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五十章 最毒女人心(600月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五十章 最毒女人心(600月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也不知道两个鸟人和大黑龟是何等感情,也不知道他们是兄弟之情还是姐妹之谊,总之大黑龟被殷血歌扒成了零碎,两个鸟人顿时疯魔了。

    四件用雷齑陨星铁混合了好几种纯阳至刚的材料锻造的本命法宝,就这么硬生生的在大浪舟的边上自爆了开来。四团强光涌出,就好似四颗小太阳在海面上升起,两个鸟人在这本命法宝上下了大功夫,起码也琢磨了有数百年。

    这样的几件宝贝炸开,威力简直堪比一个刚刚踏入神游境的大能倾力的一击。大浪舟附近的海面被炸开了一个直径十几里的大坑,巨量的海水顷刻间就化为水汽冲上了天空。偌大的一条楼船表面水波剧烈的颤抖着,宛如风落一样被冲飞了十几里地。

    幸好海珍阁的严如心有意的巴结献好,这条大浪舟的狂澜千转大阵防御力着实惊人,两个鸟人已经豁出去了性命,连压箱底的本命法宝都自爆了,却还是没能破开楼船周边的道道水波。

    殷血歌一行人随着楼船翻翻滚滚,鲛人少女们随着翻滚的楼船跌跌撞撞,好几个人摔得胳膊腿儿都折断了。只有殷血歌和血鹦鹉仗着有翅膀可以帮助稳住身形,还勉强在甲板上站得稳稳当当。

    饶是如此,殷血歌同样被震得五脏腑都翻了个个儿,眼前一阵阵的头昏眼花,差点就被甩出了楼船。

    等得四件宝贝自爆的威力停歇了,大浪舟已经被丢出了十几里外。不愧是海珍阁出品的宝贝物件。大浪舟庞大的船体刚刚停稳,就立刻按照爆炸前的方位,‘哧溜’一声继续贴着海面向北方急速行驶。刚才的自爆只是耗费了大浪舟不少的仙石能量,并没有对他的结构造成任何损伤。

    两个鸟人被炸得浑身焦黑,背后的羽翼都被炸得稀烂。他们双手分别扣着一颗黑烟缭绕的火雷,本来是指望着自家的本命法宝自爆后,能够闯入大浪舟大肆杀戮。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大浪舟的防御力居然是这么强,恢复行动能力的速度是这么快。

    眼看着庞大的船体在海面上一个转身就继续朝着北方疾驰,两个鸟人全傻在了那里。

    狂澜千转大阵没有被炸毁。他们根本无法闯入大浪舟。哪怕他们的修为比殷血歌高出百倍那又怎么样?殷血歌根本不和他们交手,他们隔着一座防御大阵,根本拿殷血歌没辙。

    本命蝠翼轻轻一拍,轻盈的落在了楼船的尾部桅杆上。殷血歌向两个两人比划了一个凶残的割脖的手势:“两位道友。今日厚赐。殷血歌记下了。小师尊,乃琼雪崖战仙殿主秀秀,你们就等着战仙殿无穷无尽的追杀吧。”

    眸里血光一闪。殷血歌拔出了血歌剑,向着两个鸟人狠狠的虚劈了一记。

    “就算师尊不愿意公器私用为我报仇,我去战仙殿悬赏一笔仙石,也一定要取了你们的脑袋。”

    两个鸟人的脸色变得漆黑难看,甚至比他们背上还在冒黑烟的黑色羽翼还要黑了几分。殷血歌在海珍阁的大手笔,他们是听说了的。以他战仙殿的背景,以他豪阔的手笔,也不用多,只要他在战仙殿悬赏十块品仙石,就会有大把大把神游境的修士赶来白角岛追杀他们兄弟两。

    两个元婴阶的修士,十块品仙石已经是抬举他们了。

    相互望了一眼,两个鸟人尖啸一声,他们同时喷出一口鲜血,不惜损耗元气施展血遁之术,带起两条黑漆漆喷洒着淡淡血雾的遁光,笔直的向着大浪舟追了上来。他们一边追赶,一般厉声喝道:“还不出手么?木少主,我们有事,你也别想讨了好处。”

    四根高有百米,直径超过米许,通体苍翠欲滴,还伸出了数十片翠绿纸条,长了千百片绿的木桩呼啸着从高空坠落,按照四象方位将大浪舟困在了核心。四根木桩一接触海面就立刻膨胀生长,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化为四颗高有千米上下的青翠神木。

