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老戏路(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八章 老戏路(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八百一十块上品仙石,敲定了三十位鲛人少女的归属

    殷血歌也不浪费时间,他也懒得搭理这场海珍阁的拍卖会接下来还有什么了不得的珍品出售,径直带着血鹦鹉和罗武到了海珍阁的后院,交割了这些鲛人少女。

    当着一位海珍阁大管事的面,血鹦鹉艰难的张开嘴,吐出了几块拳头大小霞光四射的极品仙石,这就算是结算清楚了。罗武也按照白角岛的规矩,在海珍阁这里登录了自己的名字,等得这个月底,海珍阁清点账本的时候,自然有归属他的一份好处。

    海珍阁的大管事严如心笑容可掬的向殷血歌打了个稽首,然后将一块巴掌大小的黑色‘定魂玉,制成的玉碟递了过来。黑漆漆的玉碟上三十点蓝色的幽光闪烁,宛如蝌蚪一样在玉碟上急速游走。

    三十位鲛人少女惊恐的看着那块黑色玉碟,这是她们的本命魂碟,一缕分神都强行禁锢在玉碟。只要有人用真火往玉碟上轻轻一点,烧掉了一点蓝光,就会有一个姐妹魂飞魄散而亡。

    向那些目光带着绝望和惊慌之色的鲛人少女望了一眼,殷血歌抓过玉碟,咬破舌尖,将一点本命精血喷在了玉碟上。默运大禁宝祭炼各色法宝法器的法门,玉碟被一团血色火焰灼烧了一番,就化为一道流光没入了殷血歌的眉心。

    鲛人少女们同时悲鸣了一声,她们感受到一个强大的灵魂波动和她们的灵魂联系了起来。她们的所思所想都瞒不过这个灵魂的关注·只要那个灵魂念头一动,她们就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殷血歌也感受到除了幽泉、血鹦鹉和乌木、小杰以及三尸之外,增加了三十个脆弱但是纯净无瑕的灵魂波动和自己的灵魂联系了起来。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一眼血池轻轻的晃荡了一下,血池就多了三十点幽蓝色的光芒。

    这些鲛人少女的惊慌、恐惧、不知所以的茫然全部被殷血歌感应到,他怜悯的向这些少女看了一眼,沉声问道:“你们都会御风飞行么?或者·你们可以驾驭法器?”

    鲛人少女都没吭声,而是茫然的看着他。

    严如心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殷道友·这些鲛人,她们被擒来的时候,随身的法器都被毁掉了。所以一时半会的,想要让……”

    殷血歌笑着向严如心打了个稽首,他淡然道:“海珍阁应该也有水属法器贩卖吧?有劳大总管帮我预备三十套法器。每人一件长裙,一件防御法器和一柄飞剑吧,现在就要·可能办到?”

    惊愕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严如心笑着向身边的几个海珍阁执事挥了挥手。

    一名执事当即从袖里掏出了一卷玉册翻阅了一番,然后将玉册递给了殷血歌。这一页玉册上记载了一套儿三十件天罡之数的极品法器,长裙、防盾、飞剑,比起殷血歌所说的,还额外多了一支可以飞起来偷袭他人的分水凤头钗。

    这一套儿法器都是用深海的海蓝金、柔水银配合千年红珊瑚、千年玳瑁壳、百年的水母内膜等珍稀材料打造而成,虽然只是法器,但是一套儿配合在一起·能够发挥出的威力也很是可观。

    如果在海作战的话,这一套儿法器更是能发挥出极大的威力。

    “可巧了,这一套儿海云岚装,本是我海珍阁为自家的鲛人护卫量身订造的。奈何前些日出了些纰漏,有几个鲛人猎杀猪婆龙取龙珠的时候,却不幸被那猪婆龙斩杀了,一时间凑不齐这么恰当的三十人取用这一套儿云岚装。”

    严如心笑得很灿烂:“今日这一套儿宝贝,正好跟殷道友有缘。”

