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强架梁(42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七章 强架梁(42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鲛人,妖类。

    族人入水而生鱼尾,陆上则为人形。擅泳,擅控水,入万丈海渊如履平地。有鲛人皇族血脉者,生而有金丹境实力,成年则自然元神大成。其族居于深海洞穴之,能驭诸般海兽、海鱼,采集深海各色宝物犹如探囊取物。

    最要紧的就是,鲛人一族的体质都是纯粹的水属灵根,绝对不含任何驳杂的灵根属性。加上他们天生控水的天赋神通,很多修炼水行道法神通的大能仙人,最喜欢收集资质卓越的鲛人,训练他们排演各种水系大阵保护山门洞府。

    加之鲛人除了某些血脉格外低劣,形如野兽的那种下等族裔,其他的鲛人男俊俏、女秀美,都是一等一的人品相貌,所以鲛人一族在人类修士那里向来格外抢手。

    尤其对一些邪魔外道的修士而言,鲛人更是极佳的炉鼎人选。

    所以殷血歌刚刚报出五十块下品仙石的价码,立刻有一个双眸之间带着一丝粉红气息的青年男直接将价钱翻了一倍。贪婪的看着台上三十位美丽的鲛人少女,这青年竖起了一根手指,轻描淡写的在空气划了一个圈儿。

    “一百块下品仙石,这些妞儿都不错,少爷我取下了。”

    殷血歌向那青年望了一眼,举起右手,伸出了五根手指:“五百块下品仙石。”

    大厅内的众多修士同时向殷血歌望了过来,殷血歌并没有运起秋蝉蛰隐术所以他们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殷血歌身上的气息。虽然有点古怪,但是殷血歌散发出的气息的确是练气期的水准。

    如果是金丹境的修士,呼吸之间四周天地灵气会自然而然的波动。

    如果是元婴境的修士,双眼开合之间自然有异样神光喷射出老远。

    至于说神游境、化神境甚至更高境界的修士,他们身上也都会有一些蛛丝马迹,让人判断出他们的实力修为。像殷血歌这样的修士周身气息凝实而厚重,但是并无任何异样随身显然他只是一个练气期的小辈而已。

    一些心地不正的修士顿时无声的咧嘴偷笑区区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能够拿出五百块仙石?这小是走了什么大运发了一笔横财吧?但是显然这注横财要便宜在场的某位修士了。要知道,修仙大不易,这是一个烧钱烧资源的行当,在场很多化神境的修士都拿不出五百块下品仙石呢。

    感受着四周不善的目光,殷血歌不紧不慢的将战仙殿的令牌掏了出来,仔细的挂在了自己的腰带上。琼雪崖战仙殿,在这两仪星的北面地界真的有群魔辟易的效果大厅内成的修士看到那块闪耀着淡淡灵光的令牌顿时纷纷转过了目光。

    只有极少数实在是蛮横不畏死,自觉有实力将事情办得不知不觉的修士,他们依旧是目光闪烁的打量着殷血歌。但是就算是这群修士,他们也只能是转过头去,不断的用眼角余光偷偷的瞥上一眼,不敢像刚才那样上上下下的打量了。

    负责拍卖的严如意嘴角抽了抽,他自然看到了殷血歌的小动作也注意到了他腰带上那块令牌。严如意不由得有点头痛,殷血歌玩了这么一手,寻常修士哪里敢和战仙殿的人竞拍?

    三十个鲛人美女,严如意对她们的心理价位,可是远超过五百块下品仙石的。

    要知道,单纯控制了这些鲛人美女,让她们潜入深海去收集各种水属性的灵石、仙石、灵药、宝物之类的,一个月的收入都不仅这么一点儿。严如意有心将她们卖出一个天价但是殷血歌却表露出了战仙殿弟的身份,这就让他有点犯愁了。

    还好那个眉目之间邪气森森的青年修士举起了右手轻轻的将手掌翻了翻:“好手笔,这位道友也是同道人吧?这么多水灵灵的大姑娘,搂到床榻上好好宠爱一番,实在是人生至乐呀。嘻嘻,少爷我出一千块下品仙石,这位道友,你还能出价么?”

