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再起事端(30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四章 再起事端(30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饶,饶命。”

    马脸修士再也不见刚才的嚣张和狰狞,被血鹦鹉喷出的黑红二色光流定住,他的元婴就好像浸泡在硫酸,浑身剧痛难忍。面孔扭曲的他哭天喊地的在那里膜拜哭喊,口口声声只求饶命。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修士的元婴,殷血歌伸出手在马脸修士的元婴上捅了捅,就感觉手指好像碰触到了一块有弹性的水晶。有一丝酥麻的力量涌了上来,元婴内蕴藏了远比金丹强大百倍的婴元,仅仅手指碰到,就好像触电一般。

    按照太平公主传授的那些杂书记载的知识,殷血歌仔细的比划了一下马脸修士元婴的大小、色泽、纯净度等等,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婴成寸,驳杂不纯,前辈您这是道品的灵根吧?修成元婴也不容易了,看样凝结元婴绝对不超过半甲,难怪栽倒在我手上。”

    道品灵根,如果有大机缘、大气运,还是能有修成仙业的希望。但是一般而言,道品灵根的修士修成元神就是极限,很难度过三灾三劫脱去**凡胎。所以马脸修士修成元婴,殷血歌才说他不容易。

    刚刚凝成元婴不过半甲,这元婴的气候还弱,婴元微弱不纯,一应法力神通比金丹境修士固然强出许多,但是根基不稳的元婴显然无法真正发挥出元婴修士应有的实力。

    所以殷血歌才说马脸修士‘难怪栽倒在,他的手上。

    马脸修士只是哭丧着脸看着殷血歌身后的三尊夜叉恶鬼。这三尊飞行绝迹,近乎拥有瞬移神通·自身实力也达到了金丹巅峰,距离元婴也只差一线的恶鬼,他们联手的实力也就和马脸修士差不离了。

    而且他们居然是突然冒出来进行突袭的,打了马脸修士一个措手不及,他想不栽也难。

    “您老,您老大慈大悲·放过小修吧?”马脸修士悬浮着跪在殷血歌面前,刚才的气焰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殷血歌·如果不是元婴没有流泪这个功能·他早就哭出来了。

    “不急,不急,你急什么啊?给他几滴尿。”殷血歌挥了挥手,向血鹦鹉笑了笑。

    血鹦鹉恶劣的一爪扣住了马脸修士的元婴,将他往自己的下腹一摆。几滴淡红色的尿液喷出,就听得一声惨嚎,马脸修士的元婴骤然冒出了大片黑烟·他的元婴从寸高萎缩到了三寸不到·而且通体光泽黯淡,眼看着就要崩解了。

    “饶命,饶命啊!”马脸修士就连哭喊求饶的声音都变小了许多,他看着殷血歌的模样儿就好像见鬼了一般。当然,这话也没说错,殷血歌身后还有三尊恶鬼站在那里龇牙咧嘴呢。

    冷哼一声,将三尊夜叉恶鬼收回了塔狱·殷血歌向血鹦鹉讨要了一颗下品仙石,将他一手丢进了塔狱。他也不知道从塔狱召唤这些镇狱鬼卒出来作战,对塔狱是否有什么消耗,但是有一颗仙石作为补充,就算有消耗也都补回来了。

    不再和马脸修士嗦,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拍打着本命蝠翼纵身飞起·向着小城的方向飞去。传送仙阵距离小城也就一里多地,就建立在城外的一个小山坡上·故而他只是一个盘旋,就直接来到了小城的上空。

    草木结构的城池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满地都是尸体和黑色的毒水

    城外的沙滩上,数百头海妖依旧趴在一些血肉模糊的雪狼道兵的尸体上,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殷血歌向那些海妖望了一眼,随手指出几道剑光将他们一一斩杀。

    一头虾兵被斩杀后,从他的身上掉出来一样闪光的法宝。殷血歌飞了下去,一把捡起了这件通体青绿色,散发出淡淡寒气的尺许长手弩。将弩弓在手上把玩了一阵,殷血歌轻声冷笑起来。

