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洞穴大道(12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三章 洞穴大道(12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万蛊教的蛊虫大阵恶毒异常,从海面一路潜下来,所过之处无数大大小小的海鱼全部翻着白肚皮,死气沉沉的向海面上飘去。一些海鱼的尸体正在急速溃烂,在海水扩散出大片**的毒浆。

    鲛人少女们忧心忡忡的看着被毒气污染的海水,一片浓郁的黑色幽光从海面直插海底,这一片黑光有无数虫的虚影在爬行。大片毒气从黑光喷出,这一方海水正在被污染,毒化,就连殷血歌都察觉到皮肤隐隐的刺痛,这是无形的毒性正在腐蚀他的身体。

    深海,殷血歌和血鹦鹉都有点抓瞎。他们现在实力低微,一口气憋着,也只能勉强护住自己的一条性命。其他什么玄妙的避水咒、净化咒之类的高深玩意,他们是一概不会。

    看了看下方深不见底的海水,殷血歌向四周簇拥着自己的鲛人少女打了个手势。

    这些少女很是机敏的连连点头,控制海水对她们而言是呼吸一般自然的事情,虽然她们的实力也不强,但是三十几个少女联手,依旧在海水掀起了一道往来回旋的暗流。湍急的暗流驱散开了四周有毒的海水,在水下给殷血歌和血鹦鹉扩开了一个直径三米左右的孔洞。

    那为首的鲛人少女张开嘴,从嘴里吐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淡蓝色宝珠,她将宝珠悬浮在殷血歌面前,顿时四周海水就有丝丝缕缕的空气被宝珠吸纳了过来,很快就填满了这个孔洞。这里的空气很清新,还带着一丝海水特有的盐腥味。

    赞许的向那少女点了点头,殷血歌犹豫了一下,这才问道:“你和你的姐妹,都叫什么名字?”

    少女的脸色微微一变,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烁,然后迅速融入了四周的海水。她强打着笑容,向殷血歌行了一礼:“奴婢姐妹们,都还未成年,族长辈,还没有给我们起名的,只有一个小名使唤。奴婢叫做珊瑚,这是玳瑁、砗磲、绿珠……”

    珊瑚将自己一众姐妹的小名都报了一番,尽是一些海里面好看、美丽的物事。殷血歌不由得暗自点头,这天下间的父母,对自家儿女的心思都是一般的。这些鲛人少女的父母,给她们的小名都是美轮美奂,这份舐犊之情,却是殷血歌都能感受到。

    沉吟了一阵,殷血歌缓缓点头:“破了你们部族的那些修士,我不会帮你们出手报复。”

    珊瑚和一众鲛人少女低下头,神色一时间都黯淡了下来。但是她们也知道,这是情理当的事情。殷血歌自身就是人类修士的一员,他又怎么可能帮助她们这些奴婢,向那些人类修士报复?人类修士屠杀鲛人部落,劫掠鲛人部落的少女贩卖,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顿了顿,殷血歌沉声道:“回去琼雪崖,我把你们交给幽泉,好好跟着她学些东西,以后你们如果自己实力足够了,想要去找那些人报复,我是不管的。”

    冷笑了一声,殷血歌眸里不由得闪过一抹血光,一股血妖特有的凶横暴戾的妖气一闪而逝:“再者,我有喜欢护短,你们找人报复,为自家父母亲族报仇,谁也挑不出刺来。但是谁要敢找你们的麻烦,我是肯定给你们撑腰的。”

    血鹦鹉拍打着翅膀,得意的绕着殷血歌往来盘旋着:“这种脾性,鸟爷喜欢。小丫头们,你们以后多巴结着鸟爷,哄得鸟爷开心了,帮你们报仇的事情,鸟爷这里也是好说话的。唉哟,不对啊。”

    血鹦鹉突然大叫了起来:“这万蛊教的人攻上白角岛,整个岛上的修士怕不是都要被他们斩尽杀绝了,这些丫头的仇人肯定也在白角岛上,这不会一起被人给灭了吧?”