    严如意的眸里精光一闪,他当即举起了右手笑道:“一千块下品仙石,这位道友出价一千块下品仙石。诸位道友,这可是三十位鲛人少女,不说其他,单说驱策她们潜入深海采集各种深海宝物,一个月的收益起码都在数千下品仙石以上。”

    眯了眯眼睛,严如意淡然道:“错非海珍阁已经蓄养了一支鲛人部族,这些少女所属的部族和海珍阁的那一支鲛人部族是生死仇敌,他们根本不可能生活在一起,本家是舍不得将她们拿出来拍卖的。”

    殷血歌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淡然道:“这些鲛人,小我带回去,是有大用的。所以,怎么也不能放过啊。二十块品仙石,合两千下品仙石,哪位道友还要加价的?”

    刚才严如意的话显然勾起了大厅内很多修士的心思,这些鲛人少女,让她们参加争斗显然是不合适的,她们的修为真心不强。但是鲛人最大的用处可不在这里,不管让她们去采集深海宝物,或者将她们作为炉鼎,这都是极好的事情。

    尤其是让她们潜入深海采集宝物的话,虽然不像严如意所说的那样夸张,什么一个月都有数千下品仙石的收益,但是鲛人的寿命漫长,寻常鲛人都能活上数百年,将她们带回去好生豢,她们一辈总能为自己赚回数十倍的仙石来。

    一名周身隐隐有水光缠绕,呼吸时有水波声不断传出的年道人笑着举起了手:“严老前辈说得是,这些鲛人带回去,总归是不会亏本的。尤其是我们,洞府就在这茫茫大海之上,有这些鲛人组成大阵保护洞府·那也是值得的。”

    伸出一根手指,这年道人沉声道:“也就不用慢慢的加价吊胃口了,说点实在的价码吧,十块上品仙石。这些鲛人好生调教一番,她们值这个价钱。”

    严如意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他心目的理想价位。这些鲛人少女的起拍价只有三十块下品仙石不假·但是在严如意和海珍阁所有修士的心,她们的价值绝对不止这么一点·她们绝对价值数十万块下品仙石以上。

    鲛人的最大价值·就是拿去开采深海的矿脉,她们比人类修士更好使。

    当然,如果是那些功法邪恶的修士,将她们买回去就一通乱折腾给整死了,那这些鲛人也就真的只价值三十块下品仙石。用途不一样,目的不一样,她们的价码自然也不一样。

    眉目之间有一丝粉色气息的青年修士皱起了眉头·他悻悻然的向那些鲛人少女望了一眼·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但是他很快又提起了精神,向殷血歌投以挑衅的目光,同时大声笑了起来:“这位同好,少爷是没有这份身家了,不知道友你还能坚持不?”

    没有理睬这青年修士的挑衅,殷血歌再次竖起了五根手指:“五十块上品仙石。”

    刚刚出价的年道人立刻比划了一个‘,的手势:“十块上品仙石。”

    话音刚落,一旁就有几个修为雄厚·身边也有门人弟跟随的修士纷纷开口,他们不落口的相互竞价,迅速的将这些鲛人少女的价格提到了一百八十块上品仙石。

    殷血歌诧异的看着这些修士,他们都疯了么?这些鲛人少女就算能够潜入深海做些勾当,但是按照殷血歌的盘算,她们真心不值这么多的仙石。

    严如意又笑着开口了:“诸位道友果然都是明白人。嘿嘿,这白角岛周边的所有鲛人部族,都已经被扫荡一空。眼前这些鲛人所属的部族·是最近两百年来发现的最后一个野生鲛人部落。”

    目光向着大厅内一扫,严如意沉声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儿了。或许未来,白角岛再也不会有鲛人贩卖。这三十位鲛人少女,可真正是独一份的宝物了。”