    昨晚上那个雪狼道兵头目用来暗算自己的,就是这柄手弩了。他能轻松射穿殷血歌木身境的**,弩矢爆炸后差点没炸碎了他的胸膛,这手弩的威力很强悍啊。

    寻常修士,他们上那里去找这种强力法宝?更不要说那些在琼雪崖门下等同于奴隶的低阶道兵了。

    “真怕杀不死我?”冷笑几声,殷血歌将这柄手弩丢进了乾坤戒里。这样的法宝,既然人家拿出来了,那么底肯定是干净的,也不怕他事后以此为线索去追查。与其徒劳无功的去浪费精力,干脆就当做自己的战利品吧,以后拿来暗算人也不错。

    沙滩上到处都是尸体,海妖的尸体,以及雪狼道兵的尸体。

    所有雪狼道兵都被那些贪婪的海妖啃得稀烂,再也看不出他们是如何死掉的了。没人能够指证他们到底是畏罪自杀,还是英勇作战而全部阵亡。

    “也好,也好,就和那十头白熊一样,你们都英勇战死好了。”无奈的拍了拍手,殷血歌也只能双手叉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巡视了一番昨夜的战场,发现所有的海妖要么被斩杀,要么已经回去了海后,殷血歌腾空而起,绕着小城周边的山林急速飞行起来。他鼓起气大声的呼喊着,招呼那些逃窜到深山的岛民赶紧回来。

    折腾了好几个时辰,等得天色晌午了,身都是血迹,衣衫划得破破烂烂的李一、李二兄弟这才带!着穰稀拉拉的逃难人群聚集到了小城的废墟上。哭喊声不绝于耳,聚集在这里的人全都撕心裂肺的哭嚎着,更有人伤心过度,直接昏厥了过去。

    站在一根侥幸保留下来的大柱上,俯瞰着这些疲惫而惊恐的劫后余生者,殷血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原本数万岛民现在这里只剩下了一万出头的人口,而且很大一部分都是老弱妇孺,大半青壮年在昨夜的灾劫,都为了掩护自己的家人逃跑惨死在了海妖口。

    原本伤亡不会有这么惨重,但是因为马脸修士恶意的投掷阴雷,弥散的毒气给了这些岛民最可怕的伤亡起码有三万多岛民是惨死在马脸修士的手上。

    ‘咕咚、咕咚,两声,李一、李二兄弟两个从人群走了出来一下跪倒在殷血歌面前磕头如捣蒜:“上仙上仙慈悲。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卑贱之民吧,还有几天就是采珠的日了,吾等遭逢大难,今年是怎么都不能按时按量缴纳墨珠的,我们都是死人了呀。”

    殷血歌的心一跳,他从柱上跳了下来,走到兄弟两身边将他们扶了起来仔细的询问起来。

    李一、李二兄弟两绝望的翻着白眼,扯着嗓向殷血歌哭诉起来。殷血歌越听越是手脚发冷,不由得向血鹦鹉连连点头冷笑。这就是琼雪崖的门人弟做事的风范,这就是所谓的两仪星唯一的名门正教。

    琼雪崖大雪岭诸多殿堂,有一‘还丹殿,,殷血歌对这个记得很清楚,他在炎灵界的时候还斩杀了一个自称自己的某位老祖是还丹殿某某大人物的少女修士。

    墨珠岛就属还丹殿之下的‘七海堂,管辖,所谓七海堂,就是专门负责搜集各处海域出产的水灵药的堂口。墨珠岛出产的深海墨珠是配制三光柔水润肌丹的主药,墨珠岛自然就贵属七海堂管辖。

    墨珠岛上的这些岛民,清一色都是‘珠奴,。他们都是奴隶的身份,如果他们能够按时按量的缴纳足够的墨珠上去,他们就能丰衣足食,就有好日过。但是如果哪一次他们缴纳的墨珠数量不够或者质量上出了纰漏,他们就将面临灭顶之灾。

