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海珍阁(36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六章 海珍阁(36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交了十块下品灵石的过路费,通过一座短距离的小型传送阵,殷血歌就从白角岛北端的迎宾驿站,来到了东端的白角坊市里。传送阵内光亮一闪,殷血歌从法阵内走出,正好将整个坊市看了个真切。

    整整一百座小型的传送法阵,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坊市西侧的小山上,居高临下的,就能看到规划得整整齐齐好似棋盘的白角坊市。纵横三十条大街,宽达百丈的大街之间有数以百计的笔直街巷相连。

    街道上一水儿青黑色的乌金岩铺成的地砖,看上去干净利索。

    大街两侧的商铺店面,清一色的青色梁柱、青黑色的屋瓦。按照店铺主人本钱的雄厚程度,店铺的门面分别为十三层,层,五层不等,每一条大街上的商铺店面都是高低错落有致,工整透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和谐韵味。

    在罗武的带领下,殷血歌顺着宽敞的大道走进了坊市。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尽是人流,实力高低不等的修士往来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衣饰打扮、神色容貌各自不同。一些显然走邪门路的修士身上或者缠绕着大蟒,或者蹲着一头狰狞丑恶的秃鹫之类的妖宠,相比起来,殷血歌肩膀上站着的血鹦鹉却不算扎眼。

    空不见闲杂的修士乱飞,只有白角盟负责维持坊市秩序的修士骑着通体银白的海鸟在高空盘旋。地面上不时有身穿白色劲装的白角盟修士带着虾兵蟹将招摇过市,那些虾兵蟹将都身穿制式的甲胄·手持光芒四射的长枪长戈,分明都是白角盟蓄养的道兵。

    和昨天夜里殷血歌斩杀的那些海妖不同的是,这些虾兵蟹将法度森严,周身气息强大而纯净,最弱的道兵都有练气期的修为,其不乏金丹期的强者。甚至殷血歌见到了几个骑着巨型海龟坐骑在大街上巡弋的龟妖将领·根据他们散发出的气息判断,他们显然都是元婴境的高手。

    一路疾走·走过了好几个硕大的街坊·前方一座十三层的高楼赫然在望。一块巨大的金字招牌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分明就是‘海珍阁,三个硕大的上古篆。

    “这就是海珍阁了。”罗武笑得很是灿烂:“要说起深海里的那些奇珍异宝,海珍阁内是最齐全的。万年老龟的背甲,千年蛟龙的龙角,甚至是十万年的珊瑚,百万年的海蛇毒液,海珍阁里都能寻得。”

    殷血歌听得眉头直挑·万年老龟的背甲·千年蛟龙的龙角,如果这老龟和蛟龙的血统纯正一点的话,怕是都能用来炼制仙器了吧?如果罗武说的是真的,那么海珍阁还真是不容小觑。

    和殷血歌一样,不断有修士三五成群的走进海珍阁。很多人都在低声讨论着今日海珍阁要拍卖的货物,耳力极佳的殷血歌偷听了一番,发现绝大多数修士都是冲着一些深海罕见的灵药珍奇而来·只有三五个面色惨白,眼袋发黑的惨绿青年,才带着诡异的笑容在那里讨论鲛人美女的拍卖。

    心大致有了一个谱儿,殷血歌也不多嗦,学着其他修士的模样,向海珍阁缴纳了一块极品灵石的进门费后,罗武就带着他来到了一个硕大的拍卖场内。

    碗型的拍卖场内起码能容纳三万人,四周高处的楼上还有数千个隐秘的包厢。和殷血歌所在的大厅不同·这些包厢都有禁制包裹着,无论是目光还是神识都无法透过那些禁制窥视包厢内的客人。

    似乎是注意到了殷血歌在观察那些包厢·罗武急忙赔起了笑脸解释起来。

    这些包厢可不是散客能使用的,所有包厢都是白角盟的大家族或者是那些实力强大的常驻白角岛的散修常年包下的。如果是外来的散客,除非有化神境以上的修为,或者是豪门大族的重要人物,手上有个千儿八百仙石的豪客,否则海珍阁宁可这些包厢空着,也不会让他们使用。

