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万蛊侵掠(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万蛊侵掠(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殷血歌离开白角岛一个时辰后,十几条大小渔船组成的船队慢的返回白角岛的港口。百多个衣衫简陋的水手忙碌着将船靠上码头,系上了缆绳,同时有船头儿和鱼伢经纪人开始计较这次打捞回来的鱼的品种、质量和价钱。

    按说任何一个金丹修士随意出海一趟,捕捞回来的渔猎都会是这个百人船队的数倍以上,而且珍稀的渔获也会更多。

    但是在仙界就有这么一个俗规,无论农林牧渔之类的副业,乃至搭建宫殿楼阁,修路铺桥,开山凿路,甚至是填海造陆等等,平民能够完成的事情,高高在上的修士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所以这十几条渔船回港,也就引起了码头上等待着采购新鲜渔获的鱼伢的注意,其他往来的修士没有一个人正眼往渔船上看一眼。所以也就没人注意到这些渔船上一些残留的血腥味,以及船体上一些好似虫啃食过或者酸碱腐蚀过的痕迹。

    在最大的一条足足有数十米长短的渔船的舱底,七八名身穿黑色长袍,周身邪气森森的老人盘坐在蒲团上,正得意的‘嗤嗤’冷笑着。他们身上不断有黑、红、蓝、绿等各色邪气涌出,这些邪气在他们身边悄然聚集扭动,化为各色虫豸蠕动翻卷,看上去恶心到了极点。

    在这些老人的身边,则是人挤人、人挨人的站着百多个修士,将这个不大的底舱挤得满满的。这些修士的脑后都有一条彩烟若隐若现,彩烟会有一条奇形怪状的虫豸慢慢的蠕动着,这些修士分明都是修成了元神,而且火候极深的邪道修士。

    在正几个老人的面前,一张用不知名虫肠膜制成的地图上闪耀着淡淡的光芒,白角岛的地形全图在黯淡的光芒一览无遗,其在白角岛的北方区域,三个红点正急速闪烁着。

    一名眉心有一团红气缠绕,里面隐隐可见一只生了双翼的血色蝎的老人指着三个红色光点,冷声说道:“白角岛罗家、严家、木家,每一家人都有一个通往琼雪崖山门的传送仙阵。罗家的,直通雪神宫正门广场;严家的,直达战仙殿前广场;木家的,则是直抵大雪岭雪龙谷,那是大雪岭一脉长老、大能闭关修炼的地方。”

    这个眉心有红气缠绕的老人,正是万蛊教血蛊殿主罗鸦,堂堂不离境的大修士,殷血歌昨夜斩杀的那个罗三阴,就是他的后辈嗣。以罗鸦的身份,他居然会出现在位于琼雪崖核心腹地的白角岛海域,这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另外一名形容枯瘦,脖上缠绕着两条儿金色的小蛇,皮肤下无数条青筋蠕动犹如蛇行的丑陋老人吧嗒了一下嘴,‘唧唧’笑了起来:“也就是说,想要折腾白角岛,咱们得把这三座传送阵给先下手毁了。”

    “这事体,我来吧。”一个面如冠玉,生得宛如妙龄少女,但是半边脸漆黑,半边脸雪白,一张阴阳脸透着一股狂戾气息的修士笑了笑:“白角岛的这些蠢货,他们万万想不到我们会潜入这里。给我一刻钟,这三座传送阵,我全部给他清理掉。”

    这个阴阳脸修士的脑袋上趴着一只拳头大小,通体散发出七彩光晕,宛如软面团一样不断蠕动着的奇异软体虫。这虫的七彩光芒有无数张面孔幻现,偶尔可见山川河流,各色城池楼阁的虚影一闪而过,若是盯着这虫看得久了,就有一种身处梦幻无法自拔的错觉。

    “那就是幻童师弟劳累一番了。”罗鸦摸了摸下巴上的一缕山羊胡须,阴恻恻的说道:“今儿个把白角岛这块大肥肉给榨干了,我们还得给琼雪崖的那群娘们留下一封信,得感激他们内斗,在自家防线上放开了一个大窟窿,让我们的几个后生晚辈混了进来。”