    所谓的灭顶之灾就是所有人都会被贬入最危险、环境最恶劣,几乎有死无生的地下矿洞去开采各种灵石、矿石。或者他们会被丢去荒郊野岭,充当诱饵引诱各种妖兽毒虫出现,让琼雪崖的修士猎杀妖兽毒虫,采集对他们有用的部位。

    “所有人?”殷血歌凝视着李一兄弟两。

    “所有人。”李一哭丧着脸看着殷血歌:“只要有一次无法按时按量缴纳足够的墨珠,墨珠岛上所有的采珠人,都会被全部贬为地位最下贱的工奴。在墨珠岛我们只要十年一次缴纳足够的墨珠,就有十年好日过,但是一旦去了那些矿山矿脉,我们就必死无疑。”

    李二浑身战栗着补充,眼前的这些岛民,他们都是七十年前被迁居到岛上来的。至于七十年前原本的墨珠岛的岛民,据说就是因为他们缴纳的墨珠数量比规定少了数百颗,数万岛民全部被贬入了极北之地阴寒无比的灵石矿脉挖掘灵石,不过两年时间就死得干干净净。

    殷血歌和血鹦鹉都听得愣在了那里,血鹦鹉连连点头感慨道:“和鸟爷亲爹的手段差不多啊,差不多啊。”

    李一、李二泪如雨下,他们双腿一软,又一次跪在了地上。他们哆哆嗦嗦的看着殷血歌,只知道翻来覆去的念叨‘上仙开恩,这句词

    殷血歌皱着眉头,他往数里外的海面望了一眼,不解的问道:“采集墨珠就这么困难么?你们一群凡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如果派几个金丹修士,怕不是更加轻松快捷吧?”

    李一、李二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殷血歌,他们呆滞了半晌,这才连连摇头惊呼道:“这怎么行得?上仙乃何等尊贵的人物,怎能做如此贱业?这种事情,就应该由我等卑贱之民来做呀。”

    殷血歌闭上嘴,深深的看了李一和李二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看看这些岛民,再回想当年大柏林城邦的那些敢于武装起来和血妖一族、狼人一族发动战争的人类,殷血歌还能说什么呢?当然,这或许也因为是实力对比的关系。

    在鸿蒙本陆,金丹境就是最强大的存在,人类当也有这个实力的强者。

    但是在仙界,凡人怎么和那些元婴境、化神境,甚至是三灾三劫境、不离境乃至是散仙和仙人对抗?他们除了卑微得犹如蝼蚁一样在污泥里生存,他们还能做什么?

    “好了,你们安心就是。”殷血歌脸色阴沉的对李一、李二说道:“这件事情,本来是我连累了你们。所以,我一定会保证你们的安全。采集墨珠,很难么?你们每年要缴纳多少墨珠我来就是。”

    就好像一道天雷当头劈了下来,李一和李二不敢置信的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许久兄弟两才回过神来,他们惊天动地的嘶吼了一声,一把抱住了殷血歌的大腿就不肯放手。

    “天可怜的,我们终于碰到善心人了。但是,上仙啊这采珠一事,您学不来的。”

    殷血歌愕然·而李一、李二罗嗦了许久·才将采集墨珠最紧要的一件事情给说了出来——墨珠乃凝聚了癸水精华和贝母灵液生成的阴性宝物,所以才有滋养女肉身,滋补先天一口真阴之气的功效。

    采集墨珠,最忌惮的就是由男下手。

    墨珠只要被男性身上的气息污染,这珠也就不值钱了。以往墨珠岛采集墨珠,都是从岛民挑选十四岁到二十四岁没有出嫁的女儿。在下海采集墨珠之前,这些女孩还要沐浴更衣·在静室休养半个月,焚香驱散身上沾染的家属的男人气息了,才能正式开工。

    殷血歌固然是一片好意,他也有金丹境的修为,他如果下手去采集墨珠,效率肯定比凡人高出百倍。但是他是男,经过他的手采集出来的墨珠,七海堂是根本不会计入合格品内。反而他采集的墨珠越多·次品越多,岛民们的罪过就越大。

    皱着眉头·殷血歌很有点烦恼的跺了跺脚。这世界上还有这么难对付的事情?

