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朵莲花(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朵莲花(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两个鸟人冷笑连连看着下方海面上的大片水雾,大浪舟就这一片水雾急速向北方行进。他们肉眼看不透水雾,神识也无法透过水雾锁定大浪舟的行迹。

    但是作为白角岛附近最有名的吃刀头饭的邪路修士,两个鸟人自然有自己独特的手段。看着那一片茫茫水雾急速向北方前行,两人的羽翼狠狠一震,带起一道霹雳闪电几个闪身就追到了那一片水雾的前方。其一个鸟人低沉的念诵了一声咒语,右手狠狠的向海面一指。

    殷血歌站在主控楼阁的窗前,冷眼看着天空的两个鸟人。

    这两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异种妖物,一对羽翼似乎天生的就能控制风雷之力,故而他们飞行的速度快得惊人。而且他们一旦行动,就有风雷呼啸声跟随,身体四周也有电光闪烁,看上去声势极其惊人。

    正在盘算着如何应付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鸟人,大浪舟骤然颤抖了一下,前行的速度急速减缓。

    船头传来了鲛人少女惊慌的尖叫声,殷血歌几步走到了楼阁的门前,站在门前露台上向着船头的方向望了过去,就看到一头方圆百丈开外的大黑龟慢慢的从海下浮起,一颗形如龙头的大乌龟脑袋上生了一根独角,如今这根独角正好顶住了大浪舟的船头,令得大浪舟前进的速度骤然放慢。

    这头大黑龟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一身力量惊人。大浪舟以下品仙石催动·向前飞遁的势头无异于一座大山从高空坠落。但是这头大黑龟就硬是用头上那根独角顶住了大浪舟,虽然身体被推得在海面上不断后退,但是他硬生生的逼得大浪舟前进的速度放慢了下来。

    “该死!”看着上空得意洋洋的怪声大笑,绕着上空转着圈的两个鸟人,殷血歌一把抓起三阳开泰斧,身体腾空而起·带起一道血光,卷着一团炽烈的火焰·狠狠的向着那颗硕大的乌龟脑袋劈了下去。

    三阳开泰斧膨胀到了尺许方圆·带着一团方圆丈许的三阳地心火呼啸落下。

    独角大黑龟怪眼一翻,漆黑的双眸闪过一抹凶光,他的大脑袋向甲壳内一缩,三阳开泰斧就带着一团烈火重重的劈在了他厚达丈许的大乌龟壳上。

    一声闷响,殷血歌的手腕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五指骨头都差点被反弹的力量给震碎了。他再也握不住三阳开泰斧,烈焰缠绕的斧头打着旋儿飞了起来·急速飞起来了百多丈高·然后极有灵性的打了一个旋儿又朝着殷血歌飞了回来。

    大黑龟脑袋附近的甲壳上出现了一条深有一尺的裂痕,三阳开泰斧毕竟是战仙殿主秀秀赐下的法宝,拥有的威力非同小可,这头大黑龟虽然年深日久,甲壳的硬度比精钢还要硬了几倍,依旧被殷血歌一斧头劈开了这么一条大口。

    但是也仅此而已,这条伤口落在一个活人身上·那是铁定死得不能再死了。可是对这么一头甲壳厚达丈许的大黑龟而言,这点伤势就连破皮都算不上。

    得意的长啸了一声,大黑龟的脑袋突兀的从甲壳窜了出来,粗钝的独角狠狠的顶在了殷血歌的胸口。这头大黑龟的身躯巨大,他的力量也大得难以形容,殷血歌小小的身躯被他一脑袋顶飞,胸口的骨头全部凹陷了下去,甚至他的脊椎骨都变形从后背撑了出来。

    船头附近的鲛人少女连声惊呼·她们刚刚从殷血歌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善意,猛不丁的看到殷血歌被那大黑龟重创·她们当即下意识的飞出了自己刚刚到手的飞剑。

    三十道长有丈许的水色剑光乱杂杂的向着大黑龟的脑袋劈了下去,面对这些鲛人少女的剑光,大黑龟只是懒懒的打了个喷嚏。一片带着浓烈腥味的黑水从大黑龟的鼻孔内喷出,水色剑光顿时被冲得东倒西歪,‘叮叮当当,的全部落在了甲板上。