    殷血歌也笑得格外的灿烂·他掐住了慢慢的向后缩的血鹦鹉的脖,手指微微一用力·血鹦鹉就好似怀孕的妇人呕吐一般,艰难的‘噼里啪啦,的吐出了好几块极品灵石。

    “果然是有缘,如此甚好,还请大总管说个价码吧。”沉吟片刻,殷血歌向那些眸里多了几分生气的鲛人少女望了一眼,他又掐了一下血鹦鹉的脖,逼着他吐出了更多的灵石:“顺带着,如果有跨海的楼船之类,能容纳百来人的,也请大总管介绍一条。”

    血鹦鹉在一旁浑身毛都竖了起来,他很想大声尖叫几声,为了一个破烂小岛上的一群平民百姓,花费这么多的仙石、灵石,这至于么?他歪着脑袋看着殷血歌,很想问他一声,他到底是哪位圣人转世,有事没事给自己身上招揽这样的麻烦?

    严如心的笑容越发灿烂了,他立刻让人从库房取出了一条上品法宝级的跨海楼船。

    一尺多长点,通体蔚蓝宛如水晶铸成,被一层淡淡水雾笼罩着的跨海楼船悬浮在殷血歌面前。严如心笑着介绍道:“这是白角岛最有名的炼器大师火鹿大师亲手祭炼的‘大浪舟,,能日行二十万里以上,每日所耗,也不过三块上品灵石罢了。”

    严如心仔细的介绍大浪舟的好处,这条楼船并没有什么攻击力量,但是航速极快,比起殷血歌自己的飞行速度都快了数倍。而且只!要在海面上,他就能催生水雾遮挡自身行迹,除非三灾三劫境元神凝练犹如实质的大能,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行踪。

    而且大浪舟自带一座狂澜千转的防御大阵,化神境以下的修士,休想攻破这座大阵丝毫。当然殷血歌自身修为不够,他无法催动这座大阵,只能依靠灵石发动大阵,这样的消耗会非常巨大。

    对海珍阁拿出来的这些宝贝,殷血歌感到极其的满意。血鹦鹉翻着白眼吐出了大堆的仙石·将这些宝贝全部买了下来。

    向严如心借了一个房间,让那些鲛人少女脱去了身上贝壳和海藻制成的简陋衣衫,穿上了海云岚装,将一应飞剑法器都佩戴妥当了,三十位俏丽可爱的青春少女就一字儿排开站在了殷血歌面前。

    惦记着墨珠岛的事情,殷血歌也懒得在白角岛多待·他又丢给了罗武一块灵石,然后向严如心告辞后·直接从海珍阁濒临海滩的后院下了海·将大浪舟祭了出来。

    填充了三块下品仙石后,大浪舟喷吐着滚滚蓝色水波急速膨胀开来,眨眼间就膨胀到了十几丈长。

    纤长的船体上矗立着一座三重楼阁,楼阁前后都有一根修长的桅杆,上面挂着两面半透明的蔚蓝色船帆。

    殷血歌一声令下,三十名鲛人少女颤巍巍的架着一道儿旋风飞上了大浪舟。随后殷血歌和血鹦鹉坐镇楼船的主控楼阁,驾驭着硕大的大浪舟直接向白角岛的北方全速行驶了过去。大浪舟能够日行二十万里·庞大的船体就好像一抹幻影·紧贴着海面轻盈的滑了出去。

    短短几个弹指的功夫,大浪舟就从严如心和罗武的视线消失。

    严如心怔怔的看着大浪舟远去的方向,突然笑了起来:“看不透,看不透,这个殷道友,嘿,小小练气期的修士·居然有这样的身家?得了,你们也别闲着了,赶紧联系大雪岭内潜修的那几个小家伙,让他们打探打探,这位殷道友到底是什么来路?”