    这就是**裸的阶级划分了,殷血歌在殷族长大,他能接受这样的规矩。

    血鹦鹉则是不以为然的向四周的包厢张望着,轻蔑的连声冷笑:“一群土包,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就这么破烂的地方,还有脸搞这么多噱头出来?切,换成鸟爷没倒霉的时候,跪在地上求鸟爷,鸟爷也不会来这么不入流的地方。”

    殷血歌仲出手,用两根手指死死地夹住了血鹦鹉的嘴巴。

    这头多嘴多舌的红毛鸟,他生怕别人看不出他的诡异来历,非要言辞招惹祸事么?

    不断的有人走进拍卖大厅,一些人显然是独行散修,他们进入大厅后,要么孤零零的坐在大厅角落里,要么和殷血歌一样,身边跟着白角岛的迎客向导。还有一些人则是呼朋唤友的相互打着招呼,相互间套着近乎。

    罗武站在殷血歌身后,指指点点的向他介绍那些大声喧哗相互打招呼人物。他们都是白角岛散修比较有名的元婴境或者神游境的修士,这些人常年住在白角岛,或者猎杀妖兽,或者采集各种珍稀药草,或者寻幽探秘贩卖各种消息为生。

    这些人介于黑白之间,牵扯的人和事极其复杂,有些人身后说不好就有某个白角岛修士家族的影。他们是白角岛最有活力的一群人,也是白角岛最不安的因素。

    “上仙您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是大有前途的,切不可招惹了这些前辈。”罗武小心翼翼的向殷血歌告诫着。殷血歌出手大方,见面就给了他一块灵石的打赏,罗武对殷血歌充满好感,所以他很是善意的提醒殷血歌,千万不能和这些人起冲突。

    深深的看了罗武一眼殷血歌笑着点了点头:“我自然是不会主动挑L衅的。”

    罗武张了张嘴,半晌没吭声。殷血歌不会主动挑衅,但是免不得有时候事情会找上头来。

    罗武一番好意,也是想要劝殷血歌低调行事,有时候也免不得要受点委屈不是?

    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偌大的厅堂都已经坐得满满的。

    好几道强横异常的神念从大厅上方投射了下来肆无忌惮的在所有人的身上急速扫过。大厅内那些正在喧哗的修士身体微微一抖,同时闭上了嘴。这几道神念给人的感觉有如泰山压顶一样不可抗拒神念扫过身体时好似一双实质的小手拂过这分明是化神境以上的强大修士。

    有这样的大修士坐镇,这些最强不过神游境的散修哪里还敢继续喧哗?

    大厅内的灯光暗了下去,大厅正前方的一座平台则是被数十颗宝珠放出的光芒照得一片雪亮。一个白发、白须、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人慢条斯理的从一座屏风后走了出来,端端正正的站在了平台正。

    向着四周的修士笑了笑,做了个四方揖,白发老人眯着眼笑了起来:“今儿个,好多老朋友来捧场也有很多新朋友初次到来老夫严如意,向诸位道友问好了。”

    大厅内那些实力低微的散修都没吭声,那些自诩有点身份的元婴境和神游境的修士则是纷纷站起来,向着白发老人稽首问候,口口声声都是‘严老安康,、‘严老数日不见气色更好了,、‘严老今日怎么是您亲自主持,之类的话。

    罗武在殷血歌身后压低了声音介绍起这个严如意。

    海珍阁是白角岛严家的买卖,严如意是当今严家家主的三弟,在严家算是正儿八经的实权人物。除开在严家的身份不提严如意自身就是一个三难境的大能修士,据说已经度过了第一重风之劫,正在搜集天地奇珍,准备迎接阴火劫难。

    殷血歌听得连连点头,一个三难境的大修士,不要说开场的时候那些发动神念警告大厅内诸多修士的高阶修士,单单严如意一个人,就能轻松的将大厅内的数千修士全部斩杀。看来海珍阁这次真的有不少好东西要贩卖否则他们也不会出动严如意这么个大人物。

    而严如意都出动了,很显然他亲自主持拍卖的东西是轮不到大厅内的这些修士插手了。

    抬起眼皮,向着四周二楼、三楼以上的包房扫了一眼,殷血歌暗自摇头笑了笑。看来那些包房内都已经坐上了不少的高阶修士吧,否则哪里需要动用严如意这样的人物?

