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鲛人拍卖(第四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五章 鲛人拍卖(第四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用“火鹦鹉?你全家都是火鹦鹉。”

    听到那红衣女这般说,血鹦鹉浑身羽毛都竖了起来。他腾空跃起,一个大翻身避开了水袖的缠绕,张开嘴就是一片灰黑色的毒气喷了出去。这些日他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金丹、妖丹,这一道灰黑色毒气内,尽是金丹、妖丹内提炼出来的丹毒。

    要说修道者也不容易,有正儿八经得道仙人传授的,自然修炼的是天书道籍,根基打得稳固无比,金丹光泽圆润,自然没有多少杂质。但是那些走野路的妖修,他们完全凭借自身天赋吸收天地灵气、偶尔吞吃几颗野生的灵药,好容易挣扎着结成了妖丹。

    这样结成的妖丹内,可想而知有多少杂质。

    血鹦鹉吞吃了那些妖丹,里面的丹毒都被他存在了肚皮里,用他自身的魔血和幽冥之气温养。此刻一吐出来,看起来只是一片不起眼的灰黑色毒气,实则这毒气**难闻,是世间一等一的狠辣玩意。

    红衣少女原本美轮美奂的一条儿百花水袖,看样也是有品级的法宝,猛不丁的被血鹦鹉一口毒气喷了上去,原本百花瞬间凋零。水袖上流转的烟霞‘哗啦啦,一下裂成了无数碎片,变成了昏暗的光华四散,水袖本体更是变得晦涩无光,甚至有些地方都出现了黑色的污迹。

    借着这一口毒气的遮掩,血鹦鹉团身冲了上去,一翅膀狠狠的拍在了红衣少女的脸蛋上。

    一声闷响生得那么水灵美丽的一个芳龄少女,硬是被血鹦鹉一翅膀拍得和猪头三一样,一边面庞迅速的膨胀起来,满口大牙‘哗啦啦,的喷了满天都是。少女打着旋儿飞了出去,昏天黑地的就向着海面笔直坠落。

    “大胆妖孽!”和那少女同行的一众女修同时色变,勃然大怒的她们也不管青红皂白分出了两个同伴从坐骑背上飞起,冲下去救助被打晕的少女其他人纷纷袖一抖五颜色的十几道剑光纷纷飞出。

    “都是我的!”殷血歌长啸一声,大禁宝发动,他浑身血雾升腾,血雾隐隐可以见到无数奇妙-的血色灵纹若隐若现。这一片血雾随着他的心意向前飞去,将十几道剑光同时笼罩了进去。

    这一次殷血歌出手极快,大禁宝可以掠夺其他飞剑法宝的精华,用来淬炼、提升自家的本命飞剑。殷血歌唯恐血鹦鹉又是一泡尿喷上去

    那什么样的极品法宝都变成了垃圾就算有三五点精华留存下来,他也不乐意自己的本命飞剑沾染上血鹦鹉的尿骚味不是?

    所以这一次不等血鹦鹉用那绝户的手段,大禁宝全力发动,茫茫血雾裹住了十几道剑光。就听得‘嗤嗤,声不绝于耳,几柄品质略差的飞剑在血雾只是挣扎了一下,就变成了大片飞灰飘散,只留下了几点芝麻粒大小的精华向着殷血歌飞了过去。

    这些女修为首的一名少女身穿雪色长裙生得美丽异常,但是双眉高高挑起宛如两柄利剑直插鬓角,一对儿丹凤眼顾盼之间极有威势。她眼看殷血歌喷出的血雾居然如此怪异,当即尖啸一声,袖里破空飞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青铜环,放出大片青色毫光火焰罩住了漫天血雾。

    青光火焰一出,大禁宝放出的血雾顿时熊熊燃烧起来,殷血歌也觉得身体一震一股怪异的热流扑面袭来,逼得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饶是如此他额头前的几条头发也已经化为一缕青烟。