    一道狂飙当面吹来,鲛人少女们立足不稳,宛如滚地葫芦一样被吹得向后连连倒退。

    殷血歌深吸一口气,体内大量血雾瞬间消失,断折的骨骼犹如软泥一样蠕动着,迅速的重新组合在一起。短短一次深呼吸的功夫,他的伤势就已经快速回复,无非是耗费了些许精血。

    大黑龟的脑袋高高的昂起,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大浪舟,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随后张开大嘴露出了满嘴雪亮的好似短剑一样的利齿。足足有十几丈方圆的一张大嘴狠狠的向着大浪舟吞了下来,大黑龟摆出了一副将整个楼船吞进肚里的架势。

    “蠢货。”殷血歌冷笑了一声,他向血鹦鹉打了声招呼,血鹦鹉迅速的从主控楼阁冲了出来,肚皮一挺,一道浅红色的尿液喷薄而出。这一次血鹦鹉洒出的尿水还格外带着一丝淡淡的血色,显然是他格外加料的好货色。

    几乎和血鹦鹉心有灵犀的殷血歌手指一点,那一道尿水就化为一团婴孩拳头大小的水珠挂在他的指尖滴溜溜的旋转起来。殷血歌张开本命蝠翼,顺着大黑龟用力一吞带起的恶风,团身向着大黑龟的大嘴飞了过去。

    鲛人少女们嘶声惊呼,她们绝望的瘫倒在甲板上,再也没有力气动弹。

    她们的本命魂印被血歌掌控着,如果殷血歌被打得魂飞魄散,她们也要殉葬眼看着殷血歌冲进大黑龟的嘴里,这分明是送死的行为,她们早就吓得魂灵儿都飞了出来。

    放声大笑着冲进了大黑龟带着一股恶臭的大嘴里,殷血歌随手将血鹦鹉的那一团格外加料的尿水丢进了大黑龟的嗓眼里。就听得

    ‘嗤嗤,一声响,尿水所过之处·大黑龟的嗓里顿时冒出了大片带着刺鼻臭味的浓烟。

    正准备将大浪舟一口吞下的大黑龟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张开嘴努力的向外吐了两口,但是怎么都无法将那一团恶毒的、比鸩酒还毒了百倍的尿水喷出来。痛不欲生的他哪里还顾得上攻击大浪舟,巨大的身躯用力的扭动了一下,大黑龟转过身就要逃走。

    但是殷血歌哪里肯放过这头送上门的好货色,他的眉心一道黑气冲出·三头金丹巅峰的夜叉恶鬼举着三齿钢叉,怪笑连连的顺着好似城门洞的嗓眼冲进了大黑龟的肚皮。这三头恶鬼疯狂的挥动着钢叉·带着森森鬼火的钢叉胡乱的穿刺着大黑龟的身体·给他带来了无穷的痛苦。

    这些钢叉上密布着幽冥道人擅长的‘无间地狱十八绝禁鬼,,每一道鬼都能引发无穷的痛苦,太古之时,就算是实力比幽冥道人更强数倍的仙人被这十八绝禁鬼打,都会痛得嘶声惨嚎、生不如死。

    三头恶鬼虽然修为差了点,他们的攻击无法给大黑龟带来太大的伤害,但是钢叉上鬼火熊熊·十八绝禁鬼发挥了他应有的威能。偌大的大黑龟浑身血肉剧烈的抽搐着·一股让他灵魂几乎碎裂的剧痛不断涌来,巨大的大黑龟身体一抽,一口粘稠的血箭喷出去足足有数百丈远。

    殷血歌指甲弹出,十指死死的扣在了大黑龟的口腔。任凭血箭冲刷,他只是死死地攀附在大黑龟的嘴里。他在大黑龟腥臭的嘴里慢慢的爬行着,耗费了七八个呼吸的时间,他终于找到了大黑龟舌头下一条拳头粗细的血管。

    “这是你自找的。”殷血歌残忍的笑着·血妖一族特有的凶厉和残暴本性发作,他双眸喷出浓郁的血光,张开嘴狠狠的一口咬在了这条血管上。‘哗啦啦,泉水喷射声传来,拳头粗细的一道血泉喷出,殷血歌张开嘴,将这一道血泉一滴不剩的全部吞进了腹。