    笑呵呵的向众多问好的修士抱拳还了一礼,严如意笑容可掬的说道:“诸位道友客气了,客气了。哈哈哈,我们海珍阁,今儿个还真有不少好东西。嘿,废话咱们少说,咱们先拿一件重宝,拿出来暖暖场。”

    大厅内的众多修士纷纷闭上了嘴,聚精会神的看着严如意。

    殷血歌也是赶巧了,这次拍卖会,是海珍阁在半年前就开始造势的一次重要拍卖会,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都是海珍阁数十年来积攒下来的一些珍品。也就是这样,所以进场的费用就是一块极品灵石,寻常修士哪里舍得拿出这么一笔钱?

    在这样的重要拍卖会上,用来暖场引发诸多修士拍卖热情的宝贝,那也是寻常人难得一见的奇物。

    所以数万修士都屏住了呼吸,就等着看严如意能拿出什么样的宝贝,又会拍出什么样的天价来。

    轻柔的脚步声响起,一名宫装少妇双手捧着一个荷花状的玉盘,双臂隐隐颤抖着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刚刚走了几步,这宫装少妇不仅仅是手臂在哆嗦,就连她的身体都犹如暴风雨的花枝一样颤抖起来。

    所有修士都看出了事情不对,这宫装少妇起码也是元婴境的修为,从练气而金丹,从金丹而元婴,**经过天地元气的淬炼,元婴境的修士哪怕没有修炼任何锻体功法,双臂起码也要有上万斤的力量。

    但是这宫装少妇居然被那玉盘压得浑身乱颤儿,这玉盘内到底摆放了什么?

    好多人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伸长了脖向玉盘望了过去。严如意一把接过了宫装少妇手上的玉盘,笑盈盈的将玉盘放低后微微倾斜,让所有人都看到了玉盘正一粒花生米大小的黑色水滴。

    “传说的幽冥至宝玄冥重水一滴,重十八万千四百斤。”

    严如意的话一开口,顿时满场惊呼,尤其是一些身边隐隐有水云扩散修炼水系功法的修士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差点就要不顾拍卖场的规矩冲上台去。他们想到了暖场的宝物定然不凡但是没先到会是玄冥重水。

    殷血歌和血鹦鹉的脸色也是一阵阵的扭曲两人神色诡谲的相互望了一眼,同时闭上了嘴一声不吭。

    这些修士将玄冥重水做重宝,但是在幽泉那里,那丫头直接从水脉就能提蜾冥重水,这一滴花生米大小的玄冥重水,大概也就是她两三个时辰的功夫。而且幽泉提炼出的玄冥重水通体没有丝毫反光,精纯凝练宛如铁弹一样。

    而这个玉盘的玄冥重水·却在宝珠光芒的照耀下反射出一丝丝精光·这分明就是提炼不纯,里面还混杂了其他癸水灵气的缘故。

    严如意得意洋洋的抓着玉盘,笑呵呵的说道:“幽冥至宝玄冥重水一滴,重十八万千四百斤。水灵根修士若能炼化,当有极大的机会将灵根属性提升到真品十等以上。若是拿来炼丹,如果能找到上好的丹士炼成传说的‘玄冥化厄丹,,三难的阴火一关·就有十成的把握度过。”

    ‘嘿嘿,一笑,严如意将玉盘托在了手上,慢条斯理的说道:“至于玄冥重水还有其他各种好处,或者融入飞剑,或者淬炼法宝,或者用来辅助锻体修炼,妙-用无穷啊。十八万千四百斤玄冥重水,找到足够的万年灵石乳调配的话·起码能够让一百名无法修炼的孩童滋养出后天灵根来。”