    一旁的罗武突然挺直了腰身,他身上再也不见刚才的谨小慎微的模样,反而是带上了一丝丝慵懒而尊贵的气息。懒洋洋的摸着鼻,罗武把玩着殷血歌打赏给他的两块灵石·轻笑着摇了摇头。

    “严五伯父,想不到我罗天武这次还碰到贵人了。”啧啧有声的赞叹了几句·罗武,不,罗家当今家主的二儿罗天武双手抱在胸前,很是诧异的连连叹道:“你说这位殷道友,他到底是干什么发的家?为了一群鲛人,居然投下了这么大一笔上品仙石,我的亲娘呢。”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罗天武幽怨的叹息道:“我的亲娘哪,我罗天武长这么大,手上的仙石就没超过十块的时候,还都是下品仙石。这位殷道友,他这么有钱,他家里长辈也敢放他出来行走?”

    严如心笑得很灿烂,他向罗天武望了一眼,点头道:“小武,你说得也是。这位殷道友年纪轻轻,带着大笔仙石到处乱跑,他家里长辈,真的不知道么?”

    沉默了一阵,罗天武也笑了起来:“那条大浪舟,可不仅这么点价钱吧?”

    严如心笑着连连点头:“结个善缘,哈哈哈,结个善缘嘛。反正这笔买卖已经有赚了不少,殷道友这一路归去,怕是路上有点障碍,送条上好的楼船给他护身,嘿嘿,结个善缘嘛。”

    罗天武看了一眼笑得满脸褶都堆了起来的严如心,慢的说道:“得,希望殷道友会把这条大浪舟给他家里长辈过目吧。若是殷道友就将他随意丢在一旁,也不给家里长辈过一眼,谁知道您花费的苦心啊?您也不会指望着殷道友自己能认出这条实则为上品灵器顶级极品的大荒龙鲸大浪舟吧?”

    ‘呃,,严如心愣了愣神,顿时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

    大洋之上,血鹦鹉蹲在主控楼阁内控制大浪舟前进的方向。天水一色,光洁犹如明镜的水天之间,大浪舟犹如飞鸟一样轻盈的向前滑动,在他身后,海面上甚至没有留下半点儿水痕。

    殷血歌站在船头,看着那些面色憔悴,目露惊恐的鲛人少女,突然张开了自己的本命蝠翼。

    熊熊血炎在本命蝠翼上燃烧着,殷血歌看着那些惊愕的鲛人少女,淡然说道:“我是殷血歌,花钱买下你们的人。我也是那些修士心的妖孽,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怎样过分的欺凌欺压你们。我买下你们,只是有事情要你们帮忙而已。”

    在那些少女惊愕的目光,殷血歌将墨珠岛的事情娓娓说来·一众鲛人少女顿时傻了眼,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目光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一名看起来年龄最大的鲛人少女才小心的向前走了几步,小心翼翼的问道:“殷公,您说,您是为了救那墨珠岛的平民·所以才花费了这么多上品仙石买下了我们?”

    无奈的摊开双手,殷血歌苦笑了起来。

    “我是男人·采摘墨珠·只能是女出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干嘛来白角岛把你们买下来?”

    幽幽叹了一口气,殷血歌看着这些少女沉声道:“或许你们无法理解我的行为!我也不吹嘘自己是什么好人。我只是,在我力所能及的时候对那些人能帮就帮吧。坦白的说,如果墨珠岛的事情超出了我的实力极限·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鲛人少女们相互望了一眼·她们同时颤巍巍的向殷血歌屈膝低首,行了一个很古怪的礼。

    “您是一个真正的道德之士。”那年纪最大的鲛人少女柔声说道:“天幸是您买下了奴婢等人,能够为您效力,这是奴婢们的幸运。以后公您只要有事,尽管吩咐。奴婢等乃破家不吉之人,能够托庇在公翼下全此残生,奴婢等也别无所求了。”

    殷血歌急忙摆了摆手·他笑着说道:“你们先帮我把这次的墨珠弄妥当就是,以后我也不会带着你们。毕竟男女有别,你们跟着我也不方便。我有个贴身的丫头幽泉,她如今正在雪神宫修炼,等忙完了这次的事情,我就把你们送去幽泉身边,你们跟着她修炼就是了。”

    看着这些娇俏可爱,周身散发出淡淡水元气息的鲛人少女′殷血歌不由得笑了起来。

    严如意说,玄冥重水可以让水灵根的人提升灵根天赋?这些少女都是清一色的水灵根·幽泉手上又有无穷无尽的玄冥重水可供使用,如果能够将这些鲛人少女的灵根天赋都提升到极限,而且还修炼了雪神宫的那什么水母天书,以后他岂不是能有一群强力的帮手么?