    剩下的几柄飞剑拼命的挣扎了一下,好容易才摆脱了血雾的笼罩,伴随着裂帛声响冲脱了血雾的环绕,慢的飞回了自己主人身边。

    让那几位少女心痛得差点流泪的是,她们的飞剑基本上品阶都掉了一品,原本的法宝级飞剑,此刻全部变成了顶级的法器。

    “妖人,你用什么邪法伤了我们飞剑?”几个少女叽叽喳喳的怒声呵斥着。

    殷血歌没搭理这些娇蛮、没办法说道理的女人,他只是盯着那青铜环,随手挥出,三阳开泰斧带着一团烈焰呼啸着劈了出去。一口血元喷吐过去,三阳开泰斧膨胀到尺许方圆,四周喷吐的火焰也有一丈见方,三阳地心火焰熊熊燃烧,威势比那青铜环更加强盛了几分。

    白衣少女脸色骤然一变,她惊呼一声,手忙脚乱的向着青铜环招了招手想要收回自家法宝,但是她又忙着在袖里一阵掏摸,想要拿出另外一件防御性的法宝御敌。显然没有什么争斗经验的她阵脚大乱,却是越着急越没办法应付眼前的变故。

    青铜环只是盘旋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飞回,三阳开泰斧已经结结实实的劈了上去。

    可怜这青铜环虽然是一件异宝,但是他并不以防御见长。三阳开泰斧可是专门猛打猛劈的强力攻杀之器,两者硬碰了一记,就听得一声脆响,青铜环被劈成了两片,一团青色的烈焰喷出来足足有十几米方圆。

    白衣少女刚刚从袖里掏出了一面巴掌大小的玉色圆镜,还没来得及祭起这件防御法宝,青铜环已经被一斧头劈开。她闷哼一声,红润的嘴唇突然变得惨白一片,俏脸更是失了颜色,鼻孔内点点滴滴的鲜血不断的滴了下来。

    “大胆妖人,你,你敢伤师姐。”一旁的其他女修们都傻眼了,她们乱杂杂的咛嚷着,一时间也忘记了殷血歌大禁宝放出的血雾有多可怕,纷纷祭起了各自随身的法宝向殷血歌砸了过来。

    这些少女的实力都是练气高阶的水准,唯独那白衣少女有金丹境的修为。她们使用的飞剑和其他法器都是品质很不错的法宝,但是她们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一些·这些攻击对殷血歌完全没有任何威胁。

    冷笑一声,殷血歌张开本命蝠翼,化为一道血光硬着数十件当头落下的剑光、宝光就冲了上去。体内血气翻滚,无论是飞剑还是法宝落在他身上,都发出‘咚咚,闷响,这些少女驾驭这些飞剑和法宝·根本连他皮肤的防御都无法破开。

    双手一阵乱抓乱打,从他十指喷出十条血光·无数大禁宝所化灵纹灵符在血光急速翻滚·每一件飞剑法宝被他抓在手,眨眼间就失去了所有灵性,再也无法动弹。

    一个又一个少女吐着血软在了那些凤雀背上,惊悚的看着殷血歌双手犹如闪电一样四处乱抓,将她们的飞剑法宝全部搜刮一空。白衣少女艰难的抬起头,眼看得殷血歌如此凶横,不由得怒啸了一声。

    身体微微一晃·白衣少女身体一侧·露出了她背后一个赤红色古色斑斓的木质剑匣。

    殷血歌一看到那剑匣,就感到一股可怕的危机当面压了过来。他二话不说丢开最后的几件飞剑和法宝,转身施展血影术,燃烧了一滴心头精血,用最快的速度带着血鹦鹉化为一道血光向白角岛逃去。

    “我乃琼雪崖大雪岭战仙殿弟,你敢动我?”