    一名面色黧黑,周身隐隐有煞气升腾的老人冷声道:“一百八十五块上品仙石。如果这些妞儿还能搭配几个鲛人男一并拍卖,老夫愿意再加一倍的价钱。”

    大厅内的修士纷纷点头,单纯三十个鲛人少女,一百八十块上品仙石这已经是天价。但是如果能够有几个鲛人男配对拍卖的话,那么这点价钱又算不得什么了。

    因为能有几个鲛人男的话,自然就能让他们和这些少女配对,未来繁衍后代,生儿育女,如果照顾得好,说不得就能繁衍出一个规模不小的鲛人部族来。在这茫茫大海上,手掌握一个鲛人部落,这个价值可就太大了。

    这可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享受的好处,而是孙后代、徒徒孙们都能受益无穷的投资。

    大厅内就有修士喧哗了起来,他们纷纷要求严如意拿出几个年轻力壮的鲛人男一并拍卖,他们都大声鼓噪,说如果严如意真能拿出几个鲛人男,他们肯定会把价码提得更高。

    严如意无奈的摊开双手,装模作样的苦笑了一声:“奈何,奈何,老夫也知道诸位说得有理。但是捕捉这些鲛人小妞的时候,她们部落的所有男丁都被斩杀,只剩下她们了。”

    大厅内的修士们顿时没了奈何,刚才出价的那个面色黧黑的老人冷声道:“既然如此,就是一百八十五块上品仙石。这已经是极限了吧?这些妞儿,只值这么点了。”

    这老人的话刚出口,殷血歌就慢的举起了手打了个手势:“一百十块上品仙石。

    诸位前辈,抱歉,这些鲛人,小有必须到手的理由。”

    血鹦鹉歪着脑袋看了殷血歌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烂好人,真心一个烂好人,看他杀人的手段也是狠辣果断的,怎么对那些平民就这么烂好人呢?为了墨珠岛的那些岛民,付出一百十块上品仙石,在血鹦鹉看来·这是真心不值得的。

    数万平民而已,他们连一块下品仙石都不值。

    大厅内的修士们纷纷目光诡异的向殷血歌望了过来,他们倒是不吃惊殷血歌为什么有胆量加价—战仙殿的牌就挂在他腰带上,有了这护身符,他在琼雪崖的地盘上的确不用给散修们太多面。

    让这些修士们诧异、惊骇的,是殷血歌区区一个练气期的修士·他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仙石。

    就算是琼雪崖嫡传宗脉雪神宫的练气期女弟,她们身上有一两块下品仙石·那已经是极其受宠的天之骄女。从没听说琼雪崖什么时候发了横财·一个普通的练气期的‘男弟,都能洒出大把的上品仙石。

    要知道,琼雪崖以女弟为尊,男弟天生妁就比女同门矮了一大截,就算琼雪崖发了横财,也轮不到个男弟来这里充大款哪。

    殷血歌站起身来,向着严如意欠身行了一礼:“严老前辈,一百十块上品仙石敢问哪位还要加价的?”

    大厅内众多修士闻声纷纷摇头。三十个鲛人少女哪怕她们都是一等一的绝色处-,哪怕她们的资质再高,一百十块上品仙石,这价码也太高太高。虽然鲛人都能潜入深海采集各种珍宝,但是深海之也有无穷的危机,这些少女的修为大致也都是练气高阶的水准,如果在深海折损几个那也是不可知的。

    如果这里面有两三个元婴境的鲛人,那么一百十块上品仙石,似乎还能收回成本。

    但是清一色的练气期嘛,这价格就实实在在的是太过于昂贵,太过于不理智了。所以大厅内的所有修士都摇了摇头,以他们的身家,以他们的实力,他们是不愿意、也不敢再出价了。

    严如意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然后他举起了右手:“一百十块上品仙石,这位琼雪崖战仙殿的小道友出价一百十块上品仙石,可有哪位道友愿意再加码的?”

