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城门失火(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二章 城门失火(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大浪舟上,脚尖险险的踏着防御大阵放出的光晕,做出了一副随时准备藏进大阵的架势,殷血歌朝着雪千影连连冷笑着:“这位雪姑娘,分明是你有意杀了自家师妹,干嘛往我头上扣黑锅?”

    一旁的木人青目光闪烁,这时候他也回过神来,控制锦鲤化龙坊的咒语和法印也都准备齐全了,那座青玉牌坊放出重重水波、玉龙虚影,将他整个儿环绕了起来。警惕的保持着和雪千影之间大几百步的距离,木人青望着雪千影冷笑道:“雪师妹,你这是做什么?”

    恬静、柔美,看不出丝毫凶厉气息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雪千影向木人青颤巍巍的行了一礼:“木少主莫非当真不知?原本玉琼峡和白角岛木家联姻,这事体,本来是落在千影身上的。”

    殷血歌听得这话,顿时只觉得浑身毛骨悚然,他也懒得和这一对儿男女多废话,而是直接一个闪身就回到大浪舟上。向着血鹦鹉催促了一声,血鹦鹉闯进了主控楼阁,张开嘴吐了几块仙石进法阵枢纽内,控制着大浪舟发出一声龙鲸长鸣,带着一片儿蔚蓝色水浪就朝北方闯去。

    木人青的目光骤然一凝,他向雪千影那张比赤眼媚明艳了许多的面孔扫了一眼,再看了看雪千影比起赤眼媚更加诱人的凹凸有致的身躯,一团火气顿时从小腹直接冲到了脑门上。

    “有这种事情?我倒是不知道。须知道,当日我木家老祖去玉琼峡提亲,我看的也是师妹你啊。只不过,后来不知道这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赤眼媚那婆娘了?”木人青也是个无情无义的主儿,对刚刚惨死的未婚妻,他是半点儿情谊都没有的。

    甜甜的一笑,雪千影叹了一口气,她慢条斯理的说道:“这里面的事情,倒也有些纠缠,只不过,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木少主,我们先将这些图谋不轨,劫财劫色,伤了我师妹的恶徒斩尽杀绝,取了他们身上的信物了,先把这件事情给处置妥当才好。”

    木人青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看了一眼雪千影头顶那条辉煌灿烂长达百丈的剑虹,急忙点头道:“师妹说得是,赤师妹死得可真惨,她怎么就遭了这贼的毒手了?咱们一定要为她讨回这个公道才是。只不过,这小似乎也是战仙殿弟?”

    在这里,木人青有意的给雪千影下了个套儿。

    雪千影无所谓的笑了笑,轻柔的说道:“他倒是战仙殿弟,而且还是秀秀殿主的亲传弟。只不过,从本门几位师叔那里得知,他只是向殿主磕了几个头,还没在殿主座下听讲过一次的,算是战仙殿弟,实则在战仙殿没什么根基,没什么靠山,死了,也就死了。”

    冷笑一声,雪千影眸里闪过一抹煞气:“再者,他杀了赤师妹,杀人偿命,这谁也挑不出刺儿来。”

    木人青架着一片水云飞到了雪千影身边,他笑着向雪千影伸出了手:“雪师妹所言极是,我们就这么办了。嘿,木家和玉琼峡联姻的事情,我们还得继续不是?”

    雪千影的俏脸上恰到好处的浮出了两团红晕,木人青顿时心狂喜,他一把搂住了自己窥觑已久的未婚妻的本门师姐纤细的腰肢,乐滋滋的搂着雪千影就向着大浪舟追了过去。

    殷血歌站在大浪舟的桅杆上,看着后面一男一女勾肩搭背的追了上来,不由得摇了摇头。好一对奸夫yn妇,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赤眼媚虽然该死,但是这么憋屈的被自家师姐一剑给斩了,她死了也是个糊涂鬼。

    那个玉琼峡的名声倒还不错,怎么门下的弟都是这么些心机深沉、不择手段的货色?

