无数大大小小的珊瑚礁纷纷滚落。

    很显然·那座罗鸦用来逃跑的传送仙阵爆炸了,而且罗鸦他们肯定在大阵加入了其他的古怪禁制,否则单纯一座用来在两仪星内部进行传送的仙阵,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爆炸力。

    洛雪华的尖啸声绵绵传来,听那宛如海啸般绵绵不绝,犹如雷霆一样沉闷震耳的呼啸声·殷血歌不由得吐了吐舌头。看来洛雪华已经气得发飙了,现在可不是去见她打听幽泉近况的好时机。

    摇摇头·殷血歌在珊瑚等鲛人少女的簇拥下·小心翼翼的顺着海底的峡谷向着东方墨珠岛的方向窜了过去。

    万蛊教的修士已经逃之夭夭,封锁了白角岛四周的大阵也已经撤除,殷血歌他们在海底小心的潜行了小半天的功夫,前方一片清澈的海水在望,他们已经回到了墨珠岛。

    上次去白角岛走的是云路,殷血歌也没看到墨珠岛附近的海底是什么模样。

    此次在鲛人少女的簇拥下从水路返回,殷血歌终于见到了墨珠岛周边的海底·果然是一片美轮美奂的洞天福地。这里的海沙都是细腻宛如玉石磨成的极细沙·清澈的海水极少有水草之类的杂质,坡度柔和的珊瑚礁上,无数大大小小的贝母惬意的躺在那里。

    这里的贝母,常见的都有婴孩头颅大小,从他们微微张开的贝壳缝隙望进去,可以看到莹白如玉的贝肉。有些贝母的贝壳张得比较大,在贝肉间就能见到几点黝黑的闪光·那是微微探出头来的墨珠。

    而比较大一点的贝母,就有普通水缸大小,这些贝母位于更深一点的水域。这些贝母的贝肉都带着一层莹润的玉光,贝肉上附着了一层细腻的浆汁,这就是贝母灵液,是那些女性修士奉为珍宝的好东西。

    但是女修们喜好洁净,她们是绝对不会直接将这些滑腻腻粘稠的,带着一丝腥味的灵液敷在脸上的。所以她们格外看重那些由贝母灵液凝结而成的墨珠·由墨珠炼制成的三光柔水润肌丹,则是她们心养颜养身滋养经络的无上灵品。

    在更深的海域·一些体大和一条小船差不离的贝母正在那里吞吐天地灵气。这些贝母的贝壳开启,淡银色的贝母灵液已经从贝壳内满溢了出来。这些贝母起码也是千年以上的火候,他们蕴养出的墨珠起码都有拳头大小,内蕴的灵气和灵液格外的充沛,在琼雪崖也只有化神境以上的女修才有资格享用。

    在更深的海底,还有更大更珍稀的贝母,但是那些贝母年月久了,已经隐隐通灵。其一些贝母更是功参造化,有了不菲的法力修为。这些通灵的贝母平日里难得一见,墨珠岛的采珠人不可能采到他们体内的墨珠,就算是琼雪崖的修士,也难得从他们那里得到好处。

    墨珠岛方圆千里之地都被一个硕大的防御阵法笼罩着,那些普通的海鱼海兽都无法靠近墨珠岛半步。所以墨珠岛周边的海域只见到大大小小的贝母逍遥自在的躺在那里,阳光透过清澈的海水照耀在海底的沙滩上,荡漾出了七彩的光泽。

    鲛人少女们驾驭水流轻盈的穿过海底,她们身上属于海洋的气息安抚着沿途所过的贝母,这些贝母欢喜的张开贝壳,吞吐着如玉的贝肉表现出对鲛人少女们的欢迎。

    更有一些年月比较久的贝母,他们主动的喷吐出了自己孕育的墨珠,颗颗墨珠带起大片的水泡珠向着殷血歌他们飞了过来,被这些鲛人少女轻盈的握在了手。

    鲛人少女们白皙的手臂和通体漆黑、晶莹皎洁的墨珠相互辉映,黑白对比分明,格外衬托得这些鲛人少女眉目如画。清澈的海水荡漾着,殷血歌在这么一群美丽的少女簇拥下向着墨珠岛静静的前进,一颗一颗的墨珠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点点烛光映着阳光,显得格外的华美瑰丽。

    ‘叮叮,声不绝于耳,鲛人少女们眨眼间就在袖里塞满了墨珠。

    殷血歌笑着将一个乾坤袋递了过去,珊瑚接过乾坤袋,仔细的招来几条柔和的水流对着乾坤袋刷了又刷,将他留在上面的所有气息冲得干干净净·这才将姐妹们手上的墨珠一一装了进去。

    看到珊瑚这般模样,殷血歌好奇的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一颗激射而来的,大概鸡大小的一颗墨珠。原本宝光莹润好似有一层水波在珠面萦绕的墨珠,被他的手指刚刚碰到,表面的光泽就骤然黯淡下来。

    一缕几不可查的淡淡阴气顺着手指流进了殷血歌的身体·他觉得自己的经络微微一凉,似乎柔韧度增加了一些。但是和自己的修炼相比·这一颗宝珠送入他体内的凉气带来的变化根本微不足道。