    从来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脾气,殷血歌从小可不是什么纯善纯良的乖孩。他一边用最快的速度逃跑·一边放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将他在战仙殿的身份令牌也掏了出来向身后晃了晃。

    ‘嘎,的一声巨响,从那赤红色剑匣内喷出了一道尺许粗长有百丈,浩浩荡荡宛如一条火龙的恐怖剑光。青红色的剑光威势绝伦,刚刚喷出剑匣,无形的气机就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殷血歌的身体,压得他身体一阵剧痛,差点没把他震得吐血。

    四周水汽被一扫而空·方圆十里内的浮云都被烧得干干净净。这道青红色的剑光只要微微向前一吐,就能对殷血歌发动致命的攻击。但是身负剑匣的白衣少女听到殷血歌的叫声·又看到了他手上的那块战仙殿的血色令牌,一张小脸顿时变得比她的白裙还要苍白。

    青红色的剑光悬浮在空吞吐不定,白衣少女却不敢再有丝毫异动。她身形僵硬的看着殷血歌狼狈逃窜的背影,呆呆的站在凤雀背上半晌没吭声。殷血歌全力逃跑的速度得有多快啊?寻常元婴修士也就是这么快了,几个眨眼的功夫,他就没入了白角岛上空的云层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师姐?”二十几个少女不知所措的看着白衣少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们衣衫凌乱,好些人都因为本命飞剑被殷血歌用大禁宝收走而口吐鲜血,此刻胸衣上都挂着点点血迹。她们也都听到了殷血歌的大声呼喊,知道了殷血歌居然是琼雪崖战仙殿的正式弟,此刻她们全都乱了阵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刚才发难挑起了这一场风波的红衣少女被两个同门救了起来,她昏天黑地的坐在凤雀背上,还没弄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手指那一道辉煌夺目、气势万千的青红色剑光,凛然犹如下凡仙女的白衣少女,她急忙大声尖叫了起来。

    “师姐,你要为我做主,刚才那妖孽胆敢出手伤人,你一定要……”

    白衣少女怒哼了一声,狠狠的一耳光抽在了红衣少女的脸上,恼羞成怒的她又狠狠的补了一脚,差点没将那红衣少女踹得落下海去。

    红衣少女被打得不敢吭声,她蜷缩在凤雀背上,哆哆嗦嗦的不敢抬头。她耷拉着眼皮,眸里一抹怨毒的寒光闪过,声音战栗的哀求着:“师姐,师妹知错了,还请师姐原谅。”

    “知错了?”白衣少女咬着牙低声的呵斥着:“我说过多少次,外面高人无数,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我们招惹不得的,要你们谦虚又谦虚,谨慎又谨慎,你们可好,就知道招惹是非。”

    “刚才那少年,是琼雪崖战仙殿的弟,我们恶了他,会给师门带来多大的麻烦?”白衣少女的脸色依旧没有回复正常,她忧心忡忡的看着殷血歌远去的方向·苦涩的说道:“先去找几位师叔,看看这事情,能否周旋过来吧。”

    白衣少女的语气很沉重,但是包括红衣少女在内,她身边的一众女的神色都透着一丝不以为然。虽然殷血歌是战仙殿的弟,但是她们觉得·殷血歌的实力也就这么回事,他不可能是战仙殿太重要的人物。以她们的师门出身·就连琼雪崖的长老都要给她们老祖三分薄面·何况是殷血歌呢?

    红衣少女更是眸里诡光闪烁,也不知道她在盘算着一些什么念

    平白无故的在半路上斗了一场,殷血歌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血鹦鹉却是骂了一路。他气急败坏的挥动着翅膀和爪,恼羞的咆哮着:“居然有人想要强掳鸟爷?强抢民女这种事请向来只有鸟爷来做,她们想要干什么?造反么?”

    恶狠狠的举着两只爪·血鹦鹉恶狠狠的赌咒发誓·等他恢复了全部的力量,等他恢复了全部的记忆,他一定会找到那一群小妞儿的师门,让她们知道得罪鸟爷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殷血歌打着哈哈敷衍着血鹦鹉,他已经按照虚空那些法力浮标的提醒,在白角岛边缘的一座迎客驿站落下地来,几个身穿青衣短袖·带着角小帽的仆役,早就殷勤的迎了上来。

    “这位上仙,敢问您来白角岛,是寻物呢,还是访友呢?”一名满脸堆笑的仆役抢到了殷血歌身前,点头哈腰的想要询问殷血歌前来白角岛的来意。

    殷血歌看了看四周不断降落的修士,一些修士降落后,会随手拿出一块白色石牌晃了晃·等候在迎客驿站旁的仆役们就不会上去叨扰。也有一些修士和殷血歌一般,显然是第一次来白角岛·他们身边就会跟着一个仆役,殷勤的介绍有关白角岛的一切。