    这个价码,已经让严如意非常满意,所以他很好心的重点指出了殷血歌的身份——这是琼雪崖战仙殿的弟,那些心里怀着鬼祟念头的同道们,你们可得想好了你们是否得罪得起战仙殿!

    殷血歌领会了严如意特意点出自己身份的用意,他很领情的向严如意稽首行了一礼。

    第十三重楼的包房内,一名俏脸还有点浮肿,脸蛋上涂抹了一层淡淡的药膏,嘴角还可以看到裂口的红衣少女紧握双拳,透过包房内的禁制,目光怨毒的盯着殷血歌和血鹦鹉。

    过了半晌,她突然转过身,向坐在包房内的那名身穿紫色长衫,面容阴鸷,狼视鹰顾的青年男冷笑了起来:“木人青,你未婚妻被人无缘无故的殴打重伤,你就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莫非你怕了这小?”

    白角岛木家少主,琼雪崖大雪岭一脉亲传弟木人青‘嗤嗤,一笑,他一把将红衣少女搂进了怀里,用力的在她俏脸上啄了一口。

    “赤眼媚,我的心肝宝贝儿,我怎舍得让你被人欺负?这小不是想要买这些下贱妖类么?”

    冷笑一声,木人青挥了挥手,低沉的声音已经传遍了整个海珍阁拍卖场:“区区一百十块上品仙石,也想带走这么多美貌的小妞?这位兄台,大家都是同道人,这些丫头,我也看了。”

    “大方点,三百块上品仙石,若是没人加价,这些小妞儿就是我的了。”

    用力的在红衣少女赤眼媚的脸蛋上吻了几下,木人青笑道:“听说鲛人善泳,嘿,也不知道怨灵海下面的那几个大海眼儿,她们能不能潜进去哪?听说那里面有上古仙人的洞府,若是能进去,那可就真的发达了,区区三百块上品仙石,换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不贵,不贵,真心不贵呢。”

    严如意的老脸抽了抽,他看了一眼殷血歌,无奈的举起了三根手指:“现在最高价,三百上品仙石,可有哪位道友愿意出价更高的?”

    高台上,那些鲛人少女的脸色已经变得隐隐发蓝。

    怨灵海下面的大海眼儿,这个地方,凡是在这片大洋生活的修士没有不知晓的。那是一片绝地,一片死地,除开琼雪崖的开宗祖师曾经从下面得到了几卷天书传承,其他人就算是一劫的散仙也都陨落在了里面。让这些最高不过练气期的少女去那里,那根本就是送死。

    鲛人少女们惊慌失措的看向了殷血歌,在她们看来,现在唯一能够救下她们的,就只有殷血歌了。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鲛人少女们敏锐的直觉告诉她们,殷血歌对她们并无任何恶意。他是真正的因为某些必须的原因,才会来这里竞拍她们。

    感受到那些鲛人少女惊惶而绝望的目光,殷血歌再次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百上品仙石。”

    一边报价,殷血歌一边担忧的看向了血鹦鹉,这家伙在炎灵界搜刮的仙石,有这么多么?

    血鹦鹉阴沉着脸,缓缓的点了点头。他的心痛如绞,他的确在炎灵界搜刮了很多仙石,但是五百块上品仙石啊。如果不是自己的小命掌握在殷血歌手,他早就一爪抓在殷血歌脸上骂他败家了。

    木人青笑了笑,他看着殷血歌严肃的面孔,慢的说道:“八百!这是我最后一次报价。八百上品灵石,若是还有人加价,这些小妞就是你的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血歌沉吟了片刻,竖起了一根手指:“再加十块。八百一十块上品仙石。”

    嘴唇抿成了一条薄薄的线,就好似一抹刀锋挂在了脸上。

    殷血歌的眸里血光闪烁,他对只听到声音没见到人的木人青,已经冒出了强烈的杀意。

    这家伙是在恶意的抬高价码,绝对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