    赤眼媚不过是横行霸道、骄横骄纵了一些,也就是在半路上抢枪人家的鸟儿,为了出一口气故意挑事半路截杀而已。但是这雪千影可比她那个师妹更加可怕的十倍,借着杀殷血歌的由头,一剑就把赤眼媚劈得魂飞魄散,还顺势勾搭了自己师妹的未婚夫,这女人的心太狠,更未免太无耻了些。

    大浪舟破开海面向前疾驰,木人青驾驭着鲤鱼化龙牌坊紧追在后方。

    血鹦鹉则是从窗口探出头去,向着后方四颗高大的青色神木念叨着不知名的咒语。在他的脑袋上一条儿绿色的烟气喷了出来,冉冉烟气可以看到一面青色大旗正在慢慢的晃动。骤然间就听得一声巨大的雷鸣声传来,四颗神木的枝全部缩了回去,化为四道绿色光芒就朝着血鹦鹉飞了过来。

    张开嘴,喷出黑红二色光流向着四条绿光一罩,四根三尺长、胳膊粗细的绿色木桩就带着淡淡的雷光被血鹦鹉一口吞了下去。艰难的昂起脖,将四根长长的木桩往肚皮里不断的吞咽,血鹦鹉还挣命一样喘着粗气嘀咕着。

    “可算是有了称手的宝贝了,等鸟爷用一口本命元气把这四根破木头和一面大旗给重新炼制了,嘿,再给他改改形状,化为四十根幽冥血鬼木,布下‘天十地屠神戮仙沥血魔雷阵’,鸟爷也算是有了自保的力气。”

    歪了歪脑袋,血鹦鹉突然皱起了眉头:“见鬼,鸟爷记得我有一套儿完整的天十地屠神戮仙沥血魔雷阵的阵器的,什么时候丢掉了?好像,好像是在,被幽泉那小妞给拿走了?”

    殷血歌向血鹦鹉望了一眼,血鹦鹉和幽泉的来路都古怪得很,尤其是血鹦鹉,他的记忆有一块没一块的,怕是被小幽冥境动用万鬼灵殿的禁制给坑了一把。这家伙不是什么善茬儿,所以,他忘记了以前的那些事情也不错。

    轻哼了一声,殷血歌抓住了血鹦鹉的脖,将四根木桩狠狠的往他的肚皮里塞了进去。看着他嘴里吐出两尺长的木桩,还要在那里嘀嘀咕咕个不停,殷血歌都为他感到难受。

    喉咙里发出‘嘎吱’的摩擦声,血鹦鹉好容易将嘴里的木桩吞了下去,然后重重的喘了一口气。殷血歌拎着他的脖,在他的肚皮上仔细的掏摸了一阵,硬是弄不清这家伙的肚里到底有多大一块地盘,上次吞了这么多的仙石,这次吞了这么大四根木桩,居然肚皮里不见半点儿端倪?

    看出了殷血歌的疑惑,血鹦鹉得意洋洋的昂起了头。

    “不是鸟爷吹牛,鸟爷现在是实力太低了,这肚里也就是方圆千里的一块儿地盘,等得鸟爷恢复了仙人的实力,嘿,这一张嘴,就算是三五百颗月亮,三五十万仙人,也给你一口吞下去。”

    就在血鹦鹉自吹自擂的时候,木人青和雪千影,连同着两个鸟人已经快要追了上来。大片水波环绕着他们几个,水波可以看到无数锦鲤和玉龙的虚影飘来荡去,隐隐波涛声,木人青环绕着雪千影,两人肩并肩的勾搭在一块儿,那姿势说不出的暧昧。

    “真是一对儿贱人。”殷血歌和血鹦鹉同时咒骂了一声。

    殷血歌也就是咒骂了一句,血鹦鹉却又在后面大声的给补了一条:“喂,那白衣服的娘们,你别看这小白脸一张脸蛋长得俊俏水灵,鸟爷和你打赌一个铜板儿,他就是一根小牙签!要找男人,还得找鸟爷这种高大威猛型的,你知道鸟爷的这个‘鸟’字,该怎么读么?”

    殷血歌瞠目结舌的看着‘鸟’爷,他哆哆嗦嗦的握住了血歌剑,很想给这家伙一剑。

    雪千影的一张俏脸气得惨白一片,木人青则是气得脸蛋儿通红。但是不等这对儿男女开口,血鹦鹉已经挺起了肚皮,用力的扒开了自己腹部下面一块儿羽毛:“那小白脸,你不信邪还不行。鸟爷的本钱亮出来了,有种把你的行货给摆弄出来?”