    古怪的笑了笑,罗鸦眯起了眼睛:“那几个琼雪崖的蠢娘们肯定想不到,她们想要弄死那个叫做殷血歌的小娃娃,本来想要借我们几个后生晚辈的刀来杀人,但是没想着我们这群老不死的也跟了进来。”

    被称之为幻童的阴阳脸修士身体微微一晃,头顶那软体虫放出一道黑光往他身上一扫,他就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看上去四十多岁,浑身都透着一股海腥味的年渔民。他向船舱内的几个老邪修抱拳行了一礼,然后慢的走出了船舱。

    罗鸦笑了起来:“等着吧,一刻钟,幻童师弟说一刻钟,那就是一刻钟。”

    船舱内的一众修士纷纷笑了起来,脖上缠绕着两条小蛇的老修士咬着牙说道:“白角岛木家,三百年前,木家老祖木无忧在大蟑岛偷袭老夫,硬生生坏了老夫十年的苦修。嘿嘿,这一次,我要让他木家断绝孙,满门鸡犬不留。”

    罗鸦轻轻的拍了拍手,他淡淡的说道:“只要那三座传送阵被坏了,琼雪崖的修士起码也要耗费半个月才能赶来增援。半个月的时间,我们想要做什么都够了。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无仇无怨的,就只管将这白角岛给洗劫一空,这是天注定我们发这么一注横财。”

    白角岛作为琼雪崖地盘上有数的散修聚集地之一,数以百万计的散修往来,给白角岛带来了天数字的财富。白角盟每年所得,除开一部分上贡给了琼雪崖之外,剩下的收益已经让三大家族为首的白角盟各大势力肥得流油。

    突袭白角岛,除了能够发一笔横财,更重要的是给琼雪崖的心腹之地狠狠的捅上一刀,对万蛊教而言,这种机会无疑是天赐良机,罗鸦他们就精准的抓住了这一次的机会。

    “只可惜,三阴那孩,老夫还是很看好的。”罗鸦慢的叹了一口气,从袖里掏出了一块黑色的骨牌望了一眼。小巧的黑色骨牌上已经密布着无数的裂痕,罗鸦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是被打得魂飞魄散了,不过也无妨,老夫也不差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孙。”

    一刻钟后,白角岛北方各大三大世家的祖宅内,三团沉闷的爆炸声传遍了全岛。无数的修士架起剑光冲上了高空,怔怔的向着北方望了过去,在三大家族的宅里,三道黑烟冉冉的冲起来有百多丈高。

    有距离比较近的,眼力比较强的修士已经看到,黑烟附近的山岭崩塌,方圆数里都被夷为平地。那可是有重重禁制和大阵保护的三大家族的居所,是谁有这样的神通手段,在他们家族心腹要地弄出这样大的动静?

    一些老江湖已经察觉事情不对,他们一声唿哨,呼朋唤友的带着自家的门人晚辈就朝白角岛的外海用最快的速度飞去。不管是外敌入侵还是白角盟的三大家族内乱,这种浑水不是他们这些散修能掺和的。

    但是也有一些不知道死活的,自诩修为强大以及和三大家族有交情的散修火杂杂的冲天而起,同样是呼朋唤友的向着三大家族的祖宅方向飞去。

    当然更有一些心思阴暗的人急就章的纠集在一起,怀着各种不可告人的目的鬼鬼祟祟的向北方靠近。他们打得如意算盘就是,三大家族无恙的话,那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是只要三大家族流露出丝毫的不对劲,他们就会顺势而起,能捞一把就捞一把,得手后立刻远遁。

    因为这一阵爆炸,整个白角岛都乱了起来。

    就在无数修士宛如无头苍蝇一样往来飞腾的时候,无数尖锐的鸣叫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在白角岛周边的海域内,一团团黑云凭空出现。伴随着尖锐的鸣叫声,这些黑云向着两边展开,露出了云团上托着的数百面黑色的旗幡。这些通体漆黑的旗幡闪耀着各色邪光,旗面上血淋淋的绘制了大量面容丑陋的毒蛇、虫豸。