    形如大榕树,生出了无数气根的四颗大树无数气根轻轻的摇摆着,化为一张大网将方圆十几里的海域封锁得结结实实。大浪舟带着茫茫水雾一头撞在了十几根气根组成的大网上,一股柔韧而强劲的反震力量袭来,将大浪舟硬生生的推得向后倒退了数百丈。

    大浪舟剧烈的震荡着,殷血歌勉强站稳了身体,但是那些鲛人少女又娇呼着摔成了一片。

    四面八方都是粗粗细细的气根组成的大网,浓郁的木属灵气在海面上荡漾。高空青色的木属性灵气凝成了十几片薄云,躁动不安的木属灵气在薄云相互摩擦撞击,隐隐有人头大小的雷光在薄云凝聚,四下里都传来了低沉的雷鸣声。

    ‘嗤嗤’声不绝于耳,大浪舟四周的空气可见无数细小的电火花在闪烁,甚至狂澜千转大阵都无法彻底隔绝这些电火花的侵袭,殷血歌都感受到自己的汗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收起了本命蝠翼,小心的将几件应手的宝贝都拿了出来,殷血歌抬起头看着高空那一片片薄云冷笑道:“不知道小究竟招惹了哪位贵人,劳累您三番五次的来和我为难?”

    一声雷鸣响起,高空一座儿三开间的青玉小牌坊显了出来。精致小巧的牌坊上雕刻了无数鲤鱼跳跃龙门的图案,一团水云轻轻地托着这一座牌坊,木人青和赤眼媚站在牌坊下。木人青云淡风轻的不以为然的笑着,而赤眼媚则是犹如见到了杀父仇人一样,双眸通红的盯着殷血歌。

    “是你?”殷血歌皱起了眉头,他认出了身穿红色长裙。脸上的淤青都还没有完全散去的赤眼媚:“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纠缠不清的?你的大牙都长出来了?我看你的脸蛋没变形,估计牙齿的确长出来了吧?用的什么灵丹妙药,这打掉的牙齿都能长得这么快?”

    原本心里就窝着一团火,被殷血歌这么一番混不灵的话以刺激,赤眼媚顿时毫无淑女形象暴跳如雷的咆哮起来。面孔扭曲的她指着殷血歌嘶声尖叫道:“人青,就是这个贼,就是他半路上出言调戏我,还依仗修为下手打伤了我。你一定要为我出这口气。”

    殷血歌和血鹦鹉同时傻在了那里。

    是殷血歌半路上出言调戏赤眼媚,还依仗实力打伤了她?

    血鹦鹉当即喷着口水就咆哮了起来:“蠢女人,鸟爷和鸟爷的主会瞎了狗眼。没事调戏你这么一个臭婆娘?你当你是谁?鸟爷和鸟爷的主口味有这么差。没事跑来调戏你这么一个要胸没胸要腿没腿,要屁股都没有屁股的婆娘?”

    听得血鹦鹉的叫骂声,赤眼媚气得眼前一黑,差点没昏厥了过去。

    木人青本来不以为然的笑着。他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什么的脾性。也知道她说殷血歌调戏自己。只是给自己一行人的寻仇行为披上一层道义的虎皮。但是他也没想到,血鹦鹉如此舌尖齿利,而且出口如此的刻薄寡毒。根本就不留一点儿余地了。

    飞快的向赤眼媚看了一眼,木人青也不由得暗自赞叹了一声,赤眼媚怎么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要胸脯有胸脯,要大腿有大腿,腰肢很纤细,**也很挺翘的大美人儿,没有血鹦鹉说得这么不堪啊!

    不管怎么样,赤眼媚也是他木人青的未婚妻,虽然这只是一桩纯粹利益结合的政治婚姻,但是怎么着这也是他的女人。他可以随意的揉搓这个女人,但是外人么,就连一个脏字都不能加持在她身上。

    冷哼一声,木人青摆出了木家少主应有的姿态。

    右手一晃,一面青色的三角大旗出现在手,旗面上绣了四根青色木桩,每一根木桩上都缠绕了一条青色的长龙,木桩之间有雷光缠绕。轻轻的将大旗晃动了一下,木人青厉声喝道:“不知道死活的蟊贼,我原本只想对尔等稍作惩罚,但是现在看来,你们是要作死了。”