    想到得意处,殷血歌不由得咧嘴傻笑起来。

    就在这时候,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鸟鸣声。那鸣叫声充满了疯狂的杀意和狂妄的邪恶,一股飓风当头压下,随之而来的还有三条米斗粗细的淡红色狂雷,险而又险的贴着急速前行的大浪舟的船舷劈进了海水。

    一声巨响,三根粗有丈许的水柱从大浪舟的船舷边冲了起来。大浪舟表面的淡淡蓝光微微一闪,三根水柱虽然来势汹汹,却连大浪舟的皮毛都没撼动丝毫。

    殷血歌抬头望了过去,就看到两个生得尖嘴猴腮,鼻犹如鹰钩一般,背后生了一对儿黑色羽翼的鸟人正盘旋在空。他们左手握着重锤,右手握着一柄雷锥,重锤往雷锥上重重一击,就是一道雷光呼啸而下。

    ‘咔擦,声不绝于耳,一道一道的雷光急速劈了下来,索性大浪舟前行的速度太快,血鹦鹉又开始有意的在海面上走出了蛇形的弧线,这些雷光每一次都是险而又险的贴着大浪舟落下,没有一道能够真正的命大浪舟的本体。

    高空的两个鸟人气得‘喳喳,怒啸,他们背后的羽翼突然张开,无数黑色的羽毛脱体飞出,化为黑色的羽箭带着一条条长长的黑色烟尾向着大浪舟射了下来。

    这些黑色羽箭的尖端都有一点绿豆大小的红光闪烁,眨眼间漫天黑色羽箭就笼罩了整条大浪舟。

    沉闷的巨响声不绝于耳,大浪舟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羽箭上的红光都是一颗一颗威力巨大的阴雷,一旦爆开方圆十几丈内都是一片雷火升腾。一时间也不知道有多少羽箭命了大浪舟,整个大浪舟都被雷火包裹,方圆百丈内的海水都被高温雷火蒸发,化为大片水汽冲上了高空。

    狂澜千转大阵自动激发,一道厚重的水色光晕笼罩了整条大浪舟。在蓝色的光晕,一道道白色波纹往来流转,宛如漩涡一样的波纹急速旋转着,凡是靠近的雷火全部被震得飞了起来,不知道被弹去了何方。

    顶着狂轰乱炸的雷火,大浪舟快若闪电般冲出了雷火覆盖的范围。

    大片水雾从海面上升腾了起来,逐渐的包裹住了丝毫无损的大浪舟。高空两个鸟人的神识扫了下来,但是碰到这水雾,他们的神识就骤然削弱了数倍,根本就无法锁定大浪舟的准确方位。

    两个鸟人大惊,他们对望了一眼,同时尖声叫嚷了起来。

    “兀那小辈,将你身上一应财物,还有那些小妞儿全部交出来,大爷可以饶你不死。”

    “如果你敢说半个‘不,字,你小也就不用回转山门,直接就在这里喂了鲨鱼罢。”

    殷血歌抬起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很古老的戏码,居然就这么真真切切的在他眼前上演了。

    刚刚离开拍卖会,半路上就有人截杀,这真是应了财不露白的禁忌。没有足够的实力震慑这些宵小之辈,你敢将自家的身家显露出来,那就真的是在自己找麻烦。

    这两个鸟人散发出的气息很强大,起码也是元婴境的修士。

    和那个被殷血歌灭了肉身的马脸修士不同,这两个家伙的气息比马脸修士强大了何止数倍,他们应该是资深的元婴大能,根本不是现在的殷血歌能对付的。

    深深的望了这两个鸟人一眼,殷血歌纵身冲进了主控楼阁,向大浪舟的阵法枢纽填充了数倍的仙石后,将所有的阵法禁制全部打开了。

    大片水雾不断涌起,将整个大浪舟全部包裹在了里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