    这头大黑龟起码也有了千多年的道行,因为血脉低级、灵智不高的关系,这头大黑龟修炼日久·却依旧保持着一头大乌龟的形象。算起来,这头大黑龟只能算是一头巨型妖兽·还不算上是真正的妖怪。

    但是他毕竟活了千年以上,一身精血充沛异常,精血的能量更是犹如长江大河,澎湃的生命能量让殷血歌感动得差点流出眼泪来。

    对比昨天夜里殷血歌辛辛苦苦斩杀的过万海妖,如果说这头大黑龟的精血是干米饭的话,那些海妖的血浆不过是一锅水里面丢进三五颗小米煮出来的米汤,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大黑龟的血液一进肚,就立刻被血妖一族强大的身躯吸收转化。殷血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一道道血元‘汩汩,滴落在重浮屠小塔上,层宝塔放出道道血光照亮丹田,进而这血光照亮了殷血歌的整个身体。

    大量精纯异常的血雾流遍全身,殷血歌的身体在血雾的滋养下发生着奇异的变化。

    大黑龟的血液数量是如此的惊人,涌入的数量是如此的可怕,单纯修炼血海浮屠经都已经无法及时的吸收涌入的精血。于是殷血歌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鸿蒙血神道和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也一并运转起来。

    心脏内八十一团拳头大小的血炎涌出,迅速的灼烧全身,鸿蒙血神道不断转化精血能量,殷血歌的皮肤色泽发生着奇异的变化,他的皮肉、筋骨相互碰撞,发出隐隐的金属轻鸣声。他的皮肤隐隐带上了一层黯淡的金属光泽,乍一看上去就好似生锈的铁皮一般。

    木身道正在向铁身道转化,一旦身躯正式踏入铁身道,就只有元婴期修士驾驭法宝,才能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而铁身道的修炼进入后期后,只有神游境的修士才能对殷血歌造成威胁。

    身体内一道道雷鸣不断响起,每一瞬间都有大量的杂质被无名法诀从他体内驱出。

    大量黑红色的**杂质不断喷出,每一次雷鸣响起,殷血歌的身体都更加的精纯一分,更加强大一丝。

    不知不觉的,体内的八十一团血炎吸收了足够的精血能量·突然分解成了一百零八团。

    全身通红宛如被烈火煅烧的铁锭,殷血歌的身体散发出逼人的高温,烧得他身体下方的大黑龟皮肉‘嗤嗤,作响,腥臭的大黑龟嘴腔里都弥散出了一股难闻的烤肉味。

    大黑龟痛得嘶声乱吼,他疯狂的扭动着身躯想要挣开犹如恶魔一样疯狂吸收他鲜血的殷血歌。但是他肚皮内更有难以形容的剧痛不断传来,三个夜叉恶鬼宛如闪电一样在他肠道奔走往来·三齿钢叉带着森森鬼火不断的在他身体内穿刺,难以形容的剧痛让大黑龟流出了大量的血泪。

    最终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大黑龟的身体狠的一抽·他直接痛死了过去。

    这么大一头活了千百年,虽然刚刚结成了妖丹,但是要论起真正的战斗力,就连元婴境修士都不见得能够对付得了的大黑龟,居然就被三头夜叉恶鬼的十八禁鬼活活折磨死。

    这头大黑龟一死,他对身体内血气血脉的控制顿时完全消失,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颤·他吸收大黑龟鲜血的速度凭空暴涨了十倍有余·一条水桶粗细的血柱从大黑龟的舌头下喷出,不断的注入他的身体。

    殷血歌的实力越发强大,他的修为越来越强悍,渐渐地重浮屠小塔古朴简单没有丝毫花纹的表面,已经逐渐有淡淡的莲花纹路涌了出来。随着大黑龟鲜血的不断涌入,莲花图案也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清晰。

    一朵·两朵,三朵,每一朵莲花的花瓣都是重重叠叠,仔细数数都是标准的重瓣莲花。

    当三朵莲花图案在重浮屠小塔彻底成型后,殷血歌突然开始向四周散发出一股浩浩荡荡宛如宇宙洪荒一般古老、神秘、不可揣测的气息。

    四周的海洋、天空,方圆十里内的天地自然一切法则力量突然停滞了亿万分之一个刹那的时间。在这一瞬间,殷血歌的身体内突然涌出了无数杂质,他吞进体内的所有大黑龟的精血都全部被彻底提纯。