    摇摇头·殷血歌刚想要说点什么,他就看到手墨珠已经变得斑斑点点,有一点一点极细小的杂色半点宝珠内渗了出来。

    这是他体内的阳和之气侵入了宝珠,污染了里面本来浑然一体没有丝毫杂质的水元之气。

    “嘻,这东西还真有趣。”血鹦鹉看得好玩,张开嘴就把这颗宝珠吞了下去。也不咀嚼一下,血鹦鹉昂着脖将宝珠吞进了肚里·然后他肚皮就有‘咕咕,声传了出来。

    “味道不怎么样·里面的灵贝灵液么,对女人好处很大,对我们大老爷们,没什么用。”血鹦鹉不屑的摇了摇头,他的眼珠一转,一道黑红二色光流喷出,远处一支体长超过一丈的贝母被他吸了过来·点点滴滴的银色灵液不断飞出,被他一口喝了进去。

    殷血歌好奇的从血鹦鹉嘴边抢过几点贝母灵液丢进自己嘴里,一如血鹦鹉所言,这灵液对男人的功效不大,喝进去也没什么太奇妙-的效果。但是这灵液入口甘甜醇美,就好像一道冰线从嗓眼直接倒进肚里,然后化为一片清凉的气息流遍全身。

    味道很好,是一种上好的饮品·大致就是这样了。

    就这样,绕着墨珠岛转了一圈·鲛人少女们根本不用自己出手,那些感应到她们身上鲛人气息的贝母已经主动的将自己孕化的墨珠喷射了出来,进贡给了她们。

    要知道,鲛人一族在海洋可是真正的上位妖族,珊瑚她们在鲛人一族的血统也算是很高贵的那一种,算得上是鲛人一族的贵族。这些贝母在海洋只能算是地位最卑下的一类,感受到鲛人的气息,他们的本能就驱使他们将自己最好的宝贝贡献了出来。

    仅仅是绕着墨珠岛转了一圈,殷血歌他们收集到的大大小小的墨珠就将近百万。单纯他这一次的收获,就足够墨珠岛上的平民应付好些年了。

    就在殷血歌准备招呼鲛人少女们登岸的时候,让他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湍急的海流涌了过来,三头体长超过二十丈,贝壳厚重呈淡金色,贝肉就好似黄金铸造而成,体内的贝母灵液凝结犹如水银,点点滴滴宛如融化的黄金汁水一样夺目的巨型贝母悄然从海流出现。

    殷血歌的身体骤然一凝,三头大贝母释放出让人惊恐的威压,宛如一座大山沉甸甸的压在了他身上。这三头大贝母的背后有一片淡金色的光雾缠绕,里面隐隐有一颗硕大的宝珠虚影若隐若现,这分明是三头修成了元神,已经奠定了长生之基的深海大妖。

    珊瑚急忙迎了上去,用鲛人一族的语言和那三头大贝母嘀咕了一阵,三头大贝母轻轻的张开自己的贝壳,‘咕噜噜,的吐出了三百十颗人头大小光芒四射的墨珠。又是一道旋流涌来,三头大贝母消失得无影无踪,压在殷血歌身上的无形压力也悄然消散。

    这三头大贝母来去如风,没有和殷血歌进行任何的交流,就好像是特意来给鲛人少女们赠送这么一批宝珠一般。

    珊瑚回到了殷血歌身边,小心的介绍了这三头大贝母的来历——他们是墨珠岛这一片海域所有墨珠贝母的先祖,他们原本早就可以离开墨珠岛,前往两仪星更广阔的海域修炼悟道。但是他们就是不放心这里的这么多儿孙,所以一直逗留在这里。

    他们喷出这么多极品的墨珠,就是一点点小礼物。他们希望殷血歌不要利用珊瑚等鲛人少女的种族天赋压榨这些贝母,而是放任这些贝母继续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他们希望在未来有一天,在这些贝母后辈能够出现几个修成元神的大妖,这样他们就能放心的离开墨珠岛,将守护这些后生晚辈的重任交付出去。

    向着三头大妖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殷血歌肃然向那个方向稽首行了一礼,然后他又掏出了一个乾坤袋递给了珊瑚,让她将这些极品的大墨珠都收藏了起来。

    这些起码活了万年以上的大妖体内凝结的墨珠,可不仅仅能用来炼丹了,就算是用来炼制极品灵器都是有资格的。让珊瑚她们将这些墨珠好好的保存下来,未来她们或许就能多一套儿合用的法宝。

    返回墨珠岛,帮助李一、李二等岛民重新盖了一片房屋,为他们捕猎了一些海鱼、山兽充当口粮,拖拖拉拉了几天,原本没有丝毫动静的传送阵,突然爆发出了一团夺目的光芒。

    一个面色枯黄的年女人板着一张标准老处-女的面孔,在几个同样死气沉沉的少女簇拥下,缓步从传送阵内走了出来。

    带着一声破空声,殷血歌按下剑光,落在了传送阵前。

    看了这年女人一眼,殷血歌向她抱拳行了一礼:“战仙殿弟殷血歌,见过……”

    年女人冷淡的打断了他的话:“废话少说,我是还丹殿七海堂副堂主乔木蝶。墨珠呢?”

    不等殷血歌开口,乔木蝶已经冷声威吓道:“如果你这次不能缴纳足够的墨珠,那就是死罪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