    鲛人少女们微微一愣,脸上同时带上了一丝不甘心的表情。珊瑚向殷血歌行了一礼,柔声说道:“如是这样,倒也一了百了,奴婢们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

    殷血歌摆了摆手,轻轻的捏住了血鹦鹉的喙:“这话,谁说得准?万蛊教虽然来势汹汹,但是白角岛就是这么容易被平掉的么?这里毕竟是琼雪崖的心腹之地,说不定已经有琼雪崖的修士来援了。”

    话音刚落,就有一声巨响从上空传来,白角岛上不知道是修为到了和等境界的大修士狠狠的对拼了一记,震荡得这方圆千里的海域都剧烈的震荡起来。深处海面下数百丈,殷血歌他们都被震得脑剧痛,七窍隐隐有血丝渗了出来,更能看到一道道白色的水纹从白角岛的方向涌来,带着刺耳的啸声向着四周扩散开去。

    幸好鲛人少女们联手在众人身边制造了一层暗流,分散了那水波冲击的威力,饶是如此,依旧有十几个鲛人少女被震得口吐鲜血。而那白色震波所过之处,大量的海鱼身躯突然爆炸开来,大片血水荡开,将四周的海水染成了一片刺目的暗红色。

    殷血歌不敢怠慢,他急忙让珊瑚诸女用最快的速度向下潜去,众人分开水波,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沉下去有十几里深,已经能看到海底高耸的山岭和深邃的海峡。随意找了一条黑漆漆不见丝毫光亮的海峡,一行人遁了过去,顺着海峡就朝着远离白角岛的方向有行去。

    如此潜行了数百里,最终一行人来到了一片地势极其复杂,到处密布着高耸的珊瑚礁,到处都是七通八达的洞穴,到处都生长了茂密的海藻和其他水草的区域。

    殷血歌循着某种本能,挑选了一处海藻密度并不是最大,四周有着好几条小海峡可供逃跑的地方,让鲛人少女们带着他们潜了过去。挑选了好一阵,最终殷血歌挑了一个进退自如,洞口只有一丈左右的海底洞穴充当藏身之地。

    但是还不等殷血歌他们钻进洞穴,一条长有二十几丈的触手就突兀的从洞穴卷了出来,一把卷住了一个鲛人少女的腰肢,拖着她就往洞穴内窜了回去。殷血歌的反应很快,触手刚刚窜出来,一柄鲜血凝成的飞刀就飞快的射了出去,一刀将那触手斩成了两段。

    血色飞刀散发出妖异的血光,被切下来的长有一丈左右的触手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干瘪枯萎变成了一团灰烬。飞刀插在那条痛得不断蠕动的触手上,飞快的向着触手深处钻了进去,所过之处触手内的血肉精华被飞刀不断的吞噬,眼看着本来拇指大小的飞刀几个眨眼就膨胀到了两尺长短。

    一道湍急的水流从洞穴冲出,一头体长有七八十丈的软体章鱼艰难的从直径只有一丈左右的洞穴窜了出来。他的触手张开,宛如几条暴怒的蛟龙,狠狠的向着殷血歌他们当头打了下来。

    这条章鱼的体积巨大,散发出的精血气息格外的浓郁。但是毕竟是没有开通灵智的妖兽,他的血气如此强盛,可是散发出的妖力却格外的微弱,甚至连练气期都没有。这又是一头空有庞大的身躯,但是没有相匹配实力的倒霉家伙。

    数十柄血色飞刀带起一道闪光,急促的射进了章鱼的体内,疯狂的掠夺起他的精血。

    短短两个弹指的功夫,章鱼的触手距离殷血歌他们还有老长一段距离,偌大的一条章鱼就被吸成了一团粉尘,被海底暗流一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数十柄飞刀飞回殷血歌的身体,庞大的血气在他体内奔涌开,所有人都听到了殷血歌心脏内传来的宛如雷鸣一般的爆鸣声。

    比划了几个手势,殷血歌面孔憋得通红。

    刚刚在海面上吞噬了大黑龟的精血精华,此刻又吞掉了这么大一头章鱼的精血,他的身体都快被血气撑爆了。仓促的带着鲛人少女们钻进了洞穴,血鹦鹉翅膀一拍,卷起了几块珊瑚礁将洞口堵得结结实实。