    大旗一晃,高空数十团水缸大小的青色雷光已经伴随着剧烈的雷鸣声赫然成型。木人青冷笑连连,正要将这些青色雷光激发,殷血歌已经掏出了战仙殿的令牌向上晃了晃。

    懒洋洋的打着呵欠,殷血歌冷笑道:“这位朋友,我是战仙殿的……”

    木人青不等殷血歌的话说完,手上大旗已经重重的挥了下来。数十团雷光带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呼啸落下,四周木属灵气疯狂的注入雷光,青色的雷光从高空坠落,化为数十根笔直的雷光柱沉甸甸的落在了大浪舟上。

    一声巨响,大浪舟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狂澜千转大阵在巨响声被炸得灰飞烟灭,大浪舟表面数十处阵法枢纽爆炸开,原本光洁的船体上突然出现了数十个水缸大小的窟窿,正不断的冒出漆黑的浓烟。

    “战仙殿的弟?”木人青讥嘲的冷笑着:“少主我也在战仙殿有一份职司,怎么就没见过你?”

    殷血歌被震得摔倒在甲板上,四周雷声绵绵不绝,狂澜千转大阵抵消了成的雷霆之力,但是依旧有一小部分雷劲呼啸砸来,落在了殷血歌的身上。青色雷光带着木属灵气特有的麻痹、麻木、爆裂、狂躁的变异属性涌入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体表不断有无数雷光流转。

    他手上的战仙殿令牌已经被雷光炸得飞起,木人青眼角余光向那一块令牌扫了一眼,手上大旗一晃,一道青色雷光呼啸而出,将那块令牌炸飞了数十里外,径直落入了深海。

    琼雪崖战仙殿的弟身份令牌,清一色都是由战仙殿的散仙大能亲手铸造而成,就算是寻常三灾三劫境的大修士都无法损伤分毫。所以木人青虽然操控了这四根神木组成的青雷大阵,却也无法彻底毁坏这块令牌。只能将他打飞,让殷血歌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

    “如果你是战仙殿的弟,你的身份令牌何在?”木人青看得那块身份令牌远远飞走,他古怪的抿嘴一笑,向着殷血歌厉声呵斥起来:“胆敢冒充本门战仙殿弟,你这是自寻死路。”

    大旗一晃,数十团青色雷光再次成型,眼看着就要向大浪舟再次轰下。

    就在这时候,大浪舟表面炸裂的阵法枢纽内突然冒出了一片墨蓝色的水光,船体表面数十个冒着黑烟的窟窿眼也被不知名的闪耀着蓝色光泽的金属溶液填满。然后迅速凝固成了崭新的船体。

    一道头生双角的龙鲸虚影在大浪舟的上空浮现。伴随着长高亢的龙鲸鸣叫声,重崭新的防御大阵在船体表面涌出。狂风、水波、流云、玄冰等等,重不同的防御大阵有机的合为一体,化为一道厚达丈许的水色光晕将整个大浪舟包裹了起来。

    “该死!”木人青疯狂的咆哮起来:“这是大荒龙鲸大浪舟。海珍阁每百年也就能造出一条的顶级灵器。”

    ‘顶级灵器’?殷血歌愣了愣神。他买下的不是普通的渡海法宝大浪舟么?怎么变成了顶级灵器大荒龙鲸大浪舟?难不成。是严如心有意的交好自己?看来是这样的了。

    只是转了一个念头,殷血歌就想清楚了这其的关节。严如心估计看到自己是战仙殿的弟,但是一个练气期的弟却有着如此大的手笔。严如心肯定误会了自己身后的后台靠山,所以将一条顶级灵器级的大荒龙鲸大浪舟当做普通的大浪舟卖给了自己。

    这份人情,他得领,要不然的话,他估计连木人青这一关都过不了。

    冷笑了一声,丹田重浮屠小塔微微一震,伴随着一声轰鸣,体表流窜的青色雷光被震得离体飞出。雷劲造成的些许伤害在血海浮屠经的血雾滋养下只是几个呼吸就完全愈合,并没有留下任何的后患。

    站起身来,殷血歌向悬浮在空目瞪口呆的木人青冷冷一笑,本命蝠翼突然张开,殷血歌化为一道血光就向着木人青冲了过去。在殷血歌的身后,血鹦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黑红二色的光流带着刺耳的啸声撕开了虚空,径直落在了木人青手上的青色大旗上。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木人青最多就是一个金丹境的修为,他之所以能够攻破两个鸟人自爆本命法宝都无法破坏的狂澜千转大阵,依靠的就是他手上的青色大旗以及四根神木布下的大阵。