    一丝明悟涌上心头·殷血歌知道随着重浮屠小塔上的莲花图案的出现,血海浮屠经练气境的修为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只要他继续吞噬足够多的精血·当朵莲花图案在浮屠小塔上完全绽放开时,他就能顺利的将浮屠小塔化为本命莲心,正式的踏入金丹境。

    而三朵莲花图案的出现,也让殷血歌掌控了几种血海浮屠经崭新的神通手段。

    轻轻一笑,殷血歌双手一挥,自然而然的在胸前划了一个太极图形,低沉的念诵了一声‘摄,。

    ‘哗啦,一下响,大黑龟的所有血肉同时崩塌,数以百万斤重的血肉瞬间化为一团粘稠的血浆,一道细细的血箭从这一团粘稠的血浆喷出,最终在殷血歌面前出现了一团水缸大小闪耀着浓郁血光的血精。

    这是这头大黑龟体内所有血肉的全部精华,剩下的全部是糟粕,再无半点儿用处。

    偌大一头重达数百万斤的大海龟,被殷血歌用血海浮屠经的秘术提炼之后,留下的血精也就只有这么水缸大小的一团,大概万多斤的数量。这血精蕴藏了无穷的生命能量,甚至包容了大黑龟雄浑、长的自然寿命在内,对凡人而言,服用一口血精,就能延长近百年的寿命。

    就算是对修士而言,这一团血精也能够让一个阳寿到了极限的元神境修士延长三五十个甲的寿命!

    殷血歌的这一手神通如果被外界的修士得知,他要么变成香馍馍被无数大能修士疯狂争抢,要么他就会被当做异类,被所有的修士联手抹杀,除此之外再也不会有其他的任何可能。

    感受着血海浮屠经所化血池传来的丝丝缕缕的欣喜,殷血歌眯着眼笑了起来。

    “这血精的效果,却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好。我可是不会便宜别人的。”冷笑了几声,张开嘴将这一团血精吞进了肚皮里,殷血歌随手将三头夜叉恶鬼召唤了回来,并且每个夜叉恶鬼都往他们嘴里丢了一颗拳头大小的血精珠。

    三头夜叉恶鬼感激涕零的向殷血歌五体投地的跪拜了一番,这才欢天喜地的被收回了塔狱。

    在塔狱饥渴得久了,这些夜叉恶鬼多少年没消受过血食了?殷血歌赐给这三个夜叉恶鬼的血精无疑是给一个叫花送上了一顿满汉全席,他们哪里有不感激的?

    偌大一头大黑龟,如今就剩下了方圆百丈的一个硕大龟壳。殷血歌也不客气,随手一点这龟壳,血海灵宝大禁宝的奇妙-灵纹闪烁了一番,偌大的龟壳同样土崩瓦解,就剩下了一团人头大小的黑色黏胶留在他的指尖。

    将这团黑色黏胶收进了乾坤戒,殷血歌一个闪身回到了大浪舟上,冷笑着向天空目瞪口呆的一对儿鸟人望了一眼,冷声笑道:“胆敢对琼雪崖战仙殿亲传弟下手,你们很有种。好,好,好,小爷殷血歌记住你们了,等我师尊秀秀归来,我定然奏请师尊,派遣战仙殿好手穷搜天下,灭你满门。”

    两个鸟人哆哆嗦嗦的看着海面上大片血迹,那是殷血歌丢弃的大黑龟体内的糟粕所化的血污。

    突然间,两个鸟人同时哭喊了起来:“龟兄,龟兄,我们对不起你啊,是我们害死了你。”

    伴随着凄厉的哭喊声,两个鸟人同时向下方冲了下来,他们浑身雷光闪烁,以一种亡命拼命的架势一头撞向了大浪舟。

    不等殷血歌回过神来,两个鸟人已经冲到了大浪舟附近,他们同时丢出了手上的重锤和雷锥,然后大吼了一声‘爆,。四团刺目的闪光在大浪舟附近爆开,恐怖的冲击力将大浪舟冲得高高飞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