    珊瑚带着几个姐妹随意从那些珊瑚礁上采下了十几块颜色各异的珊瑚,用鲛人一族的语言念诵着咒语,将这些珊瑚看似随意的布置在了洞口附近,然后将那颗深蓝色的宝珠放置在了地上。

    就听得‘嗤嗤’声不绝于耳,方圆有三百多丈的洞穴内所有海水都急速向洞穴外窜去,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洞穴内的海水涓滴不剩,就连地面都变得干燥无比。同时海水分离出了足量的空气,在洞穴内呼吸一点儿都不觉得憋闷。

    一进洞穴,殷血歌就盘坐在了地上,三门功法同时运转,皮肤下一百零八团血色火焰熊熊燃烧,不断的淬炼他的**。低沉的轰鸣声从他体内不断传来,大量的**杂质不断从他皮肤内喷出,他的肌肉、骨节相互的摩擦,不断的断裂和重组,那种让人牙齿发酸的怪异声音让众多鲛人少女的脸色都变得极其的怪异。

    丹田内的重浮屠小塔上,三朵完整的莲花图案正不断**出血色光芒。和其他的邪魔功法不同的是,这三朵莲花**出的血光恢弘威严,甚至带着一股神圣肃穆的气息。三朵重瓣的莲花缓缓的旋转着,隐隐有奇异的大道纶音从那血光隐隐飘荡出来。

    血鹦鹉是第一个感应到殷血歌体内散发出的奇妙气息,他歪着脑袋怔怔的向殷血歌看了好一阵,然后学着殷血歌的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只鸟爪好容易才摆出了一个盘膝而坐的架势。

    “古怪,有古怪,鸟爷的便宜老板有古怪。”血鹦鹉叽叽咕咕的呱噪着:“练气期的小娃娃,居然身怀大道气息。甚至,甚至比鸟爷的亲爹身上的道痕气息更加的,更加的……”

    可惜血鹦鹉没牙齿,否则他此刻一定咬得牙齿‘嘎嘎’作响。琢磨了好一阵,血鹦鹉才总算是找到了最合适的词汇:“鸟爷亲爹身上大道气息如果是黄金,便宜老板身上的气息,就是极品羊脂玉,比那黄金可贵多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血鹦鹉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脑袋靠近殷血歌的丹田,眯着眼,细细的体悟起那玄而又玄不可言喻的气息。他身上的羽毛就好似潮起潮落一样慢慢的竖起、收回,羽毛上的血光也一时的明暗不定,渐渐地在他的羽毛上,就有一些洪荒古老韵味十足的怪异痕迹悄然出现。

    这些连字都算不上,就好像不懂事的顽童用墨笔随意乱画的痕迹没入血鹦鹉的羽翼后,他的羽毛就开始了极其细微的变化。每一根细小的绒毛都变得更加的坚韧,更加的纤长,色泽也变得更加的亮丽。

    血鹦鹉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他用一种极其古怪,犹如亿万魔神在齐声哭泣的邪恶语言,低声的念诵起一篇古怪的经。他翻来覆去的重复着这最多不过三五千字的经,随着殷血歌丹田内释放出的气息不断的被血鹦鹉的身体吸收进去,血鹦鹉念诵的经就会突然的更改三五个字。

    更改掉这三五个字眼后,血鹦鹉念诵的这一篇经透露出的气息就越发的玄妙飘渺,越发的不可揣测。

    鲛人少女们刚开始并没有感受到殷血歌身上散发出的这股气息,以她们的实力和见识,她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大道气息’,她们也没有资格参悟其的奥秘。

    但是当殷血歌丹田重浮屠小塔上三朵莲花放出的气息充塞了整个洞穴后,这些鲛人少女就被动的被那大道气息包裹。她们的身体突然一震,原本憔悴而忧郁的小脸蛋突然变得明亮了不少,她们心头的悲痛和惶恐被一丝一丝的洗涤干净,她们只觉一道明光照进了她们灵台,她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