    没有了这一套儿阵法,以木人青自身的修为,他就和以往的无数个金丹境的修士一样,不过是殷血歌的一碟开胃小菜。或许养尊处优的木人青,他的实际战斗力连炎灵界的那些蜥蜴道兵都不如。

    看着如狼似虎的殷血歌急速冲向自己,木人青怒吼连连的想要挥动青色大旗。

    但是血鹦鹉喷出的黑红二色的光流也不知道有什么玄虚在里面,木人青手上的青色大旗变得比大山还要沉重,任凭他如何挥动,却始终无法动摇丝毫。

    眼看着殷血歌越来越近,木人青越发乱了阵脚,他连飞起飞剑抵挡一二都忘记了,只是疯狂的摇晃着手上的大旗,想要召唤几道雷光将殷血歌劈下高空。

    倒是木人青身边的赤眼媚回过神来,她撕心裂肺般叫了起来:“木人青,你傻站着干什么?用锦鲤化龙坊镇压他,快,用锦鲤化龙坊呀。”

    “锦鲤化龙坊,哦,是,是,是,锦鲤化龙坊。”木人青哆哆嗦嗦的叫嚷了一声,他急忙丢下手上青色大旗,双手结成印诀向着头顶的那座青玉牌坊比划了一番。但是仓促之下,他只记得手印,却忘记了咒语,青玉牌坊根本没有丝毫动弹。

    血鹦鹉张开嘴,黑红二色光流将那青色大旗卷了过来,被他‘咕咚’一声吞了下去。

    正在掐印诀,回忆咒语的木人青突然惨嚎一声,他和青色大旗之间的一丝灵魂联系被强行掐断,当即一口血喷出来老远。

    殷血歌已经冲到了距离木人青不到百米的地方,后方两个鸟人已经尖声叫嚷了起来:“木少主当心!”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殷血歌就要冲到木人青身边将他生擒活捉,斜刺里一道辉煌夺目,带着可怕高温的百丈剑虹呼啸而来,宛如一条火龙一般扫过了殷血歌的身体。

    在那一瞬间,死亡的气息笼罩了殷血歌,他根本来不及躲闪,也来不及有任何的应对反应。

    但是他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微微一荡,殷血歌肩膀上的一块巴掌大小的血肉突然带着一片血水喷出,化为一条血淋淋的身影替代了他的本体。

    一道名之为‘血肉替形’的奇异法门涌入殷血歌的灵魂,他一瞬间就掌握了这门奇异的逃命法门。

    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已经在百丈外出现,那块血肉所化的血影被一道夺目的剑虹扫过,而这道来势极快的剑虹扫过殷血歌替身的腰身将他斩成一片飞灰后,剑虹微微一卷,顺势抹过了赤眼媚的身体。

    赤眼媚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声‘师姐饶命’刚刚出口,就在剑虹化为一片青烟。

    殷血歌来白角岛的路上碰到过的那位白衣少女俏生生的在剑虹后面显身,她看都不看被自己一剑击杀的赤眼媚,而是急切的来到了目瞪口呆的木人青身边,温柔的问道:“木少主,雪千影来晚一步,少主您没受伤吧?”

    木人青呆滞了半晌,他哆哆嗦嗦的指向了赤眼媚刚才所在的位置:“眼媚,她……”

    雪千影眸里一抹精光闪过,她转过身看向了殷血歌,轻轻的叹了一声。

    “这位道友,你千不该,万不该,怎么连我玉琼峡的弟,都敢下毒手?”

    殷血歌呆了半晌,惊愕的看着雪千影没法开口。

    刚才那一剑,分明是雪千影有意冲着赤眼媚一并下了杀手,这黑锅怎么就扣到他的头上了?

    但是,玉琼峡?该死的,那个在琼雪崖的地盘上,就连琼雪崖的长老们也要给三分面的玉琼峡?

    那个有着一位传说是度过了五次散仙劫,正在准备渡第次散仙劫,实力堪比正牌地仙的老怪物坐镇,虽然位于琼雪崖的地盘上,但是逍遥自在自成一脉的玉琼峡的弟?

    殷血歌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请大家关注我的‘新’|‘浪’|‘微’|‘博’,进入相关页面后搜索‘血红’,就有了!

    嘿嘿。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