    回头看看已经被关闭的传送仙阵,殷血歌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如果能够回去琼雪崖,能够找到幽泉的话,让幽泉帮忙,采集多少墨珠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现在么,只能想别的方法,看看能不能帮助这些岛民度过这一次的劫难了。

    如今殷血歌实力太弱,他就算是想要帮助这些劫后余生的岛民,他也只能是帮助他们多采集一些墨珠。他还没有实力正面对抗七海堂,更不要说还丹殿这样的庞然大物。

    沉吟了许久,殷血歌沉声道:“你们现在只剩下这些老弱妇孺,想要采集足够的墨珠,显然是来不及了。唔,这附近,可有其他的岛屿有人居住?你们可知道,有什么采珠的好手?”

    李一、李二相互看看,同时摇了摇头。

    他们困居墨珠岛,兄弟两虽然是墨珠岛的珠头儿,但是他们出生在墨珠岛,成长于墨珠岛,对于岛外是什么样,他们什么都不清楚。

    倒是马脸修士似乎找到了机会,他声嘶力竭的叫了起来:“道友,道友,我知道在这里西方三千五百里外,就有一座散修坊市‘白角岛,,那里是周边十万里海域最大的散修聚集地。如果道友能够在里面买到三五鲛人女,她们是采珠的好手,一人可比凡人采珠女千人呢。”

    用鲛人去采珠?殷血歌的眼珠骤然一亮。

    这绝对是一个好主意,鲛人乃海妖的高阶妖族,他们生而就有灵性,灵智不弱于人类。他们水性精湛,更精通如何跟海洋生物打交道,如果真能买到几个鲛人女,采集墨珠只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真古怪,七海堂的修士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殷血歌很诧异的看着马脸修士。

    “成本太高!”马脸修士谄笑向殷血歌连连鞠躬行礼:“养一个鲛人一年的花费,足够养三五万凡人好几年的了。凡人只不过吃点米面粮食,蓄养鲛人可是要用灵石、仙石的,那点米面粮食才值几个钱?”

    殷血歌无语,感情是这么个缘故。

    他好生叮嘱了李一和李二兄弟两一番,让兄弟两赶紧组织岛民重新搭建房屋容身,并且给他们留下了一枚给自己传信的法术令信后,就张开了本命蝠翼冲天而起,按照马脸修士指点的方向朝着白角岛飞去。

    按照马脸修士的说法,白角岛虽然距离墨珠岛只有三千多里地,但是墨珠岛是琼雪崖蓄养墨珠的重地,这个方向是白角岛的散修们根本不敢靠近的禁地。毕竟白角岛上的修士虽然多,但是他们都是一介散修,最多不过是小家族出身的那些修士,他们怎么敢冒犯琼雪崖的尊严?

    所以一路飞去,浩浩长空不见任何剑光遁影。向前飞出了三千多里地,前面一座大岛,四周有数十座小礁岛簇拥着,无数的剑光、遁光起起落落,白角岛已经是到了。

    不想让人发现自己是从白角岛的东方来的,殷血歌特意的饶了一个大圈,转到了白角岛的正北方,这才慢的架着剑光向白角岛前进。

    一路上就见到无数修士凌空往来,有人御剑,有人腾云,有人骑鹤,有人驾驭楼船、亭阁等法器。

    这些修士也是老老少少,七长八短,各自的衣饰打扮也都千奇百怪,让殷血歌大为好奇。

    如此向前行进了数百里,眼看前方就是白角岛最外围的一座岛礁了,殷血歌身后突然有七八头彩色的凤雀急速的飞了过来。身躯硕大的凤雀上端正站着二十几名容貌绮丽的妙-龄女,其一名红衣少女猛不丁的一眼看到了血鹦鹉,顿时她惊呼了一声,突然凌空跃起,一道霞光从她袖里飞了出来。

    那是一条刺绣了百花纹路的锦缎水袖,霞光喷出数百米长,‘哧溜,一声就卷向了血鹦鹉。

    “好一只有趣的火鹦鹉,姑娘我正是喜欢这颜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