    在乾坤戒内翻了翻,找出一块下品灵石丢给了那仆役,殷血歌淡然道:“白角岛都有些什么,都给我介绍介绍。我只是听说白角岛是这方圆十万里内最大的散修聚集地,所以好奇过来看看。”

    抬头看了看天空,殷血歌唯恐再次碰到那一群少女,所以他一边问话,一边带着这个仆役顺着大街走了进去,很快就混进了滚滚人流。

    得了殷血歌一块下品灵石的打赏,这个自称是罗武的年轻仆役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他跟在殷血歌身边,仔仔细细的将白角岛的方方面面都讲述了出来。

    偌大的白角岛方圆两千多里地,常住人口超过三百万,其修士大概占了一成,其他的凡人都是围绕着这些修士为他们效力。平日里在白角岛进进出出的流动修士,总数则是超过了百万;有人来这里采办了各种修炼资源就会离开,但是也有人会选择在这里做短期的停留。

    为了方便修士,以白角岛势力最强大的罗家、严家、木家这三大修炼世家为主,白角岛的修士组成了一个实力强劲的‘白角盟,,负责管理白角岛的一应事务,裁决修士们之间的争执。

    白角岛按照各处职能,划分为好几大块。

    其北方灵气最充沛,风景最秀美的山岭地带,是罗家、严家、木家以及其他十几个大小修炼世家的居所,外来修士是不许轻易靠近一步。

    岛屿的西部同样是一片绵延的山脉,这里开辟了十数万个大大小小品级不等的小型洞府,出租给外来的散修,供他们闭关修炼。在这里修炼的修士,租住洞府的时间起码也在一甲以上。

    至于南方地域最为广阔,分布着大量的村庄和城镇,这里居住着数量庞大的平民百姓。他们或者种地,或者采桑,或者捕鱼,或者畜牧,为岛上的修士提供各种衣食所需。同时这些平民百姓当如果有孩童检测出了灵根天赋,他们也会被吸收进岛上的修炼世家,成为这些世家的外门弟。

    而白角岛的东部,一座往海延伸出去百多里的三角形凸起上,则是建立了专门面向外来修士的坊市。这里有各种店铺,贩卖各种稀奇古怪的修炼资源,其也有专门做奴隶买卖,贩卖各种道兵和炉鼎的店铺。这里也有客栈,专供外来客人短期的居住,并且白角盟会保证客栈客人的安全。

    作为方圆十万里内最大的散修聚集地,白角岛的坊市内拥有无数的奇珍异宝,无论修士想要什么,基本上都能在这里找到,所以这里人流极其驳杂。但是因为白角盟的存在,这里也没人敢私自殴斗。

    “这么说来,只要在白角岛,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喽?”听到罗武的话,殷血歌不由得大为满意。这样说的话,就算是再碰到那一群女人,他也不用担心会爆发冲突了。

    “可不是么?”罗武笑得很灿烂:“白角岛有白角岛的规矩,罗家、炎家、木家这三家,都有三灾三劫境的老祖坐镇,据说还有不离境的老祖闭关潜修呢,哪个外来的修士敢在这里搅扰是非?”

    满意的连连点头,殷血歌突然看向了罗武:“罗家?罗武,你也姓罗,莫非?”

    罗武尴尬的笑了笑,无奈的摸了摸鼻:“上仙说得哪里话?罗武只是罗家不入流的旁系远亲,哪里算得上是罗家的人?也只能在这里做一些迎来送往的事情了。”

    “原来如此。”殷血歌不再关注这个问题,他直接了当的说道:“我想要购买一批鲛人女,不知道哪里有得贩卖?”

    罗武一听这话,顿时精神一振。

    他从袖里掏出了一本厚厚的书卷仔细的翻了翻,然后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线。

    “您可来巧了,就今天,还有一个时辰,白角坊市‘海珍阁,,就有一批鲛人美女拍卖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