    蝎、蜈蚣、蚰蜒、蛐蛐、马蜂、蚂蝗,蛤蟆、蜻蜓、金蟾、玉蚕、蜘蛛、蚱蜢,各色各样稀奇古怪的虫豸在那些旗幡上随风舞动,那些尖锐的鸣叫声就是从这些旗幡内传来。

    罗鸦一个瞬移出现在白角岛正上空,他仰天狂笑了一声,双手向着四周数百面万蛊万毒噬灵旗一放,数百道拖着长长黑色烟尾的阴雷急速飞出,打得这些旗幡火光四射,无数黑色的烟气就从旗幡喷了出来。

    带着各种古怪的腥臭味,黑色的烟气相互纠缠着,化为一片黑云将整个白角岛都裹在了里面。那些修士还好,他们看到这些黑气只是感到心悸和震惊,但是那些凡人一嗅到这黑气的腥臭味,顿时纷纷瘫倒在地,皮肤上也急速冒出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五颜色的毒疙瘩。

    有那些住在白角岛边缘,濒临沙滩的平民更是凄惨不过。他们被那毒气一冲,满门老小叫都叫不出来,浑身发软的躺在了地上,身上的毒疙瘩迅速的溃烂流脓,也就是三五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全部化为一滩毒水,就连身上的衣服、饰物都被腐蚀一空。

    万蛊教的这些修士一出手,就有数十万平民惨死。

    数十万道阴魂哭天喊地的飞了起来,罗鸦狞笑了几声,袖里一头拳头大小,通体漆黑,背面的肉疙瘩组成了一张鬼脸面具的足蛤蟆飞快的蹦跶了出来,张开嘴对着漫天的冤魂就是狠狠的一吸。

    漫天阴魂被这头足蛤蟆一口吞了下去,这蛤蟆的身躯也就膨胀到了十几丈方圆。他张开大嘴,朝着白角岛上修士最集的白角坊市微微一凝,嘴里就喷出了一道混杂了各种剧毒的黑色光柱。

    十几名元婴修士在一名神游境修士的带领下刚刚御剑从白角坊市飞出,当头一道黑光砸了下来。领头的那神游境修士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他袖一动,一块闪耀着淡淡青光,有驱邪除瘴消磨各种冤魂阴鬼效果的灵符就飞了出来,化为一团水缸大小的青光向着黑色光柱迎了上去。

    就听得一声爆鸣,青光炸成了无数光点飘散,神游境的修士惨嚎一声,身体被那黑色光柱一罩就变成了一滩毒液从高空坠落,他身后的十几位元婴修士更是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就被黑色光柱击杀当场。

    黑光笔直的射进了白角坊市,一座高有五层的小楼在黑光悄然溶解,随后黑光突然炸开,化为无数条细细的黑烟扩散出了七八里地。

    就看到这七八里范围内的修士,不管是金丹、元婴、神游、化神,都好似木桩一样‘噼里啪啦’的倒在了地上。神游、化神境的修士还勉强能挣扎哀嚎几声,但是金丹、元婴境的修士一倒地就抽搐了几下,然后身体迅速的糜烂化脓,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化为一滩毒水。

    就算是那些神游境、化神境的修士抵抗力略强一点,但是他们的身体也在剧毒的侵袭下急速腐烂。

    有强力护身法宝的修士还幸运一点,他们暂时没吃到太大的苦头。但是那些身家不是很丰厚的小家小户的散修,他们实在是忍不住**上的剧痛,干脆自爆了身体,将元婴或者元神遁逃了出来。

    让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就是,元婴、元神没有遁逃出来还好,有**遮挡着还能苟延残喘一番。这元婴、元神一出,四周黑色旗幡内的无数虫一声尖叫,他们的元婴、元神顿时全部没有了任何反抗之力,纷纷化为一道流光向着四周的旗幡投了过去。

    起码有数百元婴、元神被四周的旗幡吞没,这些旗幡表面的黑光越发亮了一点,发出的鸣叫声越发尖锐了一些,而散发出的毒气笼罩的范围、扩散的速度也凭空增长了不少。

    罗鸦‘嗤嗤’的笑着,他的手指轻轻一点,眉心的那一团红光生了双翼的血色蝎发出‘唧唧’啸声,突然从红光冲了出来。‘啵啵’爆鸣声不绝于耳,原本巴掌大小的血色蝎急速的长大,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膨胀到了数丈方圆。