    目光向拍卖场各处一扫,严如意沉声道:“这滴玄冥重水·乃一位道友死一生,从阴冥海的海眼找到的,错非那道友自身是木属灵根,他也舍不得拿出来拍卖。底价品仙石五十块,还请诸位出价

    殷血歌咧了咧嘴,没吭声。

    大厅内成以上的修士都发出了一声惊叹,这一滴玄冥重水,居然跳过了灵石和下品仙石,直接用品仙石报价?这就让大厅内成的修士没有了竞拍的资格,毕竟这里虽然是仙界,但是仙石矿脉都掌握在那些豪门大族手上,普通散修上哪里去弄仙石?

    但是大厅内的修士无法出价,各处包房内的那些大人物可是热情十足的不断报出了一个又一个天价。

    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伴随着一种异样的狂热,最终是最高处的十三楼的一座包房内,一位修士报出了三点五块上品仙石的价钱,将这一滴玄冥重水纳入了囊。

    殷血歌再次和血鹦鹉相互看了一眼,似乎他们找到了一条很好的生财之道?

    血鹦鹉心满意足的用翅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他歪着小脑袋,眯着眼睛很仔细的盘算起来。

    用一滴玄冥重水提起了众多修士的狂热之后,严如意不紧不慢的报出了一样又一样珍稀的物件。大厅内的众多修士和包房内的众多大人物纷纷开口报价,从三五十块上品灵石就能拿到手的普通灵草,到百多块上品仙石才能竞争得到的极品奇珍,两个时辰的功夫,已经有百多样宝贝被拍了出去。

    殷血歌不为这些宝物所动,这些东西固然是好,但是对他并无多用。

    什么灵药灵草,都比不上修士或者妖兽的精血对他有用,如果这里有大量的野生妖兽拍卖的话,说不定他会感兴趣。至于说其他的各色宝贝么,对他的吸引力真心不大。

    终于,站在台上的严如意笑了笑,他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刚才拍卖了这么多的好物件,现在大家也轻松一下。嘿,接下来要拍卖的,可是活宝贝。有好些位道友在外海探险,侥幸发现了一个鲛人部落,他们带了三十位貌美如花的鲛人美女回来。”

    大厅内众多年轻修士纷纷笑了起来,他们大声鼓噪,用力的鼓掌,纷纷要求严如意将那些鲛人美女拉出来看看成色。

    严如意同样轻声笑着,他拍了拍手,一队如狼似虎的甲士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押送着三十位浑身上下一丝不着,只是用贝壳遮盖住了身体重要部位的美貌少女走上了台来。

    这些少女发色深绿,双眸宛如大海一样蔚蓝,她们虽然生着双腿,但是很显然她们并不适应在陆地上行走,一个个双腿都软绵绵的,完全是身边的甲士挟持着她们的身体,将她们拖上了台来。

    三十位鲛人少女,一个个生得貌美如花,更带着一股自然清纯的味道。尤其她们见到台下这么多修士鼓噪欢笑,一个个宛如饿狼一样凶狠打量她们的目光,这些少女吓得蜷缩成了一团,那等娇柔可怜的模样,越发引起了台下修士们的兴趣。

    “三十位鲛人美女,底价三十块下品仙石。”严如意‘嘿嘿,笑了一声,轻轻的拍了拍手:“这些鲛人美女的好处,大家可都知晓。一旦收服了她们,不管是潜入深海采集各种灵草灵药,或者等她们修为深厚了,采了她们的癸水元-阴,都是大有好处的。”

    古怪的抿嘴一笑,严如意沉声道:“如果有走火入魔,经络被阴火灼伤的修士,得她们元月灵气滋养,有七成的把握复原。

    更兼她们都貌美如花,年龄绝对不超过十岁,可都是难得的极品处-。”

    严如意举起了右手:“三十块下品仙石,哪位有意?”

    殷血歌举起了右手,开口报出了他在这场拍卖会的第一个价格:“五十块下品仙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