    “你,你,你!”木人青气的牙齿都在发颤,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兀那妖孽,本少主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将你挫骨扬灰。无耻,下流,卑鄙,实实在在不为人,本少主不和你这种妖孽一般见识。”

    “一定要见识见识!”血鹦鹉摇晃着肥硕的肚皮,兴奋得浑身羽毛都竖了起来:“是男人的,就拿出来比划比划!所谓是骡是马,拉出来亮亮啊!你不敢亮出本钱来,莫非你连牙签都不如?唉哟,那你都长了一条什么玩意?绣花针么?”

    殷血歌双手捂着脸,好吧,幸好这木人青是自己敌人,血鹦鹉愿意这么折腾人家,也就随便他了。但是以后在自己的熟人面前,这家伙敢这么闹腾,一定得扒光了他的毛才行。

    “哈,原来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银针小霸王’木人青呀!”血鹦鹉怪声怪气的高声尖叫起来:“鸟爷我记住了,以后鸟爷会帮你把这绰号宣扬出去的,你就不用谢了,这是江湖道义,这是鸟爷应该做的。”

    “死吧,该死的妖孽。”木人青实在是被气得要吐血,他双手结了一个法印,向着头顶的青玉牌坊狠狠的一拍,一声咒语出口,青玉牌坊就骤然放出了万丈青光,将方圆十里的海域突然定住。

    水波不动,海风不起,十里内的海面一平如镜,一切都凝固住了。

    就好似一块青色的琥珀凝固了一切,青色的祥光,从牌坊内又慢的冲出了一条青色的龙影。这条四爪龙影向着虚空一抓,顿时有大片的水云雷光呼啸而来,缠绕在他身边。仰天一声龙吟后,龙鹰带起一道强光,一头向着大浪舟撞了过来。

    殷血歌长啸一声,他举起三阳开泰斧,狠狠的一斧头向着那条当头冲来的龙影砸了过去。

    一团丈许方圆的火光和龙影撞在了一起,一声巨响,火光被震飞了数百米远,呼啸而来的龙影则仅仅是被震偏了些许,依旧是一头撞在了大浪舟上空的龙鲸虚影上。

    大浪舟剧烈的颤抖着,被轰然炸开的龙影冲飞了十几里,却恰好避开了被牌坊青光笼罩的那一块儿海域,大浪舟再次的向前疾驰起来。大浪舟上的殷血歌等人全部摔倒在地,殷血歌更是被震得口吐鲜血,半晌站不起来。

    如果不是大浪舟的防御阵法抵消了那条龙影成的威力,殷血歌刚才和他硬拼了一记,估计半个身躯都炸开了。木人青不愧是木家的少主,虽然他自身的实力不怎么样,但是他使用的两件法宝,可样样都是极品,寻常修士根本见识不到这样的高阶货色。

    “嘿,往哪里逃?”木人青眼看自己一击奏效,当即笑得眉开眼笑的继续向牌坊喷吐出大口真气,一道又一道龙影向着大浪舟远远的轰杀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四周海域突然一暗,海面下传来了尖锐的虫鸣叫声。四周海水奔涌,远远的十几团乌云腾空而起,乌云左右分开,露出了里面藏着的巨大旗幡。

    描绘了无数剧毒虫的旗幡微微一晃,顿时漫天都是黑云翻滚,浓郁的乌云缠绕在一块儿,化为一口黑色大锅将白角岛以及周边数百里内的海域全部遮盖在了里面。要死不死的就是,殷血歌他们刚刚跑到这座邪门大阵的边缘,眼看着还有几里地就能冲出这座大阵的覆盖范围,却依旧被罩在了下面。

    “事情不对!”殷血歌的心头骤然一颤,他顾不得抵挡那当头落下的龙影,急速拍打着本命蝠翼就向着天空冲了起来。极尽所能的飞到了离地十几里的高空,向着南方白角岛的方向眺望了过去,殷血歌的心里顿时一沉。

    他正好看到罗鸦在白角岛上空大杀八方,无数的修士在罗鸦的魔威下骨肉成泥,魂飞魄散。

    尤其罗鸦放声大叫,他报出了自己的名号万蛊教血蛊殿主,这让殷血歌立刻联想到了昨天夜里被他诛杀的枯瘦修士罗三阴。殷血歌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这算不算仇人碰面了?