    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腹,一团暖洋洋的热气包裹着她们。

    鲛人一族本来就是秉承大海精英,受天地精华凝聚而成的精灵一族,天生就有趋吉避祸的能力。这些鲛人少女出自本能的凑到了殷血歌的身边,眯着眼,仔细的品味着笼罩着她们身体和灵魂的温暖气息。

    洞穴外的海水有幽蓝色的水属灵气化为道道光晕流了进来,悄然没入了这些少女的身体。

    鲛人少女们似乎听到了涨潮的声音,她们好似看到了星斗变幻,而浩瀚无边的海洋,却循着恒古不变的规则运转着。海洋的力量,海洋的包容,海洋的柔美,海洋的恐怖,向来只是循着天生的本能吞吐天地灵气,从来不知道什么修炼法门的鲛人少女们,此刻却无师自通的将涌入体内的水属灵气,循着一个奇异的轨迹在体内运转起来。

    鲛人体内也有经络,也有气穴,但是她们的经络和气穴和人类迥异。此刻鲛人少女们体内天地灵气流转的轨迹,却是最符合她们这一族修炼的轨道。她们经络流动的天地灵气虽然微弱,但是这些天地灵气却行走在最正确的道路上。

    殷血歌在鸿蒙本陆吞噬的三滴血圣精血,今日再也不剩一滴半点,所有血圣精血都已经全部被他消耗一空。五位神灵体内抽取的神血更是全部消耗,变成了他的补品。

    大黑龟的全部精血精华也都被他一口吞下,连同那大章鱼体内的精血,数量庞大的精血全部融入了他的身体,化为精纯的血元被重浮屠小塔一一吸收。

    外界危机四伏,但是在这深海之下的偏僻洞穴,殷血歌正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重浮屠小塔上,一朵又一朵莲花悄然绽放,每一朵莲花盛开,殷血歌体内涌出的气息就越发的玄妙而灵动。血鹦鹉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他身上的每一根鸟毛都兴奋得拼命晃动,他的嘴角甚至有粘稠的口水流淌了下来,在他面前的地上积成了小小的一团,腐蚀得坚硬的礁石‘嗤嗤’作响。

    血鹦鹉的眉心,一点血光轻盈的闪烁着。这点血光散发出无穷的邪恶和诡异气息,在这一点血光,隐隐有亿万魔神的身影在闪烁,每一尊魔神都魔气冲天、煞气升腾,分明都是能够毁天灭地的无上大能。

    两尺上下的身躯轻轻的颤抖着,血鹦鹉的身躯似乎在一丝丝的缩小,不断的有黑色的杂质从他体内涌出。一团黑红二色的火焰在他的身体内熊熊燃烧着,在黑红二色火焰,一面青色大旗和四根青木正剧烈的颤抖着,不断发出轻轻的悲鸣声。

    点点滴滴青色液汁从大旗和青木不断流淌出来,在黑红二色火焰的强迫下化为一根又一根造型狰狞而古怪的黑红色鬼头桩。

    两个面容狰狞难看,脑后有黑雾缠绕,内有虫豸爬行的万蛊教修士分开海水慢慢的梭巡了过来。

    他们的身边有几条通体五颜色的毒蛇灵动的游动着,在两个修士的带领下,这些毒蛇几乎是擦着殷血歌他们藏身的洞穴门口游了过去。

    但是无论是这两个万蛊教修士还是那些毒蛇,都没能注意到近在咫尺的洞穴。

    或者说,一股神奇的力量,强迫这两个修士忽略了这个洞穴。他们看到了洞穴口堵着的几块珊瑚,可是他们忽略了这些珊瑚的存在。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突然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雷响起,笼罩了白角岛的万蛊教大阵被一道狂雷震得粉碎。

    罗鸦尖锐难听的笑声响彻天地,震得四周的海面巨浪翻滚。

    “不敢有劳宫主大驾,您还是赶紧去救死扶伤吧。”

    “桀桀,桀桀,斗胆问宫主一声,咱们是怎么闯到这里来的?还请宫主回去,仔细查查罢!”(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