    这头通体血色的大蝎尖锐的尾巴一甩,就从下腹处喷出了无数拇指大小的虫卵。这些半透明的虫卵内隐隐可见细小的蝎虚影,无数虫卵带着刺耳的啸声穿透空气,宛如暴雨一样洒向了地面。

    凄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不知道有多少平民和修士被那虫卵打,柔软的虫卵穿透了他们的身体,直接潜入了他们的内脏。这些平民和修士发出凄厉的叫声,他们瘫痪在地上急速的翻滚抽搐,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这些人的五脏腑都被吃空,然后从他们破裂的皮肤处,大量巴掌大小的猩红色毒蝎就飞了出来。

    这些毒蝎都生了一对儿精致的翅膀,他们飞行的速度极快,堪比普通金丹修士御剑飞行的剑光。他们在白角岛上往来飞舞,碰到一个修士或者平民就用尾巴上的毒刺狠狠的给对方来一下。

    他们的毒性极其凶狠,就算是元婴境的修士被他们的毒刺命,都会痛得昏厥倒地。

    罗鸦有了数十万毒蝎相助,几乎就等同有了数十万金丹境的打手,密密麻麻的毒蝎从白角坊市的方向一路向着白角岛的其他方向横扫了过去,所过之处修士们望风而遁,哪里有人敢抵挡他的滔天魔焰?

    突然间,更多凄厉的惨嚎声从其他方向传来,和罗鸦同行的几位老邪修带着大量万蛊教的修士出现了。他们指挥着大量的毒虫毒蛊,凶狠绝伦的杀进了那些四处逃窜的修士人群。

    可怜这些修士的实力最强不过三劫境,面对几个不离境的老怪物为首的截杀,他们哪里是对手?

    也就是海珍阁的严如意、严如心,以及其他几个大势力的高阶修士组织了一批元婴境以上的修士,庇护着一群低阶修士勉强从白角坊市冲了出来,亡命的向着北方山岭的方向逃窜了过去。

    除开严如意、严如心他们救出来的这三五千修士,其他白角坊市的所有散修几乎是全军覆没,面对万蛊教这些老毒物的突袭掩杀,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修士们就宛如一团散沙,稍微一接触就彻底崩盘。

    “诸位同门,留下几个小崽将这里的所有财物全部收集起来,其他的同心戮力,将白角岛的这些地头蛇全部剿杀了。”罗鸦兴奋的大叫着,指挥着他那条本命血蝎蛊向着北方一路追杀了过去:“这里只是坊市,虽然有好东西,但是能有多少?大头都在他们的家宅里,想要发财,就在今天了。”

    罗鸦和其他几个老毒物兴奋得浑身都在哆嗦,万蛊教和琼雪崖厮杀争斗了这么多年,平日里哪里有机会下手洗劫这么一座位于地方腹地的富裕岛屿?

    也就是这次所有的机缘都凑巧了,琼雪崖内部有人想要借刀杀人对付一个刚入门的小弟,所以故意的在自家的防线上露出了一个小漏洞,让几个万蛊教的小修士潜了进来。

    这些只知道内斗的琼雪崖修士做梦都没想到,会有罗鸦这么一群凶神恶煞借着这个漏,直接混到了白角岛这里。如果白角岛真的被万蛊教的修士劫掠一空、夷为平地的话,这后果就真的谁也说不清了。

    就在罗鸦等人兴致勃勃的大杀八方的时候,白角岛三大家族的祖宅禁地内,突然有十几道极其强横的气息冲天而起。

    道道彩光直冲高空,一个愤怒欲狂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白角岛。

    “万蛊教的妖人,你们焉敢如此?来来来,老夫几个,和你们分一个生死。”

    数百道光芒强烈的遁光从三大家族的腹地飞起,在十几道长虹的带领下,这些遁光笔直的向万蛊教的众多邪修迎了上来。看那些遁光的声势,这些修士起码也都是化神境以上修成了元神的大修士。

    罗鸦丝毫不示弱的仰天长啸,带着一众邪修就迎了上去。(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