    只不过,罗鸦他们分明是冲着白角岛来的,首当其冲要倒霉的,应该就是白角岛的三大家族吧?

    冷笑一声,殷血歌迅速的落回了大浪舟,他向悬浮在空目瞪口呆的木人青冷笑道:“木少主,咱们的事情就暂且停一停吧。万蛊教的大人物来了,他们是冲着白角岛来的,你还是先回去看看你们木家的情况吧,可不要被人洗干净了家底,你这少主以后还怎么威风神气?”

    木人青惊慌失措的看着四周绵延的黑雾,他不知所措的看向了雪千影:“千影师妹,我们,我们该怎么做?”

    雪千影也一时间乱了阵脚,任凭她心思狠辣有着无穷的机变,面对万蛊教突然来袭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了。万蛊教和琼雪崖是生死对头,双方恶斗了万多年,早就结下了无法消磨的仇怨。像今天这种情况,万蛊教的人渗入了琼雪崖腹地突袭某个重要的据点,这绝对是鸡犬不留斩尽杀绝的手段。

    “不能回去。”略微思忖了一阵,雪千影咬牙道:“我们修为低微,就算返回白角岛也帮不上什么忙。血蛊殿主,那是不离境的强者,距离地仙正果也只是一步之遥,我们这点力量能算什么?”

    “少主可知道这附近有什么隐秘的地方让我们躲藏的么?”雪千影深吸了一口气,捻着手印将空那一道辉煌夺目的剑虹给收进了背后的剑匣,她强作镇定的说道:“现在我们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躲?小妞,你往哪里躲?那柄剑不错呀,似乎是传说的‘耀晄炫天剑’?那可是半步仙器,你这小妞也敢带着这种宝贝到处路乱走?”

    一个尖锐难听的声音远远传来,伴随着刺耳的笑声,三个细小的黑点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急速袭来。

    一个面色黧黑,面门上趴着一条大蜈蚣的万蛊教修士指了指大浪舟,厉声喝道:“两位师弟去破了那舟船的大阵,将这舟船抢下来。这一对儿狗男女,就交给师兄我了。”

    两个脑后隐隐有淡淡的黑雾缠绕,其有虫虚影爬来爬去的万蛊教修士齐齐怪笑了一声,当即向着大浪舟俯冲了下来。看他们身体表面的奇异征兆,他们分明都已经是元婴能够离体行走,修为达到了神游境的大修士,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数百个金丹修士的可怕存在。

    殷血歌长啸一声,他厉声喝道:“诸位前辈,小我身无长物,你来找我的麻烦,却是找错人了。”

    狠狠的向着木长青一指,殷血歌大声道:“那男的,木家少主木人青;那女的,玉琼峡掌门弟雪千影。他们才是大肥羊,小我不过是一个路过的野修而已。”

    其实殷血歌也不知道雪千影是什么身份,但是既然木人青都是木家的少主了,那么雪千影必须是玉琼峡的掌门弟啊,否则看这一对儿狗男女勾勾搭搭的模样,他们的身份不搭配不是?

    怪叫了一声后,殷血歌狠狠一跺脚,大浪舟顿时化为一条一尺多长的小小船模冲进了他的眉心。一声长啸,殷血歌向那些鲛人少女打了个招呼,他们一行人‘噗通’一下摔进了海里。

    鲛人乃海生种族,大海就是他们的家园。

    一进入海水,三十位鲛人少女雪白粉嫩的双腿立刻变成了淡蓝色的鱼尾,她们欢笑着掀起了一团白色的浪头,一把卷起了殷血歌和血鹦鹉,快若闪电般向海水沉了下去,眨眼间就直下海面数百丈。

    两个神游境的修士本来是向着殷血歌冲杀过来的,但是猛不丁的听到殷血歌点破了木人青和雪千影的身份,他们向前冲的势头顿时一滞,目光灼热的向着木人青和雪千影望了过来。

    生擒活捉木家的少主和玉琼峡的掌门弟,这功劳可比生擒一个散修大了无数倍去了。

    尤其是这玉琼峡的掌门弟,看起来还是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大美女,万蛊教的修士,可不是什么讲究清规戒律的佛门高僧,美女当前,他们可是不介意好好的享用一番的。

    木人青和雪千影的脸色惨变,他们将殷血歌已经恨到了骨里。(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